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井下 ...

  •   孟惊鹊看了芸姨娘一眼,在对方突然变得坚定的神情中,朝前走了两步,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跳入了井中。

      芸姨娘惊叫一声,喊道:“有人跳井啦!”

      语气急切,充满了担忧。

      但任凭她声音再大,也没有任何人回应。

      芸姨娘在井变怔愣片刻,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鬼,因而跳井也不该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之事,当即她便弃了担忧之心,跟在孟惊鹊身后,跳下井中。

      孟惊鹊刚刚跳入,幽深的井水便直接没入他的口鼻,他往下一沉,一路都是漆黑的井壁。

      也不知沉了多久,他终于看见了一张惨白的脸。

      脸孔翻着白眼,模样看起来格外渗人。

      但孟惊鹊却始终面无表情,反而瞪了这个“鬼脸”一眼。

      这鬼脸不是旁人,正是跟着孟惊鹊跳下来的芸姨娘。

      芸姨娘伸手抓向孟惊鹊,旁的鬼是将人往水底拉,芸姨娘倒是异于常人,而是直接将孟惊鹊朝着水面拉扯。

      但她越是这般,孟惊鹊便越发觉得她在有意遮掩,当即挣脱了她,再度下潜。

      芸姨娘又赶忙拉扯,好不容易才将人扯上了水面。

      “你拦不住我。”孟惊鹊静静说道。

      孟惊鹊若真有心要扯开芸姨娘,对方根本无法抵挡。

      芸姨娘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但她却态度坚决,甚至大有以命相搏的意味。

      “罢了,既来了井下,便是客人。”

      一道清凌凌的女声忽然响起,透过幽深的井水传到孟惊鹊的耳边。

      芸姨娘立时似是得了什么金科律令一般,当下也不再阻拦,直接退到一旁,任由孟惊鹊向着水底沉去。

      这口井一直向下,却也并非一条直路,井侧有另一通道,孟惊鹊顺着通道而去,很快,他便再度浮出水面。

      只是这一次,水面上方不是井口,而是连接了另一处所在。

      这似是溶洞一般的存在,洞中盛开了无数幽蓝色的花朵。

      这些花朵形状诡异,附着在黑色的藤蔓上,无数藤蔓延伸缠绕在一起,似是绑住了什么东西。

      孟惊鹊定睛一看,看见了那被绑着的东西,赫然是一口涂了红漆的棺材。

      孟惊鹊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一般,慢慢朝着那口棺材走去。

      似是生怕里面的人会跑出来一般,棺材上钉了密密麻麻的铁钉,细密程度,似是连成了一条黑线。

      他细细打量着这口棺材,忍不住伸手碰了上去,原本他以为的藤蔓,却给他传递出似是冷铁一般的冰冷之感。

      孟惊鹊捏住藤蔓,此时才注意到,他以为的藤蔓,其实是画满诡异符文的铁链。

      这些符文交错在一起,只让他觉得无序且狂暴,甚至其中蕴含着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

      这种气息,与他先前在外间所感受到的诡异气息,有极大的相似感。

      即便相似,但孟惊鹊感知细微,他依旧能感受出其中存在细微的不同。

      “你是出不来吗?”孟惊鹊轻声问道。

      “你觉得呢?”清凌凌的声音在孟惊鹊身后响起。

      他转头望去,只见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血红的梳妆台。

      铜镜前,一个长发女子,背对着孟惊鹊正在细细梳妆。

      芸姨娘立在她的身后,似是一个小丫鬟一般,神情恭敬,抬手将一根金钗插在了她的发髻上。

      那金钗是蝴蝶形状,极其精致,一阵微风吹过,孟惊鹊甚至能看到蝴蝶翅膀轻颤。

      “你是何人?”孟惊鹊问完,又觉得自己话语说的不够准确,立马更正道:“你生前是何人?”

      铜镜前女鬼缓缓转过头来。

      孟惊鹊已经做好了会看到什么可怖场景的准备,但意外的,他看见了一张十分干净的脸。

      不施粉黛,但却有天人之姿。

      若非是在这样的环境相见,若非是对方身上的鬼气浓郁得几乎凝成实质,便是说她是林中女仙,孟惊鹊都可以信八成的。

      剩下两成不信,不过是因孟惊鹊天生谨慎,对万事都抱怀疑态度。

      “你猜?”女鬼不答,而是这般说道。

      明明说着这样俏皮的话语,但女鬼的脸上却没有半分俏皮的模样,一本正经的模样,像是在谈什么大生意一般。

      孟惊鹊闻言皱眉,他原本以为这一次要超度之人是芸姨娘,但此时看到这女子,他立马觉得自己猜错了,也许这女子,才是盛昭想要超度的人。

      “我猜你和芸姨娘不一样,芸姨娘至少可以离开这口井,而你却离不了。”孟惊鹊十分笃定的说道。

      芸姨娘脸上有印记,显然她即便死了化作鬼魂,也有人要榨干她最后一点作用。

      而眼前这个女鬼,脸上虽然干干净净,但她的棺材却被人钉得死死的,生怕她跑了出来,那便说明,她很可能比芸姨娘还要重要。

      见了这两个女鬼,以及眼前这个场景,孟惊鹊基本已经确定了,有人在盛家以阴魂养物。

      孟惊鹊如今还无法确定被阴魂供养的到底是何物,但他觉得,那件东西,多半就在这口棺材里。

      “我确实离不了。”女鬼十分爽快的承认。

      孟惊鹊立马说道:“我可以超度你。”

      “小道士,你倒是一心记着他人的嘱托。”女鬼说着这话时,脸上带着一丝隐约的笑意。

      孟惊鹊微微一愣,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说道:“你知道有人要超度你?”

      女鬼不答。

      他立马追问道:“你不想被超度?”

      女鬼看着他,十分认真的说道:“要超度我,你的道行还差了点。”

      她的眼神中没有半分轻视,似是单纯的在陈述事实。

      就在芸姨娘以为孟惊鹊要生气的时候,孟惊鹊也跟着淡定点头,同样爽快的承认:“的确,我道术浅薄,若要参悟这困住你的符文,需要费一番苦工,若是我师父在此,说不定能现在就能解你之困厄。”

      女鬼闻言一顿,但很快又缓了过来,似是如今困住她的符文,半点都不重要一般,转而说道:“你虽然解不了这符文,但却不妨碍我们做一桩交易。”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爱你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