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女鬼 ...

  •   孟惊鹊推开祠堂的门,面前忽然一阵风吹过。

      门的后面不是盛家的祠堂,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被山林雾气环绕的破败道观。

      道观外墙早就霉变脱落,显得破败不堪。

      檐下坐着一个老道。

      老道头发花白,穿着一身破旧的道袍,神色慈祥。

      “惊鹊……”老道的声音在孟惊鹊耳边响起。

      似是有某种魔力一般,孟惊鹊直直的朝着老道走去,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恍惚起来。

      待孟惊鹊走近,老道忽然嘴角勾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

      而孟惊鹊,此时脸上哪里还有半分恍惚之色,他手上飞快掐诀,重重按在老道的眉心。
      孟惊鹊再度见到相依为命的师父,心下却十分平静。

      生离死别,本是寻常。

      随着他这一击,面前的老道立时便化为万千碎片。

      孟惊鹊再度看见了白日里的那个女鬼。

      只是这一次,女鬼面容狰狞,朝着孟惊鹊扑了过来。

      孟惊鹊没有半分犹豫,再度掐诀,抬手便是一道金光朝着女鬼身上打去。

      “啊!”女鬼发出一声惨叫声。

      “有话好好说。”孟惊鹊一击之后,并未乘胜追击,而是好声好气的说道。

      “你们都是一伙的,都是一伙的!我要杀了你!”女鬼叫嚷着,再度朝着孟惊鹊扑了过来。

      白日里阳气足,即便被招了出来,女鬼也不能做什么,而如今到了夜间,女鬼就像是找到了依仗一般,十分凶猛。

      孟惊鹊再度向她打了过去。

      被抽了两次,女鬼的魂魄都没有之前那般凝实,但她还是不知疲倦的冲向孟惊鹊。

      孟惊鹊皱眉,说道:“再这样下去,你会魂飞魄散。”

      “我要找高氏报仇!凭什么拦我!”女鬼大喊道。

      “以你如今的魂力,你真的能报仇吗?”孟惊鹊问道。

      女鬼一怔。

      孟惊鹊的话,道尽了女鬼的处境,她若是真的能报仇,盛家的传闻便不该是闹鬼,而应该是“恶鬼索命”。

      孟惊鹊又细细打量着女鬼,问道:“刚才那个幻境,真的是你布出来的?”

      孟惊鹊甚少与鬼魂打交道,心下觉得有些蹊跷,总感觉面前的女鬼与先前布下幻境的,并非同一个。

      女鬼脸上闪过一丝心虚,但很快又变为理直气壮,说道:“自然是我,这里除了我,难道还有别的鬼不成?你白日里不是招过鬼吗?”

      孟惊鹊心里的疑惑并没有完全打消,但他他一时也想不到旁人,便只能作罢。

      他再度打量着这个祠堂,先前他在长道上便感受到祠堂里汹涌的鬼气,鬼气中又蕴含着些许奇异的力量。

      但等到他真进了这个祠堂,却只能感受到阴森鬼气,先前他感受到的,就像是一场幻觉一般。

      “这里只有你一个鬼魂?”孟惊鹊问道。

      “除了我,还能有别的鬼吗?”女鬼没好气的说道。

      孟惊鹊到底没有查探出什么结果,也看到女鬼身上鬼气中夹杂着水汽,便知道她先前应当栖身井中,倒是与盛昭的托付想符,便道:“我受人之托来超度你,你若有什么冤屈或者未了之心愿,尽管道来。”

      女鬼没说话。

      孟惊鹊又道:“你虽然张狂,但魂魄干净,生前应当也是个善良之人。”

      原本还不想配合的女鬼,闻言脸上神色变化,许久之后,竟是两行血泪从脸上划了下来。

      “从来……从来没人这么夸过我……”女鬼抽抽噎噎的说道。

      孟惊鹊实事求是道:“我没夸你。”

      女鬼闻言却哭得更凶了,斩钉截铁的说道:“这就是夸我。”

      孟惊鹊无奈。

      女鬼又道:“男人们都觊觎我的美色,他们很少注意我的内在。”

      孟惊鹊闻言一默。

      女鬼此时脸上两行血泪,看上去只显得可怖,没有半分美感可言。

      “长得漂亮难道是我的错吗?我虽然漂亮,但我也守妇道,我自打进了盛家,除了老爷,我都不和旁的男人说话,他们居然还敢诬陷我与人通奸!”女鬼气呼呼的说道。

      孟惊鹊立马问道:“你是芸姨娘?”

      女鬼脸上两行血泪还没有擦掉,一边哭一边朝着孟惊鹊点头,说道:“我虽然出身烟花之地,但也知道三从四德,老爷既为我赎了身,我自然要待他一心一意。”

      芸姨娘想了想,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即便老爷年纪大,长得不好看,还不太爱洗澡,但我是真心爱慕他。”

      孟惊鹊闻言,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只得问道:“这便是你未了之心愿吗?”

      芸姨娘听了这话,顿时好大的反应,说道:“怎么可能!”

      许是因为孟惊鹊态度很好,芸姨娘越发理直气壮,说道:“我还要报仇!都是高氏那个恶妇诬陷,她嫉恨老爷宠爱我,所以才会这样冤枉我,你去替我杀了高氏!”

      孟惊鹊微微皱眉,问道:“还有别的吗?”

      “别的……”芸姨娘一把擦掉脸上的血泪,认真思索了起来,说道:“我的坟墓要换个地方,我要入盛家祖坟,还要多给我烧几件好看的衣裳,还有我藏的那些钱……”

      说道“钱”的时候,芸姨娘忽然停了下来,十分防备的看着孟惊鹊,问道:“你会不会私吞我的钱?”

      孟惊鹊提醒道:“你已经死了。”

      芸姨娘立马道:“即便死了,我也放不下我那些钱啊。”

      孟惊鹊无奈,便道:“放心,不会私吞你的钱。”

      也许是因为看孟惊鹊一脸正气,得了他这个保证后,芸姨娘没有继续向他追要保证,而是细细交代起来:“我的钱都埋在那个废弃院子的树下,你挖出来后替我送到澜城翠云楼,交给芳菲。”

      孟惊鹊耐心记了下来。

      芸姨娘交代完了之后,想了想又补充道:“你帮我转告芳菲,这钱是给她赎身的,让她别再傻傻的给了那穷书生。”

      孟惊鹊点点头。

      芸姨娘见他什么都应了自己,便道:“你现在就去替我杀了高氏,我要亲眼看着。”

      孟惊鹊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替你杀人。”

      芸姨娘立时急了,声音都尖细了几分,叫道:“有冤不能申,我不走!我才不受你的超度!”

      孟惊鹊皱眉,说道:“你说高氏杀你,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并没有证据。”

      “这还要什么证据,整个大宅子里,只有她有理由杀我,我一个无儿无女的姨娘,若不是因为夫君宠爱,哪里会招来这些记恨!”

      孟惊鹊的目光落在芸姨娘脸上那个奇怪印记上,说道:“女子主阴,阴魂可养物。”

      “养物?什么阳/物?采阴补阳吗?”芸姨娘诧异问道。

      孟惊鹊:……

      芸姨娘疑惑道:“真要采阴补阳,不应该在床上补吗?”

      孟惊鹊何曾听过这些荤话,顿时脸颊通红。

      “小道士,你连这个都不懂吗?”芸姨娘十分惊讶。

      孟惊鹊只觉得这女人难缠得很,也不知该如何与云姨娘解释,便只能生硬道:“没有证据,不能杀人。”

      孟惊鹊怕她继续歪缠,便又说道:“除了杀人,其他的事情,我都能满足你。”

      “若是能做完其他的事情,那被你超度,也未尝……”

      眼见芸姨娘即将答应下来,忽然一阵阴风吹过,她立马反口,道:“不行,必须杀了高氏!”

      阴风中,夹杂着孟惊鹊先前感受到的那种诡异气息。

      孟惊鹊没有太过在意芸姨娘此时的反口,目光移向不远处的那口水井,他感受得清清楚楚,那股子古怪,便是从水井而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爱你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