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监控 ...

  •   直播间的弹幕早就被一排鲜红色的国家标语所覆盖,紧跟着就是各种大吼大叫。
      
      “之前是谁说灵异片和走进科学的?【锤子】你出来,我知道你是潜伏在这里的狗策划。”
      “靠!老子差点吓尿了!还好现在是白天,我还在宿舍。”
      “大佬就是大佬。就算内里怂如狗,外表也要强如牛。”
      “说真的。有一刹那我真的信了这个大佬,如果不是三夭的情绪波动警告都要闪瞎了,我不敢相信她居然怕成那样。”
      
      “要素过多,我……我先打call!”
      “这宿舍咋回事?这么恨王冬颜的吗?居然还搞这一套。”
      “峰回路转,扫除封建迷信之后,最终还是因为校园暴力?”
      “周南松不会是被吓死的吧?【沉思】”
      “也有可能是在为周南松报仇?我感觉她们开始说的几句话仔细品位一下,还蛮有意思的。还有外面的灯是谁打的?”
      “高中生的生活原来这么丰富的吗?是在下太平凡了。”
      
      方起有些诧异。穹苍会出现那么强烈的生理反应,显然是进入到应激状态,甚至已经不是普通的应激心理反应,可是他的资料里没有任何关于此的记录。
      穹苍的受应激源是什么?怕鬼还是怕黑?也可能是当时场景里突然出现的某一要素。磨牙声,或者光影。
      
      ·
      
      游戏里的夜晚很快过去,日光从边际线上照出。众人走出宿舍,感受晨间沁凉的早风,空气里多了股清新的微甜味,
      人群从宿舍涌向食堂,又从食堂涌向教学楼。
      
      穹苍提着裙子,姿势不大雅观地蹲在一块石头上,跟前来碰头的贺决云讲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贺决云摩挲着下巴:“你说,你宿舍的人,联合别的学生,在装神弄鬼地吓唬你……王冬颜?然后你的自杀进度出现了明显涨幅。”
      穹苍点头。
      贺决云尝试接受并消化这个信息,又问:“除了你的室友,还有谁?”
      穹苍摇头。
      贺决云惊讶道:“你没出去看吗?”
      穹苍平静地答:“给吓懵了。”
      
      她说这话的神态简直跟“今天的菜太咸了”没有任何区别,让人难以信服。
      
      贺决云认真看了她两眼,无法想象这张面孔会表达出任何关于恐惧的情绪。或者说,能让她恐惧的,应该得是什么世界级的谜团。
      他迟疑了一阵,还是说道:“……你开玩笑的时候太冷了。不大好笑。”
      “哦,是吗?”穹苍抬起头,干巴巴地道,“我可太失望了。”
      
      贺决云低垂着视线与她对视,穹苍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
      半晌,贺决云惊道:“你认真的?”
      “昂。”穹苍说,“我怕黑的。”
      贺决云:“……”
      穹苍补充说:“特别怕。”
      
      贺决云只能搜肠刮肚地寻找形容词来安慰她:“就……挺正常的?”
      穹苍说:“是啊。”
      
      一片死寂。
      
      穹苍忍不住道:“你别想了,你的头脑风暴很吵,只会不停地喊‘卧槽卧槽’、‘咋办咋办’。”
      贺决云冤得慌:“你别诬陷我啊!”
      穹苍:“你脸上都写出来了,我看见很烦。”
      
      贺决云心说这个女人怎么那么难搞?!他出生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烦,且是在他半个字都没说的情况下。
      
      “直男的安慰嘛……”穹苍吐槽着停不下来,“大概就是,‘黑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有鬼’、‘鬼怕你还差不多’、‘没事没事,心理作用而已’,诸如此类。”
      “那已经不是普通的直男。”贺决云深吸一口气,“我申请给直男分个等级,你这是对我的污名化。”
      
      穹苍吊着眼尾斜睨他。
      她觉得这人可能……脑子不大好。
      
      贺决云自己也觉得挺傻逼的,手指朝下勾了勾:“你能不能先下来说话?”
      穹苍从石头上跳了下来,站到他对面。
      
      两人相顾无言。
      贺决云抬手挠了把头发。
      说真的,他见过许多脾气古怪的天才,他手底下就有不少。但是没有哪个,像穹苍一样让他心动。
      只不过普通人的心动是触动,他是梗动。心脏承受了它不该承受的疼痛。
      
      穹苍已经先走开了。
      
      贺决云跟过去问:“你对室友的评价怎么样?周南松会不会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学校里闲聊走动的,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别的人。一眼望去,整所学校宛如空城。
      
      穹苍:“根据我之前的搜查,王冬颜跟室友的关系以前应该还算可以,会恶化到这种程度,明显是有别的因素在诱导。”
      穹苍想了想,又说:“昨天在提到鬼的时候,她们说了周南松的名字。提起来的语气太过刻意,很明显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贺决云:“假设,她们认为,王冬颜就是杀害周南松的凶手,而她们是在行使正义。”
      
      “嗯……”穹苍说,“她们装神弄鬼的把戏不算高明,不至于将王冬颜逼迫到自杀的地步。而且如果真的只是室友的原因,以王冬颜的家境,她完全可以改成走读,摆脱暴力影响。”
      贺决云:“除非……”
      穹苍:“除非王冬颜本身对周南松的死怀有强烈的愧疚感,室友的行为只是让她不断回忆起自己过去的所为,进而在精神上自我惩罚,并在长期的折磨之后,选择了自我了断。”
      贺决云捋了一遍,觉得哪里不对,穹苍已经摇头道:“但是我不认为,一个道德感那么强烈的人,会在没有缘由促使的情况下做出什么过激且持续的举动。王冬颜在周南松自杀前,明显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整个逻辑里有很多违和的地方。”
      
      贺决云偏过视线,看向身边这位完全褪去稚气的女高中生。
      诚然来说,跟穹苍共事的话,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只要她不突然开玩笑。
      
      两人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通往那栋宿舍楼的道路前。
      
      穹苍抬头看向那栋老旧的宿舍楼。
      因为年代久远,没有清理,藤蔓爬满了侧面的高墙。深绿色的枝叶在背光处野蛮生长,并没有显出生命的美感,反而有点阴森。
      
      贺决云站在旁边等她。
      
      穹苍看了许久,开口问道:“你看过周南松死亡那天,这栋宿舍楼附近的监控录像了吗?”
      “看过。当天周南松是一个人过来的,从时间上推断,她上楼之后就去了天台,没有犹豫,直接跳楼身亡。王冬颜并没有出现,她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贺决云知道她想说什么,肯定地道,“周南松肯定不是被王冬颜直接杀害的。”
      
      穹苍问:“你查的是哪个监控?”
      “宿舍楼大门口前面的一个摄像头,以及这条小路上,架在那根杆子上的一个摄像头。两个摄像头都能拍到所有的出入人员。那栋宿舍楼也只有这一个入口。”贺决云用手比划给她看,又想起昨天翻监控时的痛苦,忍不住用手按住鼻梁舒缓,“不过说实话,那些摄像头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产品了,像素不清晰,只有单纯的记录功能。我看了很久,还是靠着时间线才把人给认出来的。想要找到什么细节性的证据,恐怕很难。需要别的技术别的时间。”
      
      穹苍:“只有她们死亡那一天的记录吗?”
      “对。物证里只存了当天的视频。”贺决云尽心解答,“一中的监控视频只保存半个月到一个月不等,王冬颜自杀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了。就算警方发现不对劲,再去一中找监控,已经拿不到。所以系统里也不会有。”
      
      穹苍点点头,转过身,看向一旁的小卖部。
      她说:“我先进去买点东西。”
      贺决云随口问道:“买什么?”
      穹苍:“打狗棍。”
      贺决云茫然:“啊?”
      
      这家小卖部是私人开设的,店面虽然不大,但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
      穹苍先是去卖扫把的地方选了一根木质的扫把,放在手上试了试力道,发现太沉了,影响自己发挥。又拐去卖晾衣杆的位置,挑了一根不锈钢材质做的长杆。
      
      轻巧易携带,这个不错。
      今天晚上谁要是还敢来,留他下来尝尝铁鞭炒肉的滋味。
      
      不,作为重要剧情,是肯定会来。
      
      穹苍挑好武器,又去隔壁的走道买了几款零食,揣在怀里过去结账。
      她把饭卡放到刷卡机上,目光若无其事地四周转动,听着“嘀、嘀”的电子音,挑眉看向老板。
      这个老板在扫码的时候,用余光多看了她几眼。不是单纯的目光,而是带着一点审视。
      
      一般人的感觉可能只是感觉。但是穹苍的感觉一般都是对的。
      
      她试探性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老板含糊道:“是啊。”
      穹苍顿了下,又问:“我常买的东西还有吗?”
      “整蛊玩具啊?”老板说,“不多了。第一排货架的下面。”
      
      穹苍顺着他的指示过去看了一眼。货架上摆着的都是比较普通的小玩具,跟某段时间某宝里盛行的小商品一样。平平无奇的包装外观,里面加设一个小机关。
      
      她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购买,又走了回来。
      老板把付完钱的袋子递给她,穹苍接过,走出门口。
      
      贺决云百无聊赖地空地上走着圆圈。
      穹苍单手捏着酸奶,说道:“你去那里面,找那个店主问一问。”
      贺决云:“嗯?问什么?”
      穹苍说:“你先去问问看,我感觉他对我有印象。”
      
      贺决云多瞅了她背后那根金箍棒两眼,甚至怀疑是穹苍在里面把人给打了,骗自己进去善后。带着怀疑的脚步走向小卖部。
      
      

  • 作者有话要说:  200个红包~
    “兵威冲绝漠,杀气凌穹苍。”很早就有穹苍这个词了,不是颠倒语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