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恐惧 ...

  •   贺决云马上问了一个跟网友一样的问题。
      
      贺决云:可是你说,今天许由打你的时候,你的自杀进度没有变化。
      穹苍:是啊。
      穹苍:可能是王冬颜终于看穿了情爱的扭捏,回归科学的怀抱了吧。毕竟照片的拍摄时间,都在周南松自杀之前。
      
      对面贺决云又是惊了一下。
      这货究竟是哪个冷笑话学校进修毕业的?
      
      贺决云:……?
      穹苍:如果她没什么特殊的癖好的话,应该不会喜欢上一个恶意欺负自己的男生,且许由对王冬颜的厌恶表现得十分真实、明确。说明许由对她的欺凌很可能是近期才开始的,开始的原因与她自杀的倾向有直接关系。王冬颜的精神压力很大,已经没有余力去在乎同学或者许由对自己是什么样的看法。
      穹苍:当然,不能完全排除其余可能。也可能是因为自杀进度无法展示小数点的变化。
      
      思路很清晰,分析也挺客观,没有基于智商的骄傲或独断。
      穹苍比贺决云想象的要更靠谱一点,与传闻有些许不同。
      
      过了一会儿,穹苍经过反思,又发了条不大衷心的短信过来。
      
      穹苍:哦,也可能只是他们之间互相吸引注意力的一种情调而已,我反应过激搞成了暴力伤害。难怪当时许由的表情跟见了鬼一样。毕竟我不大懂高中生的爱情。
      贺决云:……
      就,很窒息。
      
      ·
      
      直播间里一批直男直女看见这条短信内容,也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顿时内心感受到无比的憔悴。
      
      “我懂了。普通女生被打:红眼眶,委屈巴巴。男生:好了好了我错了,我请你吃饭道歉好不好?钢铁直女:我特么的把你狗头打掉!男生:卧槽!【完美】【微笑】”
      “爱情产生的要素:文明、含蓄、委屈巴巴。”
      “这是考点,请大家记住。”
      “这个发现听起来好令人心酸。”
      “这对BE了BE了,大家放弃吧,这对CP没希望的。”
      
      ·
      
      贺决云继续等了很久,却没等到后续。对方就那么戛然而止了,连个招呼也没有。
      
      贺决云:然后呢?
      
      穹苍似乎没了聊天的兴趣,过了四五分钟才回。
      
      穹苍:就一个小发现而已你要什么然后?
      贺决云:基于现有信息的预测推断。大胆猜测,小心求证嘛。
      穹苍:我求证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样的猜测才能算大胆。
      
      穹苍对爱情类问题的预测分析一向不是很准确,因为恋爱中的人大脑好像会转弯,她永远无法知道对方下一个骚操作是什么,拐点又在哪里。
      
      穹苍:兄弟,你单身吗?
      
      贺决云胸口一哽。感觉有被内涵到。
      他诡异的迟疑,给穹苍传递了这个信号。
      
      穹苍:我懂了。那我不问你了。
      贺决云:……谢谢你的体谅啊。
      穹苍:倒是不用客气。
      
      贺决云再次心肌一梗。
      这货是真的不客气。
      
      贺决云把手机放下,继续忙手头的事。
      他的手上还存着前两期自杀案件中搜罗出来的证据没有翻阅,比如监控。
      他看各种口供记录和视频已经看到身心疲惫,感觉泪腺都快被屏幕熬干。
      
      等他忙活了半个小时,手机再次一闪。
      
      穹苍:再给你一条线索吧。
      
      穹苍:我刚才翻看了王冬颜的各科习题跟教材。她应该是一个认真学习的学生,前期她的作业字迹清晰,运算过程完整,且正确率在90%以上。但是从3月23日开始,她的作业明显开始变得潦草,过程简略,无运算过程,部分习题的错误率也大幅提高。根据我的经验,她有多门作业是抄写完成。说明王冬颜在3月23日遭遇了什么变故,受到重大精神冲击。
      苍穹:周南松的自杀事件是3月25日。所以王冬颜的自杀焦虑在周南松跳楼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两人最终选择自杀的原因是否相同,等待进一步求证。
      
      还在闲聊的网友瞬间被拉回主题,脑袋跟被敲了一棍似的。
      
      “卧槽?!这算不算是重大发现?对啊其实还能用作业来梳理时间线,这是个人才啊!”
      “所以还是杀人灭口,几个人知道了她们不该知道的事情。周南松因为讨厌王冬颜,故意将她拉下了水。后续可能会往灵异片,也可能往走近科学的方向发展。我真是一个天才哈哈哈!”
      “……她解题的过程和步骤,怎么跟之前的人都不大一样啊?这线索明显跳了一个阶段啊,上一任玩家好像是逃课三天之后,才从班主任那里对话得到的线索。”
      “这个副本的迷惑性线索太多,一不小心就掉坑里。NPC也很会骗人。所以她直接翻查物证,才是最正确的。”
      “我为我居然敢质疑92分的高级玩家而感到羞耻。我错了,但下次还敢。【doge】”
      
      别说网友,贺决云也是虎躯一震。
      
      贺决云:两个时间段靠得很近,你确定无误?
      穹苍:确定。根据理科授课进度,以及语文课文的背诵日期,英语的默写批注进行推断。没可能三个都错。
      贺决云:这难道不是很重要的情报吗?为什么它只是顺便一提?
      穹苍:在没有更多证据之前,无法推断出有效结论。我没想明白的线索,就只配得上顺便。有问题吗?
      穹苍:不是我带你过关吗?我知道就可以了。
      
      贺决云精神上沉默了。
      
      贺决云:没有问题。就是想问,还有什么不重要,可以顺便说说的线索吗?
      穹苍:其实也没什么了吧?
      穹苍:今天收到了一包橙子味的水果硬糖。
      
      贺决云那边很快给了回复。然而他的关注点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贺决云:糖,鉴证科?
      穹苍:这倒不用。
      贺决云:为什么?
      穹苍:吃了。
      贺决云:健?
      穹苍:。
      
      贺决云:“……”
      
      “不是,现在聊天都要遵循递减模式了吗?打字很难吗?”
      “受不了他们了……”
      “多打一个字是能输怎么的?”
      “我好喜欢看他俩对话,总有一个人会猝不及防地切换频道。他们为什么能那么迅速地完成跨次元的交流?”
      
      ·
      
      穹苍跟贺决云胡扯完一阵,宿舍外面正好传来了嘈杂的谈话声,是晚自习结束的学生陆续回来了。
      她们的宿舍在一楼,一向是比较吵的地方。
      
      王冬颜的三位室友在不久后出现,几人疲惫地拉开门,走了进来。
      穹苍将桌上的东西整理好,然后换了睡衣,半坐到床上。
      如果没有案件相关的剧情,夜晚这一段时间会很快过去。
      
      几名室友把书本搬到床上,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等精神放松,再次活跃起来。互相间开起玩笑,排着队洗漱准备就寝。
      
      三人之间的关系看得出来很好,同为室友,却没人来跟穹苍搭话。
      她们或许并不想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但是那种眼神闪避的行为,在穹苍的眼里,刻意到难以忽视。
      这么狭小的空间,她们居然都不会往她所在的方向瞟上两眼。
      
      不过王冬颜自杀前的这段时间的确表现得很反常,与朋友处不好也没什么奇怪的。
      普通玩家这种时候应该会去和室友打探消息,试图修复彼此关系。穹苍没有这个打算。
      她被子一盖,倒头躺下。
      
      过不了多久,宿舍熄灯了。
      
      穹苍这两天原本就没怎么睡,在环境的影响下,真的开始犯困。她闭着眼睛,意识迷迷糊糊的,无法正确感知时间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少,平静的夜里,突然多了一些特殊的声音。
      
      那声音细碎,从最开始的模糊,到后来逐渐清晰。
      穹苍刚刚积攒起来的困意,成功被那没有规律,却越来越响的杂音所驱散。
      她集中精神,听出声音是来自紧贴着她床尾的位置。
      可能在床底,也可能就在她的脚边。或者其它什么临近的地方。这个发现让她呼吸停了一下。
      
      那是一种近似磨牙的声音,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材质互相摩擦而产生。在它的掩盖下,周围的一切细节都被放大,输送进穹苍的五感。
      任何细微的声响,都让她有一种危险在拉近的紧张。
      
      穹苍缓缓睁开眼睛。
      
      宿舍很昏暗,走廊上的灯光已经关掉了,但是窗户外仍有光色透入。
      那是一道淡黄色的光线,不知道由什么光源射出,穿过玻璃,正好将影像印在防盗门上。
      穹苍所躺的位置视角,在睁开眼睛之后,可以直直看见那个人形的斑驳光影。
      
      穹苍被吓到,感觉胸口没呼出去的那口气,现在梗得生疼。
      
      靠窗上铺的女生突然用气音小声问道:“你们睡了吗?是谁在磨牙啊?”
      一人回应:“我没睡。”
      “也不是我。”
      
      穹苍沉默。
      
      片刻后,有人主动发问:“喂?冬颜,你醒着吗?”
      穹苍:“醒着。”
      
      她说完之后,角落里的声音出现不自然的停顿,而后又加快了咀嚼的速度,还多了些嘎吱的晃动声。就差没明白地表示,这个地方在闹鬼了。
      
      那熟悉的声音犹如一根引线,点燃了已经多年不曾引爆的炸^弹。穹苍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瞬间激增。心跳加快血压上升,立毛肌收缩,寒毛直竖。身体陷入一种强烈恐惧的状态。
      
      夜色在她眼中变得过于幽深,像深渊巨口一样笼罩了周围的世界。不露一丝缝隙。
      光怪陆离的记忆再次从大脑的各个角落里冒出来,快速占据她的视野与听觉。
      她最讨厌的,失控的感觉,又出现了。
      
      黑暗里,穹苍舔了舔嘴唇,将情绪压下,等待那种全身僵直的错觉过去,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
      
      “卧靠,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啊?”对床女生压着嗓子叫了下,说,“冬颜,就在你那个位置,你爬过去看一下。”
      “不会是鬼吧?”
      “我觉得,也可能是老鼠的。”
      
      一人低声笑道:“我们宿舍能有什么鬼啊?有也只能是南松啊。大家都是姐妹,她怎么会出来吓人。对吧冬颜?”
      
      几人的对话声让她从失常状态里恢复过来,穹苍用力眨了下眼睛。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她语气凉凉地道,“只要不去动它,它就不会来找你。”
      众人愣住:“啊??”
      
      一女生问:“这是什么科学啊?”
      “伪科学。”穹苍声线愈加平缓,“就像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鬼的存在一样。”
      
      几人被她的话噎到,消停了一阵。
      
      这时,窗外的灯突然变了颜色。从原先的淡黄转成了红光,闪动数次过后,彻底消失。
      惊悚的变化发生之后,几个女生用力深吸一口气,想要叫出声来。但因为另外一面的穹苍过于安静,毫无反应,让她们的表演无法自然继续,最后只突兀地发出几个不大真诚的音节。
      
      尴尬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配合着磨牙的呲呲声,将方才的恐怖画面击得稀碎。
      穹苍给几位室友气笑了。
      她余光轻扫,终于注意到人物面板上的自杀进度,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从87%激增到92%,最高数值达到了95%,随后快速回落,现在正在不断震荡。
      
      好的。现在她知道王冬颜买那劳门子的安魂符是为什么了。
      
      对床的女生没安分一会儿,又叫道:“喂,冬颜,冬颜!你听我说啊!”
      
      穹苍侧转过去。
      对方突然打开了手电筒,朝上照着自己披头散发的脸。
      
      女生抬了下头,脸上光影交错。她说:“要不然,我们手心手背。谁输了谁出去看一下,怎么样?”
      另外两人快速响应。
      “好啊。”
      “可……可以吧。”
      “冬颜,反正你说不怕鬼,行吗?”
      
      穹苍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女生。
      她并没有刻意营造恐怖的氛围,只是此刻她的脸色苍白,神色也很是憔悴,嘴唇几乎没有血色,配上她阴恻恻的目光,对方女生在她的逼视下立即胆寒,心生退意。
      
      穹苍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几人惊讶于她的大胆,以为她真的要出去了。
      但是穹苍并没有起身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她两手放在膝盖上,摆出了正坐的姿势。调整好语气,平和地道:“要选人是吗?手心手背并不公平,如果你们事先进行串通的话,那么选我出去的概率就是100%。”
      
      女生拔高了音量:“你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对你们不信任,听不出来吗?当谁傻逼呢?”穹苍冷笑了一声,“真想选人的话,用排列组合的方式来吧。互相两两对决,一局定胜负。赢的计分输的减分平局记零。最后谁的分低就谁去,怎么样?你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该怎么作弊,让我有更大的概率拿到低分。这是高三的简单知识,不难吧?我可以吃亏一点,算作对你们智商的补偿。但是,谁要是出去了,看看今天晚上我还能不能让你进来。”
      
      穹苍的语气完全听不出她已经生气了,然而没有人怀疑那里面夹带着的威胁。
      她绝对是认真的。
      
      无人搭腔。三人似乎被她爆发出来的气场稳稳震住。
      
      穹苍耐心地多问了一句:“都不想去是吗?”
      
      寂静。
      
      穹苍:“如果不去的话,那就安分一点,不要再给我装神弄鬼。”
      
      她走到床尾的位置,在床垫下面摸索了一阵,翻出一个小型录音机。在她拿到机器的时候,开关被远程按停了。
      宿舍里终于恢复安静,只剩下几人紧张的呼吸声。
      
      似乎有凉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吹进来,让众人的皮肤带上冷意。
      穹苍手指握紧机子,抬高手臂,直接朝着对面的床铺砸了过去。
      
      东西撞在墙面上,发出一声巨响,又因为撞击力而碎裂成多块,反向弹往四面八方,之后散落在地上各处。
      
      尖叫声响了起来,对床女生惊恐失措,又很快意识到现在已经熄灯,赶紧把剩下的声音咽了下去。她用被褥捂住嘴,在压抑中短促地抽气。
      
      穹苍拂了拂手上莫须有的灰尘:“谁要是下次还敢,不管什么原因,我一定让她近距离闻一闻厕所下水道的味道。这样不是更有趣吗?怎么样?”
      
      哽咽的声音更大了一点,但是没人敢再出声。
      
      早听话,多好?该睡觉的时候就应该好好睡觉,摸黑找什么黄泉路?
      
      穹苍扯开被子,重新躺下。
      
      

  • 作者有话要说:  200个红包~
    女主叫穹苍。


    不是苍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