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这感觉不对味啊 ...

  •   龚佥荇今天要拍两场戏,一场是和女主在一起的时候看见男主和别的女人吃饭,自己生气地上前质问男主。
      
      另一场是自己要去国外读书,在机场拥抱女主并且警告男主不许再对女主不好,否则小心自己回来揍男主的戏。
      
      龚佥荇演的角色叫胥冲,是个挺单纯的小孩,从小和姐姐胥颜一起长大,姐弟俩感情很好。胥冲也是个挺温柔的娃,会害怕姐姐因为男主而伤心,千方百计地逗女主开心。
      有网友给胥冲做了个十分贴切的总结:你离我姐远点!你对我姐好点儿!看在我姐喜欢你的份儿上我也就不讨厌你了吧。
      
      一切准备就绪,“ACTION!”
      
      “姐,我听说这里的鹅肝特别好吃,咱们去尝尝吧。”胥冲揽着胥颜的手臂,笑得像只小猫一样。
      
      “好。”胥颜拍了拍胥冲的手臂,无奈地摇了摇头,“小馋猫。”
      
      “嘿嘿,果然姐最好了。”胥冲和胥颜进入了餐厅,门内服务生为二人拉开们,说:“两位这边请。”
      
      胥冲和胥颜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向窗旁的空桌走去。这时,胥冲突然停在了路上。
      
      “小冲,怎么了?”胥颜疑惑地看着自家弟弟。
      
      “没什么,姐,你先点单,我去一下厕所。”说罢,胥冲便向着林牧走去。
      
      胥冲生气地拍了林牧的桌子,“你跟我出来。”
      
      林牧看见是胥冲,问道:“你姐和你在一起吗?”
      
      “我姐?你怎么好意思问我姐,你在干什么?和我姐在一起,你竟然背着我姐和别的女人吃饭!你到底想干什么?”胥冲感觉心里有火在燃烧,他强忍着怒气质问着林牧。
      “我怎么了?和合作伙伴吃饭也需要和你报备吗?”林牧觉得胥冲有点无理取闹,不想再和他说话,“你姐在哪?”
      
      “林牧!你自己看看,你和合作伙伴吃饭?那我请问你,你这个合作伙伴穿成这样,你们是不是吃完饭还要转身去隔壁酒店共度春宵啊?”
      
      “啊呀,我和阿牧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们之后要去干什么又关你什么事?”女人穿着一条黑色抹胸短裙,胸前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肉,波浪卷发,媚眼如丝,调笑着胥冲。
      
      “阿芮,别闹了。”林牧知道胥冲是误会了,何芮是他的发小,最近刚刚回国,想要和自己谈一笔生意。
      
      “小弟弟,你可真可爱。”何芮冲着胥冲抛了个媚眼。
      
      “林牧,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胥冲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林牧。
      
      “好了,小弟弟,正式认识一下。我是何芮,和林牧从小一块长大的。你呀,可以叫我芮姐。”何芮伸出自己涂了红色指甲的手。
      
      “林牧,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胥冲没有多看,胡乱的和何芮握了下手便匆忙地走开了。
      “这小弟弟可真可爱。”何芮看着胥冲慌乱的小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还小,你可别想着打他的主意。”林牧无奈地笑笑。
      
      胥冲回到胥颜身旁。
      
      “小冲,你不舒服吗?怎么去了这么久?”胥颜担心地看着胥冲。
      
      “没什么,就是肚子有点疼。现在好多了。”胥冲开始转移话题,“姐,你快尝尝,这鹅肝真挺好吃的。”
      
      “哎,你呀。”胥颜看着自己弟弟的吃相,无奈地笑了笑。
      
      “卡!”
      
      龚佥荇放下叉子,起身和大家道谢。
      
      他到导演身旁,看监视器里刚才的画面。
      
      “不错,还有一场戏,你可别松懈了。”导演拍拍龚佥荇的肩膀。
      
      “一定。”龚佥荇应道。
      
      他的另一场戏在隔壁棚,因为去机场拍摄很不方便,手续繁多,导演组便自己搭了个棚,用完就拆。
      
      龚佥荇又换了一身衣服。一件棕色迷彩外套,随意的敞开,露出内搭的白色圆领衬衫,下身一条卡其色直筒裤,腰间用一条黑色腰带装饰。
      
      脚上一双白色细带靴子,身后的双肩包只背了一边,随意的搭在肩上,显得随意又率性。
      
      妆发还是之前那样。说起来妆发,到还有个有趣的小插曲。
      
      龚佥荇在换衣服的时候为了避免破坏妆发,在头上套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活脱脱像是要去银行打劫。助理也是眼疾手快,拍下了龚佥荇头戴黑色塑料袋,双手高高举起正准备换衣服的照片。
      何欢把照片PO上了微博。
      
      【龚佥荇的小助理】:捕捉一只想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的蒙面佥佥,签筒请查收!{PS:小朋友请勿模仿哦!}{照片.jpg}
      
      何欢还给龚佥荇P了一个小太阳,看起来倒真是挺搞笑的。
      
      【佥佥家的小可爱】:小傻佥,抱走
      【我只爱佥】:虽然看不见佥佥的脸,但早已脑补出了佥佥帅气的脸。
      【龚佥荇的小草莓】:抱走我佥。
      ……
      
      龚佥荇又拉着导演组准备的箱子,几人找好机位,一切准备就绪。
      
      “ACTION!”
      
      胥冲拉着行李箱站在登机口不远处。镜头扫过全身,最后停留在脸上。
      
      “姐,我有点舍不得你该怎么办。”胥冲看着胥颜,面上带着不舍。
      
      “小冲,姐姐也舍不得你,可是你该学着长大了。”胥颜安慰着胥冲。
      
      “哼,林牧,你要是敢欺负我姐姐,你就等着我回来揍你吧!”胥冲恶狠狠地警告林牧。
      
      林牧拉着胥颜的手,抬起来冲着胥冲展示两人的戒指,“我会对她好的。”
      
      “小冲,放心吧。阿牧对我很好,我还等着你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呢,到时候你可不能再叫阿牧的名字了,得改口叫姐夫了。”胥颜温柔的笑笑,她回握了林牧的手,两人手紧紧拉在一起。
      
      “切,你们俩又在我面前秀恩爱!走了走了,我可不想天天看你俩腻歪。略。”胥冲装作看不下去的样子,对着两人紧握的手翻了个白眼,像是不愿意吃狗粮似的向登机口走去。
      
      胥冲终于还是忍不住回了头,他把双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状,大喊:“你们一定要幸福!”
      
      “好!”两人一直看着胥冲,听见他的话后甜蜜的回答。随即两人相视一笑。
      
      “走吧,老婆。”林牧揽住了胥颜的肩膀。
      
      “嗯。”两人依偎着离开。
      
      “卡!”
      
      “恭喜!”“恭喜杀青!”……
      
      剧组里的人为龚佥荇送上了花束。
      
      饰演胥颜的林文月和饰演林牧的江堤也给龚佥荇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即让助理拿来了礼物。
      
      “谢谢大家。”龚佥荇微笑着,一一回抱着,感谢着剧组的所有人。
      
      “谢谢大家对我的照顾。”龚佥荇对着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大家还有戏没有拍完,龚佥荇今天也要去《六月繁星》剧组拍定妆照,也就没能一起吃一顿杀青宴庆祝,大家一起拍了几张照片,龚佥荇换回自己的衣服后便坐上保姆车去往《六月繁星》剧组,走之前他给剧组每一个人都送上了一份小礼物,以表感谢。
      
      《六月繁星》是一部耽美剧,是由小说改编而来,原著热度很高,剧组为了保持神秘感暂时还没有公布选角,等着快播出时再发布选角,提高一下热度。当然,其中也出于对龚佥荇和路鸠两人话题度的考虑,趴在网上引起一轮骂战,影响电视剧的正常拍摄。
      
      《六月繁星》是一部校园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同班的两个男生由各种误解最后走到一起。龚佥荇饰演的是江文也,是一个学霸,性格安静甚至有些冷漠,在学校里没有什么朋友。
      
      路鸠饰演顾逸,是个体育生,在班级里属于吊车尾类的人物,经常惹得老师不快,但顾逸为人正义,性格大大咧咧,经常在江文也被欺负的时候出手相助,两人也由原来的相看两生厌变成相依,最后捅破窗户纸,两人走到了一起。
      
      龚佥荇对角色了解的不是很多,对另一位男主路鸠的了解也是寥寥无几。
      
      虽然两人是“对家”,可两人真的不认识,龚佥荇索性就开始百度路鸠的个人信息。
      
      入目的就是一张路鸠对着镜头笑的照片。路鸠被自家粉丝说是“路骚骚”也不无道理,这人长相的确是挺妖的。
      
      黑色的眼线和上挑的丹凤眼显得十分魅惑,眉毛也十分有特色,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接近眉尾处似是断眉,让人印象深刻。
      
      路鸠鼻梁很高,配上高挺的眉骨和深邃的眼窝,有种让人深陷其中的魅力。
      
      嘴唇很薄,唇角勾出一抹淡漠的笑。
      
      路鸠是模特出身,身高190,小麦色的皮肤下一块块强健有力的肌肉让龚佥荇看着有些嫉妒,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削瘦小身板,决心多吃点饭。人比人,气死人。
      
      龚佥荇换上了一套蓝白色的校服,脚上穿了一双白色运动鞋。
      
      造型师有些尴尬地问龚佥荇,能否把他的头发剃短。
      
      龚佥荇一口答应,不就是剃个头吗?剃就剃呗。但是一旁的段姐却有点不太高兴,其实她也怕龚佥荇适应不了板寸造型。
      
      龚佥荇安慰道:“放心吧,段姐,你看我这么帅,寸头连想都不用想,肯定帅爆了。男性荷尔蒙爆棚啊。”
      
      “小自恋狂。”段姐笑了出来。
      
      龚佥荇最终还是剪了寸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奇怪,到是为龚佥荇增加了几分帅气,没有之前那么幼齿的感觉,龚佥荇很满意,他并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可爱,在他心里,男人的帅气应该是那种充满责任的帅气,有担当一切的勇气。
      
      化妆师仔细端详着龚佥荇的脸,按照人物设定,对龚佥荇的脸进行了一点加工。
      
      她把龚佥荇的眉尾加粗了一些,画上了棕色的眼线,眼线很细,微微下垂,并不显得突兀,让龚佥荇看起来多了几分阴郁。
      
      面部上了一层薄薄的粉底,处理了一些小瑕疵,让白白净净的少年感又多了几分。
      
      嘴唇用淡粉色唇釉薄薄点了几下,随即用唇刷推开。
      
      龚佥荇背上了一个普通的黑色帆布包,骑坐在一辆棕色单车上。
      
      他对着镜头温柔的笑着,眼前像是有自己喜欢的人。
      
      他又背着书包拍了几张,或是眺望远方,或是倚靠在墙上,像是在等什么人。
      
      路鸠画完了妆,也拍了几组单人照。
      
      路鸠不愧是模特出身,镜头感十分好,得到了摄影师连连夸赞。
      
      龚佥荇在一旁看着。
      
      路鸠也穿着同款校服,脚下一双黑色运动鞋。
      
      他也剃了个板寸,与龚佥荇刚才看见的照片不同的是,路鸠没有画眼线,和他一样,只是上了一层极淡的妆,气质也与之前照片上的截然不同,青春阳光的气息扑面而来。
      
      室内拍完了,两人来到了操场。
      
      “你好,我是龚佥荇。”龚佥荇伸出了手。
      
      “你好,路鸠。”路鸠握住了龚佥荇的手。
      
      龚佥荇的手和女孩比是很大,可是路鸠的手比他的还要大上许多。
      
      握着他的手手指很长,温暖且有力 。
      
      两人并排坐在操场的绿地上。
      
      “路鸠,你揽住龚佥荇的肩膀。”摄影师开始指挥。
      
      路鸠伸出手揽住了龚佥荇,龚佥荇一开始有点小懵,随即反应了过来。对,江文也和顾逸是恋人,他表现的有点太过僵硬了。
      
      龚佥荇告诉自己放轻松,现在路鸠就是自己的哥们,被哥们揽一下怎么了?
      
      龚佥荇顺势把自己的头靠在路鸠肩膀上,嘿,这哥们肩膀真宽!
      
      摄影师也看不见龚佥荇的心理活动,见他放开了还夸了他几句,废话,谁不想拍出来好照片啊。
      
      下一组照片是路鸠躺在草地上,龚佥荇伸手拉他的情景,路鸠一手放在头上像是在遮着太阳,另一只手任凭龚佥荇拉着,嘴角勾起一抹笑。
      
      “好,很好。保持这个状态。”摄影师按下快门,拍了好几个角度。
      
      第三组照片是龚佥荇骑着自行车,路鸠伸手围住龚佥荇的腰,头微微侧着。
      
      路鸠环抱着龚佥荇的腰,这小子也太瘦了吧,腰这么细。路鸠心里感叹着。
      
      拍摄完毕,几人凑在一起看样片。
      
      导演陈华皱了皱眉,一针见血指出了两人的不足,“你们俩的感觉不太对。江文也和顾逸是情侣,不是兄弟。”
      
      龚佥荇和路鸠老老实实听导演批评。
      
      龚佥荇在心里发起了弹幕:“导演你也眼光太毒了吧!我把他当兄弟你也能看出来。”
      
      “你们先培养一下感情。这样吧,剧组经费不足,你们拍摄期间就住在一起吧。”
      
      “啊?”龚佥荇没有和别人住在一起的习惯,当下有点儿想拒绝。
      
      路鸠虽然没有直接拒绝,面上也是不太欢喜,废话!让两个第一天见面的人在一张床上睡觉,搁谁谁愿意啊?反正这俩人是挺不愿意的。
      
      “先别拒绝,你们俩先去把原著看看,在自己分析分析江文也和顾逸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俩都这么优秀,也不想被别人骂毁原著吧。”陈华导演拍了不少剧,收视都很不错,是圈里的大佬,说话很有分量,并且口碑很好,如今还采用迂回战术,先夸两人,给你搭个高台,你也就得顺着台阶下了。
      
      其实导演说的也没错,如果一段好好的爱情线被他们俩演绎成了兄弟情,别说原著党了,路人看见也得骂两声解愤,谁想看你们两个好兄弟的兄弟友情啊,我们要看的是爱情,来吧!尽情用爱情砸我吧!
      
      两人只得应下。
      
      剧组其他角色也来拍了定妆照,其中有不少熟人,比如说饰演顾逸爸爸的冯杰老师,龚佥荇曾经也演过他的儿子。
      
      还有陆桁洲,这货竟然跟路鸠也认识,俩人打着招呼,笑得挺开心。
      
      晚上,龚佥荇把行李搬进了剧组准备的房间,对。就是跟路鸠一起住的那个房间。
      
      龚佥荇不得不放弃了裸睡的习惯,他可不想因为和路鸠一个房间还裸睡被人传绯闻,虽说龚佥荇不歧视同性恋,但他活到现在还是一个直男,也不想被迫出柜。
      
      晚些时间,路鸠也把自己的行李搬到了酒店房间。他们俩的房间还算挺大,卧室、厨房、浴室、客厅都挺齐全,厨房冰箱里东西也很齐全。
      
      因为拍摄地在郊区的一所学校,现在正值暑假,学校里没有什么人,一是拍摄方便,二是也不怕被人偷偷拍摄剧透。
      
      周围有几家小超市和便利店,没有什么住户,只有一些年岁久远的农家小院字,剧组租用了一户人家的房子,拍摄时就是顾逸的家。
      
      此时路鸠还没有来,龚佥荇到了楼下陆桁洲的房间找这货问个明白:“你怎么和路鸠认识的啊?”
      
      “咋啦,我前段时间不是去拍了一组封面吗?跟他一起拍的,就这么认识了呗。其实路鸠人还不错,没网上说的那么玄乎。”陆桁洲正玩着游戏,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龚佥荇的话。
      
      其实陆桁洲没有全说,当初顾逸选角的时候是他推荐的,他和陈导是一个公司的,公司把男配的资源给了他,问他有没有认识的跟顾逸比较贴合的朋友,他一下就想到了路鸠。
      
      后来龚佥荇被选中也是因为陈导看见了“公路”剪得两人的视频,感觉挺搭的,就和龚佥荇的经纪人段洁定了让龚佥荇来演江文也。
      
      他怕自己说了以后龚佥荇很狠踹他一顿,这小崽子可以点都不尊老爱幼,自己大他两岁,天天叫他欺负的,想想就心疼自己。
      
      “丫的就玩吧,天天的也不运动,小心啤酒肚冒出来啊。”龚佥荇又开始损起了陆桁洲。
      
      “略,什么啤酒肚,你哥哥我那叫宰相肚里能撑船。你看看你瘦的,来阵儿风都能把你吹跑了,小瘦杆。”陆桁洲回怼。
      
      两只小学鸡开始快乐的互怼模式。
      
      此时已经晚上10点,龚佥荇只得不大情愿的挪回了自己的房间。
      
      门口有一双黑色皮鞋,龚佥荇知道路鸠回来了。
      
      他也换上拖鞋,进门跟路鸠打招呼。
      
      “需要帮忙吗?”龚佥荇上前,此时路鸠正在把自己的衣服从行李箱拿到衣柜。
      
      “我自己就行,不麻烦你了。”路鸠淡淡的回道,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夜深了,龚佥荇去浴室洗了个澡,穿上一身长款睡衣睡裤,包的那叫一个严实。
      
      寸头果然是方便,拿着毛巾擦擦就干了。
      
      路鸠也洗完了,穿着一件长款睡袍,手拿毛巾,也擦着自己新剃的头。
      
      “噗嗤。”路鸠突然笑了出来,“你不觉得我们俩现在很像要出家一样吗?”
      
      “啊?”龚佥荇听见路鸠的话抬起头来,果然看见一颗和自己同款的卤蛋头,“科科”笑了出来。
      
      气氛有点回暖,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
      
      “12点了,晚安。”龚佥荇对着路鸠道了晚安,路鸠也回了一句“晚安”。两人钻进了各自的被窝。
      
      夜很长,两人像是在床上画了一条无形的三八线,背向睡着,中间空了很多空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