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想回家看看 ...

  •   一大早,龚佥荇就拿着行李上了去机场的车,因为是私人行程,官方并没有公布,龚佥荇也没有带保镖,身旁只有助理何欢。
      龚佥荇今天没有怎么打扮,上身一件黑色卫衣,下身一件黑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黑色帆布鞋。头发没有做造型,于是便戴了一顶黑色帽子,身上斜挎一个S牌新款胸包,一手拿着机票和登记牌,另一只手推着一个黑色旅行箱,箱子样式很是普通。
      现在是早上5点,龚佥荇是7点的飞机,东市离清市不近,时间两小时左右。
      此时机场里并没有太多人,除了一些赶早班机的出差上班族便是机场工作人员了。
      龚佥荇没有带口罩,未施粉黛的清秀脸庞就这么漏在外面。
      龚佥荇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黑咖,离登机还有段时间,龚佥荇有些无聊。漫无目的地望向四周。离龚佥荇不远处一个女生悄悄用手指了指龚佥荇,小声和一旁的闺蜜说道:“你看那个小哥好帅呀。”
      一旁的的周璐顺着自己闺蜜的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小哥的确挺帅,白白嫩嫩的,有种奶奶的感觉。不过……这小哥怎么长的和自家佥佥这么像?
      周璐当即拿出手机看龚佥荇工作室公布的行程表,不对啊,佥佥今天没有行程啊。
      两人大着胆子上前,龚佥荇本来低着头扣手手,忽然感觉眼前一片阴影,他抬头一看,面前两个女生一脸兴奋地看着他,其中一个在看清他的脸后差点尖叫,幸好她一旁的女生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你……你是佥佥吗?”刚才被捂住嘴的女生终于稍稍平静了下来,满面兴奋地看着龚佥荇。两只手手不断在身旁颤抖着,小姿势十分可爱。
      “嗯。”龚佥荇笑了笑。
      “哇~”周璐这次很有自知之明,听到龚佥荇的话以后,自己先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别人注意到这边。
      “你们很早啊。是要出差吗?”龚佥荇没有什么架子,现在他没有什么行程,工作室也没有把他今天飞东市的行程公布,能遇见自家粉丝也算是种缘分。
      “没有没有,我们是来接朋友的。”两人一同回答。
      “哈哈,你们不要这么激动。”龚佥荇笑笑。
      “那个,佥佥,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周璐问道。
      “好啊,可是我没有笔哎。”龚佥荇答应了周璐的请求,这种被粉丝喜欢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有我有。”周璐翻遍自己的包也没有找到一只签字笔,于是干脆拿出了自己的眉笔,卸下了自己的手机壳递给了龚佥荇。
      龚佥荇一看周璐的手机壳上竟然是自己和路鸠,有点小懵。
      “嗯?我不记得我和路鸠合作过啊,这图你是从哪来的?”
      “那个……其实吧,这个图是园子大大P的。”周璐有点小小尴尬,自己嗑佥佥和啾啾CP的事被蒸煮看见了,很急,怎么办!
      “啊?啊……我知道了。”龚佥荇没有多问,不过还是有点小懵,人家是把他和路鸠强行凑对家,周璐是把自己和路鸠强行凑CP,反正都是强行的,谁也没有管过蒸煮。好吧,好吧,不能打扰粉丝生活。
      龚佥荇利索的签了自己的名字,他抬起头看着周璐:“要TO签吗?”
      周璐感觉自己要蹦起来了,卧槽,自家佥佥也太棒了吧!还有主动送TO签的。
      周璐连忙点头,“就写TO露露。谢谢佥佥,我真的好开心啊。”
      “科科。”龚佥荇又笑了起来,在签名上方,也就是路鸠脸旁边写下了:TO 露露。
      龚佥荇将手机壳递给粉丝,只见周璐连忙把手机壳用袋子包好,小心地放进了包包。
      “佥佥,你可以也给我签一个名吗?”吴冉是路鸠粉,之前也进行过对周璐及她粉的“地下”CP嘲讽过,还和龚佥荇的粉丝撕过。但是现在吴冉感觉龚佥荇并没有自家粉头说的那么让人讨厌,感觉他很有礼貌,长得好可爱,还特别温柔!
      “好啊。”龚佥荇答应了吴冉的请求。
      在龚佥荇签名的时候,周璐问道:“佥佥,你是要回家吗?”
      “对啊,很久没回去了。”龚佥荇边签名边和周璐说话。
      “不过可以麻烦你们不要说出去吗?我就是回个家,不想再被大家接机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对吧?”龚佥荇把签名递给了吴冉,目光炯炯有神。
      “好的,好的,佥佥你放心!我们都是听话的“签筒”。”周璐和吴冉连忙点头,显而易见,吴冉小同学刚刚默默爬了个墙头,对不起老大,让我爬个墙头!
      “佥佥,该登机了。”何欢过来催龚佥荇,龚佥荇和两人挥了挥手,转身和何欢一起走向了登机口。
      两个小时的旅程不是很长,龚佥荇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就到了。
      飞机准时到达,龚佥荇坐上了自家爸妈的车。
      
      车上一片温馨融融。
      龚母一脸心疼地看着自家儿子,“你怎么又瘦了,佥佥你又不好好吃饭!”
      “没有,妈,我吃的挺好的,我还在长个嘛,你看,我是不是又高了不少。”龚佥荇安慰自家妈妈。
      “我看你也是真瘦了。”开这车的龚爸也来了一句,这小子好久没回家了。
      “你看吧,连你爸爸都说你瘦了!崽崽啊,你这次回来可得多吃点儿,妈妈给你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龚母慈爱地揉了揉自己儿子的头,满是心疼。
      “妈,别这么肉麻嘛~”龚佥荇见自家老妈眼里开始泛起泪光,连忙安慰。
      “对了,妈妈,你看我的新剧了吗?”龚佥荇即将杀青的那部剧是边拍边播的,现在剧播到一半,自己还有两场戏就能杀青了。
      “看了,你的戏份太少了,妈妈都看不够。”
      “科科,老爸,你呢?你可不能忽视你的宝贝儿子啊。”龚佥荇见龚母注意力被转移,开始狂CUE 自己老爸。
      “哎呀,你别看你爸爸平时怪嫌弃你的小模样,他可是天天和你这些叔叔们夸你呢。”龚母笑了笑。
      “谁说的?你这个臭小子,不回来才好呢。打扰我和你妈妈的二人世界。”龚爸又开始“装样”了,装得一脸冷漠,实际上小眼神是不是看着后视镜中儿子的脸。
      龚爸心想:小兔崽子,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回家!
      龚佥荇看着自家老爸略显拙劣的演技,被逗笑了。老小孩啊,老小孩!
      车子进入车库,龚佥荇提着自己的行李箱下了车。三人回了家。
      龚佥荇家在东市是做地产生意的,他从三岁开始学跳舞,也是这时候被人挖掘出道做了童星,不过龚佥荇的童星经历也是有些搞笑,他本来是要演男主角的儿子,却因为小时候长得太漂亮,导演当即令下,让他演了男主的女儿,儿子则是另一个大他2岁的小朋友演的,据说那个小朋友是导演的亲戚,龚佥荇也没有多的记忆了,就记得那个小哥哥还挺好玩的,明明大家都给他介绍自己是男孩子,他却总是叫自己小妹妹,一直喊道龚佥荇杀青。
      后来龚佥荇也演了不少剧,经常有些合作的演员戏称自己是看着龚佥荇的剧长大的。龚佥荇这时也只能笑笑了,毕竟人家说的也没错。
      “崽崽,你回来了。”姥姥早就在客厅等着龚佥荇了。姥姥年纪大了,和龚佥荇一家住在一起,方便照顾。
      “对,姥姥,我可想你了。”龚佥荇抱住了姥姥,从前在自己心里那么高大的姥姥,在岁月的侵袭下已经变得佝偻,但姥姥身上的那份慈爱还是稳稳的保留了下来。
      “乖崽崽,姥姥也想你!你看你小脸瘦的,外面的饭吃不惯吧?”姥姥也回抱着龚佥荇,摸摸他柔软的头发。
      “嗯,姥姥,我特别特别想吃您做的菜,您做的菜啊,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哈哈,油嘴滑舌。好,姥姥给你做好吃的。”姥姥笑得像一朵花儿,龚佥荇知道,姥姥心里很开心。
      “太好了!”龚佥荇抱着姥姥猛亲一口,姥姥却有些害羞了。
      龚母和姥姥在厨房里忙碌着,龚爸在帮着打下手,龚佥荇本想进去帮忙,却被一把撵了出来,龚佥荇于是去洗了个澡,换上一套老妈准备的家居服。
      都说再大的孩子在妈妈心里也是个小孩,龚佥荇今年已经17岁了,龚母却给他准备了一身蓝色叮当猫的家居服,脚上的拖鞋是一对米色的小兔子,小耳朵竖着,可爱到是挺可爱的,但是妈,我的亲妈,你儿子今年17,不是7岁好不啦!
      虽然这身衣服挺羞耻的,但是龚佥荇还是穿了出来,没办法,妈妈的爱太沉重,男人的肩膀这么宽,就得担着,老子可是纯爷们!
      饭菜上桌,一家人又在欢声笑语中吃完了饭。
      饭后,大家做在客厅看电视。
      龚家住在市区,这套房子是早年间姥姥姥爷买的,是幢独栋的小别墅,离东大很近。
      龚爸龚妈本来在别处有房子,想接姥姥来自己的房子住,但姥姥不想离开这生活了多年的地方,于是龚爸龚爸便把隔壁的一处买了下来,中间留了一条小路,这样离姥姥也近些,方便照顾老人。
      小别墅三层楼高,门前有一个小花园,留给龚母种花和姥姥种点蔬菜打发时间,一旁是车库,车库里整整齐齐的停放着几辆车。
      虽然只有三楼,但因为姥姥年纪大了,龚父龚母还是为姥姥安装了电梯,1楼是客厅、厨房和两间卧房,一间住着家里的保姆,另一间留客人住宿。一楼的装潢是比较西式的风格,绒布的沙发,水晶吊灯,墙角处还留有一处壁炉,在妈妈小时候,家里还没有供暖,冬天一家人就围坐在壁炉前,听姥爷讲述着建筑的美。现在虽说是通了暖气,但谁也不愿意拆除壁炉,毕竟,这是一家人最温暖的记忆。壁炉前有很多垫子,方便姥姥接待来拜访的学生。
      二楼是姥姥的房间,中式的家具看着十分简朴,但懂行的人一看便知是上好的木材。姥姥是东大俄语系的教授,如今已经退休,只是偶尔露面。姥爷在世时曾是东大建筑学院院长,是国内著名的建筑大家。
      在龚佥荇的记忆里,二楼是一个神秘的地方。
      姥姥名叫夏忍冬,姥爷名为沈停云。
      姥姥姥爷一人一个书房,两人的书房里都是一排排书架,上面放着各自的专业书籍。
      龚佥荇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很忙,把他寄养在姥姥姥爷家,他喜欢趴在姥姥膝上听姥姥用温柔的声音用那神秘的语言,为学生解惑。他喜欢在姥爷读书房里翻看那各式各样的建筑图册,看姥爷放在玻璃柜里精致的建筑模型。
      三楼,曾是妈妈和舅舅们的房间。姥姥姥爷生了三个孩子。
      大舅沈凡清是家里为数不多“文科生”,目前在W国的S大学教授中国古典文学,他是一个翻译家,也是一个艺术家,用W语将华国的诗词和古典文学翻译成美丽的文字,让华国古典文学的美为世界人所赞叹。
      二舅沈宴是个医生,是国内肿瘤外科的佼佼者,因为姥姥姥爷的原因,也在东大医学院担任客座教授。
      老妈沈司予是个“弄潮儿”,东大金融系毕业,毕业后没有和大舅二舅一样选择一份安稳的工作,而是和老爸一起创业,也算是顺了时代的浪潮,如今两人的公司越做越大,老妈便把公司交由大哥管理,自己偶尔在公司露露面,其余时间一直在从事慈善事业。
      老爸龚谦慎和老妈是大学同学,两人在大学相识,毕业后结婚生子,一起奋斗。到如今公司已经基本交给大哥管理,他就平时去开开董事会议。倒也是也是乐得清闲,经常和朋友一起钓个鱼啊,打打高尔夫啊,养个花花草草的。
      龚佥荇并不是家里的独子,他还有一个大哥,比较苦逼地在公司过着老黄牛般的日子,老爸老妈把公司交给了他,大哥苦的心里难受但是大哥不说。虽然辛苦,但大哥倒是挺喜欢经商的,手下培养了一批职业经理人,团队作战,加班的次数是呈指数倍的减少。
      龚佥荇的大哥叫龚远江,名字是姥爷起的。龚远江和龚佥荇长得不像,龚远江长得像爸爸,浓眉大眼,鼻子十分高挺,棱角分明。
      虽然龚远江平时总是板着一张脸,但是总有不少小姑娘喜欢他,龚佥荇管这叫“成熟男人的魅力”。
      大哥性格沉稳,自小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而龚佥荇呢,跟大哥完全就是反着来的,小时候古灵精怪,调皮捣蛋,揪揪人家小姑娘的辫子,后来龚母送他去学舞蹈,小孩儿进了娱乐圈,每天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玩,性格倒算是沉稳了一点。
      因为是童星出身,再加上家里保护的挺好,小孩儿也比较单纯,有时候挺缺心眼的,除了嘴欠了点儿,到是没有什么坏肠子。
      龚佥荇拿出了自己的行李箱,里面就一套自己的衣服,其余的全是带给家里人的礼物。
      “姥姥,这是我给您买的您喜欢的俄国大师的诗集。”虽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可姥姥还是很开心。
      “妈,这是我之前去D国拍写真的时候给你买的手链。”手链是今年C家新款,在F国抢先发售,华国还没有货,龚佥荇便抽时间去买了回来。
      “爸,这是D国R家的鱼竿,说是新型材料,轻便结实,你回来试试。”
      “大哥还没回来,这是他的礼物,等他回来我再给他。”龚佥荇给龚远江买了一对白金袖扣,方形的底座上镶嵌着一块黑色宝石,切割的十分精美,龚佥荇一眼就相中了这款袖扣,他觉得颜色百搭,款式经典,大哥带上一定好看。
      龚佥荇的礼物都不算是很贵重,但也都是投其所好,大家都很高兴。
      一天假期便这样过去了。
      姥姥今天下午有个讲座,龚佥荇便自告奋勇请求做姥姥的“人肉拐杖”,陪姥姥去东大。
      龚佥荇今天穿的挺校园,上身一件白色字母印花上衣,搭配一件黑色棒球外套,下身是一条黑色牛仔长裤,脚上一双白色运动鞋,背着一个黑色帆布包,包里是姥姥今天讲课要用到的材料。头上戴着黑色棒球帽。
      龚佥荇今天仍是素颜,白嫩嫩的脸上戴了一副褐色粗框眼镜,遮挡住了大半的脸。
      姥姥虽然年纪大了,身材却还是很好,斑白的头发被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地在脑后盘成一个髻。一条黑色连衣裙,脚下一双黑色玛丽珍鞋,知性大方。
      龚佥荇拉着姥姥的手慢慢地走在东大校园。,这些年来东大的建筑没有太大变化,一切都还是熟悉的模样。
      姥姥今天上课的教室很大,能同时容纳一千多人,因为姥姥是国内有名的俄语学者,所以有不少其他学校的人慕名前来。
      此时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教室里早已座无虚席,龚佥荇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奶奶走上讲台,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姥姥的水杯和笔记,放在讲桌上,自己便在一旁窗边坐下,掏出笔记本电脑,姥姥年纪大了,对电子设备不是很擅长,所以今天龚佥荇负责根据姥姥的讲课速度,调整课件。
      坐在前排的几个女生看见龚佥荇的脸有点兴奋,但由于龚佥荇戴着眼镜,没有认出他,也只是感叹一下龚佥荇挺帅的以及龚佥荇和夏教授的关系。
      开始上课了,姥姥先做起了自我介绍。姥姥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说话虽然声音不大,却是字正腔圆,特别是说起俄语的时候,有种特别的魅力。
      一个半小时的课程很快过去,龚佥荇把笔记本电脑放进包里,到台上收拾姥姥的东西。
      “崽崽,姥姥今天讲得怎么样?”
      “那还用说嘛,姥姥您讲课还是那么好,我都入迷了。”龚佥荇对着姥姥甜甜的笑着,收拾好东西后,又搀扶着姥姥下台。
      这时有不少好学的学生拿着资料上前,想要征求姥姥的看法。
      姥姥当了多年教师,对好学的学生总是偏爱的,于是便让他们到了教室旁的休息室,一一为他们解答疑问。
      龚佥荇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时不时为姥姥递上水杯。
      龚佥荇不知道的是,他今天在东大校园论坛火了一把。
      有人把他和姥姥在学校散步的照片PO了出来。
      【小鱼爱吃喵】:快来品!这是哪里来的小帅哥!又帅又可爱,简直帅我一脸!
      【无敌是我】:这小哥好眼熟!是今天和夏忍冬教授一起的小哥!
      【徐徐徐徐徐】:求人肉小哥,太帅,想撩!
      【萌萌的懵】:@无敌是我这小哥是俄语系的吗?挺眼生的哎。
      【我爱学习】:{照片。jpg}附上小哥照片一张,小哥好奶,声音好温柔。
      我爱学习PO出来的是一张龚佥荇正在往包里装东西的照片,能看见龚佥荇白嫩细长的手指,右手食指上有一颗小痣。
      【秋以为期】:在现场,听见夏教授叫他崽崽,好可爱的称呼!推测应该是夏教授的晚辈。
      【小鱼爱吃喵】:果然帅气的人都是相似的,佥佥手上也有痣。
      ……
      龚佥荇送姥姥回了家,他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清市,他今天要去拍之前还剩两场戏的《我只在乎你》,这部剧听名字就知道是部爱情剧,故事到不算太狗血,但也挺俗的,但耐不住演员颜值高啊,受到一大批妈妈的喜爱。
      下了飞机,龚佥荇坐车赶到剧组。
      龚佥荇等着化妆师给自己上妆。龚佥荇演的是女主的弟弟,属于男女主感情生活的升华的推动剂,简称“神助攻”。
      化妆师先给龚佥荇上了一层粉底,龚佥荇的额头上有一小块硬币大小的胎记,颜色比他脸的颜色稍微深一点,化妆师便用遮瑕给他把胎记和黑眼圈遮了去。龚佥荇的黑眼圈算是天生的,颜色不是很深,但也能看出来和正常肤色的差别,面积很小,看着竟像是画了淡淡的烟熏妆,平白添了几分神秘。
      龚佥荇眉形很好,化妆师没有多加修饰,只是用眉笔轻轻勾勒后再用眉刷梳顺。
      因为角色是少年,龚佥荇并没有画眼线,只是在眼尾处用褐色眼影轻轻扫了一下。
      龚佥荇的嘴唇很饱满,颜色粉粉嫩嫩,倒是与角色十分符合,于是也没有涂口红,只是淡淡的涂了一层透明唇油,让嘴唇看起来更加水润。
      头发有些卷曲,乖乖地躺在额前。
      龚佥荇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连帽卫衣,外搭一件肉粉色牛仔外套,下身是一条蓝色直筒牛仔裤,迁徙的脚踝裸露着,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
      龚佥荇又看了几遍自己的剧本,自己理了一遍台词,确认无误后,龚佥荇老实地坐在一旁,看其他演员拍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