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浪子回头(十七) ...

  •   中年男人只觉得事情似乎与预想的剧本有所不同,但他身旁的官差们,此时已经高喊着:“保护大人!”

      一群人中大部分人围着中年男人,其他人却跑去追邵瑜。

      但邵瑜明明是个老头,明明看起来走路速度并不快,但三两下却直接没了影子。

      中年男人低头看了眼自己怀里的东西,那是一本册子,他原本并没有当回事,甚至还怀疑是替哪个书生送诗集,随意打开翻看了一眼后,顿时愣住了。

      他又粗略的翻了一遍,倒是彻底确认这到底是什么,他赶忙叫住那些跑追出去的官差。

      “不必追了,快请韦师爷过来。”

      那些官差们本也追不上邵瑜,此时见知府喊停,立马停住脚。

      邵瑜在做事之前,仔细打听过这位知府大人,知道对方是三个月前才赴任此地,他来的时间很短,因而多半不会与张猛有牵扯。

      若是他真的与张猛同流合污,邵瑜也留有后手,因而没有半点惧怕,但这样的可能性很小。

      这位知府虽还没有做出名声来,但邵瑜查看了他的许多举措,立时便判断出这是一个真正想要做实事的好官。

      张猛横行乡里,也算是一方恶霸,此时若是能连同对方身后的恶势力一同拔起,对于这位大人而言也是一桩极为体面的政绩,因而邵瑜才会有今日之举。

      邵瑜如此大摇大摆,也不怕对方查到自己头上来,并且他也可以确信,对方一定会查到自己头上来。

      回到家后,邵小草依旧在做灯笼,而王氏此时似是在屋里为邵瑜准备行囊。

      “爹爹要出远门?是去找哥哥吗?”邵小草问道,因为张猛之事,她恨过邵大宝,但最终还是血脉亲缘占了上风,此时她也很担心邵大宝的生死。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怎样,都要带他回来。”邵瑜说道。

      邵小草此时竟然有些羡慕哥哥,如今邵瑜虽然待她很好,但她却记得王氏说过的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等她出嫁那便不能再麻烦娘家人,她暗道若有一日自己客死异乡,也不知爹爹会不会接她回来。

      邵瑜见她神色伤感,虽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但还是说道:“你放心,爹爹永远都是你的依靠。”

      邵小草闻言重重点头,若是旁人说这话,她估计要怀疑三分,但话从邵瑜口中出来,她便想也不想就信了。

      邵瑜摸了摸她的发顶,又望向她手上的灯笼,轻声问道:“喜欢做灯笼吗?”

      邵小草犹豫起来,对于她来说,“喜欢”两个字无疑是奢侈的,自记事起就看着这个家情况越发严重,出于孝顺,她担起了整个家庭重任。

      幼时看见别的小女孩戴的红头绳,她心中也是羡慕的,但却也从未向父母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她将自己所有的喜好逐渐隐藏,成为家里一个至关重要但却没有任何关注的工具人。

      邵瑜见她神色有些迷茫,又温柔问道:“如果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和你娘也不需要你操心,那你想做什么事情呢?”

      邵小草眼睛四处望了一圈,目光最终却停留在了手上这个灯笼上来。

      多年的习惯,早就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转变成爱好,更是成为她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我可能还是想要做灯笼。”邵小草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离得很远。

      “为了挣钱?”邵瑜好奇问道,面对女儿,他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

      女儿和儿子不一样,儿子贪婪懒惰,女儿乖巧孝顺,所以要用不同的教育方式,邵瑜在心里这般说道,绝不肯承认自己重女轻男。

      邵小草怔愣一瞬,最终却摇了摇头,说道:“我想做一个最好看的灯笼,让人看一眼就能喜欢的灯笼。”

      似是羞于承认自己的内心想法,说完之后,邵小草便忍不住低下头,有些不敢看邵瑜。

      邵瑜却笑了起来,夸道:“是很好的想法。”

      邵小草抬起头来,见父亲的目光中满是支持,她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心下那颗种子似是悄然破土而出。

      “还以为爹会觉得我这样想很丢人呢。”邵小草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将这话直接说了出来。

      “你有志气,不偷不抢,不做坏事,说出来也只会让我觉得骄傲,又怎么会丢人。”邵瑜笑着说道。

      邵小草低下头,嘴角勾起。

      “女孩子嫁了人就好,东想西想的,志气能有什么用。”王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这般抱怨了一句。

      邵小草神色一僵,邵瑜说道:“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别人怎么说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怎么想。”

      邵小草听了心下一顿,看向一旁说风凉话的王氏,十分郑重的重申道:“我想要做最好看的灯笼。”

      少女眼中似是掉入了钻石一般,闪闪发光,这样的灼热,王氏看了一眼,便觉得有些不敢直视。

      即便如此,她口中还是说道:“你以后嫁了人,要还是这样不收心,看你婆家收不收拾你。”

      邵小草一愣,脸上顿时像是蒙了一层阴影。

      邵瑜却道:“你的亲娘,你的婆婆,都是别人,她们的想法,都不及你内心的想法重要。”

      受到鼓舞的邵小草,握紧拳头,忍不住又一次朝着王氏说道:“我要做出最好看的灯笼!”

      似是被女儿眼中的坚定震慑,王氏张了张嘴,到底没有继续说风凉话。

      “想做什么就去做,从现在就开始做,不要留下遗憾。”邵瑜说道。

      “现在?可家里……”邵小草想说家里需要钱,因而即便内心有想法,她也打算先帮家里渡过难关。

      “养家糊口本就是大人的事情,你还是个孩子,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好。”邵瑜说道。

      邵小草为了家里牺牲太多,肩上的担子着实也太重了些。

      一旁的王氏想要说点什么,但邵瑜看了她一眼,说道:“养家糊口我会负责,你不要欺负女儿。”

      王氏看了看父女俩,不知在想什么,过了许久才说道:“好。”

      邵瑜细细叮嘱一番,又分别给了王氏和邵小草一笔银钱,保证母女俩的生活无忧,隔日便启程出发。

      他前脚离开青州城,后脚便有一队官差找上了门。

      王氏见到是找邵瑜的,且这些官差面色都不好看,她立马傻了眼,官差们并没有说清楚是什么事,只一脸凶神恶煞的追问,王氏顿时心惊胆战,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吞吞吐吐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无知蠢妇!知府大人寻他有事,他到底去了何处,耽误了大人的要紧事,你担待得起吗?”官差不耐烦的说道。

      偏偏他们问得越凶,王氏便越发害怕,如此连锁反应,更加说不出话来。

      见王氏如此,邵小草站了出来,鼓起勇气说道:“爹爹出了远门,几位差爷若有要事,不妨等爹爹回来再说。”

      “出了远门?恰巧在大人要找他的时候?怕不是犯了事不敢出来吧?”官差满眼都是不信任。

      邵小草面对这些人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强撑着护在母亲身前,说道:“差爷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我哥哥的事情,我爹出门,便是为了带回哥哥。”

      那官差还要继续再说,他身后的一个同僚却拉了拉他,凑到耳边低声说起邵大宝服徭役时溺水身亡的事情。

      官差见此,忍不住说道:“你哥哥的尸身都被大水冲走了,哪里还找得回来,完全就是白费功夫。”

      一直说不出来话的王氏,此时突然出声反驳道:“不准胡说,我儿子一定还活着,他不会死!”

      官差听了这话,顿时眉头皱起,他们出门从来只有训斥别人的,哪里被人这样训斥过。

      邵小草立马说道:“差爷,我娘失去哥哥之后便精神恍惚,她要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还请多担待。”

      官差神色稍缓,说道:“待你爹爹回来了,便让他主动来官府一趟,若是惹恼了大人,你们全家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等人都走了,王氏直接委顿在地,口中说道:“官府都找上门了,你爹这是犯了什么事,真是要命。”

      她面上满是惊惶,好似大祸临头一般,又道:“我说你爹哪来的钱,原来是在外面犯了事。”

      事关父亲,邵小草总是格外有信心,说道:“父亲不偷不抢,他即便挣了钱,也是凭着自己的真本事挣来的,觉不会在外面胡乱犯事连累我们。”

      “不犯事他哪来的钱?肯定是偷了人家的东西。”王氏说完,又伸手摸了摸自己贴身藏着的银子,骂道:“我说他怎么出门连钱都不带,原来是身上还藏了钱,这个死鬼,就拿这么点钱打发了我们。”

      邵小草不觉得父亲是那样的人,又想到官差离去时的模样,说道:“能这般轻易就离去,他们应该是找爹有别的事,定然不是因为父亲犯了事。”

      “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官府上门,全是因为犯了事,他们这么容易就离开,说不定是因为不想惊动你爹,所以才要稳住我们。”王氏说道。

      她心下越想越气,内心认定丈夫肯定是用见不得人的办法弄了一大笔银钱,一想到自己只有这么点钱,她就忍不住想要臭骂邵瑜一顿。

      邵小草还想继续为父亲辩解,王氏却瞪了她一眼,说道:“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居然还出卖你爹,告诉了那些人你爹的去向!”

      邵小草顿时有些委屈,说道:“爹要去找哥哥,这一条街上的人都知道,根本就瞒不住的。”

      王氏虽然明白是这个道理,但还是忍不住想要迁怒女儿,又想到邵瑜临走前也给了她一笔钱,便说道:“你爹给你的钱呢?拿出来!”

      见邵小草没有半点要拿出来的意思,王氏直接冲到她身边搜了起来,待摸出她荷包里的那块银子之后,嘲讽道:“你爹再疼你又如何,还不是只给你这点钱!”

      将银子收到手里之后,王氏总算觉得安心了不少,说道:“你爹惹了事,这段时间关紧门户,不要再出去晃荡。”

      她话刚刚说完。此时屋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母女俩对视一眼,王氏指使道:“你愣着干什么?快去开门。”

      邵小草打开门,喊道:“胡大叔。”

      这是同一条街住了很多年的老街坊,也是之前跟着邵瑜在赌坊赢了很多钱的那位。

      往日里一身破旧的胡大叔,今天穿着一身新买的衣服,面色红润,一脸春风得意。

      “嫂子,我邵哥在家吗?”胡大叔问道。

      王氏见他也是来找邵瑜的,心下一阵诧异,问道:“你怎么也找他?他出去了,不在家。”

      胡大叔立马说道:“那这样正好,他就算回来了,你也让他出去避避,这段时间别在家里待着了。”

      王氏听了这话后,心下一顿,立马想到这已经是第二波人过来找邵瑜了,忍不住问道:“他到底在外面犯了什么事?”

      胡大叔脸上闪过一阵心虚,很快又说道:“嫂子你别问什么事,让他避避就好。”

      王氏立马脾气上来了,怒道:“都是这么多年的街坊,有话不能说清楚吗?”

      胡大叔见她生气,无奈之下,方才说道:“昨天邵哥招惹了张家赌坊里的人,张猛据说都因为邵哥去了半条命,现在人还昏迷着,他要是醒来了还指不定怎么样呢,这段时间不在家也好,正好避一避。”

      王氏听了这话,立时腿一软,再次往一旁歪去,邵小草赶忙扶住了她。

      “老天爷,我这是做了什么孽!”

      这一次情况和上次不同,不再是欠钱,而是害了张猛半条命。

      欠了钱可以赢回来,但丢了的半条命,他绝不会那么容易就善罢甘休。

      “嫂子,邵哥不再,要不你还是带着小草,回你乡下娘家躲一阵子吧。”胡大叔又劝道。

      王氏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邵小草赶忙谢过前来报信的胡大叔。

      胡大叔笑着道:“你爹也帮了我很多忙,不用谢我,真不用谢我。”

      等门再度关上,王氏便骂道:“你爹到底在想什么,张猛是什么人,怎么还能招惹他呢?你哥才断了根手指,他又去,真的是不要命了!”

      她越是这般想,视线便忍不住看向一旁的邵小草,顿时怒从心头起,直接推了女儿一把。

      “你个扫把星,要不是为了你,你爹能去招惹张猛吗?你一定要害死全家人才安心!”王氏骂道。

      邵小草闻言一愣,想到张猛丢了半条命至今还昏迷不醒,她心下觉得畅快之余,又忍不住为父亲担心起来。

      “你爹是不是中了你的蛊?为了一个丫头,这样拼命!”王氏骂人之余,心下又觉得有点酸。

      而此时门外却又响起了敲门声。

      母女俩顿时心下一跳,不知道门外到底是哪一波人。

      这一次,两人难得的没有第一时间开门。

      “谁在外面?”王氏小心翼翼的问道。

      门外的人回答道:“我。”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邵小草赶忙上前去打开门。

      见到是邵瑜去而复返,虽不明白为什么,但却不耽误王氏抱怨他。

      “张猛是什么人,你怎么还能招惹他?你不要命,全家还想活着呢!”王氏大声说道。

      “你再大声一点,张家的人就全招来了。”邵瑜说道。

      王氏脸上一僵,声音倒是低了下来,但却还是不停的碎碎念,质问邵瑜为什么要招惹张家赌坊,是不是要害死全家人。

      反倒是一旁的邵小草,有些好奇的问道:“爹爹怎么又回来了。”

      邵瑜从怀里拿出两朵红色头花来,说道:“还没出城,就看到路边卖这个,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了送回来。”

      邵小草望着那两朵头花,只觉得那十分普通的绒布上都闪烁着光泽一般。

      而一旁的王氏,看着这一幕心底的酸气更甚。

      邵瑜倒是一碗水端平,从怀里掏出一把木梳子递给王氏。

      原本王氏对于邵瑜满心愤怒,此时看到这把梳子,顿时一缓,口中却还是说道:“浪费钱做什么?”

      问完这话,王氏又想到自己先前的猜测,立马追着邵瑜问道:“钱呢?那么多钱呢?你都私吞了?”

      邵瑜闻言一头雾水,问道:“什么钱?”

      “官府都派人来找你了,还不是因为你犯事偷了别人的钱?”王氏质问道,她的目光在邵瑜身上上下逡巡。

      邵瑜听着她这猜测只觉得啼笑皆非。

      “先前问你钱哪来的,你就支支吾吾不肯说,我就知道,一定有猫腻。”王氏说着自己的猜测。

      “都是一家人,就算真有钱,你为什么非要放在自己身上?”邵瑜有些不解的问道。

      从前邵家就是王氏管钱,最后钱被她管的越管越少,除了被邵大宝骗,她也没少接济娘家那群穷亲戚。

      “男人在外挣钱,女人在家管事,都是这样的道理。”王氏含糊的说道。

      “你管钱?那你之前怎么不管管大宝赌钱?”邵瑜反问。

      王氏一僵。

      邵瑜紧接着又问邵小草:“我给你的钱呢?”

      邵小草看向王氏,王氏立马心虚的左右看。

      “连我给闺女的私房钱你都要抢?”邵瑜问道。

      他这次的回马枪,本就是他计划好的,完全不是因为给女儿送头花,他不放心王氏,所以要趁她不注意跑回来看一眼。

      而王氏也果然不负所望,邵瑜前脚走她就搜刮了女儿的钱。

      “我是她娘,她自然应该听我的。”王氏理直气壮的说道。

      邵瑜又道:“那出嫁从夫,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呢?”

      王氏顿时哑口。

      邵小草在一旁好心说道:“我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娘想要就拿着,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邵瑜看了她一眼,说道:“钱是穷人胆,你手上有了钱,才能什么都不慌。”

      邵小草年纪太小,经历的事情也太少,还是不太明白这事,她又想到官府,便道:“爹爹,官府让你去衙门里一趟。”

      邵瑜听了点点头,但却并不想去,便说道:“等我回来再去。”

      王氏又在一旁追问道:“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邵瑜听了这话,只觉得莫名其妙,说道:“我没犯事。”

      “没犯事为什么现在不敢去?官府都找上门了,你还要骗我?”

      王氏这一副深怕被牵连的模样,倒是逗笑了邵瑜,他便故意说道:“好,不骗你了,我杀人了,马上就要亡命天涯了。”

      王氏听了双眼瞪大,想也不想就信了,口中说道:“这么大的事……这么大的事,你是要害死我和大宝!”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1-02-04 23:49:29~2021-02-05 22:49: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糖吃小孩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鱼儿 20瓶;书仙、天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