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浪子回头(十六) ...

  •   赌坊里见不得人的事很多,如今他们对邵瑜动手,心里也没有半点接受不良,甚至还觉得老头年纪大,说不定轻轻一碰就碎成了渣。
      
      看着面前一群人忽然撸起袖子的模样,邵瑜自是明白他们的打算,朝着他们说道:“我来这里其实没有恶意。”
      
      张猛冷笑一声,说道:“现在说这些,迟了!”
      
      一群打手直接朝着邵瑜扑来。
      
      甚至彼此间还争抢了起来,想要在张猛面前立个头功。
      
      只是他们本以为稳稳的这一扑,却直接扑了一个空。
      
      邵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身形灵活的丝毫不像一个老人家。
      
      打手们只当这是个意外,立时再度调整朝着邵瑜扑来。
      
      但这一次又扑了一个空。
      
      面积不大的一个房间里,几个人在一起像是老鹰捉小鸡一般跑来跑去,任凭打手们如何围追堵截,邵瑜总是能躲过去,偶尔一群人撞在一起,但邵瑜却还是毫发无伤。
      
      邵瑜并没有任何反击的动作,因而场面上看上去显得滑稽,就好像打手们太笨了才被邵瑜这般戏耍。
      
      张猛看着这一幕,心下大骂手下都是笨蛋,见过去很久了,邵瑜还是在愉快的蹦跶着,张猛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亲自下场。
      
      只是他加入也没能改变战局,还是时常产生误伤,混乱中,甚至张猛都被手下撞了好几下。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很容易断气”的老人家毫发无伤,倒是一群年轻人气喘吁吁,甚至还有人脸上都挂了彩,看起来十分狼狈。
      
      “你们追我干什么?”
      
      邵瑜笑眯眯的问道,紧接着他似是不经意一般,随手按住了一旁的那个书架,口中还说道:“你这些书看起来都很新嘛。”
      
      赌坊里的书架,自然全是摆设。
      
      只是在赌坊里放书,怎么都显得有些怪异。
      
      邵瑜虽然一直在跟他们你追我赶,但眼睛也不时打量着这里。
      
      这个突兀摆在这里的书架,自然是他的第一怀疑对象。
      
      张猛的这个书架里,也确实暗藏玄机。
      
      张猛心下一跳,立马喊道:“不许动我的书。”
      
      邵瑜回道:“年轻人这样沉不住气,还怎么做大事?”
      
      说完,邵瑜就轻轻的朝着旁边架子上某处一按,很快便听见“啪嗒”一声。
      
      一个暗格出现。
      
      暗格里面是一本册子。
      
      册子封面上一个字也没有,但邵瑜就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
      
      张猛脸上紧张中带着凶狠,说道:“交出东西,我让你一条狗命。”
      
      邵瑜觉得有些好笑,自然不信他的鬼话,说道:“这话估计也只能骗骗街头的小孩子。”
      
      张猛脸上满是狠戾,说道:“你真的在找死。”
      
      邵瑜半点不在乎,反而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记账?”
      
      这册子不用猜便知道一定是账本,账本这种东西,在关键的时候是能要人命的。
      
      邵瑜打听过张猛,这人在五年前还是个普通的小混混,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闯荡到这么大的基业,即便他做的是涉/黑行业,也不应该扩展得如此迅猛。
      
      因而邵瑜推断,张猛背后一定有人撑腰。
      
      至于账本的存在,多半记录的就是张猛和那人之间的交易,张猛之所以记账,估计也是在防着背后那人。
      
      此时账本被邵瑜拿在手里,张猛杀心愈重,甚至连身边几个手下,他都想杀了灭口。
      
      “杀了他的人,赏银五十两。”张猛宣布。
      
      邵瑜却轻轻的“啧”了一声,说道:“这账本就至少值个几千两,你怎么悬赏这么少?”
      
      几个手下原本想要冲出去,听了这话,却是脚步一顿。
      
      能跟着张猛做事,谁还不是个贪心人呢,即便是一千两,这么多人平分下来,每个人拿到的也比张猛出的五十两高。
      
      邵瑜趁着这个空当,随意的打开看了一眼,紧接着说道:“我说错了,这账本至少值上万两呀。”
      
      听到“上万”两个字,几个打手互相对视一眼,彼此间似是在询问意见一般。
      
      张猛看着这情形,心下立马大骂这些人不靠谱,但很快他就出声威胁道:“这是什么地方都忘了吗?难道你们以为自己拿了账本可以跑出去?你们难道没有父母家人吗?”
      
      这些人听了心下一愣。
      
      张猛又在此时说道:“杀了他的人,赏银百两,抢回账本,再赏百两。”
      
      打一棍给个甜枣后,倒是成功调动了这群人的积极性,他们再度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向邵瑜。
      
      邵瑜本也没指望随意两句挑拨就能让几人内讧,见此情形,直接将这个册子揣进了自己怀里。
      
      张猛又在一旁喊道:“别弄坏了账本。”
      
      说着他到底还是不放心这群手下,自己也扑了上来。
      
      邵瑜依旧灵活躲避,只是也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直很难被抓住的邵瑜,在面对张猛的围追时,几次都差点让对方抓住。
      
      张猛眼见自己要抓住邵瑜了,便一口气直接扑了上去,邵瑜本来背对着他,此时却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般,急急的往一旁避去,张猛一个没刹住,直直的撞到架子上。
      
      一切就像是凑巧,架子上方的那个花瓶,此时摇晃了下后便直直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张猛头上。
      
      张猛即便再凶再恶,他也依旧还是个凡人。
      
      被放在高处的花瓶这么一砸,他额头立马流下一行血水来。
      
      “去死!”受了伤的张猛红了眼,朝着自己的手下们说道:“打,给我打死他!奖赏翻倍!”
      
      这话一出,一群打手立马像是不要命一样扑向邵瑜。
      
      邵瑜却依旧身形灵活如同泥鳅一般,不仅没有半点受伤,反倒越跑越快。
      
      张猛见此干着急,往前走了一步,但混乱汇总也不知是谁伸出腿,张猛一个没注意,直接被绊住,直直的朝着身后倒去。
      
      他的身后,正好是花瓶碎片。
      
      张猛脑门先前见了血,本就有些头重脚轻,此时一绊之下,立时重重倒在花瓶碎片上,只来得及哀嚎一声,便似是再也承受不住一般,直接倒头晕了过去。
      
      邵瑜见张猛失去意识,叹息一声,说道:“你们老大太惨了,差点被手下人害死。”
      
      一群打手听了这话,心下却是一阵心惊肉跳,他们跟随张猛多年,自然知道张猛是个十分记仇的人,混乱中已经很难追究到底是谁害了张猛,但如果他真的要追究,那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好下场。
      
      一想到张猛醒来的后果,这群手下,有些人想着要抓了邵瑜戴罪立功,有一部分人又想着抢了账本换成钱后远走高飞。
      
      张猛清醒时还算是铁板一块的打手们,此时内部起了分歧,自然也没有像之前那般团结。
      
      心不齐,自然办事就难成。
      
      房间本就不大,一起追追赶赶,本就容易撞在一起,邵瑜也不再像之前一样一味躲避,偶尔伸只手或伸条腿,这些人难免会撞在一起。
      
      心不往一处使,看起彼此来自然也就不顺眼了,此时撞在一起,自然不像之前那么和谐了,甚至撞在一起时,还会故意使力。
      
      邵瑜的小动作越多,这些人之间的火气就越高。
      
      “怎么自己人都打?”
      
      “我可没动手呀。”
      
      “我看见了,他故意打你的。”
      
      邵瑜又在一旁不时的煽风点火,将火越拱越烈。
      
      这群人本来就是一群小混混,都是信奉拳头说话的,邵瑜不好抓,但自己人还不好对付吗?
      
      “我看见了,他故意撞了你好几次!”邵瑜喊道。
      
      随着他这一声,这群起了内讧的打手,倒是彻底无法维持平衡,直接动起手来。
      
      一个人开始动手,很快就便成一群人的混战。
      
      在混乱中,邵瑜随意的踢了张猛一脚,直接将人踢进群架漩涡里。
      
      打红了眼的一群人,哪里还顾得上脚下踩的是什么。
      
      邵瑜在一旁抱着胳膊欣赏了几分钟,在这几分钟里,他就看到原本受伤的张猛,被自己的小弟们踩了好几脚。
      
      热闹看得差不多了,邵瑜这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里面的混乱,对于外面的这群赌鬼来说,显然没有任何影响,他们依旧赌得热火朝天。
      
      邵瑜随意的走到一个赌桌旁,此时这个赌桌即将开盘,邵瑜随便拍了拍身边一个人,说道:“买大。”
      
      那人闻言将信将疑。
      
      倒是一旁有个人是认识邵瑜的街坊,听了这话,立马将自己原本下的筹码全部推到了“大”的那边,甚至还把身上所有的银子全都拿了下去。
      
      原本“大”的一边没多少银子,此时因为这个街坊的举动,倒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群人纷纷改注,场上的局势瞬间逆转。
      
      庄家见此情形,脸色顿时不好看了,他刚想继续出千,邵瑜却直接握住他的手打开了骰子盒。
      
      六点。
      
      赫然是“大”。
      
      一群赌徒顿时狂欢。
      
      “你!”庄家想骂,但面前的老头力气却出奇的大,甚至趁着所有人不注意,邵瑜直接扯掉了他袖子的磁石都不知道。
      
      邵瑜笑了笑,立马出了这个桌子,又跑到别的赌桌依样画葫芦。
      
      那个街坊寸步不离的跟着邵瑜,一路赢了个盆满钵满。
      
      等到所有桌子都逛了一遍后,赌坊里的打手便再也坐不住了,全都围了上来。
      
      邵瑜笑了笑,朝着身旁一群跟着他赢了很多钱的赌徒们说道:“他们玩不起了。”
      
      打手凶狠,但赌徒们却明显更加不要命,那个街坊只当他们要对邵瑜动手,邵瑜此时就是他的活菩萨,他当即一马当先冲了上去。
      
      身后的赌徒们立马跟着重逢。
      
      双拳难敌四手,邵瑜什么也没做,就看着赌坊里的打手被赌徒们打了个鼻青脸肿。
      
      邵瑜玩的差不多了,便直接出了赌坊,临走时朝着那街坊说道:“都赢了这么多,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别玩了,回家吧。”
      
      这个街坊虽然好赌,但为人不错,因而邵瑜才会有如此一劝,说完,他也不管对方的回应,朝着另一条路走去。
      
      这条路走到尽头一个拐弯,进了另外一条主街,这条主街的尽头,便是知府衙门。
      
      邵瑜走到衙门大门前,正好遇到里面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正在往外走。
      
      邵瑜路过,中年男人身旁的官差们立时戒备起来,甚至还想要拔刀。
      
      但那个中年男人却摆了摆手,说道:“一个路过的老伯而已,不必如此紧张,也许是有什么冤情想要陈述呢。”
      
      邵瑜走近,随意掏出怀里的账本来,轻松砸向那个中年男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1-02-03 23:53:40~2021-02-04 23:49: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团绒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