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明明他们之间隔得很远,但路夕却觉得,他的视线似乎穿越了重重障碍,他清楚地看见其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大家都小声讨论起来,乔松年傻了吧唧地说:“这个名字好耳熟啊……咦,这不是贺pd的那个前队友吗!我靠,他在哪儿呢?”
      
      路夕整理了一下服装,起身地走了下去。
      
      “喂,哥哥!”乔松年用气声喊了一句,怕被别人听见。他疑惑地问祁楠,“他去干嘛啊?”
      
      祁楠:“……唱歌。”
      
      乔松年:“?!!”
      
      路夕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上舞台。
      
      他没有提前做灯光要求,因此光线是从四面八方落在他身上的,台下能将他每个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相反的,他看不太清导师席众人的表情。
      
      几乎两年没有上过正式舞台,今天再次重登那刻入骨血的地方,路夕的内心缓慢涌起一阵难言的激动。
      
      像逐渐攀升的岩浆,一寸寸覆没过他的胸腔。
      
      道具老师拿着话筒架和高脚凳上来,底下阵阵交头接耳。
      
      “他不跳舞啊?搞什么。”
      
      “我也以为他是唱跳哎,不过说起来,人家当年是副vocal,唱功应该也南波湾吧。”
      
      “神踏马南波湾,我看他八成摸鱼了两年,不敢跳吧。”
      
      乔松年回头瞪了眼那个练习生,说:“那也比你强,贺pd还是他前队友呢!”
      
      祁楠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又连忙捂住嘴。
      
      路夕低声向道具老师道谢,然后面对观众席鞠了一躬道:“各位导师、学员们,大家晚上好,我是来自天华娱乐的练习生路夕。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我的一首原创曲目《与你有关》。”
      
      他的语调平缓沉稳,没有丝毫起伏,不似前面那些练习生一样紧张。海灵点了点头,示意他开始。贺钧潮微微眯起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他。
      
      “这是他自己写的歌?那我们岂不是听到首发版了,哈哈哈。”有个练习生碍于摄像机在,难得的说了句好话。
      
      乔松年喊了一声,“哥哥加油!”
      
      “加油!”祁楠也喊道。
      
      贺钧潮往他们那里看了一眼,两人立即噤声,乖乖束手排排站。
      
      路夕对他们笑了笑。他的长相偏清冷,但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微微弯起,嘴角有个小小的弧度,看着亲近又迷人。
      
      他随手拨了两个音,开口唱了起来。
      
      “深夜,升降台,聚光灯。那是一个平凡又热烈的旅程。”
      
      第一句出来的时候,全场都静了。
      
      这首歌的开头,是用半念白的方式来唱的,到“平凡又热烈”时开始加入曲调。
      
      就像是一个温柔恬静的诗人,在对大家娓娓道来一段往事。
      
      吉他声响起,路夕闭上双眼,跟着伴奏轻唱。
      
      “再次播放熟悉的光碟,我点燃恒星向你道别。前路跋涉的光景天真中带无邪,将夤夜的沉寂灼烧至浓烈。”
      
      贺钧潮执笔的手一顿,看着他的眼神出现了某种变化。
      
      当第一段词出来的时候,他就听懂了——这是路夕写给舞台的歌。
      
      光听歌名,或许大家会以为是一首情歌,然而不是大家预料的那样。这是路夕写给他挚爱的歌,挚爱的舞台。
      
      主歌曲调柔和婉转,在座的几乎都认识他,知道他有过怎样的经历。但他的歌声却并不悲伤消沉,而是无奈中带着不妥协,怀念中带着向前看。
      
      贺钧潮听过很多次路夕唱歌,R&B、摇滚、民谣,但唯独这首歌,让贺钧潮觉得是在唱他自己。
      
      流淌的音符仿佛有了生命力,在他面前幻化出一个人的模样。那人外表清贵,内心细腻,一如他四年前第一次见他的模样。
      
      曾经的信仰,终于走下神坛。
      
      随着弹唱,歌曲进入高.潮部分。
      
      “从此刻出发向前,海岸线的光将不再熄灭,那会是与你有关的情节。”
      
      “Please hold on, my fading-away every u. Cause I will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show.”
      
      副歌几句逐渐拉长,一路往上飙高音,直到巅峰。
      
      海灵本来还一脸严肃,当听到特制耳机里,传来的四段高音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兴奋了,不停地和hope老师比划着什么。
      
      练习生们纷纷张大了嘴巴,摄像机完美地记录下了众人的表情。
      
      一曲唱罢,现场静默了片刻,然后响起惊天动地的掌声。
      
      路夕放下吉他,朝着观众席鞠躬道:“谢谢大家。”
      
      海灵立马一拍桌道:“我先点评一下。”
      
      hope老师和宋希薇都笑了起来,hope老师拿起话筒道:“小路啊,海灵老师太喜欢你了,你刚才唱歌的时候,她就激动的不行了。”
      
      众人都笑了,贺钧潮却一言不发,右手转着笔,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路夕。
      
      海灵说:“讲真的,一开始你表演的时候,我并没抱太多期待,原因你自己应该也清楚。”
      
      她是圈内出了名的泼辣耿直,说话一针见血,练习生们都屏住了呼吸,乔松年更是耳朵都竖起来了。
      
      “但后来让我有所改观的是什么呢,第一是你的创作能力,一个优秀的vocal,是要学习作词作曲的,恰好这二者你都具备了。第二是你的感情,我不知道这首歌你是写给谁的,但感情非常充沛,我能听见你的心声。第三,是你的高音,能四平八稳驾驭四段高音,还如此轻松抖都不带抖的,你是今晚第一个。”海灵认真地说道。
      
      她毫不避讳地说:“所以,不管你能不能拿到A,至少你在我心里是A。”
      
      这句话一出,全场都轰然炸开了。
      
      “我的天,他该不会是今天的首A吧!”
      
      “我觉得可能,他有这个实力。”
      
      “啊啊啊啊,好羡慕啊!我也好想拿A!”
      
      路夕深深地对她鞠了个躬,说:“谢谢海灵老师,我会继续努力的。”
      
      宋希薇也拿起话筒道:“我在海灵老师的话上做点补充吧。你的唱功的确不错,但在男团里,除了唱歌,还要会跳舞哦。你有没有准备什么舞蹈,可以展示给我们的?”
      
      她是这次的dancer导师,自然比较看重唱跳方面。
      
      不过即使她不提这个要求,别的导师也会提。大家都知道,路夕以前在UNI是主舞担当,只是心照不宣地不说此事而已,因此几乎每个人都想看他跳舞。
      
      一般导师cue一个人其他才艺的时候,八成就是要准备给高等级了。
      
      所有人都看着路夕,等待他点头。
      
      但出乎大家的意料,路夕居然没说话。
      
      他站在舞台中央,足足半分钟没有一丝动静!场面一度陷入微妙的尴尬之中。
      
      宋希薇有点疑惑,下意识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贺钧潮。
      
      贺钧潮几乎是在她看过来的同一时间,拿起话筒问道:“怎么,没准备?”
      
      全场人包括导演组在内,都以为他会避开路夕这个前队友,打算一整场都不讲话了。
      
      其他三个导师也都做好准备,等他们点评完就让路夕下台,尽量不让贺钧潮觉得不自在。
      
      所以当他开口的时候,空气瞬间凝固了,大家似乎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路夕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不是。”
      
      贺钧潮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平和,和他怼前面几个练习生截然相反,几乎可以称得上的是“温柔”。
      
      “那还等什么,开始吧。”他说。
      
      导演组敏锐地察觉出他语气的变化,当即彼此给了个眼色,让各个角度的vj老师都做好准备。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路夕来这个节目本来就是自带话题来的,他和贺钧潮之间的互动,绝对会让收视爆棚,而且不管是友好的还是敌对的。
      
      路夕还是一动不动,眼眸微微低垂,不知道在迟疑什么。
      
      贺钧潮勾起唇角,再次拿起话筒,半开玩笑地说:“你是没买伴奏版权吗?”
      
      他邪邪一笑道:“那我来给你b-box一段吧。”
      
      说着,便起身走向舞台。
      
      台下一片哗然,连三个导师都瞪圆了眼睛,丝毫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vj老师立马跟上猛拍。
      
      贺钧潮为了不影响路夕的表演,特地站在了舞台的角落里。
      
      他拿起话筒道:“来了。”
      
      他刻意停顿了半分钟,给路夕准备的时间。接下来,话筒里传出一阵动感十足的b-box。
      
      如果有“繁星”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激动的泣不成声。
      
      这个场景仿佛回到了两年前,演出过后,主持人让才艺表演。贺钧潮在旁边唱rap,路夕在前面做AirSwipes。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路夕还是没动,仿佛静止了一样。
      
      他背对着贺钧潮,头慢慢地低了下去,碎发将眼睛遮住,没有人看得清他的表情。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他拿着麦的左手缓缓地攥紧,大拇指上的戒指装饰物刺入肉中,指尖隐约出现一抹猩红。
      
      又开始了,那种疼痛感和僵硬感。
      
      贺钧潮独自唱了一分多钟b-box,渐渐地停了下来。
      
      尽管他站在角落里,但所有人都能看见,他脸色沉的吓人。现场再一次陷入死寂。

  • 作者有话要说:  大魔王的心路历程:路夕跟别人说话,不开心,cue他→路夕唱歌,还是熟悉的模样,开心,cue他→路夕不理会我的b-box,生气、愤怒、伤心!往死里cue他!
    路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