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未知的时代,神明全部都衰败。”
      
      “倾覆天空的业海,我目下无尘埃,唯遇见你才心情澎湃。”
      
      歌曲的前奏很短,人声几乎是在五秒之内准确切入,当低沉性感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全场都激动呐喊起来。
      
      贺钧潮抬起眼眸,灯光师精准把握时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舞台上的灯全亮了起来。
      
      以前的UNI有两大门面,一是路夕,一是贺钧潮。都是明明可以靠脸横行霸道,却偏偏要用实力吊打一众小鲜肉。
      
      曾经路夕的黑粉嘲讽他长相高冷像贵妃,还给他起了个“路贵妃”的黑称。但黑子们却几乎没有黑过贺钧潮的颜,每次说到最后,都是“u1s1,他除了脸好看之外一无是处”。
      
      贺钧潮的长相是自带侵略性的那种帅,说人话就是男女通吃。
      
      他的眉眼间满是锋芒,掀开眼皮的时候,是正宗的眉压眼。每次他用这种眼神看人时,浑身上下都荷尔蒙爆棚。
      
      他染回黑发以后,和乌沉沉的眼眸更加相得益彰,衬得肤白且五官立体。挺直的鼻梁还被粉丝调侃过,“鼻子越挺的男声那方面越强”。
      
      所幸贺钧潮也没让她们失望,以前在舞台做顶胯动作的时候,由于裤子太紧,一不小心描绘出自己宏伟的不可说之处,被仙鹤们做成动图送上了热搜。
      
      随着电音和鼓点的加入,贺钧潮握着他手上满是碎钻的话筒唱歌,顺便对着vj老师做了个wink伴金属礼手势。
      
      这个举动在放大的屏幕上,立马掀起了阵阵狂潮。
      
      “啊啊啊啊啊啊!贺pd我爱你!”男生们纷纷大叫。
      
      路夕嘴角抽了抽,没有分神去看那个吼得最大声的,而是依旧专注地看着舞台。
      
      这首歌是唱跳曲目,但贺钧潮偏偏没有用耳麦,而是直接拿着话筒唱。
      
      两年没见,他的台风更加沉稳了,声音丝毫听不见喘气,每一个细节处理、表情变化,都恰到好处。
      
      台下所有人的情绪都为他所掌控,仿佛他就是霸领舞台的大魔王。
      
      歌曲进入rap部分,他弯腰对着vj唱道:
      
      “神说世上没有那么多偶然,你站在窗前读着梦溪笔谈,往天空铺陈一抹克莱因的蓝。”
      
      “路过花园我予你采撷一朵月见,你说我们是否曾经遇见,画面破碎时空失控出现节点。”
      
      这首《拉普拉斯妖》,讲述的是一个来自未来的失忆神明,在回溯时空寻找自己的“因”时,遇到了一见钟情的恋人。
      
      歌曲的背景故事凄凉仓皇,但旋律却不是走的抒情路线,加上饶舌、嘶吼等部分,反倒给人一种憧憬中夹杂着悲壮的感觉。
      
      路夕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一个破旧的练舞室,当天时间已经很晚了,和他一起练到最后的人放了这支曲子。
      
      那时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又丧又燃,正如他当时的状态。他回去后又听了一遍,然后不小心单曲循环了一整晚。
      
      在最后的鼓点声中,曲子戛然而止。
      
      现场静了两秒,然后爆发几乎出掀开屋顶的尖叫。有人甚至带着哭腔喊了一嗓子:“贺pd,我来就是为了见你!”
      
      贺钧潮调整了一下呼吸,手心向下做了个手势,大家都渐渐安静下来。
      
      他举起话筒道:“练习生们你们好,我是这次《偶像之名2》的制作人导师贺钧潮,很高兴在今晚见到你们。”
      
      现场掌声雷动,路夕也跟着鼓掌,心里逐渐升腾起一种微妙的感觉。
      
      贺钧潮刚才调整呼吸时,先是深吸一口气,憋了几秒,然后再缓缓吐出来。这种方法当时是UNI的通用,为了减小胸口起伏,让最后的镜头呈现的更加完美。
      
      当路夕注意到这些细微之处时,心情就格外难言。曾经的前队友,甚至是比他低半个咖位的弟弟,现在成为了自己的导师。
      
      这滋味,谁尝谁知道。
      
      贺钧潮扫了一眼席位,不知道是不是路夕的错觉,总感觉他在自己这里停留了几秒。
      
      他扬起嘴角道:“怎么样,这两天还适应吗?辛不辛苦?”
      
      上一秒还是一本正经的介绍,现在突然换了种聊天的语气,是贺钧潮本潮了。
      
      大家也都放松了下来,纷纷抱怨道:“超级累的,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几口。”
      
      贺钧潮挑了下眉,说:“觉得累就对了,你们不是来度假的。送给大家一句话,将来的成功,等于现在的不轻松。接下来几个月,你们做好随时被我调.教的准备,我今天化妆还被化妆师骂挑剔鬼来着。”
      
      他一番话下来,惹得练习生们都笑了,充满斗志地七嘴八舌道:“我们会努力的,pd!”
      
      贺钧潮抬手做了个“冲”的手势,酷酷的走下台道:“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这就开始了?!”乔松年方才醒悟过来,立刻慌了。
      
      四个导师陆续在前面的位置上坐下,导演组说道:“大家坐下准备五分钟,然后开始录制。钧潮,还是按原来的顺序。”
      
      贺钧潮对对他们比了个“OK”,说:“按姓氏来么?”
      
      现场收音效果很好,他话音刚落,身后的练习生们都骚动起来。
      
      “什么?还能按姓氏来的?”
      
      “不是吧!我死了,我的姓就两画!”
      
      海灵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回头道:“别听pd胡说,他就是皮,建议你们以后叫他皮帝。”
      
      练习生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哭笑不得的抱怨,被贺钧潮玩的一愣一愣的。
      
      “pd好坏哦,我好喜欢。”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路夕也觉得好笑,对旁边的乔松年说,“没想到男粉也这么狂热。”
      
      他们站在最下面的角落里,虽然不是正对着导师席,但靠得也不算太远。
      
      贺钧潮不经意地往那个方向看了看,人群中,路夕和一个蓝毛靠得很近,正低声说话,他的眼神倏然冷了冷。
      
      宋希薇刚好坐在这个方向,随口问道:“你看谁呢?”
      
      贺钧潮收回视线,肆无忌惮地说:“看看有没有哪个练习生,长的嫩话还多。这么不尊重老前辈,一会儿上台就盯他。”
      
      他没关麦,后面的男生们窃笑起来。
      
      “你才‘老’前辈,我不老谢谢。”宋希薇私底下跟他很熟,毫不留情地说道。
      
      其实贺钧潮和她同龄,两人都是十九岁。然而此次担任导师,却都没有受到过一丝质疑,他们的实力都是有目共睹,完全有资格当导师。
      
      长得嫩话还多的路夕被他看了一眼,条件反射地闭上嘴。
      
      贺钧潮和几个导师有说有笑,在他眼里仿佛变了一个人。以前他刚进天华的时候,简直像个小自闭儿童,现在却能娴熟的和大咖们谈笑风生,这个成长可不是一星半点。
      
      正在路夕思绪纷乱的时候,五分钟时间到了,导演喊道:“开始。”
      
      贺钧潮说道:“现在初评舞台正式开始,请各位练习生做好准备。”
      
      他放下手里的稿子向后看去,手肘闲散地撑在桌面道:“我看你们不少人都站在A的位置,对自己很有信心?”
      
      他这次是第一次担任主持人的角色,但说话的时候却丝毫不端腔作势,而是游刃有余地把握每一个环节。 
      
      最顶层的练习生们胆子大了起来,纷纷喊道:“有信心,pd!”
      
      贺钧潮点了下头,对他们招招手道:“行,那上吧,就从你们开始。”
      
      所有练习生都傻眼了,原先场控跟他们说的是,按照登记的顺序表演,所以大家都只记了自己登记的序号。
      
      谁知道贺钧潮突然来这么一出,不过这种出其不意的安排,也许会让节目效果更好,所以导演组也没有出言阻止。
      
      “快去准备啊,上面空气那么好,能呆一秒是一秒?”贺钧潮右手拿着笔,随手地指了指后台方向。
      
      在C位的人是一个组合里的,只得哭丧着脸和队友们一起走了下去。
      
      这支组合来自一家大公司,旗下很多有名的艺人。
      
      但他们由于太过紧张,出现了几个小失误,而仅仅是这么点失误,就让贺钧潮直接全员给了F。
      
      那六个男生下来的时候,各个都满头大汗,有几个甚至快要哭出来了。
      
      乔松年小声说:“卧槽,这都能F,说实在的,这组实力不算差吧。”
      
      “是啊,毕竟大公司出来的,贺pd好严格啊。”祁楠道。
      
      路夕没加入他们的讨论,实际上他能明白贺钧潮的评分标准。偶名要选拔的,是具备偶像能力的潜力股,那他自然也是以出道男团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
      
      仅仅一个初评舞台,就出现了三处失误,这一组不管是唱跳还是心理素质,都不合格。
      
      接下来,A班的练习生全都被刷了下来,最高等级的才到B。
      
      迄今为止,一个A都没有。大家都在讨论,今晚谁能拿到首A。
      
      就在乔松年和四周的人交头接耳时,贺钧潮突然来了一句,“既然‘A班’表演完了,那下一组就从F班开始吧。”
      
      “咳咳咳咳……”乔松年一下子被口水呛到了,捂住嘴咳嗽。
      
      练习生们一片哗然。
      
      “这是什么套路?”
      
      “啊啊啊啊,我要被贺pd玩死了,不带这样的啊!”
      
      导演组的人都默默地低下头,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大魔王,还是节目组千辛万苦才哄来的,他们一时也不好直接阻拦。不过这么一来,观众的情绪也会随之波动,尚且算是一件好事。
      
      贺钧潮作思索状,用舌尖在口腔上顶了个包,忽然一指乔松年道:“那边咳的最大声小朋友,就从你开始好了。”
      
      受惊的F班练习生全部都看向乔松年,有暗自庆幸的,有心生同情的。
      
      路夕倒是一脸波澜不惊,拍了拍乔松年的肩膀道:“加油,别紧张。”
      
      乔松年简直快崩溃了,他哆哆嗦嗦地走上舞台。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如果贺钧潮能提前预知这一幕,是绝对、不会、让他上台的。
      
      乔松年开口的第一句,整个音调都因为紧绷而走形了,偏偏他选的还是一首说唱曲目《花花公子》。
      
      “ye,theybelike乔松年就是个花花公子,我认识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他开始念词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身经百战的hope老师。
      
      路夕惨不忍睹地闭上眼睛,他深入了解过乔松年的rap功底,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语不惊人死不休。
      
      在众人被荼毒了五分钟后,贺钧潮举起话筒,一言不发,先是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把导师们都给逗笑了,后面的练习生也跟着笑了起来,宋希薇笑着说:“你完了,他们会把这段剪下来循环播放的。”
      
      贺钧潮勉为其难地说:“hope老师,来发表一下你的意见吧,你是内行。”
      
      hope老师抓起话筒,迟疑了几秒钟,然后说:“我……组织一下语言。”
      
      练习生们终于忍不住了,哄堂大笑起来。
      
      最终,乔松年在hope老师“下了节目可以来向我请教”的安慰中,抱着他的F等级下台了。不过他对此挺不在意的,似乎觉得拿了F就跟拿了B没什么两样。
      
      “下一个准备,路夕。”贺钧潮的声音响起。
      
      毫不复杂的发音,舌尖抵住上颌,嘴巴微微嘟起,然后扯一下嘴角,路夕的名字便从他口中吐了出来。
      
      在此之前,所有的练习生都没被他呼名道姓过,似乎只有“路夕”这两个字,才配让他叫出口。
      
      刻意压低的语调,微微张开的嘴唇。
      
      这样简单的一个名字,硬是被他叫出了一种模糊的暧昧感,惹得旁边的海灵都不禁看了他两眼,周围鸦雀无声。
      
      贺钧潮转过头,隔着黑压压的人群看向路夕,在遇上那双熟悉的眼睛时,他没留神碰掉了手边的笔。

  • 作者有话要说:  贺贺:看着路夕的名字我就能石更一天。
    -
    额,srds……duck不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