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1、九十|认罪 ...

  •   九十|认罪
      
      零带着其他的司法监的人,与闼梭走了个对面,他越过闼梭,走向了诃奈期,手里攥着一个手铐,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把手铐拷在了诃奈期的手腕上。
      
      猫姚惊讶道:“你做什么?!”
      
      “我刚才察看审讯室的监视器了,最后一个接触琳伽的人就是诃医生,而且他端着咖啡走入审讯室时,关闭了监控器,也拉上了百叶窗。诃医生,你和琳伽说了什么?”零目露精光的问向了诃奈期。
      
      诃奈期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应该是有人下毒——她那个咖啡杯拿去做化验了——”栖北在一旁说道,尽管司法监的人都不敢相信这件事会是诃奈期做的,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也无可奈何。
      
      “诃医生的未婚妻与琳伽搞暧昧,这种被绿的状况,也不是说没有动机吧?”零继续说道。
      
      “肯定不会是诃医生!”猫姚说道,她转向始终没发声的闼梭:“大司法,您也不相信诃医生的吗?”
      
      闼梭看向了诃奈期,两人四目相对,闼梭目光炯炯的望着对方,私人感情他相信诃奈期,可是眼下,证据和动机如此明显,他能说什么呢,他向来公事公办,沉声说道:“先——问话吧——”
      
      零与大卫把诃奈期押解了下去,他忽然转过身,大声问闼梭:“闼梭!你不信我吗?!”
      
      闼梭回视着他,眼中充溢着水汽,男人抿着唇,过了一会才掷地有声道:“如果你没有——犯罪,我会还你——公道!”
      
      +++分界线+++
      
      又开始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敲着窗户,噼里啪啦的往玻璃上撞。
      
      这是闼梭第一次来到诃奈期的家,富人区,独门独院的别墅式建筑,每家每户的距离相隔有一条街道那么远,据说这种房屋的售价都在千万以上,以一个医生来说,这种收入还不足以支撑诃奈期的居住条件。与住在平民区的闼梭比起来,有些富丽堂皇,令人咂舌,两层叠加小楼,咖色房顶有些古风,墙面刷成乳白,小院里有单独的草坪和泳池。
      
      “诃医生是富二代吗?”栖北张大嘴巴,站在这样的大房子下,露出震惊脸。
      
      “肯定不是老百姓了。”猫姚拍拍栖北作为穷苦大众的肩头。
      
      打开了大门,想象不到这么一个大房子只住一个人的感受。
      
      空空荡荡的,虽然室内外设计都是偏于简约,但这样的简单,更增加了空旷,幸好有很多绿植,各种花草见缝插针房间每个角落,还在巨大的阳台专门开辟出一个养花的园地,很有田园气息。
      
      推开诃奈期的房门,一只猫跳了出来,直接扑到了闼梭怀里,闼梭被这毛茸茸的家伙吓了一跳,猫姚立即过来把俄陀聂揪了下来,安慰闼梭道:“没事,大司法,是猫。”
      
      俄陀聂在猫姚的魔爪下,挣扎着,张牙舞爪着,闼梭缓过神以后,伸手接过了俄陀聂,说来也怪,这家伙在猫姚那里就凶神恶煞的,到了闼梭这里却乖乖的,安心的趴在他怀中。
      
      “它很喜欢您——”猫姚说道,顺便摸了摸猫头,哪知俄陀聂上来就是一抓,挠了她一个红痕。
      
      “它好凶啊!”猫姚捂着手背说道。
      
      闼梭把俄陀聂放在一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诃奈期有轻微洁癖,房间里一尘不染,看不到一根头发丝,一点灰尘,挨个抽屉拉开,直到在一个抽屉里发现了伢兹牌香烟盒,拿出来,犹豫了很久,心里有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让他后退两步,他再次看向了俄陀聂。
      
      也许只是猜测,他如此安慰自己,把烟盒装入了证物袋。
      
      “大司法!”零喊他的名字,闼梭走过去,零在一个架子上拿出一个小瓶子。
      
      “怎么——了?”
      
      “有点眼熟——”零举起瓶子,看了看里面的粉末。
      
      闼梭似乎听懂了他话里的含义,神色大变。这时俄陀聂走过来,蹭了蹭他的裤腿,弯腰抱起猫,闼梭看着这只猫若有所思。
      
      +++分界线+++
      
      刚回司法监,闼梭就一直脸色不好,加上嗓子也疼,旧伤未愈就高强度工作,有点超负荷,猫姚见他状态不好,铁青着,就替他问了话:“怎么样了?”
      
      大卫摇摇头:“三个小时了,一句话没说——”
      
      闼梭站在审讯室的玻璃窗前,看着里面的诃奈期,坐在椅子里,漠然着,他突然像是感知到了闼梭的目光,嗖得站起,走到了窗前,隔着一层厚厚玻璃,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玻璃另一侧的闼梭。
      
      诃奈期,是你吗?
      
      他此时迷茫着,可很多事慢慢连到一起,却总能串到一起,这是巧合吗?那天,他包庇约克的时候,把伢兹牌烟蒂扔到垃圾桶里,诃奈期就在旁边,却没有阻止也没有举报他,为什么?玉芝奶奶曾说罗比安芬是一位天使给她的,罗比安芬能接触到的人里,诃奈期算一个。
      
      诃奈期默默盯着那片玻璃,尽管从他那个位置看,只有一面镜子而已。他忽然张开嘴巴,一张一合,似在用唇语说着什么,闼梭放下抱起的膀子,走了进去。
      
      闼梭的出现,并不令诃奈期惊讶,他走到闼梭跟前,与他只有一拳相隔,问道:“你相信我吗?”
      
      这个问题,闼梭并没有直接回答,他把手里的所有证据一一摆在桌子上:“在你家发现了罗比安芬的粉末,你家猫的毛和那天在天台遇到的黑衣人掉落的猫毛对上了,还有伢兹牌香烟盒,就在你卧室的抽屉里,可以解释一下吗?”
      
      诃奈期没说什么,停住好一会,也坐到了闼梭对面:“也许——我身体里还住着另一个人——”
      
      而在审讯外,大卫和猫姚、零与栖北正一排站好,紧密的注意这里面的一举一动,栖北:“我到现在还不相信诃医生是凶手。”
      
      “人赃并获,有什么好怀疑的?证据都在那儿摆着呢。”零对同事们这种意气用事很是不认同。
      
      “我也觉得诃医生不像会杀人的凶手。”大卫说道。
      
      “你以为凶手会每天都在脸上写着我是凶手的大字吗?”
      
      猫姚沉声道:“还是看大司法的怎么定夺吧。”
      
      “大司法相信诃医生是凶手吗?”栖北问道。
      
      “以我对白修罗的了解,他肯定不会徇私的。”
      
      “什么——意思?”闼梭问道。
      
      “我不能说我是无辜的——”诃奈期说道,然后就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而是用那双晶莹的眼,深深凝着闼梭,不发一言。
      
      “如果——你想让我——救你——就跟我说实话——”
      
      “实话就是——也许人真的是我杀的。”诃奈期坦然说道,也不闪躲,也不惊慌,而这时惊讶的人却是闼梭了。
      
      他用一种沉痛的神色问道:“你承认自己——杀了琳伽?小八?还有信欺?是吗?”
      
      “也许——”
      
      闼梭不知道该怎么审问下去,转身拽开大门出了去。
      
      +++分界线+++
      
      多雨季就是这样,总是有绵绵细雨飘着,漫无目的的,如同此时的闼梭,他冲入雨中,想浇个清醒。对他来说,诃奈期是朋友,是知己,是伙伴和同事,这份情感让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诃奈期杀了人——
      
      他无法接受。
      
      每一粒雨都如串着细线的针,往他身上扎,他觉得疼,哪儿都疼,忽的头顶干了,他抬起头,一把伞遮在上面,他转过身,看见那张与诃奈期一模一样的脸,正笑盈盈的看他,诃偿息用全世界最温柔的嗓音问道:“怎么在淋雨?会感冒的——”
      
      “你哥——”他想说你哥承认自己杀人了,这种话又没力说完,他想大约是自己嗓子上的伤口作疼了。
      
      “我爸在我俩八岁那年出轨女助理,两人在床上+翻滚的样子,被我俩都看到了,父亲也看到了我们,那时我哥吓跑了,而我留了下来,我对我爸说——我不会告诉妈妈我会替你保守秘密。从那以后,爸爸更加疼爱我,却越来越讨厌哥哥。”诃偿息缓缓讲述了一个故事,闼梭听得糊涂,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人突然开始讲起了自己的家丑。
      
      “为什么?”
      
      “对我爸来说,我哥是个□□,而我则是他的同谋者。”诃偿息向闼梭微微一笑,那笑看起来如此的单纯无辜,人畜无害,却令人脊背发凉。
      
      “从那以后,我哥开始模仿我,我有轻微洁癖,他也有了;我穿的衣服,他也会买一样的;我喜欢的东西,他也要复制一份,好像学了我,就会重获父母的关爱。哪那么容易啊?父母都喜欢无条件顺从听话的孩子,一个总是别着劲儿的人,就算是亲生子女,也会厌恶,只不过有的父母会装会掩藏而已,这一点我爸妈就比较露+骨了——”诃偿息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闼梭的反应:“所以在我坠海后,他身体里又生出另一个人,那个人像我,也是正常的——”
      
      闼梭吃惊道:“你哥有双重人格吗?”
      
      甜笑泛起,诃偿息笑着道:“我是心理医生,一眼明了,双重人格也叫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他想成为父母都喜欢的那个孩子,于是变成了我。”
      
      “你会杀人吗?”闼梭突然问道,神色肃穆,不是在开玩笑。
      
      在闼梭那双炯炯的目光中沉浸一会,诃偿息不置可否:“谁知道呢!”然后耸耸肩:“也许我是个十恶不赦的连环杀人狂呢!”在语意轻松里,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走到闼梭跟前,与他相隔近了一点,问道:“你会爱一个杀人犯吗?”
      
      闼梭没后退,只愣了下,在诃偿息那双眼里看见了迷茫的自己。
      
      大概是闼梭眼里的迷茫刺激到了诃偿息,倏地上前一跨一步,诃偿息在闼梭的目瞪口呆中,一把托住他的后颈,狠狠吻了上来,闼梭只感到有什么东西被对方的舌尖顶+入了自己的嗓尖,他想挣脱开,却被诃偿息攥紧了腰部,使不出力。
      
      在悠长的深吻后,诃偿息才离开了他的唇,意犹未尽的说道:“闼梭,这个吻,是因为我爱你,我不逃避,你也别躲藏,你也藏不到哪里。”
      
      “你给我——吃了什么?”
      
      诃偿息笑得顽劣:“罗比安芬的解药——”
      
      还未等闼梭震惊攒足,只觉得天旋地转着,一头栽倒,在额头贴地之前,被一只手拽住了胳膊。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填这个坑,我总觉得自己睡觉不踏实~~~~~~
    对了去看《俗骨》超级好看,相信我,我不会写烂文的,只写糊文,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