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八十九|弃子 ...

  •   八十九|弃子
      
      司法监连夜提审琳伽,闼梭这个重伤病人,也跟着一起熬夜,诃奈期总是有些不放心他的身体,就留了下来。走出审讯室的时候,在司法监的长廊里,他看见了呆坐的信五,她头发散乱,神色低迷,从见过这位未婚妻开始,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落寞的时候,好像完全舍去了形象,也不在乎了。他端着一杯刚冲好的咖啡递给她,信五抬起脸,看了看诃奈期,道一声:“谢谢——”
      
      现在,最懂她的人,恐怕就是自己了,诃奈期很明白他们这种家庭里出生者的心态,好似肆无忌惮,可又事事忌惮。
      
      “今天你恐怕是见不到她了。”
      
      “我刚为她找了律师,正在路上——”信五言简意赅的说道,有种并不畏惧司法监这三字的自信。
      
      的确,大财阀家的女儿,会畏惧谁呢?
      
      “如果你爱上了男人,也会像我们一样苦恼吧?”信五陡然甩出这样一句。
      
      浑身一颤,诃奈期看向信五,从她富有深意的眸子里,他看出了门道,眼睛闪烁几下,也就挣扎了那么一会,旋即恢复如常,装作泰然的:“我不会爱上男人的——”
      
      “是么!”她冷哼一声,甚是不屑:“你知道我最看不上你什么吗?就是这种——轻描淡写的掩饰,很碍眼——”
      
      “怎么,信五小姐喜欢青梅竹马的姐姐,也是恨坦率的喜欢喽!”他反唇相讥。
      
      “我不坦率,是因为怕她为难,怕她在家族与我中徘徊,但我从不在乎自己家族的人会怎么想——”她直视诃奈期,坦荡说道。
      
      在那双桃花瓣儿的眼睛里,看到无畏后,他自惭形秽的低下头,搓着手,不自在起来,原本那种高高在上的淡漠也土崩瓦解:“如果你祖父是大祭司——”
      
      “诃奈期,别给自己的胆小找借口——”
      
      被这样尖利的言语刺激到,诃奈期有些愤慨,他俩的关系还没亲密到需要彼此挖苦讽刺的程度,猛地看向信五,却看见她眼里的不是尖酸刻薄,而是一种替自己心酸的痛,随即软化下来,似乎她说这些,不是为了激怒自己,而是为了让他活得更清楚一点,更坦率面对自己内心。
      
      他终究还是无言以对——
      
      一个人坐在椅子里,很久,久到没注意到信五什么时候离开的,他想起了在闼梭家时,做的那段梦,梦里,他说了些什么啊。竟像一个完完整整的杀人犯!
      
      难道当年,不是闼梭要杀自己,而是自己要杀了他吗?
      
      头靠在冰冷墙面上,合上眼,脑海中突然涌出一个自己手持针剂在给一个少年注射的情景,他猛地睁开眼,闼梭正站在他面前,弯着腰,盯着自己的脸,温柔说道:“睡——着了?”
      
      这个男人这么好看,又坚毅又薄脆的精致,他不禁伸出手,想要触碰,指尖刚落在闼梭的鼻尖又缩了回来,立即惊醒的坐直了身体:“打个盹。”
      
      闼梭柔声说道“你昨晚——一直陪着我,都没——睡好,回去——睡一觉吧——”
      
      原本清透的嗓音,现在已经沙哑,听在耳朵里有了钝感,诃奈期心疼闼梭,摇摇头:“你不走,我走了,要是你晕倒了,谁来管你?”
      
      “我没事的——”闼梭笑了。
      
      这个笑很珍贵,仿佛初春的雨滴小心翼翼落在嫩叶上的轻柔,他很想合起掌心把它藏起来,也跟着语气放缓:“我再待一会——”
      
      看了看表,闼梭直起身子:“好吧,等审讯结束,我们一起走。”他转身走向审讯室,诃奈期看着那个薄削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心里慢慢生出一股别样的情感。
      
      是内疚?
      
      如果当年的真相让闼梭知道,他不知道他俩彼此最后会怎样——
      
      他怕那样的结局。
      
      闼梭刚走,便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祖父!”听到祖父的声音,他不自觉的并拢双腿,规矩坐好,本能反应一样的。
      
      “我听说琳伽被抓了,她的家族可是我明年竞选的最有力支持者,你在司法监,要使使力,保她一下,这样她整个家族都会感激我们的——”祖父说道,诃奈期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一开始自己加入司法监,祖父会力排众议支持自己。
      
      “知道了——”疲惫的挂掉电话,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去保一个连环杀人犯。
      
      他走到审讯室,这时,猫姚正在收拾审讯资料,他站在巨大的玻璃后面,看着琳伽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颓缩在椅子里,,发丝都乱了,想到她这样,他生出一些同理心,又打了一杯咖啡,走了进去,猫姚看见他进来,点了点头,然后抱着资料走了出去。
      
      咖啡放在桌子上,诃奈期朝咖啡示意一下:“说了半天,渴了吧。”他看了看四周,然后关上了室内的监控器,又拉上了玻璃上的百叶窗,抱着膀子往椅子上一坐,瞧着她说道:“怎么办呢?祖父让我保你一下,你说怎么保?”
      
      “保我?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成了家族弃子,别费心了——”她冷笑一声。
      
      这话让诃奈期心惊胆战着,的确,这也许是事实,大家族里,犯了严重错误的子女,无异于弃子,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诃奈期试图给她点信心,说道:“怎么说,你也是父母的亲生子女,他们不会抛弃你的——”
      
      喝了一口咖啡,琳伽抬起身子,倾身向诃奈期:“诃医生,是你天真,还是我太过现实?你看,我的律师到现在都没来,为什么?”
      
      “信五说给你找律师了——”
      
      提到信五,她眼中的冷酷少了一些:“她就算找了,也肯定被自己家族的人阻止了。我现在就是一块烫手山芋——”
      
      烫手山芋——
      
      他在心里对这四个字,打了一遍文字,不知是何滋味,然后起身,走了出去。他突然希望自己能够会抽烟,这种时候,真的是需要一根烟来舒缓神经的。上楼来到大司法的办公室,隔着玻璃窗,他看见闼梭正在整理资料。
      
      这家伙一离开医院便忘乎所以了——
      
      本想进去,让他注意身体的,可他站在窗前,脚没有动,男人低头工作的时候,刘海会垂下来,会掉在眼毛上,乖顺得可爱,与他平日里冷峻的样子完全不同,他伸出手在那个轮廓上描绘着,仿若画了一张闼梭的肖像,男人的眉,男人的眼,一笔一划,都是沾满心动水墨的。
      
      无法说出口的话,他埋在心里,时间久了,别人会落灰,他的,却只会弥漫疼痛。
      
      他于是坐在外面的办公椅上,小睡了一会。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听见嘈杂的脚步声从身边跑过去,他猛地睁开眼,闼梭正和猫姚、栖北等人一起往楼下跑,闼梭还在交代着:“把所有监控都掉出来!”
      
      “怎么了?”他站起身问道。
      
      “琳伽死了——”闼梭沉重说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新文《俗骨》
    玄幻虐心虐身文,原耽,三生三世神仙受X魔尊攻
    文案
    第一世,那人把他的肉,片片剔下,让他穿心而死——
    第二世,那人囚他亡魂,让他受着锁魂印的苦,不得升天——
    第三世,那人成疯成魔,与他纠缠百年,不得休止——
    他说:俗世走一遭,你落泪,我留骨,不知可否算得一个平手?
    他说:帝业之路漫长,我要提早谢幕了,望您,务必,为了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不枉为君,不负期许。
    他说:帝君您恨我入骨,我无怨无悔,薄情本是帝王路,自古无情最长情。
    他说:只是我,对你,情深,无奈——蹉跎——
    【绝世甜文,入股不亏】
    一句话概括:糟心神仙和他的小宠妻,相爱相杀三生三世——
    三生三世,他是天界神君,他是地府判官,生死交错,因为一次误会,令他俩堕入六道轮回,尝尽三生三世的苦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