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7、八十六|前任 ...

  •   八十六|前任
      
      猫姚走进病房的时候,闼梭正聚精会神于骄嬴的事故调查报告上,她默默关好了门。
      
      “您知道骄嬴是谁的前夫吗?”
      
      从一沓的资料中抬起头,闼梭有所准备:“琳伽——医生吗——”
      
      “您早知道了!”猫姚忙把身体朝闼梭这边靠了靠:“您查过了?”
      
      “之前听说——琳伽医生有三任丈夫都——去世了,就很好——奇。”
      
      这话燃起了猫姚的熊熊好奇,她也不敢把这话当面说给闼梭听,只是点点头:“您真是明察秋毫。”递上自己的恭维。
      
      “再去查查——那几任吧。”闼梭头又迈入资料堆里。
      
      “您是不是看出什么破绽了?”猫姚弯下腰问道。
      
      闼梭瞧了瞧门口,没多说什么,摆摆手挥走了她。
      
      猫姚出了门,正碰上了零和栖北大卫,他俩刚停好车,看来也是过来交代工作的,也就是学生等着老师批改作业。她有一肚子八卦想往外倒倒:“白修罗早就开始调查琳伽医生前任的事儿了!看来传言是真啊!”
      
      “什么传言?”栖北问道。
      
      零说道:“你没听说吗?咱们大司法可能要做门阀家的上门女婿了!”
      
      “门阀?上门女婿?没懂。”栖北露出一张傻白甜的神情,大卫听不得这种话,推了一把零:“你能别总说大司法的坏话吗!”
      
      “也算不上坏话,琳伽是门阀家的长女,这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啊,而且最近你没听说咱大司法和她走得很近,两人都一起出去吃饭了,也不能说是空穴来风吧。”猫姚出来打圆场,大卫气得不行,径自进去了。
      
      “三任都不明不白的死了,估计白修罗肯定打退堂鼓了。”零拍了拍被大卫抓皱的领子说道。
      
      猫姚立即否定:“以我对白修罗的了解,他可不是一个轻言退缩的人——”
      
      “其实我觉得琳伽医生和白修罗还是挺般配的——”栖北说道。
      
      诃奈期在医院的落地窗前,听满了他们的所有聊天,他一言不发,瘪着嘴巴,手里端着的咖啡杯已经凉透。
      
      +++分界线+++
      
      晚上最后一班查房,闼梭刚收拾好资料,然后又想了想,故意把一个印着骄嬴名字的封面放在显眼的位置。敲门声响起了,还没等他应答,琳伽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她先是在闼梭的临时工作桌上扫了一圈,然后在看到那个名字时,明显停了一下,神色微变,这些都看在闼梭眼里,他不动声色的把资料往里面塞了塞,说道:“辛苦——了——”
      
      琳伽是个聪明女人,她当然明白闼梭的目的,直截了当的:“大司法是不是有什么事想问我?”本是简单的查房,她也放弃了医生的身份,拉来一个座椅,往上一坐,二郎腿一翘,等着闼梭的审问。
      
      闼梭看见她抱起的手臂,心知这个女人攻坚的难度,说道:“这只是例行的——问话,不用这——样的。”
      
      琳伽忽的起身,为他打开了电脑:“你嗓子没好,还是用键盘打字吧。”
      
      闼梭扣下笔记本电脑,琢磨好了语气问道:“骄嬴在你——心里——是一位怎样的丈夫?”
      
      奇怪的问题方向,打了琳伽一个措手不及,她思索良久,模糊的说了一句:“他挺好的,汤煲的很好喝——”
      
      “别的呢?比如——个人喜好习惯,其他生活的一些——细节,可以讲来——听听——”
      
      琳伽当场就停滞了,想了半天,蹦出一句:“他喜欢打球。”
      
      “五年前,他右手受过伤,还打球吗?”闼梭问道。
      
      她一下子慌了,翘起的腿换了:“右手又不妨碍左手打球。”
      
      “篮球不是需要——两只手的吗?”闼梭语速很慢,但是字字紧逼,并不妥协。
      
      “是么,我忘了。”她想一笔带过。
      
      闼梭却不打算这么容易放过她:“我以为能走到婚姻——这一步,一定是——足够了解——的呢。”
      
      她嗤笑一下:“你以为我们这样的家族,可能有那种时间吗?”
      
      “据我了解,骄嬴不是什么——门当户对的——乘龙快婿啊,他只是你身边——的一个保镖。”
      
      嗖得站起身,琳伽冷冷瞪着闼梭:“什么意思?”
      
      “门阀家的大小姐,与穷小子的爱情——故事——我很想听一听——”闼梭说着,把一罐咖啡递给了琳伽。
      
      琳伽白了他一眼。傲然道:“大司法,你没有结过婚,又怎么能了解婚姻是怎样的呢?睡在一张床上,不代表着就需要彼此了解啊!”
      
      +++分界线+++
      
      上午的时候,廉安的死刑执行了。不是电椅,而是绞刑,人往上一挂,两腿一顿乱蹬。当街的,很多人去看,铆足了噱头。实况转播,电视网上对国主大义灭亲的事迹报道得轰轰烈烈。
      
      闼梭正在对比几个前任的死亡现场照片,第二任是上吊自杀,电视也正在播放廉安的绞刑,他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视。正巧门开了,他也没转头,以为是去而复返的栖北,拍了拍桌子上的照片:“就这——些?”
      
      “闼梭!”
      
      听见了母亲的声音,闼梭一惊,转过脸,看见母亲悲痛的目光:“妈——”
      
      本来他一直瞒着的,哪知母亲会突然杀到医院,母亲没问别的,在儿子的脖子上看了一会,看见那层纱布,听见儿子说话的沙哑费力,把手里的保温瓶拿了出来,悄悄抹去泪说道:“我给你熬了粥,医院的粥不好喝吧?”
      
      接过母亲的保温瓶,如同沉甸甸的爱,他只能接受,点点头:“没有——妈妈——熬得好喝。”
      
      母亲开始为他准备午餐,瞄见他一桌子的现场照片,埋怨道:“你就不能休息一下吗?好好养伤。”
      
      闼梭赶忙把资料与照片一并全收了起来:“好——”
      
      喝了一口粥,闼梭惊奇道:“鱼丸粥!我爸最爱喝的!”
      
      “昨晚梦见你爸了,我就知道你这边又出事了。”
      
      母子两人默默无言许久,闼梭想起了琳伽的话:“妈,你知道我爸最喜欢什么运动吗?”
      
      “跑步啊,每年巡访司的运动会他都是第一名,我每年都去看的。别看你爸这样,其实他这人啊,胜负欲还是挺强的,为了比赛会提前练几天,晚上回家吃完饭就出去跑一会。”
      
      他看着母亲,看见母亲谈起父亲的神采飞扬,说道:“这么久了,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
      
      “当然会记得,妈又不是老糊涂!”
      
      “看来你和——我爸是——真爱——”
      
      “不相爱,怎么会结婚啊!”
      
      也许有那种无爱的婚姻吧——闼梭心里感慨一句,又不忍打破母亲的美好愿景,只默默感叹一句。
      
      

  • 作者有话要说: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一口气完结,其实我想了一下,跟我的忠实读者也研究过,山海无遮应该完结了,等等我吧,我会一口气把所有的章节都写完,然后一起发上来,给我时间,我爱你们~~~~~~希望在末尾能看见大家的评论,不管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都跟我聊一聊~~~~~
    作为双子座的我来说,性子总是爱变,今天喜欢一个角色就因为他写个文,明天就换了别人,这文的灵感就没了,唉~~其实我最近在构思新文,哈哈,接档山海无遮,也是耽美,想不到吧,应该属于仙魔那一类的,写了大概有两万字,哈哈~~等山海结束以后,我就写那个,那个文的灵感来自罗云熙,最近很吃他的颜,啊哈哈,我这个善变的老妖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