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8、八十七|噩梦 ...

  •   八十七|噩梦
      
      “你很幸福——”
      
      夜里,不知何时,他伏在案边睡着,耳边轻轻响了一声,睡眼惺忪,听了个稀里糊涂,抬起身子,只见诃偿息正趴在椅背上,瞧着他。
      
      “诃——偿——息?”
      
      对方明显坐直了身子,喜不自禁的:“闼梭,你是第一个能一眼认出我的人。”
      
      他细想了一番,诃奈期与诃偿息从外貌上辨别,实在是困难重重,可是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认出了他们的不同。
      
      “我从没想到,十年后你也可以过得这么幸福,有母亲,有爱——”诃奈期歪着头,盯着闼梭,一张桃花般水蜜的脸蛋,在月光下映出莫测的阴霾。
      
      “我十年前——被爸妈收养了,他们对我——很好——”谈起爸妈,闼梭会不自觉的嘴角轻轻勾起,幸福也会不经意的流露,这些,在诃偿息心里,都是刺眼的。
      
      “我的小傻子,你太容易被表面的美好所欺骗——”诃偿息说着,站起了身,走出了病房。
      
      闼梭不知道他要去哪,只觉得心里不安,想要下床去追他,腹部的伤口立即让他打消了念头。他拿起的眼镜,挂在鼻梁上,开始进入工作状态,琳伽第一任丈夫的现场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个现场拍摄的是琳伽的屋子,有一间房门的锁与其他房间不同,是密码锁,而且房门老旧,与其他崭新的房门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他思索了一下,想让零明天去琳伽的屋子里看看,想来想去,还是把电话放下了。琳伽这几任丈夫的死因,昭然若揭,可他始终找不到犯罪动机。正苦思之际,想起了至温妹妹的失踪案,从床头抽出一份资料,资料开篇是一个少女的笑颜如花,他心情沉重着翻开,又心情沉重的合上,这份资料是零刚送过来的。他虽没有头绪,不过却有一点点思路,因为他看见了少女颈项处纹着的蔷薇。
      
      蔷薇,正是祭司院的象征。
      
      这个案子,的确有些复杂。
      
      突然电话响起,是家里街坊的来电:“大司法!你妈又不见了!”
      
      +++分界线+++
      
      他顾不得许多,跳下床,就直奔医院大门,现在已经九点,伸手拦车,手伸出去半天,也没有一辆出租车会停,心里正急着,突然一辆黑色超跑停在了他面前,他吃惊之际,诃奈期放下窗户探出头:“你怎么跑出来了?!”
      
      不管对方语意里的责备,闼梭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医——生!能送我——回家吗?!”
      
      诃奈期见他焦急,再多批评患者的言语都噎了回去,也没问别的,一脚油门到底。
      
      “是不是阿姨出了什么事?”
      
      “我妈她——又不见了——”
      
      听到这话,诃奈期和闼梭一样急,一脚油门,直接油表到最大,急速往闼梭家的方向奔。一路上连闯无数个红灯。
      
      闼梭刚到家门口楼下,街坊们正七嘴八舌的问着,他一言不发,拨开人群,跑上了楼,推开门,不在乎嗓子的伤,大声喊着:“妈!妈!”听见厨房有微弱的衣服摩擦声,他打开房门,看见母亲正抱着自己,蹲坐在地上,那一刻,娇小的母亲让闼梭心深深一痛,走过去,来到母亲跟前,忍着腹部的疼,也蹲下身,柔声道:“地上——凉,起来吧。”
      
      母亲抬起脸,看向儿子,目光陌生又遥远,闼梭只觉得心口的闷疼更重了,扶起母亲,她也没有抗拒,两人什么都没说。
      
      诃奈期停好车,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闼梭的妈妈已经躺在了床上睡着了,闼梭坐在床边,握着母亲的手。
      
      “大司法——”
      
      闼梭用一种孩子般的孤独神色对诃奈期说道:“今天——我在这儿——陪——我妈,不回——医院了——”
      
      先是目光落在闼梭紧握母亲的手上,然后诃奈期收回了视线,说道:“我知道了——”他总觉得在这个家庭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这件事,在闼梭与母亲心里,是一道无法跨越的裂谷。
      
      “我在这儿陪你吧,要是有什么事,我是医生也能帮上忙。”诃奈期说道。
      
      “谢谢。”
      
      你与我不必这么客气的——诃奈期无奈的想着,可这种话,他无法说出口。
      
      +++分界线+++
      
      ‘你要杀了我?’
      
      ‘你以为我一直在哄你玩么?’
      
      ‘你为什么杀人?’
      
      ‘好玩?’
      
      ‘我是你第一个受害者吗?’
      
      ‘不是,第五个吧?’
      
      ‘我希望自己是你最后一个受害者。’
      
      那是谁在说话?是自己的声音,和闼梭的?
      
      为什么?有这样的对话?
      
      他猛地坐起,为无缘无故的怪异梦境,而摇了摇头,试图甩掉那些诡异的东西,四下看了看,陌生的家具,陌生的环境,但是房间整洁简约,他想起来了,这里是闼梭的家,他说要留下来,于是在沙发上睡着了,捡起掉在地上的薄毯,应该是闼梭为他盖上的。
      
      嘴巴有点干,想着喝点水,起身,走向了厨房,他忽然听见很闷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憋在嗓子眼里的,不大,但是能听出来发音者一定很痛苦,他快步走到闼梭妈妈的房间,声音的确是从这里发出的,他推开门,只见闼梭妈妈正用枕头捂着闼梭,他怔愣了一下,难以想象这个场景,很快镇定下来,立即跑过去,推开闼梭母亲,拿开枕头,看见枕头下脸已经憋得通红的闼梭。
      
      “伯母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杀了你!”闼梭妈妈目露凶光,像是被妖魔附身一般,再次向闼梭扑了过来,伸着两只手,想要掐死闼梭。
      
      令人惊讶的是,闼梭竟然并不躲避,就那么闭上了双眼,像是迎接死亡的殉道者。
      
      诃奈期连忙拽住了她:“伯母!”
      
      “你害死了你爸爸!你这个凶手!”闼梭妈妈尖叫着,像是疯了一样。
      
      闼梭坐在床上,眼睛紧闭着,眼圈已经通红,眼尾的泪,扑簌簌的往下落,他从未见过这么脆弱的闼梭,好若在雨夜被兽夹夹断四肢的幼兽,那么无助,那么悲凉。
      
      “你疯了吗!清醒点!他是闼梭!你的儿子!”这样的闼梭,太令人心疼了,诃奈期抓住闼梭母亲的胳膊,大声质问道:“你不爱他了,是吗?!”
      
      这一喊,起了作用,她恍惚了一下,然后木然的看向闼梭,然后跪在了地上:“闼梭——我的儿子——”
      
      这时,闼梭却向母亲爬了过来,抓住母亲的手:“妈妈!您恨我,我知道,我会死的,会不再让您难受的——可是,别染红了您的手,您还要继续活着呢——”
      
      “闼梭——你在说什么啊!”这是记忆中,诃奈期少数直呼闼梭名字的时候:“你也疯了吗?”
      
      “我害死了我爸,我这样的凶手,本不该活的——”他扭过脸看向了诃奈期,用一种近乎哭的神情,含泪笑着:“其实,我早已经死了,在五年前——”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更新了,想不到吧,小可爱们~~~
    话说,我会在九月二号,中元节那天开新坑,欢迎观看玄幻耽美文《俗骨》,这文我绝对不会烂尾,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很完整的写的一篇文~~~~写的差不多达到一半的字数之后才决定发表的~~~
    给大家放送一段文案:
    第一世,那人把他的肉片片剔下,让他穿心而死——
    第二世,那人囚他亡魂,让他受着锁魂链的苦,不得升天——
    第三世,那人入魔,他成仙,早已是相爱相杀——
    他说:俗世走一遭,你落泪,我留骨,不知可否算得一个平手?
    他说:帝业之路漫长,我要提早谢幕了,望您,务必,为了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不枉为君,不负期许。
    他说:帝君您恨我入骨,我无怨无悔,薄情本是帝王路,自古无情最长情。
    【绝世甜文,入股不亏~~~】
    哈哈,给你最深的虐感~~~~~~~相信我,看完虐的你怀疑人生~~~让你热爱现在的美好生活~~~啊哈哈哈~~~大胆追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