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突然响起来的铃声划破了寂静,陆不渝这才回过神。
      陆挽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楼道入口。
      
      电话是他的助理打来的,几个小时前,这个祖宗从彩排现场跑了,只说了句有很重要事情得去处理。
      
      陆不渝接通电话,快人一步说:“已经忙完了,马上回来。”
      助理愣了下,他没有多问,只是心里更纳闷了。
      老板是个很有计划性和责任心的人,这种情况是头一回,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不渝挂断电话后,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我找到了。”
      “没有被赵家人接走?”
      “没有,刚才我看着她回家的。”
      “那就好,这件事我会处理。”
      
      陆不渝刚才远远看到走来的是个小男生,以为是弄错了。
      等对方走近,看清脸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跳漏了一拍——这眉眼,和父亲太像了。
      一定不会有错。
      
      ———
      
      陆挽真没多少行李,把换洗的两套衣服、课本放到包里,就没其他东西了。
      
      还有她养了五年的宠物——当初花了五元巨款在路边买的小草龟。
      
      那位说是早上来接她,结果陆挽等到九点,连人影都见着一个。
      
      她瞟到了昨晚带回来的黄色康乃馨,忍不住又拿起来别在耳朵上,对着镜子照了起来。
      其实……能看出是个女的吧。
      
      虚掩着的大门被推开。
      陆挽转过头,来的是许要。
      
      “……你的头发怎么成这样了,跟个火龙果似的。”
      
      许要昨天整夜没睡好,一想到陆挽要走,他的心里就很不舒服。于是发疯大半夜跑去把头发染成了红色。
      
      “为了送你啊,瞧我这红红火火的多喜庆。”话音一顿,许要看着那朵花又问:“……你一个男的跟个姑娘似的,居然在头上戴花。”
      
      陆挽心情不错,凑上前问:“怎么样,是不是特好看!”
      
      许要盯了她两秒,只感觉别扭得不行,于是上前把对方头上的花粗暴地扯了下来。
      “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娘里娘气丑死了!”
      
      陆挽捂住了头,这个傻逼疯了吗?
      “我的头发,卧槽!”
      
      许要摊开手,掌心除了花,还有七八根头发。
      他有些别扭:“才几根。”
      
      陆挽翻了个白眼:“几根?你这个不读书的家伙,根本不知道头发有多重要!”
      
      他们理科班的很多同学,在讨论题目的间隙,也会聊一下脱发、发际线后移的问题。
      
      虽然陆挽暂时没有这个困扰,但保不齐以后哪天就“秃如一夜春风来”了呢。
      所以每根头发都很重要!
      
      许要心不在焉,小声地问:“喂,你喜欢大胸,那大胸肌可不可以?”
      
      陆挽没有听清楚,抬头下意识问:“什么?”
      
      她正在为逝去的头发哀悼,同桌和她说每根头发都珍贵,可以拥有名字。
      贱名好养活,她为死在许要这个傻逼手里的翠花、阿强、狗蛋表示惋惜。
      
      许要:“……没什么。”
      
      陆挽之所以会喜欢看身材好的姑娘,完全是因为她的第二性特征很不明显,她怀疑装男人也骗过了自己的身体。
      所以要找几个好榜样,暗示一下自己身上的肉什么才叫正确长法。
      
      ——
      
      张卫东远远地就就听到了房子里有人在聊天。
      
      他走到门口,阴阳怪气地说:“哎呦,看不出你朋友挺多,昨天有个白毛,今天还有个红毛,就没个正常人吗?果然物以类聚。”
      
      许要转头,一脸不爽地说:“你是不是想死?老子就是昨天那个白毛。”
      
      张卫东怔了下,还真是昨天那个混混!
      
      确认过眼神,是自己打不过的人。
      
      他心有戚戚,丢下一句“你倒是快点,我在楼下等你”就溜了。
      
      许要把抱在怀里的小坛子递过去:“这是给你的,好不容易弄到的。”
      
      “什么?”
      
      许要咳嗽了声:“偏方,据说很多男人喝了都管用,十鞭大补酒!”
      
      “……”
      
      “那个,你别不好意思,我放在房间里被我妈发现了,她还以为是我自己喝的,嘱咐我注意身体,少和女朋友在一起。”
      
      陆挽:“恩……你妈说的对,你自己留着吧。”
      
      “我不要!我他妈可是处男!你别不信……”
      
      陆挽幽幽道:“我相信,你一辈子都是处男成了吧。”
      
      许要点头说这个当然,几秒后才琢磨出不对味。
      这是在夸他吗?!
      
      许要强迫她把酒带上,陆挽只好背着包,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抱着养乌龟的鱼罐上了车。
      
      张卫东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乡巴佬!
      
      因为双方有些不愉快,张卫东脸色不太好,陆挽不在乎,她也不想和人交流,正好耳根清净。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路上,十几分钟后,突然前后左右冒出了几辆车,合力把他们的车逼停在路边。
      
      陆挽也察觉到不对劲……这是什么情况?
      
      张卫东本来就心情欠佳,现在更是一肚子火,他下车后,叉着腰吼道:“你们疯了吗?知道这是谁家的车吗?”
      
      “赵家算什么玩意,拦的就是你。”从黑色路虎上跳下来一个光头的男人,满脸凶狠。
      
      光头没理会还在叫嚣的张卫东,径直走到那辆奥迪车旁,敲了下车窗,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对后座的陆挽说:“麻烦大小姐挪步换车。”
      
      陆挽:“……”
      光头猛男,哪怕笑起来……依然吓人啊。
      
      她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张卫东怔了下,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他还想说话,却被光头单手轻易制服。
      
      男人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最好别插手。”
      
      张卫东被按在车上,彻底闭嘴了。
      
      猛男又对车里的陆挽说:“好了,大小姐请下车。”
      
      陆挽:“……”
      好他妈吓人啊!这是绑架吗?怎么回事?
      这是赵家的仇人?不会为了泄愤把她怎么样吧。
      
      陆挽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脸无辜:“……我只是一个搭顺风车的高中生,和司机不认识,叔叔,不然你们还是放我回去吧。”
      
      张卫东:“……”
      这个乡巴佬都在说什么?
      
      光头男不为所动,坚持道:“小姐您真幽默,还是快下车吧。”
      
      陆挽环视了一圈,三辆路虎,每辆车上都有两个壮汉。
      双方实力悬殊,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她敛了笑容,认怂地抱着乌龟,坐上了旁边的那辆路虎,
      只能见机行事了。
      
      张卫东满脸诧异,大白天抢人,胆子太大了吧。
      
      光头见他一脸不服气,笑着说:“我就实话告诉你,这是我们陆家的大小姐!”
      
      陆家,张卫东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脸上随即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不可能吧。
      
      光头猛男:“你没有想错,所以滚远点吧!什么玩意!”
      
      ___
      陆挽一颗心七上八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些人好像……的确是不喜欢赵家的,但是听着没有对付她的意思?
      
      坐在副驾驶上的猛男发起了视频聊天,接通后便大声地说:“老板,顺利接到了大小姐。”
      
      几秒后,手机里传来低沉的男声。
      “那就好,她怎么样?”
      
      光头男:“大小姐很有胆识,漂亮又聪明,看起来和您很像呢!”
      “这样吗?你把手机给她,我要和她说话。”
      
      陆挽忐忑地接过了手机。
      
      她刚看了一眼……心态彻底就崩了。
      视频里也是个光头猛男,全身肌肉发达,一脸凶相,连口轮匝肌都很发达!
      
      总之,拥有钢铁一般的身躯。
      
      两个人哪里像了???
      不是,虽然不能攻击别人外貌。
      但是真的差好多!她一个小姑娘家家,不能接受这样的评价!
      
      镜头晃了下,变了个角度,画面上出现了另一个男人。
      
      视频里的男人穿着棉麻质地的上衣,浓眉大眼,眼角已经有了几条细纹,但是整体保养得当,有种年长者的风度翩翩。
      
      看不出具体年纪,却气质沉稳,有种岁月历练后的不怒自威。
      陆挽猜对方四十五岁左右。
      
      说这位和自己像的话,她还是能接受的。
      
      陆津野微笑道:“你好,挽挽,我是你大伯。”
      
      陆挽:“……”
      
      “挽挽,你爸妈都很想你,如果可以,他们一定会亲自去接你,不过这几天五一长假,回国机票早就卖完了,临时包机都不行,所以他们才没有立刻来见你,你不要伤心。”男人声音温柔地说。
      
      他弟弟在法国参加学术会议,弟妹在澳洲出差。
      
      陆挽:“……原来是这样,没关系的。”
      
      陆津野:“我已经让我的两架私人飞机去接他们了,明天晚上你们就能相见,本来我想自己飞回来的,但是,你先见你父母更好。”
      
      陆挽怀疑自己听错了:“你的两架……私人飞机?”
      
      陆津野理解成了对方是质疑数量,笑着解释:“平时也只用一架,第二架飞机只是第一架飞机检修时候的备用,你如果喜欢,我也可以送你一架直升机,你的新学校有停机坪,环境还不错。”
      
      “……”
      每个字她都懂,怎么连在一起就不明白了呢?
      
      应该不是那种打赏主播的飞机道具……
      
      这是什么迷惑行为。

  • 作者有话要说:  陆挽: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