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操场两边伞状的古樟挺拔翠绿,热风包裹着蝉鸣。
      今天是学校的期中考试。
      
      考场里的学生正奋笔疾书。
      
      陆挽睁开眼的瞬间,瞳孔瑟缩了下。
      她环视一圈,众人还在埋头答题。
      什么都没有发生。
      
      数学试卷她早写完了,老师不允许提前交卷,她索性趴在桌子上睡会儿觉。
      
      她看向墙上的钟表,距离刚才的时间,只过了十五分钟。
      果然又是梦。
      
      梦里,她在不断下坠,那种失重感仿佛冰水灌入肺里,撕扯着胸腔。
      最近这段时间,她已经做了无数次相同的梦,跳了几十次楼。
      
      仿佛是一个无情的跳楼机。
      
      她还梦见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是本叫《霸道校草:狠狠爱》的玛丽苏校园小说。
      而她自己是小说里的反派,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的基本素质,必定有坎坷的心理路程,为后期的尖锐而疯狂的嫉妒女主角进行铺垫。
      
      陆挽的父母,准确的说,是她养父母重男轻女。
      可惜夫妻俩只有一个女儿,在这方面没有太多可发挥空间。
      毕竟女儿都是花钱买来的。
      
      那两口子不能生,十五年前筹谋花钱买儿子。
      当时和人|贩子看货买的是儿子,可回到家后发现被掉了包,带回来的这个竟然不带把!
      彼时奸商已经消失在人海,他们只能咬牙养赔钱货。
      
      陆挽不知道养母是想弥补遗憾,还是讨好男人,才硬生生地把她当成男孩养。
      
      陆挽户口本上从小到大都是“男”,也许是因为当时户籍管的不严,又或者是夫妻俩找了关系。
      不过好在装男人对她来说不难,甚至觉得当男人挺好,各种意义的省了许多麻烦,反正遇到怪人的概率小很多。
      整个童年,陆挽被养父拿着扫把撵得满屋子乱窜,路人经常提醒她衣服后背有鞋印。
      上学之前,她以为小伙伴都是这样的,后来发现不是。
      其他小朋友的爸爸不会酗酒骂人,其他小朋友饿了要东西吃不会被揍。
      于是……陆挽不干了。
      她开始反抗,很快升级成了和醉鬼养父的互殴。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自由搏击中,双方各有负伤。
      陆挽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她艺高人胆大,小学就敢和大两岁的孩子打架,不拘泥于物种,十岁就敢和狗干架。
      是个能把狗打服的混世魔王。
      
      年纪再大点,陆挽在中二时期凭借着“拿鞋底给她爸按摩”的拿手绝活出了名。
      
      街坊邻居经常感慨,要不是陆家小子爱上了学习,以后得变成个混子。
      这是监狱预备役啊!
      
      要说陆挽有什么让人称赞的优点,那就是她很会读书。
      每次考试都第一。
      
      她从小读书没花过家里一份钱,到了高中,学费全免外,每学期还有几千块奖金,反倒是赚了。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没法读下去。
      她养父不会花钱让她来上学,虽然那个醉鬼十几年都没有工作过,家里的收入都靠女人支撑。
      
      陆挽的养母是个逆来顺受的女人。
      在路口支了个摊卖煎饼,起早贪黑地干活。
      小本生意,收入尚算可观,不过手里的钱都被醉鬼丈夫拿去喝酒赌博了。
      每次搜刮都伴随着辱骂和拳打脚踢,把家里弄得家里鸡飞狗跳的。
      
      陆挽以前就常想,日子这么过下去,不知道是养父先弄死她,还是她弄死对方。
      好在上天对她不算太差,那个家伙死在了她前面。
      她十三岁那年,男人喝了太多酒,踩空掉到河里。
      在送到医院之前就凉了,省了抢救的钱。
      不过家庭斗争这么多年,醉鬼真死了,她养母的精神也垮了。
      拖了几年后,在三个月前撒手人寰。
      
      那个女人去世之后,陆挽就开始没日没夜地做着这些荒诞无稽的梦。
      不过毕竟是梦,陆挽也没太上心。
      直到三天前……一个男人找上门来。
      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自称是她外公派来的、
      说她是赵家多年前走丢的外孙女,要接她回去。
      
      陆挽这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另有其人。
      突然就和梦对上了!
      
      陆挽回忆了下《霸道校草:狠狠爱》的剧情。
       
      女主角是贵族中学的bug,虽然出身贫困,但人格魅力满分、她不按常理出牌,独树一帜的风格吸引无数优质男人她倾倒。
      虽然一路被各种富家小姐、妖艳贱货算计,但女主角凭借着bingbing女主光环所向无敌。
      各种意义上的挂逼。
      而书里的自己,一个敢和女主抢男人的炮灰,下场不可谓不凄凉。
      她因为爱慕男主,不断地去找女主角的茬,只不过每次都失败,反而推进了女主和各种男人的感情发展。
      发挥完剧情推土机的作用后,她名誉扫地,染上了毒瘾,最后从高楼轻轻一跃。
      领了属于“工具人”的劣质盒饭。
      
      陆挽:……
      他娘的这剧情有毒!
      
      不是,男女主角每天酱酱酿酿,狗血地虐来虐去,还有时间学习吗?
      都是高中生,相比之下,她每天上课、做作业、打工,三点一线的生活……简直就像枯燥无味的默片。
      
      虽然get不到那本小说的点 ,不过惹不起她可以避开走远的。
      
      陆挽不想做工具人,用歹毒和智障来承托女主的善良。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女主撕她的逼,狂拽酷男主装他的逼,她只想学习。
      
      小白兔尽情地被校霸……各种按在墙上亲,掐着腰亲!她只想考年级第一。
      
      ——
      
      陆挽从考场出来,刚走出校门就看到站在马路对面的朋友。
      
      只是她还未走到人行道,一辆车就停在身边。
      
      车窗打开,前排的司机她认识。
      正是前天来找自己的那个大背头。
      
      张卫东来宁县已经三天了,他受赵家所托,把老爷子流落在外的外孙女带回去。
      
      他第一眼看到陆挽就很失望。
      只能说坏境对一个人的影响至关重要啊!
      
      别说是富家小姐,看着都不像女的。
      真是太奇葩了,赵家的外孙女居然被当成男孩子养了十几年?
      
      张卫东当时就嘀咕,也不知道她心理有没有毛病……
      
      反正被认回去,这辈子也算毁了吧。
      
      可对方倒是很快就接受了他的说辞,没有表现出太意外的样子。
      不过这也正常,一直过苦日子,突然飞上枝头变了富家千金能不高兴?
      这就像中了头奖,谁都不会拒绝吧!
      
      赵家的人交代,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让他越快把人带回去越好,免得途中有变。
      可是这位倒好,说要有始有终,至少等这次期中考试结束再走。
      
      张卫东干耗了两天,如今一肚子牢骚。
      这还没有回去,倒是摆上了大小姐架子。
      凭她也配吗?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他可不是什么没事干的闲人。 
      
      张卫东的不耐烦溢于言表,皱眉说:“考完了,那现在可以走了吧。”
      
      陆挽怔了下:“现在?这都下午了,明天吧,我还有点事情,也没有收拾行李。”
      
      “还有事?你知道赵家代表着什么吗?你别收拾你的破烂了,等到时候会给你买新的,不缺那点钱,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
      
      赵家的人一直催促,张卫东心里焦急,说话没有太客气。
      她是脑子有病吗,接她去享福居然还磨磨蹭蹭。
      
      ——
      
      许要等了半天,不见陆挽过来,于是过来瞅瞅。
      
      他刚巧就听到了最后一句。
      
      许要知道陆挽找到了亲生父母,估计这两天就走,但那些人就这种鬼态度?
      
      许要一脚踢在车门上:“你他妈的说什么呢?你再说一遍试试?”
      
      他用了全力,车门被踢到的位置凹陷了点。
      
      张卫东要气炸了,但是看到对方牛高马大,染了一头银发很不好惹,于是忍下了。
      
      确认过眼神,是自己打不过的人。
      
      他转头没好气地看着陆挽:“你平时就和这些人来往?你这是自甘堕落!穷山恶水出刁民。”
      
      陆挽觉得挺莫名其妙。
      宁县不算什么大城市,但是绝对和“穷山恶水”搭不上边。
      县城位于山区,也算山清水秀,地下的矿产资源丰富,有好几种矿储量都非常丰富,经济发展得不错。
      
      她不想惹事,但也没耐性听人教训,冷声说:“你不想等,现在就可以走,给我一个地址,我自己坐火车过去。”
      
      张卫东简直要气炸了。
      坐火车?这个人脑子瓦特了?
      他想揪着对方衣领,让人清醒点,可旁边银发的少年满脸戾气不好惹,自己没必要和小混混计较。
      张卫东窝着火,丢下一句“懒得和你说”踩了脚油门离开了。
      真是乡巴佬,不知道以后要闹多少笑话,他就等着看好了。
      
      ———
      不速之客离开后,陆挽转头说:“走吧,今天我请客,去我平时打工的那家烧烤店。”
      
      “他这么说你,你居然还有心情吃?”
      
      陆挽:“我特意让老板留了好货,一头牛身上只有一根。”
      
      许要还在生气,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牛鞭?你这是要以形补形?”
      
      陆挽:“滚!牛舌!炭烤牛舌!”
      
      “……哦。”
      许要耸了耸肩,不能怪他误会,平时男生的“比大小”活动陆挽从来不参加,而且每次上厕所都独来独往。
      
      他怀疑陆挽身有隐疾,那玩意不太好使。
      
      不过这关乎男人的面子,许要虽然好奇也不好太多过问,揭好兄弟的短。
      
      两人到了烧烤店。
      今天是周末,这条小吃街人潮汹涌。
      
      陆挽挑了个街边的位置坐下来,如今天气热了起来,穿着清凉的女孩子成了靓丽的风景线,非常赏心悦目。
      
      陆挽的视线,一直追随路过的漂亮姑娘,许要开口打趣:“你又在馋别人身子?”
      
      陆挽:“滚!”
      她不馋别人身子,是馋别人裙子。
      
      许要抿了抿唇,他知道陆挽喜欢看美女,但是仅限于看而已。
      毕竟陆挽从小就被姑娘追,连着他作为朋友都被女生询问:你那个长得好看的朋友叫什么。
      但是这家伙,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许要看着身边的人,平心而论,陆挽长得还真帅,。
      鼻梁挺直,眉眼饱满,下颚曲线清晰立体,这让秀气被削弱,多了洒脱的英气。
      漂亮是漂亮,但不娘。
      
      陆挽身上的背心是地摊上买的,衬衫也很便宜,浅蓝色的牛仔裤穿了几年,洗得有些泛白。
      他长得干干净净,就算穿一身便宜货,也压不住他那张好看的脸。
      
      许要想到刚才那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皱眉说:“你别怪我话不好听,这么多年没见,你父母居然没有来接你,派了一个鸟玩意来,我看怕是不行。”
      
      陆挽喝了口水,慢慢地说:“既然都找来了,我还是得去看看。”
      
      许要:“行吧,到时候有问题,你就回来得了。”
      “是啊,要不舒心不如回来。”
      “你成绩这么好,学校肯定欢迎。”
      
      陆挽点头,虽然这人平时不着调,但还是够朋友的。
      
      一夜之间从富愁者成了流落在外的豪门千金,陆挽心里有自己盘算。
      
      她总不能一直假扮男人吧。
      养母过世后,她就想把性别改过来,不过一直都还没来得及去,一来是因为那些离奇的梦,二来……她摸不准周围的人知道后的反应。
      
      这次被亲生父母认回去,至少可以顺利做回姑娘,换个新环境,也不会让身边的人觉得太怪异。
      退一万步来说,那边总不会不让她读书吧。
      再过一年自己就高考了,要真的彼此相处不愉快,大不了以后离得远点。
      她考个好大学,选个前景不错的专业。
      不愁养活自己。
      ——
      陆挽和朋友告别,回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街尾有家新店今天开业,门口摆着不少花篮,陆挽路过的时候,抽出一朵黄色的康乃馨插在耳侧。
      
      把玻璃门当成镜子照了照,还转了个圈。
      作为姑娘,自己应该也不算丑吧。
      
      这个时间沿路的店铺都关门了,这条路没有路灯,倒是十几米外的巨型广告灯牌,照亮了四周。
      灯牌的线路有些接触不良,一闪一闪忽明忽暗。
      陆挽抬头去看广告牌的明星。
      原来是班上女生的共享男友,姑娘们日常聊到这个明星。
      买杂志、买代言、买周边,整天五迷三道的。
      
      念叨得多了,陆挽也都知道了对方简历。
      
      陆不渝年少成名,回国出道大火,出演第一部电视剧之后,意外地成了流量,一路稳扎稳打,如今不但是顶流,还拿了电影新人奖,更是连续两年作为春晚的表演嘉宾。
      
      就是在这样恐怖片同款氛围的光线下,这大兄弟的脸居然没有崩。
      唇红齿白,长得真不赖,难怪人气高到连小县城都有广告牌。
      陆挽收回视线,埋头往前走。
      她没有发现在广告灯牌照不到的阴影里,站着个年轻的男人。
      
      男人抿着唇,视线一直追随着她。
      他有张和广告灯牌上模特同款的脸。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完了原著的陆挽:地铁,老人,手机
    下一本,可点击专栏收藏
    《我粉的透明都爆成了流量》
    文案
    叶遥绝症死于二十岁。
    在医院疗养的间隙,她为了打发时间开始追星。
    最开始粉的凌鹤爆出丑闻退圈,没关系,她爬墙了选秀出道的陈醉。
    半年后陈醉也flop了……科班出身的陆岱庭成了她的精神支柱!
    小陆被封杀这天,她也因抢救无效挂了。
    被系统带回十八岁,她这才得知,自己追的爱豆是被人恶意抢了机缘,才心灰意冷接连退圈。
    如果帮爱豆夺回主角光环,自己也励战胜病魔。
    叶遥:我一定可以的!
    ——
    后来。
    娱乐圈三大流量聚首某真人秀节目,聊到白月光。
    凌鹤:我心里藏着一个最重要的人
    另外两位:巧了,我们也是。
    凌鹤:她是我的粉丝
    另外两位:巧了,她也是。
    凌鹤:她送了我一条亲手编织的手链
    另外两位(渐渐意识到不对):巧……巧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拿出来手链。
    做工如出一辙的精致,显然出自于同一个人之手。
    所有人哗然,节目当场就崩了!
    三家粉丝:这个该死的多担粉是谁!
    叶遥:听我解释,每一个崽我都真情实意的爱过,我是亲妈粉!
    所有人:?????
    #治愈系小可爱VS三大流量#
    #女主不入娱乐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