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第六十三章 ...

  •   向晚本来就不想多参与白夭夭在凡间的历练,所以一听到她要走立马就同意啦。
      
      虽然那树林迷案还没有抓到凶手,但是向晚早就盯上冷凝了,这位药师宫是大小姐竟然在修炼妖术。
      
      好像……还和天上的一位神仙有牵扯。
      
      这种事情一向最麻烦,向晚只能警告了一下许宣,然后就和白夭夭离开了药师宫。
      
      要向晚说,离开药师宫离开的好啊,外面太好了,何必要死守着药师宫呢。
      
      只是白夭夭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许宣可不是紫萱啊。”
      
      “师伯,我知道,而且他都要成亲了……”小白虽然活了千年,但是仍然内心单纯,既然许宣要成婚了,自己理当离开。
      
      “可是师伯,那冷凝正的是凶手吗?那就是因我而起了,我……”小白想到是自己的妖丹影响了冷凝,自责不已。
      
      “放心吧,我还留了一手。”向晚走之前就在冷凝身上下了禁制,如果她因为内心邪念而滥杀无辜,就会反噬,痛不欲生。
      
      这种迂回的惩罚还是向晚看在天上那位的面子上才手下留情了。
      
      “不行,师伯,我要回去。”白夭夭拉着向晚的胳膊,是下定决心要回去找许宣了。
      
      “罢了,你命中当有此劫,本来还想带你出来避过它的,没想到你上赶着要回去。”向晚看着小白坚定的眼神,无奈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去吧,我再提醒你一句,许宣是紫萱但也不是紫萱,一切都要看你了。”
      
      “谢谢师伯!”白夭夭惊喜地回了药师宫。
      
      向晚实在不愿意回去,就想着先回一趟天上,看看斩荒怎么样了,结果……
      
      “啊!斩荒呢!?”望着眼前已经熄灭的聚魂灯,向晚很是着急。
      
      “斩荒已经逃到了凡间,怎么,你没有遇见他?”骊山圣母意有所指,但是向晚可不吃这一套。
      
      “谁说的,等我找到斩荒那小子,一定要把他揍一顿,下凡去竟然不找我。”向晚嘟嘟囔囔着,还不忘了去蟠桃园摘了个桃子,嗯,留给小白一个。
      
      等到了凡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白夭夭舍去修为嫁给了许宣,冷凝成了药师宫的宫上并且将许宣赶走了。
      
      还有……
      
      “这药师宫怎么有如此多的妖气!?”向晚看着眼前妖气弥漫着的药师宫,还有衰败的一切皱了皱眉。
      
      谁能有这么大本事将药师宫变成妖冢?
      
      “难道是斩荒?”向晚将药师宫的妖气凝结成妖丹,循着妖气供养的方向寻了过去。
      
      心中气急,更是下定决心要把斩荒收拾一顿。
      
      跟着这一丝妖气,左拐右拐的,要不是向晚对斩荒实在太熟悉,怕是要跟丢了。
      
      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一个豪华的宫殿,向晚抬头就愣住了,那座上之人不正是斩荒吗!?
      
      “你是谁!?”逆云上前就要拦下向晚,却被向晚一挥手打到了一边爬不起来。
      
      “砰——”
      
      “咳咳,咳……”
      
      “逆云。”斩荒停下修炼,冷眼看着向晚转而满脸惊喜,“你是……”
      
      向晚没有停歇,直奔斩荒而去,迎着斩荒的笑脸就是一拳。
      
      “——砰”
      
      “唔——”斩荒捂着脸,“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紧接着就又是一巴掌“啪——”
      
      “臭小子,长本事了,竟然敢偷偷下凡,还不来找我。”向晚嘴吧嗒吧嗒地说着,丝毫不给斩荒辩解的机会,“现在竟然还把药师宫给当做妖冢,你真是好样的啊。”
      
      “你到底是谁!?我……”斩荒想要反击,却不知为何总是打偏,被向晚抓到更是一顿揍。
      
      “怎么,竟然不记得我了,而且还想反抗!?”
      
      噼里啪啦又是一顿,这好好的宫殿都快被向晚给拆了。
      
      “呼——”好不容易,向晚停了下来,“最近真是运动少了,这么几下就累了。”
      
      “.…..”逆云躺在地上都快晕过去了,眼睁睁看着厉害的主上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却无能为力。
      
      “.…..”这是经过了社会的毒打终于想起来向晚是谁的斩荒。
      
      欲哭无泪……
      
      “晚晚,对不起……”斩荒顶着一脸猪头样好不容易解释了自己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原谅你了。”向晚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重塑身体竟然还能失忆,你真是……不过好在元神还记得我,怎么样刚刚反抗不能的感觉不好受吧。”
      
      “是,我现在心口还疼呢。”斩荒柔弱的捂着胸口,抬头看着向晚。
      
      “啊,还疼?”向晚着急了,摸了摸斩荒,治疗了一下:“怎么样,还好吗?”
      
      “唔,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很快就好。”斩荒将向晚的手握在手心,笑得还有些虚弱。
      
      “算了,那我就先陪着你修养吧。”向晚撇撇嘴,很是不满:“怎么身体这么弱了,得补补。”
      
      “.…..”斩荒微笑着听向晚担心的话语,心中的空洞被填满了。
      
      但是,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向晚不知道从何处抓来了一堆药,每天都让斩荒喝下去。
      
      心爱之人的心意当然不能辜负,斩荒只能尽快好起来,这就苦了逆云,每天要看着让自己三观崩坏的恩爱场面。
      
      ——我的主上不是这样的。
      
      斩荒的康复让向晚松了一口气:“这样,我们就可以回九重天了。”
      
      “.…..”斩荒思索良久,最后摇摇头:“晚晚,我不会回去的。”
      
      “啊,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天帝老头欺负你,我帮你揍回去!”向晚说着挥了挥拳头。
      
      “向姑娘,你不知道天上那些人是怎么对主上的!”逆云着急,就替自家主上解释了起来。
      
      “逆云。”斩荒轻声道,阻止了逆云。
      
      “.…..是,属下告退。”
      
      向晚看着逆云出去了,转头问斩荒:“到底怎么回事。”
      
      “晚晚,你还记得当年镇压东海龙王的战役吗?”斩荒用指尖梳理着向晚的发丝,不紧不慢地说着当年的故事。
      
      “当年我率领妖族替天帝平息叛乱,可是对妖族的封赏却迟迟没有兑现。他们承诺的上仙之位不过是为了诱我出兵。”
      
      “.…..”向晚认真听着斩荒静静诉说当年的不平,眼里满是心疼。
      
      “千年前九重天对我不义,眼下……”斩荒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向晚的眼睛:“你可愿与我一起逆了这九重天。”
      
      “我……”向晚突然察觉到斩荒身上的暴虐气息。
      

  • 作者有话要说:  哇哇,终于再见了。对于晚晚来说就是我家的妖帝只能自己欺负......还敢不记得我,先揍一顿再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