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4、第六十四章 ...

  •   向晚最终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一把抱住斩荒,就像很多年前一样,蹭了蹭然后说道:“斩荒,你知道我只想和你一起,就像当初第一次见面一样,不去在意身份地位,不去管什么仙人还是天帝。”
      
      “.…..”斩荒被向晚抱着腰身体僵硬,暴虐的念头立刻消失。回想起当初两人无忧无虑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怀念的神情。
      
      “现在,你要将妖族大军统领起来对抗天族我不会阻拦你,因为是天帝错了,是他们对妖族怀有的疑心导致了今天的一切。”
      
      ——从来,没有人告诉自己是天帝错了,是他们错了。所有人都说是妖族的错。
      
      斩荒看着向晚,突然想感谢苍天将自己送到了万年前的蟠桃树下,遇到了向晚。
      
      向晚抚上斩荒有些湿润的眼眶,告诉他:“皆因果轮回罢了。但是人界是无辜的,那些老百姓是无辜的。你杀了他们谁来给我做好吃的……所以我们就大发慈悲饶他们性命吧。”
      
      “.…..好。”斩荒被向晚最后那句逗笑了。
      
      “你终于笑了!”向晚大松一口气,将手拿开。没有注意到斩荒脸上的失落,冲外面大喊:“逆云,快帮我去买点吃的。”
      
      在斩荒戏谑的目光中才磕磕巴巴解释道:“谁让人界好吃的这么多……不许笑!”
      
      “好好好。”
      
      “斩荒你饿吗?试试东街口那家包子,味道不错……”
      
      斩荒笑得温柔,安静听着向晚喋喋不休,鼻尖充斥着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晚晚,终于找到你了。
      
      *
      
      斩荒既然已经答应了不会危及到人界,向晚就再没有追问过。
      
      本来是要即刻出发前往妖界的,但是因为向晚实在喜欢人界的美食,斩荒便答应在这里多留些时日。
      
      向晚从此便过上了被斩荒包.养的生活,谁让斩荒作为妖帝竟然这么有钱!
      
      吃喝玩乐向晚样样都要尝试一下,要不是斩荒知道她真的是头一次来青楼,差点都要将秦淮河给烧干了。
      
      本来是本着好东西兄弟一起分享,结果斩荒那如临大敌的样子让向晚当即决定再也不来了。
      
      “算了算了,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不来了。”
      
      向晚毫不留恋地看了一眼那醒目的招牌,转身拉住斩荒就离开了:“还是你重要些。”
      
      跟在身后的斩荒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人间的所有地方都走了个遍,向晚才发现这有人一起玩就是和自己一个人逛不一样啊。
      
      你看,吃饭有斩荒安排,额,当然做是不可能做了。
      
      住宿那都是豪华上房,斩荒安排的。
      
      出行,那都是神仙这个就不用说了,有斩荒陪着。
      
      各种新样式的仙品裙装也不知道斩荒是从哪里弄来的。
      
      ——总之!斩荒真是出门必备品啊!
      
      当然了,向晚终于想起来问问白夭夭和许宣的事情了。
      
      本来以为两人终于在一起后会生活的很幸福,但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磨难。
      
      “什么!?许宣被你吓死了?还……”向晚捂着胸口大退一步。
      
      斩荒站在身旁立刻扶住了向晚的肩膀,冷冷地看了白夭夭一眼,转而皱着眉说道:“晚晚,小心些。”
      
      白夭夭被斩荒看得打了个寒颤,缩了缩脖子红着眼眶。
      
      向晚缓了一会才幽幽说道:“罢了,你当初求你师父收回法力选择和许宣成亲的时候,她就应该已经知道你命中有此劫数。”
      
      “既然骊山圣母都不操心,你何必这么上心。”斩荒很不喜欢向晚总是把注意力分给这条白蛇。
      
      “斩荒,你不知道,看着小白和紫萱我就感觉到一种与天相争的不甘,妖和仙真的不能在一起吗?”
      
      “……”
      
      向晚看着斩荒的眼睛,缓缓说道:“我不喜欢他们说的妖,仙不能在一起。”
      
      “呵,正好……我也不喜欢。”斩荒盯着向晚那双执拗的眸子,半晌后笑出了声。
      
      “所以小白,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有我和斩荒呢。”向晚灿烂的笑脸让白夭夭安了心。
      
      “师伯,谢谢你。”
      
      “嗯,去吧。”
      
      向晚挥挥手看着白夭夭远去。
      
      “你都不问问她要去干什么?”
      
      “她想干什么那便去喽,最厉害不过是把天捅了。”向晚一脸没事人一样,坐在凳子上吃着葡萄,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怎样的话。
      
      “哈哈哈,既然晚晚这样想,那我陪着你就是了。”无论是这三界何处。
      
      向晚愣了一愣,笑眯了眼,递过去一枚葡萄,说道:“那要不要像在天界的时候那样约定?”
      
      “晚晚是说……拉钩?”斩荒接过那颗晶莹剔透的葡萄含在嘴中。
      
      “嗯,你还记得啊。”
      
      “当然,晚晚说的我从来不会忘记。”
      
      “…...”向晚被斩荒看得心慌,转开脸急忙说道:“那就约定好了,不管妖族和天界的恩怨如何,我们都一直在一起,不分开。”
      
      轻轻地勾住向晚的小指,斩荒说得郑重:“好,上到天界下到人间,哪怕是黄泉我都会陪着你。”
      
      只是个约定的话都说得让人脸红心跳的,向晚瞪了斩荒一眼,哼,祸害!
      
      “嗞——,主人,主人。”熟悉的电子声响起。
      
      “零!?”向晚猛地坐了起来,然后又趴回到桌子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怎么这么久都不见你。”
      
      “主人,系统也是要有统权的。”
      
      “统,统权!?”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也要与时俱进多去转转了,难道只允许你在这里混吃混喝吗?”
      
      明明是机械声却听出一种嘲讽的语气呢。
      
      “我可没有混吃混喝,这一万年我可无聊了,都不见你出现。”随即,向晚想了一下自己吃的喝的好像真的是蹭斩荒的,额……
      
      “主人你飘了,你忘记我们来这个世界的目的了吗?”
      
      “记得啊,我可没飘啊,我可是随时看着斩荒呢。”向晚说得义正言辞。
      
      “可是之前您还……”
      
      “不是的,统统。”向晚一听零要翻旧账就头疼,急忙打断说道:“你看啊,只要我将妖族和天界的冲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毁灭。”
      
      向晚翘起二郎腿越说越得意:“而且我们可没有影响该世界原本的运行规律,这对之后世界的自我修复可是很有好处的。”
      
      “.…..主人好自为之吧。”零的系统运算速度飞快,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你永远也说不过主人,放弃吧。
      
      “零,零?”向晚呼唤几声才发现自己的系统已经走了。
      
      “啧啧啧,看来我的零也飘了。”向晚说着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 作者有话要说:  连小白的醋都吃的妖帝大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