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瑟曦于王座厅接见攸伦。此时的攸伦全不像上次见面时的样子,穿戴齐整,风度翩翩,举止得体。攸伦走进王座厅,只见女王坐在当中。詹姆爵士与科本学士立于两旁,阶下是拉姆斯与克里冈。他看见拉姆斯,对他笑了笑,告诉女王他已当选为铁群岛之王,此番带来千艘战船投效君临。詹姆对此人深表怀疑,最终瑟曦拒绝了他的请求。攸伦亦没气馁,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他愿意暂时离开君临,为女王寻找一份满意的礼物回来,并点名要拉姆斯同去。
      “你要我的守备队长做什么?”
      “这个么,哈哈。”攸伦看了拉姆斯一眼,对瑟曦道:“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相信他能带我找到女王喜欢的礼物。”
      “有这回事么?”
      瑟曦看向拉姆斯,拉姆斯心知这次自己无论如何要被拉下水了,看着攸伦,心照不宣地道:“是的陛下,上次去多恩营救公主,还要多亏攸伦船长我们才能平安抵达。这位船长本领高强,他的船上有很多法宝,他甚至能操纵海怪,就是我不知道那些海怪这次有没有跟着他来。”
      “好吧。”瑟曦听说攸伦如此神奇,扬眉道,“既然波顿队长替你说话,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向我证明你是个可靠的盟友。”
      “多谢陛下。”
      
      攸伦也不在君临多呆,回去整顿舰队便要起航。拉姆斯回去换身衣服亦要出发,瑞塔听说了今天的事,帮他脱下盔甲,道:“想不到攸伦真的来了。太后他们不是正缺盟友么?怎么还要把他赶走?”
      拉姆斯道:“詹姆不接受他纯是私人原因。要不是詹姆在那,我看女王也就答应了。她这手欲擒故纵玩得好啊,男人们都围着她团团转。”幸灾乐祸地笑了笑,“攸伦老哥要爬上王后的床只怕还很远呢,我真想帮他一把。”
      瑞塔轻轻推了他一下道:“你少缺德了,你可不准帮他这事,只要詹姆爵士在一天他想都别想。”到现在她想到那个攸伦还是头皮发麻。瑞塔挂好盔甲,叹道:“我真不想你跟他接近。”
      拉姆斯沉吟片刻,忽然道:“你有没有想过,到赫伦堡去,离开这。”
      瑞塔呆了呆道:“为什么?”
      拉姆斯目光闪了闪,穿上外衣道:“龙石岛离君临太近了,那什么龙女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打过来……就算没有她,伴君如伴虎,你跟我在瑟曦身边,对你不利。”
      瑞塔从背后抱着他,轻声道:“我不走。我要是走了,瑟曦一定会对你生疑心的。”
      拉姆斯转过身来,笑笑道:“舍不得我?那我这一去不回来了,跟攸伦去当海盗好了。”
      瑞塔伸出三根手指,盖住他的一只眼睛看了看,笑道:“嗯,我觉得不错。”
      拉姆斯亲了亲她的面颊,道:“等我回来。”
      
      拉姆斯走后,瑟曦召见瑞塔。瑞塔跟侍女走到红堡中一处露天大台,只见瑟曦站在那里,一个工匠跪在地上正用油彩绘制什么,竟在地上画了一幅巨大的精美地图。瑞塔瞧得呆了,有点不敢走过去,远远行礼道:“陛下。”
      瑟曦看见她,抬抬手让她过去。瑞塔看着脚下,提裙摆一步步地走到她身边。瑟曦见她怕踩坏了什么似的,轻轻地笑了笑,转过脸道:“把整片大陆踩在脚下的感觉,很好吧?”
      瑞塔生平也是第一次知道她们身处的整片大陆的模样,置身这幅巨大的地图之上,心也不禁跳快了几分。像她这样的大多数人一辈子由生到死都只在一小块地方,远方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些拼错了的地名而已。
      “您叫我有事?陛下。”
      瑟曦点了点头,道:“女巫有没有对你说过其它的预言?”
      瑞塔心中一惊,摇摇头道:“没有,陛下。”
      “她说我会成为女王,但是会被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取代,夺走我的一切。”
      “这个,”瑞塔道:“凡人皆有一死。恕我直言,陛下,试问从古到今哪一位君王最后没有被人取代呢?”
      瑟曦挑了挑眉,道:“你倒敢说话。”
      瑞塔淡淡笑了笑,道:“您一出生就注定不凡,您能把七大王国踩在脚下,为何不能把几句预言也踩在脚下呢?”
      瑟曦微微一怔,想不到多年心结,今天竟忽然得到一丝纾解,不禁又道:“她还说,当我被眼泪淹没的时候,会被我的兄弟活活掐死。”
      “詹姆爵士爱您至深,即便他真的要真么做,也许也是当您老迈之后不忍心见您病痛缠身。您的另一位兄弟……我没有见过他,但他已经逃走了,我觉得他对您造成不了什么威胁。至于那个取代您的女孩子,或许是您的女儿呢。”
      “弥赛菈?”
      瑞塔对她眨眨眼道:“可能还会有别的女儿呢?”
      瑟曦反应过来她什么意思,不禁也被逗笑了,种种可怕的预言都被她祥和地做了解释,摇摇头道:“你还真会说话,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这样令我开心了。”
      瑞塔微笑道:“所以,您就往好处想一想吧。”
      “你比你那弟弟管用多了。”瑟曦道,“也许我可以赐你们结婚。”
      这突然的话锋一转,瑞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道:“您是女王,您想让谁和谁结婚谁和谁就结婚,陛下。”
      “你很有陪伴君主的天赋。”
      “多谢您的赞赏,陛下。”
      瑟曦缓缓走到地图边缘,站在海上,道:“你弟弟陪着攸伦走了,你觉得怎么样?”
      瑞塔沉吟道:“他们一定会给您带来礼物的,相信下一步您早有明智的打算。铁民强悍善战,拉姆斯可以为您稳住攸伦,待您平定了七国,再考虑他的事情。”
      半晌,瑟曦“嗯”了一声,让她下去。
      
      半个多月后,铁舰队回了君临。攸伦游曳海上,乱战偷袭,竟为瑟曦抓来了沙蛇母女,还重挫了另一波效忠于龙女王的葛雷乔伊舰队。瑟曦正式接纳攸伦成为皇室盟友。
      不久后布拉佛斯的铁金库前来向王室追讨泰温与劳勃国王多年旧债,瑟曦得到情报,提里昂为龙女王献计要派无垢者夺取凯岩城。最终将计就计放弃了凯岩城,而派詹姆率军攻陷高庭摘了玫瑰,既折龙氏盟友于阵前,又用夺来的财物还了铁金库的债务。然而就在狮家意气风发地回归之时,巨龙从天而降,在黄金大道袭击了回程的最后一批狮家军队。
      龙焰与浓烟笼罩黑水河上空之时,君临城内还对一切一无所知,直到有人发现数里之外的冲天烈焰,禀报给都城守卫队。拉姆斯大吃一惊,即刻组织城防,严守城堡,甚至让攸伦做好二手准备掩护女王撤离。结果这次龙女王并没有攻击君临。派出去打探的士兵回报,城外的兰尼斯特军队凶多吉少,连詹姆爵士也不知生死。拉姆斯带兵骑马出去接应时,正看到巨大的黑龙向东方飞走。他们沿着黑水河一路寻找,终于在下游找到了满身烟灰的詹姆与波隆。除了他们二人,军队无一生还。
      
      几天后,拉姆斯来到城堡地下存放龙骨的地厅。那天见过巨龙之后他就一直难以忘怀,一切都离他见过的某些幻象更进一步了。他独自走在空荡荡的地宫内,望着两旁巨大的骸骨,举着火把,心思沉沉。在地下呆了一会儿,忽然听见入口处传来脚步声音。
      “谁?”
      他问了一声,见是瑞塔从那边下来,微微皱了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我跟着你下来的。”瑞塔亦拿着火把,道:“你怎么来这了?”
      拉姆斯摇摇头道:“没什么,我想来看看。”
      瑞塔感觉不管在这红堡里住了多久,永远都无法对它了如指掌,她也从来不知道下面还有这么大的地仓。看着巨龙的遗骸,亦心生惊怖。她看着拉姆斯,亦面沉似水。自从那天回来之后他好几天都是这个心事重重的模样。
      良久,拉姆斯道:“可怕吧?这还只是头骨。”
      瑞塔道:“你真的见到龙了?”
      “每个人都该见一见。”拉姆斯道,“所有飞在天上的怪物和骑在它背上的东西都该死。”他现在都觉得后怕,那天龙女王若是攻城了,他们连一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虽然这会儿大家还没有变成灰,但是谁都知道那一天不远了。要是君临焚城,他至少要给她找个安全的地方,但是这地仓安全么?
      “我们的女王不可能屈服,投降也是死,不投降也是死,换了是我也不会投降。”拉姆斯道,“要是骑着龙的贱人真来攻城,你就躲到这里,谁也别理。”
      “那你呢?”瑞塔眉宇间深有忧色。
      “战死沙场吧。”拉姆斯故意笑了笑,“我觉得死于龙爪之下也是不错的结局。”
      “你……”瑞塔一时说不出话来,想一想便似要落泪。拉姆斯知道不该说这些话,抱住了她,柔声安抚。
      “好了,是我不对。”他笑道,“我不会死的,像我们这样的坏人,都是死不了的。上次你不就在狗舍里给我捡回条命么?”
      瑞塔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要是烧成灰了,我可没有本事再把你的灰捏出一个人形来。”
      “可以的,加点你的甘露就行了。”
      瑞塔面色一红,推开他道:“滚。”
      拉姆斯见她终于笑了,也微微一笑,心中却无论如何不得轻松。他拉着瑞塔走在一个个头骨之间,只听瑞塔道:“那条龙有多大?这么大?”指着最大的一个头骨问道。此处的龙骨大小不一,最大的口中能装下好几人,牙齿有人的小臂那么长,最小的小如猫狗。
      “没有,倒没这么大。”他看了看,牵着她走过几个头骨,在一个大小差不多的骨头前停下,道:“这个差不多。”
      “这也够大了。”瑞塔摸了摸巨龙的头骨,童心大起,将两个火把插在头骨的两个鼻孔上,走进龙口中瞧了瞧。拉姆斯见她如此,也被逗笑了,招呼她出来。
      两人静立头骨之前,看了片刻。插着两个火把的巨龙也没那么可怕了,有些滑稽可掬。瑞塔看见一旁的那架蝎子弩,道:“上次波隆不也射下了那只龙吗?科本学士这武器很厉害,已经在改良赶制了,龙也是可以被杀死的。”
      “嗯。”拉姆斯随意答应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瑞塔心中一馁,走到他面前,道:“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你上次回来以后就不对劲了。”瑞塔半真半假地嗔道,“你是不是也学了攸伦那一套,跟他去抢什么盐妻岩妾了?”
      “是岩妻,盐妾。”
      “哟,你还知道的挺清楚啊。听说你还带攸伦在君临逛妓院来着?女王铲除□□雀以后她们又冒出来了。”
      “我是带他去了。”
      “那你自己去了吗?”
      “你说什么呢,我堂堂守备队长逛妓院像话么?”
      “你……”
      “我有很多爱好,□□可不是其中一样。”拉姆斯一本正经地道。
      瑞塔咬着嘴唇,忽然扑上来,咬住了他的耳朵。拉姆斯轻轻叫起来道:“不就是回来之后没对你亲热过么?在这?你不怕龙?”
      瑞塔咬着他,含糊不清地说了什么,他知道她在笑。还能有多少这样快乐的时候呢?他解了佩剑,忽然将她直着抱起来向前走了几步。瑞塔后背撞上龙鼻骨,双足离地,只能竖倚着龙骨,膝盖夹住他的腰,想去解他的盔甲。两人费了半天劲,瑞塔轻轻笑道:“这身金袍子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好解。”
      “我不好解,你好解。”拉姆斯贪婪地亲吻着她的嘴唇,脖子,胸乳,喘息渐粗。瑞塔去解他的裤子,拉姆斯抓住她的手,解开裤带,托住她的臀腿,上下用力着,她只能抬手抓住身后的龙牙。就在胡天胡地之时,忽又有火光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两人都吓了一跳,瑞塔急忙跳下去,背身站着结衣束带。拉姆斯没有她那么衣衫不整,抄起龙鼻孔中的一个火把道:“谁!”
      那人发现有人,似乎想跑,拉姆斯追了几步,喝道:“再不站住格杀勿论。”瑞塔也追了过来,两人都很惊异,不知道地库的另一头竟不是死路,还能潜入。
      那个人似乎也放弃了抵抗,站定转过身来。瑞塔不由一呆,只见来人身材极小,只有常人的一半高。一头卷发,满脸的胡子,面上还有道伤痕。瑞塔与拉姆斯对视一眼,都知道了来者何人。
      “提里昂,兰尼斯特侏儒。”拉姆斯缓缓念着他的名字,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奇怪。瑞塔有些出乎意料,女王早就对如何发落此人做了宣示,身为守卫队长的拉姆斯此时最该做的就是直接杀了他,为女王献上他的人头。
      半人举起手道:“对不起,大人。我以前也经常带□□来这里快活,我不会说出去的。”
      拉姆斯没有动怒,道:“你来这干什么?”
      提里昂见对方没有杀意,似乎也有点意外,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詹姆爵士。”见拉姆斯沉吟不语,道:“这事跟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关系,关乎战争。”
      半晌,拉姆斯道:“詹姆不会见你,你这是找死。”
      “那就需要你帮我。”提里昂也一副豁出去了的表情,“我可以给你钱,很多钱。你认识波隆吗?告诉波隆我来了,让他到这里来,其他的事跟你们无关,就当今天从没到这来过。”
      良久,拉姆斯皱了皱眉,道:“在这等着。”转身拉上瑞塔,迅速离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