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5 ...

  •   工作人员呆了下,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闭嘴!”祝小段迫不及待打断对话,又瞪向楚林,“你个助理,不关心自己老板,问他这些东西做什么?”
      
      他顿了下,“要问也该问我。”
      
      曲郁山插了一句,“问……什么?”
      他有些不明白他伤得那么重,他们怎么还在讨论其他有的没有。不过曲郁山也没想多久,就彻底晕了过去。
      
      等再醒来,人已经在医院了。
      
      曲郁山睁眼看了下眼前雪白的天花板,又看了下隐隐作疼的左腿,明白自己腿还是断了。
      看来有些剧情能糊弄过去,有些剧情是不能的。他都没有跟崔柠共骑一匹马了,却还是被尤娜踩断了腿。 
      
      不过因为是小说,需要走剧情,作者给他安排的骨折跟现实的骨折不一样。现实中被马狠踩一脚,他起码要在床上躺三个月,腿还要打石膏。
      
      正对比着现实和小说的区别,曲郁山突然有了尿意,正准备起床去上厕所,房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是崔柠。
      
      崔柠依旧穿着那日的黑色棉服,碎发下的脸精致干净,他看到病床上的曲郁山醒了时,进门的脚步略微一顿,但还是走了进来。
      
      “你醒了,想吃什么吗?”崔柠站在离床一米的地方问。
      
      曲郁山看到崔柠,一下子就想起原文里的剧情。
      
      原文里他就像个变态,即使腿断了,也依旧不安分,逼着崔柠主动。
      
      【原文:
      曲郁山躺在病床上,苍白脸上挂着一丝冷厉的笑,“没吃饭吗?”
      崔柠眉心紧皱,疼痛让他的脸色也变得苍白,双腿也在抖,但因为不肯向曲郁山认输,他死死咬着唇,宁可咬出血,也不愿意让对方听到自己一点痛苦的声音……】
      
      回忆完剧情,曲郁山眼神就在崔柠脸上转了几圈。
      
      “我不饿,我想先上厕所。”曲郁山说。
      
      崔柠照顾过他妈妈很长一段时间,听到曲郁山的话,就从床底拿出一个小便器和一个便盆,他用眼神问曲郁山要用哪一个,但准备走剧情的曲郁山摇了头,“我要去厕所。”
      “医生说你的腿不能随便动。”崔柠陈述着医生的话,但把手里的小便器和便盆放下了。
      
      曲郁山腿留下后遗症,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但他没想到曲郁山竟然说,“所以你抱我去厕所。”
      
      崔柠皱眉,“我……”
      “不许拒绝,你别忘了我们的合同,上面可白纸黑字写了,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曲郁山提前截断崔柠的话。
      
      提及合同,崔柠的神情果然变差,但也不再说话,走到床边来抱曲郁山。只是手在即将碰到曲郁山的时候,他又顿住了。
      他不愿意碰曲郁山,眼里尽是排斥。
      
      曲郁山看到崔柠顿住的手,虽然他也有些担心崔柠的小身板能不能抱起自己,但剧情必须要走。不走剧情,不知道作者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于是他主动把崔柠的手放在自己肩膀处,并催促道:“快点。”
      
      崔柠咬了下牙,默默抱起曲郁山。曲郁山作为一个成年男人,自然是不轻的,而崔柠才十八岁,抱起来时,手和腿都在发抖。
      曲郁山看了下自己离地面的高度,脸上难免出现害怕的神情,但他还记得自己要走剧情,“没吃饭吗?”
      
      崔柠看曲郁山一眼,没说话,努力抱着人往厕所走。
      
      曲郁山继续走剧情,“我花那么多钱,你这都做不好,外面收钱的可比你敬业多了。”
      
      外面收费的护工的确很敬业。
      
      崔柠手像是脱力了,骤然往下滑,曲郁山以为自己要摔,一时顾不得自己的霸总颜面,双手嗖的一下抱紧崔柠的脖子,“别……别摔!”
      
      崔柠从来没被人搂过脖子,脸上的表情不由一滞,尤其是当他感觉到曲郁山温热的呼吸扑在自己脖颈间。片刻,他才僵着声音说:“你别抱我脖子。”
      
      曲郁山怕摔,不肯松手,“我不上厕所了,你把我放回去。”
      崔柠听了这话,忍不住看了曲郁山一眼,“你不上了?”
      
      “不上了,快把我放回去。”曲郁山催促。
      反正剧情都走完了。
      
      崔柠眸光微闪,随后听话地往床边走,但走到一半,他的手似乎真的没力气了,抖得非常厉害,膝盖也弯了下去。
      曲郁山以为自己要摔,一下子圈紧搂着崔柠脖子的手,声音都颤了下,“你……你坚持住,是男人就坚持住。”
      
      崔柠顿了下,随后身体又站直,他几步走到床边,迅速放下曲郁山。
      曲郁山屁股挨到床,不由吐了一口气,他安全了。如果刚刚那个高度摔下去,他说不定尾椎都要骨折。
      
      曲郁山放下心后,分心看了眼还站在床边的崔柠。原文里他受伤都是崔柠照顾他,床上伺候完,还要床下伺候,可怜得不行。曲郁山倒没想着让崔柠照顾自己,他觉得对方的体质太弱,决意请个专业的护工。
      
      于是他让崔柠去找医生。
      崔柠找医生的空档,曲郁山打电话给楚林。
      
      楚林正在公司,听到曲郁山醒了,表示非常高兴,并说下班后第一时间过来。
      
      “这个不急。”曲郁山知道自己受伤,楚林有一大堆的事要处理,“我受伤的事情你告诉我爸了吗?”
      楚林答:“没有,董事长那边还不知道,但董事长今早有打电话过来,问您为什么两天都不回家,我跟董事长说最近公司有些忙,所以您睡在了公司旁边的公寓。”
      
      曲郁山夸了楚林做得好后,又转到另外一件事上,“我在医院太无聊了,你送点打发时间的东西给我。”
      按照剧情,他要在医院住半个月。
      
      楚林没有犹豫就说了好。
      曲郁山正要挂电话,突然听到楚林在那头说:“老板,平远马场的那个教骑马的工作人员想过来探望老板,跟老板道歉,老板有时间见他吗?”
      
      “嗯?教骑马的工作人员?”曲郁山回想了下,“哦,那个人啊,不用了,我受伤跟他没关系。”
      
      “好的。”楚林等曲郁山挂完电话,就对旁边的人说,“不要再评估马场的市值了。”
      
      老板的财产保住了,他也不用换工作了。
      楚林默默想。
      
      *
      
      电话打完没多久,崔柠就回来了。
      “医生说医院没有空闲的护工了,如果你想请护工,只能从外面请。”
      
      曲郁山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一个这么大的医院会没有护工,但他也没想太多,又打了个电话给楚林,让楚林找护工过来。
      哪知道半个小时后,楚林回电话说:“老板,B城都没有空闲的护工了。”
      
      曲郁山反应过来这肯定是作者的杰作,作者就是想让崔柠照顾他。
      
      曲郁山叹了口气,只能向命运低头,“你扶我去上厕所吧。”
      崔柠面无表情走到床边,扶人相对比抱人轻松,曲郁山把身体大半重量压在崔柠身上,慢吞吞往厕所移动。
      
      进了厕所后,他想松开崔柠,让人出去,但手才收回来,身体就站不稳,开始倾斜,幸好他反应快,又重新抓住崔柠的肩膀。
      
      崔柠被曲郁山一抓,眉头微皱。
      但让他皱眉更厉害还在后面。
      
      “那个……”曲郁山看他一眼,“大家都是男人,我在你面前脱个裤子没关系吧?”
      
      曲郁山说完见崔柠眼里闪过厌恶,因为担心对方恼怒过头甩开他,于是他又端出自己的金主身份,“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你的金主,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该做什么,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哼,他是渣攻,他怕谁。
      
      话一出,崔柠眼里的厌恶更浓,气息都有些不稳。
      被这样侮辱,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更别说崔柠自尊心还很强。
      
      曲郁山看到崔柠这样子,一时之间有些良心不安,犹豫要不要开口让人出去算了之际,崔柠的手突然伸了过来。
      
      “唰”的一声。
      蓝白条纹的病服裤降落脚踝。
      
      腿部骤然清凉,两个人都愣了下。
      崔柠没想到医院的病服裤竟然如此宽松,而曲郁山是没想到崔柠居然敢脱他裤子。
      
      “你……”曲郁山说了一个字又闭上。
      他是攻,遇到这种场面不能慌,要强势。
      
      于是他努力露出邪魅的笑容,“你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崔柠看着曲郁山两条长且白的腿陷入了沉默。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继续100个小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