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4 ...

  •   羞辱简单而来得迅速,崔柠目光不免在曲郁山腹部停留。
      因为有白俄的血统,曲郁山很白,是象牙那种白,他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腹部上的腹肌清晰可见,不是练得过分的那种肌肉,完全恰到好处。
      
      只消一眼,崔柠就明白曲郁山的身材比他好许多。
      
      崔柠移开脸,闷着声音说:“我没有。”
      他刚说完这句话,对方就回了一句,“我就知道你没有。”
      
      曲郁山看崔柠被打击得像焉了吧唧的小白菜,非常满意,又转回去穿衣服。
      
      “我以后会有的。”身后传来崔柠的声音。
      
      “你以后也没有的。”曲郁山穿上熨烫好的雪白衬衣,他对原文剧情了若指掌,到了原文结局,崔柠依旧柔软得像菟丝花,绝对不可能练出腹肌。
      
      崔柠没有再争辩,他只是默默盯着曲郁山的背影看。
      
      曲郁山很快就换好骑装,戴上头盔,回头见崔柠还盯着自己,抿唇一脸不认输的样子。他顿了一下,随后当没看见,打开门准备出去。
      
      一开门,就看到守在门口的祝小段。
      
      祝小段没有去换衣服,一直守在曲郁山换衣间门口,此时见到门开,本想先把里面不要脸的小妖精嘲讽一顿,但在看到曲郁山的时候,他瞬间忘了要骂人,先用眼神把上到下地打量起曲郁山。
      
      目光在下停留的时间明显长于上。
      
      原因无他,骑装完全显示出曲郁山腿长的优势。
      
      曲郁山被祝小段盯得发麻,动作比脑子反应更快,他“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他本来准备嘲讽剧情走完就让崔柠回去,现在看来不行了。
      
      被别人馋身子,不如馋别人身子。
      
      “你也换衣服吧。”曲郁山决定借崔柠逼退祝小段。
      原文里他是非要崔柠跟他共骑一匹马才出的事,待会他不跟崔柠骑马,请个专业的师傅教崔柠就行。
      
      崔柠生得秀气,皱眉也依旧看起来秀气,“我不会骑马。”
      “没关系,有人教你。”曲郁山翻起衣柜,这个换衣间是他的单人换衣间,衣柜里放的也都是他的骑装。他在里面挑了一会,找到一套他平时穿最紧身的给崔柠,“你换吧,我不看你。”
      
      曲郁山把骑装塞给崔柠,就主动转过身。
      
      崔柠本还想拒绝,但又想起曲郁山讽刺他的话,不肯服输的崔柠还是忍着身体的不适换上骑装。他今日练了一百多个深蹲,加上昨晚几乎没睡,已经很疲惫。
      
      曲郁山等崔柠说换好了才回头,他看清崔柠此时模样时,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居然没大多少。”
      崔柠听到曲郁山的话,脸色越发不好看,看上去很生气。他咬了下牙,还是没忍住,“我不矮。”
      
      说完,崔柠就后悔了。
      他为什么要跟那人说这种话,他就不该跟对方说话。
      
      想到这里,崔柠脸色更难看。
      
      曲郁山看人都气成这样了,又想着待会还借崔柠赶走祝小段,便准备暂时抛弃自己渣攻的人设,“好好好,你不矮。”
      话才落音,崔柠的眼神就瞪了过来。
      
      直挺不翘的长睫下眼神愤怒,像小狼崽子。
      “我本来就不矮。”崔柠低声怒道。
      
      “对对对,你不矮。”曲郁山附和。
      
      崔柠闭紧嘴巴,不再说话。
      曲郁山见崔柠沉默,还以为自己把人哄住,拿了一个头盔给崔柠,同时开门:“出去吧。”
      
      门外祝小段已经不在了,想来是换衣服了。曲郁山没看到祝小段,乐得自在,他让人给崔柠找个教骑马的师傅,走了几步,还是对自己断腿的事情不放心,于是又回头,“对了,他从没骑过马,给他找的马年龄要大一点,务必要温和,绝对不能出意外。”
      
      崔柠不从马上摔下来,他肯定也不会出事。
      无论如何,他不能断腿。
      
      曲郁山吩咐完,就去找他的马了。他有自己专门的马,养在这里。
      
      帮崔柠找骑马师傅的工作人员听到曲郁山这样说,又知道崔柠的身份跟其他人不一样,就在旁夸了一句,“曲总对您可真好,别的新手来这骑马,曲总从没管过这事。”
      他说完就等着崔柠笑,可哪知道崔柠没笑,还面无表情。
      
      讨巧的话瞬间说不出口了,工作人员只当自己什么没说,带着崔柠去找教骑马的师傅。
      
      那头,另外的工作人员已经把曲郁山的马牵了过来。
      
      曲郁山的马是一匹母马,通身纯黑,一根杂毛都没有,叫尤娜,是曲郁山前几年在爱尔兰买的。这马虽好,但娇气,每次曲郁山都要用食物哄它好一会,它才肯让曲郁山骑。
      
      当然,还只是肯让曲郁山骑,其他人是想都别想。
      
      原著里,曲郁山就是不顾尤娜的脾气,非让崔柠跟自己同骑,结果尤娜生气,硬是把两人甩下去。曲郁山虽然是个渣攻,但关键时刻没掉链子,死死把崔柠护在怀里,自己的腿被尤娜生生踩骨折了。
      
      曲郁山如往常一般,拿尤娜最喜欢的胡萝卜喂它,喂完一根,祝小段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郁山哥。”祝小段凑到曲郁山面前,没话找话说,“尤娜好像又变漂亮了,这身皮毛,可真……”
      
      他边说边上手想摸,不过还没碰到,尤娜鼻子就开始喷气。
      
      曲郁山把祝小段的手扯开,“你别碰它,它脾气大,会踹人。”
      
      祝小段闻言讪讪地收回手,他让人约曲郁山骑马,自然对曲郁山养的马也调查过。他本想试试能不能接触凶名在外的尤娜,现在看来是没可能了。
      不过他也没气馁,继续找话题,“郁山哥,待会我们比一程呗,我好久没跟人比赛了。”
      
      “不行,我带了人来骑马,待会要照顾他,他不会骑马。”崔柠不在,曲郁山装得情意绵绵,连话都往日温柔。
      
      祝小段果然不高兴了,“那人是哪里来的阿猫阿狗,也配郁山哥亲自照顾?这里那么多教骑马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教就是了。”他还想撒娇,“郁山哥,你就跟我比吧,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爸房里那幅《荷花四瓶图》吗?你要赢了,我就把那画送给你。”
      
      曲郁山心动了,他爸很喜欢那幅画。
      不过很快,曲郁山就冷静下来,因为他仔细回想了原文。原文里他没得到这幅画的,那现实里肯定也得不到。
      
      “多谢你的割爱,但我不能跟你比,我真的要照顾……”曲郁山为了彻底赶走祝小段,忍着恶心接着说,“小柠檬,你也看到小柠檬了,他不像你,他不会骑马,很需要人照顾。”
      
      “我不用照顾,你跟祝先生去比吧。”
      后面冷不丁传来的声音让曲郁山回过头,崔柠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教骑马师傅在后面,牵着一匹白色的马。
      
      曲郁山看到崔柠来了,余光再一扫旁边的祝小段,咬死道:“不行,骑马不比其他,很容易受伤的。来,我跟骑马师傅一起教你。”
      
      曲郁山强行甩下祝小段,等看不到祝小段,他立刻翻身骑上马,“我先跑一段,你跟师傅先学着。”
      话刚落,曲郁山就驾马走了。
      
      崔柠盯着曲郁山的背影半晌后,才收回眼神。
      
      尤娜今天兴致挺高,跑了好几圈,倒是曲郁山想上厕所。
      上完厕所,曲郁山撞见正在学骑马的崔柠,崔柠新手,骑马的姿势看上去很笨拙,即使他骑的马是一匹训练有序的成熟马,他在马背上依旧手忙脚乱的。
      
      曲郁山有些看不下眼,但他记得自己的断腿剧情,所以没有接近崔柠,只是站在不远处指点江山。
      “把背挺直了……”
      
      “脚踩稳……”
      
      “手别乱扯绳子……”
      
      也骑马回来的祝小段一眼就看到曲郁山,刚想过去,却发现曲郁山在指点崔柠骑马。虽然他不知道曲郁山为什么要离崔柠那么远,但嫉妒心重的他还是驾马过去,挡住曲郁山看崔柠的视线。
      
      “郁山哥,你现在有时间跟我比两圈吗?一圈也行。”祝小段说着,耳边忽地传来人的尖叫声,他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循着声音望去,就看到崔柠骑着马向他这边冲来。
      
      崔柠似乎控制不住身下的马,对着他这边喊:“快让开!”
      
      祝小段吓懵了,宕机在原地。
      即将撞上的一瞬间,曲郁山扯着祝小段的马调转个方向,马自然而然往前走了几步,避开了冲过来的崔柠。
      
      而此时,教骑马的工作人员也冲上来,死死抓着了崔柠那匹马的绳子,将马控制住。
      
      一场危险安全平息,教骑马的工作人员也吓得一头汗,他一边擦汗一边说:“还好这匹马不是尤娜,要不然还真控制不住。”
      
      曲郁山早就站在安全地带,离崔柠身下的马远远的,接话道:“是啊,如果是尤娜,今天肯定有个人腿要断。”
      
      话才落。
      马蹄声突然响起。
      
      曲郁山心里闪过不妙,回头,果然看到向他冲过来的尤娜。
      
      尤娜的速度不是崔柠身下那匹马能比的,曲郁山来不得躲,就眼前一黑。
      
      “咔擦”一声——
      是腿断的声音。
      
      *
      
      “曲总,您没事吧?”
      
      “郁山哥,你还好吗?你别吓我啊!”
      
      “曲先生……”
      
      “老板,您撑住,救护车马上就到。”
      
      昏昏沉沉之际,曲郁山听到很多人喊他,他努力睁开眼,扫过眼前一张张脸。本就有些脸盲,现在大脑浑噩,更认不清人。楚林看出曲郁山在找人,于是没有犹豫地把崔柠的手塞给了曲郁山。
      
      曲郁山果然一把抓住,然后委屈巴巴地说:“我说……对了吧……果然有人腿要断……那人是我……”
      
      崔柠没想到曲郁山要说的话是这句话,还愣着,旁边突然有人挤开他。
      
      “不好意思,这话是对我说的。”教骑马的工作人员抢过曲郁山的手,死死握着,“曲总,都是我这张乌鸦嘴,您一定不会有事的!”
      
      曲郁山可千万不能有事,有事的话,别说工作,他还能不能在B城混下去都是个问题,于是工作人员情真意切,“曲总,我待会就请假,去医院照顾您,我煲汤的手艺很不错的。对了,我还会按摩,全身都会按。”
      
      祝小段:“?”
      祝小段怒了,“你哪里来的野鸡,长这个样子,也敢握郁山哥的手!走开!”
      
      工作人员被祝小段一吓,想松手,可这时曲郁山反抓着他的手,还抓得很紧。他露出个为难的笑,“抱歉,祝先生,不是我不想松,是曲总不肯松手。”
      
      祝小段:“?”
      这白莲的话?
      
      楚林认真看了眼工作人员,又看了下马场,默默算起帐,如果老板移情别恋,爱上这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又不答应的话,那么买下这个马场要多少钱。
      
      如果工作人员还是不答应,换到其他马场工作,那么买两个、三个、四个……马场分别要多少钱。
      
      飞快地算完,楚林飞快地得出结论,还是崔柠便宜。
      于是他冲上去,硬是把工作人员的手扯开,将崔柠的手塞给曲郁山。
      
      “老板,握这只手,握那只手要破产。”
      
      曲郁山虽迷糊,但也能听懂话,他听清楚林说的破产,就哼了一声,“我不怕……破产……”
      
      反正作者说了,破产后钱还会回来的。
      
      楚林:“?”
      楚林不得不再度审视工作人员,犹豫半晌,他将崔柠拉开,把工作人员的手重新塞给曲郁山。
      
      敬业的助理就是要实现老板的一切想法。
      
      他一边在脑海里拟定新的包养合同,一边询问工作人员:“请问您结婚了吗?有小孩吗?接受跟男性进行一年为期的恋爱吗?”
      
      看到楚林一番操作的祝小段:“???”
      听到熟悉的话的崔柠脸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红包已发,这一章继续100个小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