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2 ...

  •   曲郁山没理会明显怔住的崔柠,他一副深藏功与名的表情,提着自己的公文包离开了总统套房。
      这家酒店不错,床铺很软,下次还可以再来。
      
      到酒店停车场时,助理楚林已经在车上等候多时。
      “辛苦了。”曲郁山坐进车里。
      
      楚林说了声不辛苦,就把平板递过来,让曲郁山看今日的工作安排。曲郁山一看到平板,就忍不住抬手揉了眉心。
      
      因为原著是本狗血小说,什么商战、什么职场,都是为了狗血爱情服务的工具,知识浅薄的作者根本没怎么描写曲郁山这个霸总是怎么工作的。
      
      偶尔书里剧情转到曲郁山的公司,都是为了发展一些不可描述的情节,或者撒狗血。比如,家里的金丝雀发高烧,他丢下签合同的合作方,闯红灯跑回家。
      
      觉醒后的曲郁山表示:???
      
      但这种弱智剧情都算了,最让他无语的是当他发现他签的合同都不是合同。
      
      比如前几天签的招标合同。
      厚厚一叠纸,密密麻麻的字,但事实上是一句话重复了许多遍——
      
      “为什么没人看我写的小说?好寂寞好痛苦好难受。”
      
      曲郁山看看合同,再看看面前一群正襟危坐的人,迟疑了半天,才说:“这是合同?”
      
      这玩意是合同?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是原著作者的无病呻吟。
      
      可他面前的人反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这是合同啊,曲总,您是觉得哪里还需要改吗?”
      
      不是哪里,是全部。
      
      曲郁山觉得这些人不肯说实话,中途叫了休息,让那些人都出去,自己用手机拍下面前的纸发给自己老爸,并说:“爸,这是我新要做的项目。”
      
      没多久,老爸回了消息,“不错,这项目做好了利润可观。”
      
      曲郁山:“……”
      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只有他看清这份合同的本质,这些人因为没有觉醒,都觉得这是合同。
      
      自从发现自己签的合同都不是真正的合同后,曲郁山对工作就不怎么上心了,不过有时候看那些“合同”的时候,也觉得有趣。
      
      比如昨天签的合同写的是——
      
      “渣攻怎么了?渣攻就是最牛逼的,我就喜欢看渣攻追妻火葬场。”
      
      嘁,口是心非的狗作者,也没看到安排他上位。
      
      *
      
      曲郁山越过一堆工作安排,终于在私人行程里看到有用信息。
      今天下午有一场马术交流会。
      
      在原文里,他带着崔柠去参加了马术交流会,然而因为前一夜他的非人行为,崔柠光站着都颤抖,更别提骑马了。
      
      在马场上,崔柠这只金丝雀被他的几个朋友狠狠嘲笑了一番。
      那这种名场面剧情自然是要走的。
      
      不过他昨晚没走原文的不和谐剧情,崔柠只是写了一晚上的卷子,早上又可以休息的情况下,到了下午的马会,腿肯定不酸。
      
      这样不行。
      
      “楚林,你有崔柠的手机号码吗?”曲郁山问。
      
      楚林已经开车驶出万荣酒店,闻言,他从后视镜里看了自家老板一眼。
      神采奕奕,一点都看不出昨夜有过分操劳的样子。
      
      诚然说,楚林觉得以自己老板的相貌、家世,完全没必要像其他人那样,那么俗气地去包养金丝雀。
      但,也许这就是当老板的乐趣吧。
      
      “有,待会我发到您的手机上。”
      
      曲郁山满意地点点头,回到公司,先浑水摸鱼开了个早会,然后又签了一份依旧是作者无病呻吟的假合同,时间就到了中午。曲郁山估摸着就算崔柠补眠到现在,也该睡醒了,就拨通了楚林打过来的电话。
      
      虽然曲郁山不知道崔柠的手机号码,但崔柠的手机是存了曲郁山的号码的,楚林给的号码,方便崔柠联系曲郁山。
      
      看到屏幕上突然响起的人名,崔柠眼里闪过憎恶。
      今早他听到曲郁山走前的话,顿时感觉到了羞辱。那人的话和语气是在嘲讽他吧?精准扶贫?他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吗?
      
      第一个电话没接,但第二个电话很快就打来。
      崔柠闭了闭眼,拿着手机走到无人处,“喂。”
      
      “你还在酒店吗?”曲郁山的声音传来。
      
      “不在。”崔柠回得很快。
      
      “那你在哪?”
      
      “我在……”崔柠顿了下才说,“找工作。”
      他虽然被曲郁山包养,但并不想用对方的钱。
      
      “你不用找工作了,今天下午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在之前,你用手机录制一个视频。”
      
      听到“视频”二字,崔柠猛然握紧手机。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甚至在酒吧打过工的经历告诉他,这个世上有很多肮脏的玩法。
      
      “多少好呢?”曲郁山似乎在思考,“100?200?先做150个深蹲吧,拍好后发给我,对了,深蹲完记得还要走几步给我看。”
      
      崔柠:“……?”
      
      曲郁山没察觉崔柠那边奇怪的沉默,他还在琢磨这个办法可不可行。
      他练过深蹲,有时候练狠了,腿就打颤,考虑到崔柠身为金丝雀的体质,他觉得对方做150个深蹲,肯定腿抖得不行。
      
      应该这样子就可以糊弄他那些朋友了吧。
      
      “曲先生。”崔柠的声音终于响起,“你让我拍深蹲的视频给你看?”
      
      “对。”曲郁山说完,楚林进来了,因为不想让楚林听到,他迅速对电话那边说,“好了,你赶紧拍吧,拍完迅速发给我,我要验收。”
      说完,他就挂断电话。
      
      楚林只听到曲郁山后面一句话。
      
      拍?拍什么?视频吗?验收?
      
      成年人楚林脑子里迅速闪过很多不可描述的画面,但表面上他依旧是那个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总裁助理,“老板,今天是在食堂吃,还是去外面吃?”
      
      “食堂吧。”曲郁山站起身去拿外套,天气那么冷,懒得出公司了。
      
      啊。
      看来老板很想早点回办公室看小视频。
      
      楚林会意地点头,“好的,老板。”
      
      公司的食堂在三楼,因为伙食不错,中西餐都有,来食堂用餐的员工很多。楚林今天摒弃以往给曲郁山准备的西餐,直接端了两份蛋炒饭上来。
      
      曲郁山盯着面前的蛋炒饭,“我是马上就要破产了吗?”
      
      楚林飞快地算了下自家老板分别包下一年、三年和五年的崔柠要多少钱后,随后摇头:“没有,老板。”
      
      “那这蛋炒饭是什么意思?”虽然面前蛋炒饭看起来挺好吃的,但他的中餐也不用这么敷衍吧。
      
      楚林认为聪明的助理有些事情不能明说,于是他非常迂回地说:“老板,下午有马术交流会,我们待会还要忙城西那块地的收购案的事,不能在午饭上耽误太多时间。”
      
      曲郁山已经看透狗血小说里霸总工作的本质,他拿起勺子,慢悠悠地说:“楚林,你要向我学习,不要老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工作是永远都做不完的,人要学会给自己放假。不过你已经买了蛋炒饭,这次就算了。”
      
      他勺起一口炒饭,塞进嘴里。
      好吃!
      
      迅速又勺起一口。
      
      因为霸总的人设,作者总是给他安排西餐,有着传统中国胃的他其实一点都吃不惯。
      
      而楚林见曲郁山虽然表面说不许有下一次,但实际动作却很诚实,便觉得自家老板只是在口是心非,一份普通的蛋炒饭吃那么快。
      他越发笃定自己猜对了——
      
      老板果然是很想回去看小视频啊。
      
      至于向老板学习……
      也养一只金丝雀吗?
      
      楚林暗暗皱眉,他的工资尚且养不起,要像老板这样的话,要更加努力工作才行。
      
      *
      
      接近下午两点半左右,曲郁山终于收到崔柠发来的短信。
      
      “我拍好了,但短信没办法发视频。”
      
      曲郁山把自己邮箱发了过去,“发我邮箱。”
      
      又过了十来分钟,曲郁山的邮箱收到一封陌生人发过来的新邮件。
      他将附件下载,打开。
      
      视频那边是崔柠。
      
      崔柠似乎是在自己的出租屋拍的,房间很简陋,但很干净,虽然是白天,但屋里视线昏暗。他红唇紧抿,一声不吭地对着镜头做深蹲。曲郁山看了前面一分钟,就迅速拉到视频结尾。
      
      结尾时,崔柠果然腿都是抖的,那张雪白的脸都渡上玫瑰色般的病态红。他站起身,喘着气颤颤巍巍朝镜头走来。
      
      完美!
      
      曲郁山看完视频,给崔柠发短信。
      “待会要去一个地方,你把你的地址发给楚林。”
      
      下午三点,司机把车停在了某个地铁口附近。
      崔柠没有把自己所在的准确位置发过来,只发了个地铁站名。
      
      十二月的B城已经很冷,车还未完全停下来,坐在副驾驶的楚林就看到站在寒风里的少年。相比前几日,崔柠今日看上去更脆弱了,身上黑色棉服并不厚,衬得那张脸苍白无血。
      他仿佛随时都能倒下去。
      
      楚林将车窗滑下。
      “崔先生,上车吧。”
      
      崔柠没说话,只微微抿紧唇,走向后车座。
      楚林眼尖心细,一下子就发现崔柠奇怪的走路姿势。
      
      他立刻不露痕迹地扫了坐在后座的老板。
      
      只见他的老板双眼正紧盯着外面的崔柠,还满意地点了点头。
      
      啧。
      他老板也太……算了,是他的老板,老板做什么的都是对的。
      
      曲郁山看到崔柠这副仿佛被人狠狠摧残的样子,十分满意,待人上车的时候,唇角还挂着笑。
      果然走剧情什么,一点都不难嘛,非常好糊弄过去。
      
      他记得马会上除了崔柠被羞辱这个剧情,还有一个剧情,就是原文里的他非要教崔柠骑马,结果崔柠骑马出事,他为了保护崔柠,把腿摔断了。
      曲郁山觉得不能真把腿摔断了,那也太疼了,待会他就假装腿断了好了。
      
      车里的暖气很足,本来看起来病恹恹的崔柠面色也稍微红润了些,他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要去哪,只闷头窝在后车座。
      
      直至目的地,车停下来,崔柠才抬起眼往窗外看。
      “平远马场”显眼地进入眼帘。
      
      马场?曲郁山带他来骑马吗?那为什么要特意让他做深蹲?
      
      平远马场既有户外马场,也有室内恒温马场,专门方便有钱人冬天也可以骑马。
      曲郁山下了车后,就见到他那几位朋友。
      
      他这几位朋友严格来说算不上什么特别交好,只是偶尔一起吃喝玩乐的酒肉朋友。
      几位朋友看到曲郁山,脸上都挂上笑意,只是笑意刚露出来,就看到曲郁山今日身后多了一个眼生的人。
      
      仔细一瞧,瞧出了些端倪。
      这些人都是人精,当场就有人旁敲侧击。
      
      “哟,曲总,你这还带了新朋友过来骑马?”
      
      【原文:
      “新朋友?”曲郁山轻轻一笑,“不是朋友。”
      他只暧昧不清地解释这一句,就不肯再多说,连崔柠姓什么名什么也一字不提,众人心下了然,又见崔柠小脸苍白,双腿光站着都颤巍巍,看崔柠的眼里不免有了鄙夷。】
      
      曲郁山说完原文的台词,就等着朋友们开口讽刺。
      
      哪知道之前跟闷葫芦一样的崔柠突然开了口。
      “我的确不是曲总的朋友,曲总说他在扶贫,我是被曲总一对一扶贫的对象。”
      
      朋友们:“???”
      
      反应快的立刻说:“曲总您这玩得高级,有意思的。”
      “是啊,我们这些人可都没曲总玩得好,一对一扶贫,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曲郁山急了。
      欸,不是,让你们嘲讽崔柠,不是嘲讽他啊!
      
      嘲讽他,这剧情还走不走?!
      
      他当机立断,一把把崔柠扯到自己身旁,“你们看他的腿。”
      
      朋友们看了一眼。
      “直。”
      
      “长。”
      
      “漂亮。”
      
      曲郁山:“?”
      曲郁山:“再看看。”
      
      朋友们对视一眼,心里暗骂。
      这曲郁山带个对象过来了不起啊,还他妈地在这里炫耀。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加了个小设定。
    上章红包已发,这章继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