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1 ...

  •   B城,12月。
      万荣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门前。
      
      助理楚林向来不是个话多的人,但今天他看着久久站在房门前不动的老板,忍不住开口道:“老板,我们这边可以单方面毁约的。”
      
      没想到,他的老板果断地拒绝了他。
      “不。”老板转过头看他,“你先回去吧。”
      
      楚林闻言忍不住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然后再识趣地点头离开。在三个月前,他从未想到自己的老板能做出包养人的事情,即使那份包养合同还是他送过去让包养对象签的。
      
      三个月前,他的老板曲郁山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对里面打工的店员一见钟情,但曲郁山没有采取追求等寻常手段,一上来就问包养一年要多少钱。
      
      这种话在任何人听来都是羞辱味十足,那个漂亮年轻的店员果然生气了,将他老板赶走,但老板没有放弃,转头就把便利店买下来了。接下来的三个月,那个漂亮的少年去哪打工,他的老板就买下哪里,像个十足的昏君。
      
      楚林庆幸少年打工的地方都不是特别贵。
      
      经过三个月的战役,少年终于对他的老板低下头,含着眼泪签下一份不平等的包养合同,当然,包养费给的非常多。
      
      昨天签下合同,今日他的老板就让他约人在万荣酒店见面。
      总裁与被包养的少年,能在酒店做的事情不言而喻。
      
      楚林走进电梯,摁下键,同时另外一只手调好闹钟,明天有份非常重要的合同要签,他要早一点过来接老板去公司签合同。
      
      *
      
      曲郁山侧耳听了会电梯那边的动静,确定楚林下去后,才终于把憋在胸口的气吐出来。跟楚林的担忧完全不同,曲郁山在想怎么样才能糊弄过去这一夜。
      
      他,曲郁山,一个年轻的霸道总裁。
      哦,这是书里的设定。
      
      确切来说,他生活的世界是一本书,由一个热爱撒狗血的作者创作。
      在这本书里,他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个霸道总裁,拿的是炮灰渣攻的身份牌。根据书里的内容,他因为对年少时期的白月光爱而不得,在白月光出国后,花重金包下了书里的主角受,把人当作白月光的替身。
      
      虽然把人当作替身,可他很渣,对主角受虐心虐身,直至白月光回国。
      白月光一回国,他就屁颠屁颠地用热脸去贴白月光冷屁股,却没成想回国的白月光在一次宴会上看上主角受,从此白月光和替身搞在了一起,而他这个炮灰渣攻被蒙在鼓里,甚至有时候还会做自己是帝舜,拥有娥皇女英两位美人的美梦。
      
      美梦没多久就破灭了,因为他很快就家破人亡,还流落街头。
      
      他在街头捡垃圾,碰到白月光和主角受牵手从车上下来,目眦尽裂的他冲上去想分开那两人,却得知从来就没有什么娥皇女英,只有英雄为美人冲冠一怒。
      家破人亡是白月光做的,找不到工作只能捡垃圾也是白月光做的,只因为他伤害了对方的心肝肉。
      
      *
      
      这一切都是书里的剧情,而现在这本书还只发展到曲郁山刚包下主角受。
      本来曲郁山应该按照剧情发展,老老实实当他的炮灰渣攻,但一场高烧让他突然有了自我意识,不仅知道了书里的内容,还预见了自己的结局。
      
      这么悲惨的结局,谁还会愿意当一个炮灰渣攻?
      曲郁山只恨不得离白月光和主角受都远一点。
      
      但他觉醒自我意识的事被作者发现了,于是作者进入他的梦里,比他这个霸道总裁还要霸道,开口就说他如果不乖乖走剧情,就让他爸去当这个炮灰渣攻。
      
      曲郁山:“???”
      
      啊喂,他爸今年都五十岁了!
      
      所以避免他爸晚节不保,曲郁山还是只能自己来当这个炮灰渣攻,这也是他为什么现在出现在万荣酒店的门口。
      
      作者也没有只威胁他,还表示如果他乖乖走完剧情,结局一结束,他就能回到原来的身份,财富、亲情、友情都会回到他身边。
      
      可是曲郁山还是没办法做到对一个同性虐身虐心,作者虽然让他包养主角受,让他虐待主角受,让他不要错过任何一个需要他出场的剧情点,兢兢业业当好一个炮灰渣攻,可没说一定要按照书里的内容发展,反正现在河蟹大风席卷大地,房门一关,谁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
      
      曲郁山又吐出一口气,调整了呼吸后,才从口袋里拿出房卡,刷开门。
      房门一开,他就听到里面的声音。
      
      不用多想,他知道是主角受慌忙从沙发上起来的声音。
      曲郁山故意放慢脚步,进入客厅,他就看到一脸防备瞪着他的主角受。
      
      主角受名叫崔柠,在书里,他很喜欢叫对方小柠檬。
      
      曲郁山停下脚步,“小柠檬。”
      心里:呕。
      
      “你洗澡了吗?”
      
      听到这句话,崔柠一张雪白的脸变得惨白,黑白分明的眼里有着屈辱,愤怒,防备等情绪,他就像只刺猬,却面对这个强大的猎人,他毫无办法。
      
      崔柠防备地瞪着曲郁山的时候,曲郁山也在打量面前的少年。
      崔柠今年十八岁,高三的时候因为母亲重病辍学,可母亲没多久还是离开人世,给母亲治病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房子。没有收入的崔柠只好去打工赚钱,然后,他就遇到了曲郁山。
      
      身为主角受的崔柠长得很漂亮,但不是那种阴柔的漂亮,他生了一双杏眼,但长睫不翘,有些直挺挺的,看人时总显得疏离。
      大概是生活中太多苦难,他身上有一种脆弱感,让人想摧毁。
      
      所以书里的曲郁山总是故意折磨崔柠,但觉醒了自我意识的曲郁山并没有被崔柠的美貌打动,他只是在努力地记住对方的脸。
      
      真实的他,有些脸盲。
      
      可曲郁山这种毫不掩饰的目光,显然让崔柠误会了,崔柠脸上浮现厌恶的神情,脸也扭向一边,一幅不愿意看到曲郁山的样子。
      
      曲郁山倒没生气,他反而还很理解崔柠的情绪,刚被包养,很不习惯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回忆了下书里的这段剧情原文。
      自从觉醒自我意识,原文的文字就几乎刻在他的脑子里。
      
      【原文:
      “怎么不说话?没洗澡吗?那我帮你。”
      西装革履的青年上前,一把扣住少年的手腕,将人拖进房间。少年惊慌失措,从喉咙里溢出几个字,“不,不要……”
      “呵,少当了婊.子还立牌坊。”青年出言讥讽,同时将身后的门关上。】
      
      曲郁山照葫芦画瓢,不过他关完门就松开了崔柠。
      
      崔柠立刻后退了好几步,但余光触及房里的大床时,瞳孔不由一缩,再看到曲郁山向他走来,又连忙往后退,就在他的精神紧绷成一条线,几乎断裂的时候。
      
      他看到曲郁山停了下来。
      
      曲郁山随身带了一个公文包,他看着既害怕又悲愤的崔柠,慢慢将公文包打开,把里面最新的高考密卷拿了出来。
      崔柠看到卷子的名字,明显一愣。
      
      而接下来,他看到曲郁山露出邪魅的笑容。
      曲郁山还说:“不洗澡可以,但这个,不做完,不许走。”
      
      曲郁山说完这句话,就将脸上邪魅的表情一收,把卷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他打量了下房间,然后在床前的长沙发坐下,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打发时间。
      现在才八点,远远没到睡觉的时间,按照剧情,他还要明天早上才能走。
      
      曲郁山玩了两局消消乐后,听到崔柠的声音,“你……让我写卷子?”
      
      “嗯。”曲郁山没抬头。
      
      “为什么?”
      
      曲郁山不想再回答崔柠的问题,于是他非常霸道地说:“你要是不想写卷子,那我们就来做点别的事。”
      
      果然,被这句话吓住的崔柠乖乖去写卷子了。
      厚厚一叠卷子,写到天亮都写不完。
      
      到了十点,曲郁山起身去洗澡,他洗完澡出来,崔柠看他的眼神几乎就看鬼一样。曲郁山当自己没看见,自顾自地爬上大床,躺进被窝。
      
      闭眼前,他不忘跟崔柠说:“明早我要检查你写了多少,不许偷懒。”
      
      明早的剧情,崔柠可是格外虚弱的,今晚不能让他睡觉才行。
      
      他在来万荣酒店前想了很久,要怎么换一种方法折磨崔柠,达到虐身又虐心的目的,没想到他还真想到了——
      
      用学习!
      
      有比被人逼着学习更痛苦的事吗?
      
      就算崔柠热爱学习,但学习是很苦的事情,他相信在学习的摧残下,崔柠也能很惨,如果崔柠学习成绩不好,他还可以用言语羞辱——
      “你看那个谁谁谁,考那么高的分,你怎么不行?”
      
      四舍五入,就是他对崔柠虐身加虐心了。
      
      *
      
      坐在桌子前的崔柠盯着床上的人,在发现对方真的在睡觉后,他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随后又看向床上的另外一只枕头。
      如果他用那个枕头把曲郁山闷死,再自己从楼上跳下去,那么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就在这个念头不断在脑海里闪现时,床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崔柠迅速转回头,目光盯着面前的卷子。
      
      *
      
      曲郁山一夜好眠,早上起来的时候可以说是神清气爽,而崔柠则看上去非常可怜,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眼下有淡淡的青黑,脸色惨白,一看就知道没休息好。
      
      曲郁山毫无怜惜之情地将人推醒。
      崔柠醒来时,眼神雾蒙蒙的,但看清面前的人是曲郁山后,眼里又立刻浮现防备,像是随时准备战斗。
      
      “写了几张?”曲郁山把被崔柠压着的卷子抽出来。
      
      写了五张,还不错。
      
      “今晚继续到这里来。”曲郁山放下卷子,他已经洗漱完,准备去公司。
      而疑惑憋了一晚上的崔柠再度忍不住问道:“你包养我难道是只需要我写卷子吗?”
      
      “不止。”
      
      两个字让崔柠的手立刻握紧。
      
      可曲郁山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呆住。
      
      “我会让人给你安排个学校,你回去重新读书,以后我找你,你就自己带上卷子和笔。”曲郁山昨天买这套卷子挑了很久,眼都花了,他决定以后还是让崔柠自己去买。
      
      “你……”
      
      “哦,还有,我还会给你请补习老师,你必须好好学习,考上大学。”
      
      又是写卷子,又是读书,还要他考大学。
      崔柠在社会上飘了一段日子,从未听说有人是这样包养人的,他看不懂曲郁山。
      
      “你为什么帮我?”他问。
      
      曲郁山转头,义正辞严地说。
      “因为我喜欢扶贫,还是一对一精准扶贫那种。”
      
      崔柠:“……?”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
    开文前七天,每天发100个小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