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第五章
      
      ——魔虫是被烫醒的。
      
      脚下传来灼热滚烫的温度,甲壳在高温炙烤下发出滋滋的响声。
      
      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
      
      它惊恐地吱哇乱叫,六条细腿在空中胡乱踢蹬。
      
      “……你好吵。”
      
      人类少年略带不耐的嗓音在极近处响起。
      
      紧接着,一种可怕的威压降临,瞬间扼住了魔虫的喉咙。
      
      它僵在半空中,呆滞的望着面前的人类。
      
      那可怕的火焰近在眼前,悄无声息地跳跃着,向周围辐射出可怕的热量。
      没,没被烧到?
      
      见魔虫终于不再叫了,时安这才熄灭了指尖的龙焰。
      
      他的模样已经恢复如常,唯有瞳孔深处在黑暗中隐约闪烁着一点暗红色的光,犹如炽热的炭,显露出些许非人的特质。
      
      ——刚才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眼睛,鳞片,火焰。
      ……龙。
      
      “——可,可是所有的龙都已经死了!”魔虫歇斯底里地尖叫道,嗓音哆嗦变调:“这个大陆上已经没有任何幻想种了!”
      
      时安疑惑地歪歪头:“我就没有死啊。”
      “……”
      魔虫突然不知道如何接话。
      
      二十分钟之后,时安终于了解了这个时代的现状。
      沉默良久之后,他难以置信地缓缓开口:“所以,现在没有精灵了?”
      
      “没有了。”
      
      “人鱼呢?巫妖——”
      
      “没错,都没有了。”
      
      时安瞳孔地震。
      他实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之后,居然只有最弱小的种类留存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
      
      “不,不知道。”魔虫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它已经开始相信,自己面前的或许真的是一只从远古时代活下来的龙了:
      “我们都没有活那么久。”
      
      它诚惶诚恐地问道:“所以……您,您真的是龙?”
      
      时安脾气很坏地扫了它一眼。
      
      “!”魔虫浑身一抖,连忙改变措辞:“不不,我没有质疑您身份的意思,只是……”
      “您为什么会,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从里到外,从血液骨骼到皮肤,全都是如假包换的人类气味——即使是强大的幻想种,这伪装也未免太过真实了点。
      
      这话提醒了时安,他终于想起了自己把这只虫子捉回来的原因。
      
      “先前在宴会厅里,我嗅到一种……气味。”时安摁住慌慌张张想要逃窜的魔虫,将它捏在手里仔细地上下打量着,然后皱起眉头,疑惑的说道:“……可现在没有了。”
      
      气味?
      魔虫一愣,停止了挣扎:“是,是这个吗?”
      
      熟悉的黑暗气息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
      
      “对!”时安眼前一亮:“这是什么?”
      
      “……毒,毒气。”
      
      魔虫木然地回答。
      深渊底部弥散着剧毒的空气,对于生存在其中的物种来说,毒气能够让它们变得更加凶残,更有攻击性,
      所有爬出深渊的生物,在攻击时会习惯性的改造身边的空气,让它变得适宜起来。
      
      但对于大陆上的生物来说却是致命的。
      按理来说,龙也不例外。
      
      魔虫心头一喜。
      说不定……这会是它反杀的机会!
      
      它扇了扇翅膀,更加努力的改造起身边的空气来。
      
      眼前的少年手指微松,但在下一秒再次掐紧。
      时安双眼亮晶晶的盯着眼前的虫子,毫无怜悯之心地甩了甩:
      
      “继续。”
      
      魔虫:???
      它被晃的头晕眼花,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那,那个……”它谨慎小心地开口道:“请问……您是什么品种的龙呢?”
      
      火龙?敏捷,纤细,火焰炽热。
      还是黑龙?威严,庞大,力量惊人……
      
      时安露齿一笑:“深渊巨龙。”
      
      ——凶暴,残忍,阴晴不定。
      即使在上古时代都是所有龙中最强悍,最可怕的品种。
      最重要的是,生在深渊,长在深渊,无论在大陆哪边都是霸主级别的人物。
      
      魔虫:“……”
      草。
      
      对不起,打扰了。
      
      *
      
      在反杀之心被掐死在摇篮中之后,魔虫乖乖地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都抖落了出来。
      
      沉睡万年之后,时安感受到了这个时代的变化。
      
      深渊和地面是一个大陆的两面。
      在他的那个年代,只要足够强大,是可以在正反面任意穿梭的,而在幻想种消失之后,深渊就被牢牢的封住了,只是偶尔才能裂开几道缝隙,但是毒气出不来,只有深渊种可以。
      
      而在地面上,幻想种消失之后,人类创造了由魔力和科技构建的文明,逐渐成为了大陆的主宰,他们和其他魔物之间的冲突也愈演愈烈,到现在几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不过这些时安并不非常关心。
      而那些他真正关心的事情却没有半点进展。
      
      这只虫子既不知道自己身体的信息,也不知道自己财宝的去向,而且由于实在太弱,就连制造出来的毒气都只有一点点。
      这个浓度实在太低,根本没办法让他找到先前在宴会厅里隐约接触到的感觉,身体仍旧顽固地保持着人类的形态,半点复原的趋势都没有出现。
      
      “……那好吧。”时安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你没什么用了。”
      
      魔虫:“?”
      
      还没有等它反应过来,眼前瞬间腾起一簇火苗,滚烫的热度瞬间扑面而来。
      
      魔虫尖叫起来:“等等等等!!”
      
      时安动作一顿,十分好脾气地问:“嗯?怎么啦?”
      ——如果忽视掉他指尖上的龙焰的话。
      
      魔虫:“我还有用!还有用!”
      它在空中扑腾着六条细腿,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知道那里有更强的魔物,可以制造出更多深渊中的毒雾!”
      
      时安感兴趣了:“哪里?”
      
      魔虫小心翼翼地抱住时安的手指,讨好地说道:
      
      “我,我爬出来的那道缝隙,我,我可以带您去。”
      
      它顿了顿,结结巴巴地说:“但是……可能略微点困难。”
      
      “困难?”时安皱皱眉。
      
      魔虫说道:“它的所在地非常隐秘,看守也非常严格,我是靠最弱的幼体形态,连续寄生了三个人才勉强偷渡出来的。”
      
      “您知道能力者学校吗?”
      
      时安点点头。
      
      魔虫凝重严肃地说道:“裂缝就在校园里,所以如果想要接近的话,我们必须伪装完美,然后等待时机……”
      
      时安想了想,说:“或者我们可以直接等开学。”
      
      “……啊?”魔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时安指了指自己床头柜上随意丢弃的信封,上面盖着能力者学院的章,写着大大的五个字——录取通知书:“好像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
      
      魔虫:“……”
      
      居然能把深渊巨龙录取进学校,感觉人类多半是要完蛋了。
      
      *
      
      “你猜的没错。”卓浮将一份文件推了过去,脸上的表情难得的凝重:
      “深渊最近很不安稳。”
      
      穆珩翻了两页,视线随意地扫过。
      
      “这段时间以来,深渊裂痕出现的报告在各地层出不穷,虽然以前也时有发生,但是最近的频率实在太高了。”卓浮深吸一口气,道:“尤其现在,居然在上城区出现了深渊物种……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穆珩合上文件:
      
      “新的裂痕就在附近。”
      
      卓浮眯起双眼:“你早知道了。”
      
      “不难猜。”穆珩将文件推了回去:“但很难找。”
      
      他抬起眼,银蓝色的眼眸微眯,不紧不慢的说:“我的人已经派出去了,在全城地毯式搜寻。”
      
      穆珩用指尖轻敲桌面:
      
      “审批文件记得搞定。”
      
      卓浮:“……”
      
      ——你他妈这是在压榨劳动力!!
      
      送走卓浮之后,办公室再次只剩下了穆珩一人。
      
      他垂下眼眸,拿起那份在卓浮进门前自己正在审阅的资料。
      
      第一页上,面目俊秀的少年腼腆地抿着唇,冲着他无声地微笑。
      
      下方是短短数行小字,将他无甚波澜的前半生简短地浓缩于其中。
      
      只除了——
      
      莫名的失踪,以及意外的录取。
      
      穆珩不着痕迹地眯了眯眼,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湛蓝色的浮冰之下。
      
      这时,门被敲响了。
      
      “进。”
      
      温瑶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长官,能力者学院那边又送来邀请函了,回绝信按照还是老样子寄出去吗?”
      
      “不需要。”穆珩说。
      
      温瑶显然没想到这个出乎意料的回答,不由得微微一愣。
      
      只见穆珩放下资料,漫不经心地交叉起修长苍白的手指,说:“这次的开学典礼,我会去。”
      
      *
      
      距离开学还有几日,管家已经开始着手帮时安准备入学需要的东西了。
      
      他把清单上的每一样物品都规规矩矩地放进行李箱里,再随手拎起时安自己装的满满当当的背包——然后差点被那沉甸甸的重量压的一个踉跄。
      
      管家:“……您都装了什么?”
      
      时安牢牢地将背包抱进怀里,一本正经地说道:“——私人物品。”
      
      管家狐疑地看了两眼时安,终于还是没继续追问,而是转身去做其他的准备。
      
      时安袖口处的皱褶动了动,魔虫悄悄探出头。
      
      它看了看面前已经差不多整理好的行李箱,一时感觉有些荒谬:“您……您真准备这么直接进学院里啊。”
      
      时安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当然。”
      
      “我收到通知书了哦。”他强调道。
      
      魔虫:“我不是这个意思……”
      
      “据说这个能力者学院的安全措施十分严格,您就不担心……”
      它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于是急急忙忙地拍彩虹屁道:“当然!以您的能力肯定不用害怕那些弱小的蝼蚁们,但是他们毕竟对我们的计划是个阻碍,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您现在的身体应该没有关系,可是我毕竟是魔物诶,恐怕骗不过那个安保——”
      
      魔虫偷偷抬眼看去。
      
      只见少年懒洋洋地眯着眼,下巴搁在包包上,看上去极其自在。
      
      魔虫恍然大悟:“您已经有办法了对不对?”
      
      时安沉思半晌。
      
      然后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魔虫:“……”
      我他妈——
      
      正在这时,楼下传来按门铃的声音。
      
      ——从他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任何人按过门铃。
      
      时安起身向楼下走去。
      
      只见管家冷着脸站在门口,面前站着个少年,五官轮廓和时则淳有三分相似,他语气礼貌而僵硬:“——请问您来有什么事吗?”
      
      时瑞站在门口,脸上露出了无懈可击的微笑:“听说我和哥哥这次是同批入学?所以想来提前打个招呼。”
      
      时安眨眨眼。
      
      嗯?这人谁啊。
      
      时瑞笑着说道:“你应该还不清楚能力者学院开学典礼的事情吧?”
      
      “说是开学典礼,实际上是一场大型的实战考核。”
      
      “考核长达数日,到时候会根据考核结果进行分班,所以……一些糊弄机器的手段可能就会不太顶用了呢。”时瑞唇边带着一丝隐秘的笑意,意有所指的说道。
      
      管家的表情更加阴沉了。
      
      时瑞:“所以为了应对考核,父亲为我们布置了场所进行模拟演练,我这次就是来喊哥哥和我一起去的。”
      
      他笑容完美,不带一丝炫耀的意味。
      所有的恶意都被不着痕迹地隐藏了起来,显得格外亲近友善:“兄弟就要互相照顾嘛。”
      
      管家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非常清楚自家少爷的天资,虽然能够勉强通过学院的魔力检验,但却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的魔力训练,更别说演练了……虽然他很希望少爷能够崭露头角,重新赢得老爷的关注和家族里的地位,但是比起这个,他还是更担心时安受伤。
      
      正当他准备婉转回绝的时候,只听背后传来了少年清朗的声音:
      
      “诶?模拟?”
      
      管家一怔,扭头看去。
      
      只见少年走上前来,表情真诚:“那它能模拟出来那个什么入学测试……里面的安保措施吗?”
      
      ——最好是能让他测试一下自己能不能带着一只人脸虫混进去的那种。
      
      时瑞一愣,一时有些摸不准对方为什么这么说,下意识地回答:
      
      “……大概?”
      
      时安眼前一亮:“好哦,那走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时安(严肃):安保不安保不重要,主要是想考个好成绩这个样子
    时瑞:“……”
    我信你个鬼。
    ——
    评论区随机小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