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第四章
      
      面对对方的问题,时安并没有回答。
      
      厚厚的毛毯几乎将少年整个包裹起来,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杯中奶白色的雾气缓缓而上,将他的脸上蒸出了一层薄红。
      
      他呆呆地仰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则淳强压住怒气,勉强勾起一个难看的笑容,一字一顿说道:
      
      “时安,穆长官在和你说话,听到没有?”
      
      “……啊?”时安还没回神,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时则淳,发出一个茫然的单音。
      
      时则淳:“……”
      这个兔崽子根本没有听他说话!!
      
      时则淳气得青筋狂跳,只是碍着穆珩还在,强忍着没有发作。
      
      穆珩很显然并不介意对方的走神。
      
      他垂下眼。
      银白色的睫毛下,眼眸如同刀刃钢蓝色的刀锋,反射着天际渺远而孤冷的银辉,带着一丝沉沉的探究,正定定地看了过来。
      
      在注视了时安几秒之后,穆珩收回视线,看向温瑶。
      “检测做了吗?”他不紧不慢地问。
      
      “……这!”温瑶一怔:“这个,还,还没有。”
      
      有的魔物能够模拟出人类的外表甚至声音,或者在人体中寄生,所以在理论上,和魔物有过密切接触过的人都要进行检测以确保安全。
      但是这种魔物实在极其稀少,几乎没有案例,所以人们已经渐渐忽视了这个程序的存在。
      
      “需要我现在向上面申请吗?”温瑶紧张起来,问:“仪器应该很快就能送来。”
      
      穆珩:“不用。”
      
      说着,他上前一步,垂眸看向时安:
      
      “手给我。”
      
      ——那片会动的亮闪闪这么说道。
      于是时安呆呆地把手伸了过去。
      
      穆珩顺势捉住了他纤细伶仃的手腕。
      
      他戴着漆黑的战术手套,冰冷的皮革质地粗糙,刮在皮肤有种怪异的疼痛感。
      
      时安一惊。
      他反射性地往回缩,但是却在半途被牢牢截住。
      紧接着,只听“咔哒”一声响,一个不大的银环套上了他的手腕。
      
      时安这才回过神来。
      
      他后知后觉地低下头,视线落在了银环之上。
      
      银环套在匀停细润的腕骨之上,被雪白的肤色衬的辉光熠熠。
      银环上的纹路在变换,在灯光下看上去漂亮极了。
      
      时安眼前一亮。
      
      很快,纹路不再变换。
      上面的图案停留在某个形态之上。
      
      穆珩皱起眉头,一双银蓝色的眼眸藏在长长的白色睫毛之下,视线定定的落在银质手环的表面,似乎显得有些费解。
      
      时安也同样注视着手环,眨眨眼。
      
      嗯……看不懂。
      
      气氛凝滞沉重,时间的流动仿佛都因此减缓。
      终于,穆珩抬起眼睫,深深地看了时安一眼,说:
      
      “可以了。”
      
      他在银质的手环表面轻轻一按,又是“咔哒”一声,手环打开了。
      
      温瑶提起的心缓缓地放了下来,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穆珩使用那个手环,这仿佛一个危险的信号,还好一切并没有异常。
      
      时安用视线追逐着手环的去向,依依不舍地开口:“你要把它拿走了?”
      
      穆珩一顿。
      
      他看着面前少年脸上明晃晃的失望之色,缓缓问:“不然呢?”
      
      时安落寞道:“不给我了吗?”
      
      “你说什么呢?”时则淳的脸色变了,眼珠里好像要飞出眼刀,但还是被迫耐着性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种检测手环造价高昂,只有少数魔物管理局的高层才会有,怎么可能会随便送人?”
      
      时安:“……哦。”
      
      他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穆珩从刚才就沉默不语,带着种若有所思的审视着他。
      银蓝的光沉淀在眼底,在灿然纯粹的华丽之外,还有种冰雪版的锐利冷冽,刚才看上去亮光莹莹的手环在对方的手中,居然硬生生失色几分。
      
      时安想了想,问:“那你呢?也很贵吗?”
      
      他的话刚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时则淳:“……”
      
      草。
      
      他差点眼睛一闭,整个人背过气去。
      
      “你想买我?”
      穆珩忽视了众人,径直向着他身旁的少年看去。
      
      站在一旁的温瑶表情惊恐,神色恍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时安:“其实……”
      
      只要头发也行——
      
      时则淳气急败坏地上前一步,略带慌乱地向着穆珩解释道:
      “这……这,您不要当真,这孩子刚刚脱离危险,脑子还不太清醒……”
      
      这时,老管家也从极度震惊的状态中缓过神来,他老脸煞白,猛地抬手将时安身上披着的毯子扯起来,正好捂住了时安的脸。
      
      眼前一片漆黑的时安:“……”
      
      他茫然地注视着挡在面前的毯子,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这是怎么了?
      
      时则淳脸上挤出一丝笑:
      “这个……抱歉……”
      
      正在这时,一个进行现场检测的人员跑来向穆珩报告,他低低地说了几句,然后为穆珩递过来一份材料。
      
      穆珩接过材料,随便翻了两下。
      他扭过头,最后深深地看向浑身上下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少年,然后抬眸扫了眼时则淳,淡淡地打断了对方的语无伦次,
      “不必在意。”
      
      说毕,他合上材料,转身向着宴会厅内走去。
      
      *
      
      一路上,时安心不在焉地听着管家苦口婆心的唠叨和叮嘱。
      
      他完全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难道现在的人类都不喜欢钱了吗!明明几万年前他们还是很着迷的。
      
      如果不是时安现在还没有找回自己的身体和力量,他哪里还用得着买,直接抢回去就是了!
      
      在终于把对方敷衍过去之后,时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关上,将走廊的灯光隔绝在外。
      
      接下来,时安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倒退几步——
      冲刺!
      
      哗啦!
      他扑上了床,幸福的滚了滚。
      
      床上原本应该是柔软寝具的地方被堆满了亮光闪闪的金银器,有大有小,还有被从家具墙壁上硬掰下来的饰品。
      它们堆在床上,碰撞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时安满足地眯起眼,把身体团了进去。
      
      这些都是他在成为“时安”这个人类之后,在这个别墅里一点点地收集起来的,花了很久才终于勉强做成一个可以入眠的床铺。
      
      可惜的是,现在这具人类的身躯实在是太过娇惯脆弱,时安又不能时时刻刻保持着魔力放出的方式,所以经常一觉起来,身上都是被硌出来的红痕。
      
      时安埋在自己的财宝堆里滚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目的。
      
      他坐起身来,从口袋里将那只人脸虫掏了出来。
      
      时安戳了戳虫子的肚子。
      
      它的一条细腿蹬了下,但还是保持着仰面朝天的姿势,装死装的十分认真。
      
      一簇龙焰在时安的指尖腾起。
      
      “……!!!”虫子不再装死,它猛地蹦了起来,发出吱吱吱的惨叫。
      
      时安和善一笑,低头凑近:“醒啦?”
      
      魔虫:“……”
      啊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
      
      魔物管理局位于上城区中央,一栋高大而肃穆的灰色大楼内。
      
      穆珩刚一走进大楼,只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穆长官……”
      
      穆珩扭头看了过去,沉静的眼中倒映着对方慌张的神色,似乎在无声的质询。
      
      对方喘了口气:“卓先生交代我,等您一回来就喊您过去,说,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穆珩若有所思,他点了下头,然后转身向着研究处的方向走去。
      
      卓浮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是研究所的负责人,平日里负责研究魔物的弱点,监控魔物的动向以及不寻常的魔力波动。
      
      此刻,他那张玩世不恭的脸紧绷着,但是双眼明亮的惊人,几乎有些跃跃欲试。
      
      “前一段时间检测到的魔力波动的分析结果刚刚出来。”卓浮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有可能,有可能是幻想种。”
      
      穆珩一怔。
      
      幻想种,曾经位于所有魔物的顶端。
      它们强大而可怖,拥有超越人类的智慧和寿命,曾经统治了整个大陆。
      ——而它们现在已经销声匿迹超过万年了。
      
      虽然时不时会有幻想种即将现世的传闻出现,但都传闻不过只是传闻,没人真的见过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幻想种。
      
      而卓浮正是幻想种研究的忠实粉丝。
      
      他突然凑近,神秘兮兮地说:“说不定会是龙呢。”
      
      穆珩的骤然抬眸看了过去。
      
      银蓝色的眼眸呈现出一种钢铁般的灰,暗色的火在冰层下无声燃烧,透着种异样的专注:
      
      “嗯?”
      
      卓浮浑身一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你别这么看我,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
      “数据只是可能性而已,别说龙这种远古传说级别的幻想种了,或许根本没有什么,只是需要通知你一声而已。”
      
      卓浮冲着穆珩挤挤眼:“不过如果真的出现也没关系,毕竟不是有你在嘛。”
      
      ——穆珩,当今人类最强能力者,最年轻的魔物管理局长官。
      同时也是仅存的高贵屠龙者血脉。
      
      眼看面前男人的表情沉了下来,卓浮干咳一声,强行转移话题,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对了,那个……我听说你去处理上城区的任务去了?怎么样?有人员伤亡吗?”
      
      穆珩沉沉地看了他一眼。
      
      终于,在卓浮额前冒汗之前,他终于大发慈悲地开口道:“没有。”
      
      “魔物样本呢?”卓浮自然而然的问道:“送去实验室了吗?”
      
      穆珩眼眸微眯,瞳眸闪烁着金属般的钢蓝色,他说:“逃了。”
      
      卓浮一惊:“居然能有魔物从你的眼皮底下逃走?”
      
      穆珩掀起眼皮扫了对方一眼,懒得搭话。
      
      卓浮清了清嗓子,继续问:“残留魔力检测结果出来了吗?”
      
      穆珩:“没有。”
      他顿了顿,说:“不过,我判断是深渊种。”
      
      深渊种?!
      卓浮大吃一惊。
      他倒是没想过要质疑穆珩的判断,这个人在魔力探测这方面,迄今为止从未出过错。
      
      穆珩眯起双眼:“最近深渊种出现的次数太过频繁了。”
      他扫了眼卓浮,用指尖轻轻地敲了下桌面:“先把你虚无缥缈的幻想种放到一边,深渊的动向更紧急。”
      
      卓浮嘟囔着“幻想种才不虚无缥缈呢”之类的话,不情不愿地转身过去,准备投入到穆沉交代的研究中去。
      
      但是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就被穆珩叫住了:
      
      “等等。”
      
      卓浮疑惑地扭回头:“怎么?”
      
      穆珩眉头微皱,许久之后,他问道:“你设计的那那款便携式人体检测仪器,确定没有问题吗?”
      
      卓浮大受侮辱,眉头高高扬起:“你说什么?怎么可能!那可是我的心血之一!绝对不可能出错!”
      
      穆珩点点头:“知道了。”
      
      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
      
      卓浮意识到不对劲,扬声喊道:“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事了?”
      
      穆珩没有回答,笔直地向外走去。
      他眼眸微垂,银白色的长睫在眼底印下浅浅的阴影,越发显得眸光莫测,生人莫近。
      
      ——没什么。
      只是……他的直觉似乎第一次出现了差错。
      
      *
      
      魔虫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惊恐地望着眼前的“人类”。
      
      他看上去和普通人类一般无二,同样有四肢躯干和一颗脑袋,身上的气味也完完全全是人类没错,但是……
      它的视线挪到了时安指尖的火苗上。
      
      赤色的火焰在黑暗中无声地腾跃燃烧着,仅仅是注视着,都能感受到那从中逸散出来的可怖高温和灼烧万物般浓重的压迫感。
      
      只是一眼,它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即使非常确信自己的甲壳能够抵御任何人类大部分的攻击,但是本能升起的畏惧却在叫嚣着——会被烧死的,绝对会被烧死的!
      
      然而,这一簇散发出危险气息的火苗,却被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少年把玩着。
      
      它在时安的指尖被捏圆搓扁,温柔驯顺的仿佛只是一团会发光的小球。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人脸虫蜷缩起来,战战兢兢的问。
      
      时安眨眨眼。
      
      正在这时,风起云动,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口掠过,倏忽间照亮了房间内。
      
      光掠过少年的脸,坠入猩红的竖瞳之中,显得残酷而怪异,他抬起手,指尖覆盖上了一层坚硬锐利的鳞片,反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
      时安笑了下,说:“龙。”
      
      魔虫:“……”
      
      它呆呆傻傻地注视着眼前人类猩红的竖瞳,锋利漆黑的鳞爪。
      
      ——紧接着,它六条腿一蹬,再次昏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魔虫:救救我。
    感谢在2021-03-31 19:47:45~2021-04-03 17:41: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ctrecklessly、50017227、墨情、小銀、凤池归、南鸢离梦、短短猫要抱抱吗、江鹤羽、忆灬青竹、百里鲸落、Fil0、时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百里鲸落 40瓶;墨情、银瓶 30瓶;swing 20瓶;小叶凌 15瓶;望西、三千朝暮、seem 10瓶;时森 8瓶;泽无ws 6瓶;喜徐行。、时乌、江鹤羽 5瓶;s 3瓶;甜文爱好者、555~ 2瓶;猫不吃鱼、宫若曦、一颗糖、醉挽清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