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交税是很重要的啊 ...

  •   “姑娘是何人……?”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神摇曳,可是一想到方才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注意到此人,便叫在场之人暗自心惊。可是心惊着心惊着,看着她又忍不住恍惚起来。
      
      天上的明珠也不外如是了吧。
      
      “我是谁不重要,也并不适合让你们知道。”顾留芳一身鸡皮疙瘩都快被这些人的目光给激起来了,这魅力值加的她心里有点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可是既然接受了任务,这刘正风的事,她还真得想办法管。不过若是简简单单的管,只怕也没用,这群人明摆着是要搞死刘家,刘正风怕也是明白,所以才捐了这个参将的职位,只是不知道中间有什么差错。
      
      很明显,这个参将职位并不能护佑他,也不能让他在这个世界上立足。更不能成为这群江湖人士眼中的忌讳,或者说叫人无法对抗的东西。
      
      黑道想要洗白变成官员,中间就要经历一些事物,刘正风想的是金盆洗手。但是作为衡山二把手的他并不能直接金盆洗手,于是他想的是借用自己官身这样的态度来解决。也就是利用朝廷来压制江湖。
      
      但是很明显,这会引起江湖势力的反弹。也就是江湖人对于官府来说是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而一旦有江湖人成为官府中的一员,他就会受到一种隐性的排斥。这种性格其实并不是中国古代的侠客观念带来的。
      
      而是近代一种军阀林立之后带来的观念,也就是人人都想当正统,但是却缺乏统一政/府管理所带来的态度。他们无视政/府,但是却还是要以一套道德标准行事,否管这个道德标准多么叫人难以言喻,这都是他们的立身之地。
      
      详情可以参考一下七侠五义中的展昭和白玉堂,原著中听见能当官,当下就是回家祭祖,装逼,然后一脸喜气洋洋。但是近代武侠小说里就没有这种学得一身艺,报与帝王家的感觉了,时代背景带给作者的思考更多。所以才会出现现代电视剧里白玉堂看不起展昭做了朝廷走狗的态度。
      
      不过这种自由也是武侠小说兴起的一种原因,打破传统思维和统治带来的感觉。
      
      然而如果你真的——处在这个世界。
      
      那样是无望的,而这个世界也是无法运转的。
      
      的确,今日顾留芳的确是可以救走刘正风一家,可以用法术救走他们。但是之后的刘家就真的是隐姓埋名了,对于这群大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他们想的是金盆洗手,但是脱去基本道德观念就不行了啊。
      
      顾留芳揉了揉眉心:“这位……叫什么来着的侠士是真的想用你家盟主的令旗大过王法啊。你家什么时候造反,我可以问一下吗?”
      既然如此,就把这个参将职位坐直了,引出社会矛盾,加强阶级之间的巩固性,一个投诚的大佬是真的不需要这样被放过的。
      
      如果她是皇帝的话。
      
      “这位是嵩山派的费彬,算是我师侄。”虽然不知面前这位美貌女子是谁,不过既然能够为他们讲话,便是好事,更何况言谈之中还有这许多官腔,怕不是上面。
      
      却见顾留芳开口笑道:“刘大人这假传圣旨的也不遑多让。”
      
      “诸位彼此彼此。”顾留芳撑着头,慵懒的看着面前的诸位。
      
      这一番话下来,便叫刘正风冷汗直流,真要说江湖人不怕官府,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敬而远之也说不大上,叫他想到这个损招。
      
      “以后要搞事的时候记得要多读书,什么时候一个官员任命能用上诏书了,你这也太能扯了。敕书就差不多了。而且参将,堂堂正三品官员,还是武将,就算武将见面比文官低那么一些吧,也不是你这么搞的。”
      
      “还有,找的托也太假了,虽然穿的是补服,但是那个摆是真的小。你们刘家不缺那点料子,多买个几匹布袖子做大点行吗?两边的褶摆也做出来啊。”明圆领袖子虽然比不上宋圆领大,但是还是一样费布料的好吗?
      
      顾留芳吐槽的毫不留情,丝毫不给刘正风反驳的机会。
      
      “不过看在面前这一群人也都看不出来的份上,你这一招,还算不错。”顾留芳又说道。
      
      见她先是以造反之问压制费彬,又是将刘正风的手法给说了个全,叫众人不由得有些思索这女子是来作甚的。
      
      “有这个心就不错,愿意来投效朝廷还是走正规道路的好,我也知道你们衡山派是个甚么路数,你若要来,也是可以的。回头自己去找点好关系,成吗?”
      
      “那不是托……”刘正风真金白银的给了那官员,此下被怎么一说,就估摸出味儿了。他怕是被算计了,而且费彬来的又如此急切。
      
      不用想都知道背后有诈。
      
      顾留芳顺着他的眼神往嵩山派一看,懂了七八分。“哦……我算是懂了。勾结官员的除了你,还有这两家啊。有意思,这可真有意思。”
      
      “刘老爷您算是金盆洗手,这…那几位是想弃暗投明还是想做二五仔啊。”
      
      顾留芳话音还未落下,便听见掌风顺着自己就来了,刘正风自然不敢叫这小辈有事,慌忙出手应敌,光是听她口口声声对官府的了解,若真是在他这里出了事,便是刘府逃出来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顾留芳眼神都没给费彬一个,一挥手,便将人给压制在了地上,只听见砰的一声,人就整个趴在地上不能动弹,地上还出现了一个大坑。偏偏其他武林人士并未受到半分伤害。
      
      众人这才将她看在上席。
      
      暗自思索江湖上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位武功高强的小辈,分明看起来年纪不大,内力如此深厚。当真令人心惊。
      
      “我最讨厌有人打扰我说话。尤其是这种…没什么眼色的。”顾留芳轻轻吹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蔻丹,心情实在是不爽,而且你这一掌叫她觉得她的魅力值白加了,懂吗?
      
      “诸位都是武林人士,行走江湖求得是道义二字也是真的。若是今天刘正风真的把曲洋给杀了,你们又要觉得他心狠手辣,别精分了好吗?”
      
      又是一道剑影,有人惨叫了出来。
      
      “我还在讲话呢?你偷袭干嘛。”顾留芳看着后面鬼鬼祟祟准备弄人质的家伙,摇了摇头。
      
      “刘老爷去认一下,那人要袭击的是不是你刘门的弟子?”顾留芳用烟杆对着惊魂未定的人一指。
      
      刘正风一看,果然是他门下弟子:“正是。”
      
      “好像是受了惊吓,叫他回去休息一会儿。”
      
      “是,前辈。”刘正风也晓得,现在是有人为他做主,若是好好把握,尚有一线生机。
      
      然后看见顾留芳似乎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没这么老,就是可能天赋比大家要高一点。我还只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不用这么说话的。”
      
      话是有点拉仇恨,但大家也摸不准她的实力,也不敢造次。
      
      “多谢姑娘相救。”刘正风从容的改了口。
      
      “好歹也是来参加宴会,诸位吃好喝好,叫刘公子刘夫人回去休息一会儿,我这里呢,也有些事情跟大家商量一下。”顾留芳支开其他重要人士,就开始套路大家了。
      
      “你们正道与魔教之间的事,我还真不好说。瞧你们这手法,又是逼人杀人,又是灭门惨案,又是娶小妾的,欺男霸女的。那个青城派的,哎,说的就是你们,前两日连人家客栈的未足月的小儿都杀了,人掌柜的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做事不容易,一下子就灭了满门。可怜啊”。
      
      顾留芳一边叹息着,一边指了指青城派。
      
      她轻抚着鬓角“作为一个非任何组织成员……我还真的是分不清你们正道和魔教有啥差别。可能……名头不太一样?反正我是真的看不大出来。”
      
      “方才好想听见有人说遗祸百姓,可这几日百姓是被谁杀的也心里有数。杀人犯法啊诸位,而且作为武林人士,各位也不走路引,还有这么多弟子行走江湖。这不是朝廷也有些嘀咕了吗?诸位这么多进账,还要什么盟主令,还一统江湖?”
      
      顾留芳皱着眉,暗暗感叹这时节,也没谁了。
      
      “我还是很好奇各位交税了吗?”终于,她还是说出了更重要的话。
      
      避开江湖正道与魔教之间的矛盾,直接将更加尖锐的问题放在各位面前但是又不得不血淋淋的去面对。
      
      经济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钱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江湖上为什么白银这么多,也是因为朝廷开始流通白银作为货币和税款使用。大量的西班牙白银流入市场带来的冲击是无可避免的。
      
      于是大家都懵逼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就涉及到了明代的一个很重要的经济问题。
    也是压垮晚明的一根稻草。什么李自成、瘟疫、贪官、内阁、党争、宦官都要靠边站。经济才是最为主要的问题。
    晚清也是这个套路,然而他的货币并没有进行全面崩溃,所以如果不是更加高级的资本主义参加进来以及外国侵略者,晚清的统治还会流行很久。
    说道这个问题就必须要说一下武侠小说不正常的白银货币,简直堪称是大力水手【误】几百两白银身上扛,好吧也有银票来着。
    好吧,这里我们就当它是正常的。
    于是谁给张居正的勇气用白银作为纳税标准使用呢?当然不是梁静茹,而是隆庆开关后西班牙的白银大量流入。恐怖的事情来了,整个大萌的货币发行权利都没在它自己手里啊。
    WTF?这就相当于现在美元霸权憋死其他货币的一个套路。再简单点就是很多小国根本不流行自家货币而用美元,所以也就必然而然的会受到牵制。
    但是当时的人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于是欧洲后面一打仗,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捷克(摩拉维亚地区)等地区几个大的铜矿银矿停止生产。欧洲那里就没有白银了啊,西班牙人就要将白银运回欧洲救急。所以很明显,我大萌,没银子了。
    或者说是白银极度短缺,加上乡绅名菜不给交税,各路官员官商勾结,还要养藩王,一大堆朱儿子都得养起来(朱元璋的问题,不准自己子孙出去工作),大萌这个经济不崩盘才怪。
    要救大萌换谁当皇帝都不成,得有钱,你搞军队要钱对吧,搞经济要盘活还是要钱对吧,没钱你打个串串的仗,也赈灾无力,得要有银子。内有李自成,外有女真人。我不禁流下了泪水。
    这个就是货币发行权不在手里的悲剧。开源不成,节流不成,不死才怪。当然大萌本身的经济体系也有问题,老朱当年白手起家还没参照物,元朝是把整个宋代的经济体系给打烂了的。老朱这个经济头脑撑那么久也不错了。就是大人,时代变了.jpg
    我大萌如果想+1,那就得让大萌皇帝先想办法结束德意志的三十年战争,恢复东欧铜矿和银矿的生产。同时让西班牙白银继续流通在大萌里面。实在不行把日本给搞下来,日本的银矿也能救急的。
    有钱啥都好说话,看人家大送,有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辽金夏全完了它还在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