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五岳剑派 ...

  •   刘正风这个金盆洗手大会办的极为隆重,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基本都来了。眼见得林平之也带人来了,大家也都不是什么聋子瞎子,自然也都是听说过福威镖局的惨案。
      
      又看青城派的人也前来,两下一对比,便能感觉到浓浓的□□味儿。
      
      顾留芳随意的拓印了一套劲装,假装是福威镖局的人也混进去了,江湖人不兴查户口,也不兴问路引之类啥的,总而言之看武侠小说就没个人搞身份证明的。
      
      这么一想,就很好奇这些武侠门派平日里偷税漏税有多少啊,毕竟人口流动这么大,也不知道到底会掺杂些什么。她要是当政的,估计看见这些武林人士就恨得丫丫痒。
      
      不过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偶尔吐槽一下这个就行了,虽然看起来这个江湖药丸的亚子,可是瞧瞧金老爷子一路写到了康熙时期,看着就知道还会可以苟一波的。
      
      刚送上贺礼,便就听见一句很让人想打人的声音入了耳。
      
      “福威镖局的人也来了啊,不知林镖头怎么不在,就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子。”青城派的人说话声音阴阳怪气的。
      
      林平之握紧手上的剑,一想起爹妈都被这群人给抓走了,恨不得上去与他们拼命。可当他气愤之时,听见了顾留芳的轻咳。
      
      “少主,咱们今日不是来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的么?江户前辈的好日子,何必引起争端。”顾留芳说着,也是在提醒青城派,不要搞事。
      
      林平之这才松开手,只是一直握紧的眉头叫人看得出他的想法。
      
      “青城山的弟子不正是在咱们镖局做客吗?若要叙旧,不妨过一会儿再去。”顾留芳又说道,这就是明晃晃的威胁了,你能拿福威镖局威胁林平之,自然也要想一想一夜之间,为何青城山众弟子有来无回这件事。
      
      对面青城山的弟子总算带上脑子了,不敢随意激怒在场诸位。
      
      暗道这福威镖局不知是找了何人做靠山,居然能让青城山弟子有来无回。莫不是洛阳金刀王氏,可若是这两家又一次联手,为何迟迟不见风声。
      
      林平之见仇人踌蹴不定的模样,心知对方脑补了一堆有的没的。未知的事物总是令人恐惧,他了解这样的感受,就像是当初青城派灭了他福威镖局满门上下时候的恐惧。
      
      “方才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提醒我,我不知道会不会……冲动行事。”林平之见青城派远去,这才与顾留芳说道。
      
      “那也得你听才行。”顾留芳摇了摇头,她见这刘正风家里还算是不错,有点苏州园林的意味,但是还是有北方四合院那样的中正线结构,若不是知晓这是江湖中人,怕是会以为自己来了哪家名士的家中。
      
      “有钱真好。”顾留芳暗暗感叹。
      
      “你喜欢?”林平之看了一眼这刘府,虽然自幼也是富贵锦绣地泡出来的,可这审美还是跟着江湖人一贯爱好走的。自然也看不出这刘府门道。
      
      “谁不喜欢大房子,若是有这样的人,那我是自愧不如。”顾留芳没解释,要解释的话这群人听不听得懂是一个问题,了不了解又是一个问题,还不如肤浅的回答两句。
      
      林平之正要疑惑,却见顾留芳突然脸色一变,像是遇见了什么不好的事。她来回的看了一眼过往的弟子,暗叹这福威镖局还真的不是什么有消息渠道的门派或者说组织。
      
      “待会儿准备好跑路吧。”顾留芳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让林平之选了个角落,她也跟着去了角落,好叫周围一些被带上的镖头们心有不甘。
      
      顾留芳看了一下这群人的表现,暗叹这种情商是怎么做快递的。也不只是那林震南情商超高带的动还是这分局就只管快递一点都没营销。
      
      “你们可莫不甘,我先问你,这刘正风刘三爷是五岳剑派的人对吧,我昨日听你们是这么说的。”
      
      “正是如此,这刘三爷的三十六手‘回风落雁剑’,几乎可称得上是衡山派第二把高手,只比掌门人莫大先生稍逊一筹。”那镖头回答道。
      
      “既然是五岳剑派的人,怎的这群盟友还带刀剑的。”顾留芳清嗤一声,小声道,尤其看向了某些个演技不怎么好,而且还有点小紧张导致抖腿的样子。
      
      “前排都是大人物,咱们福威镖局排不上五岳剑派的好,坐在角落也是好的。反正刘门弟子对待来客一视同仁也不缺那些。”林平之看着这周围,又看了看正中五把五岳剑派的交椅,大声说道。
      
      那五把交椅分别是嵩山、恒山、华山、衡山、泰山五个门派的掌门人交椅,一转眼,便见到那余沧海,他暗暗握紧了剑,就连堂上发生了什么也不去瞧。
      
      “哟,好漂亮的小姐姐。”
      
      来这里的江湖人大多都是男子,也就恒山派一个女子门派,还是尼姑,虽然都是一身缁衣,可这小尼姑长得俏生生的,娇艳欲滴,叫人好不感叹,偏偏这样一位美人却是个尼姑。
      
      “……你比她好看。”林平之无语。
      
      “这不妨碍我赞叹其他人的美好。”顾留芳摊手,她今日给自己贴了个无视的咒诀,游戏里没啥卵用但是在这里好用的一批,她说什么话都不会被人注意,只有同队队友可以注意到她。
      
      简单来说就是大家都意识到有这么个人,但是就是很没有存在感。
      
      “是叫仪琳对吧,这样一个天真烂漫,又可怜的小姑娘,连我都舍不得说句重话呢。”顾留芳捧着脸,眯了眯眼睛“那个叫田伯光的吗?我记住了,下次就去阉了他。”
      
      过后堂上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总归是和主角有关的。可惜的是他们也并未去参与,直到听见了一个官儿进来了,穿着还是公服,手里捧着一个盘子,口称是圣旨到。说是将刘正风封为参将。
      
      “……”是她学的历史都是假的,还是这个世界皇权就真的是个浮云,咋圣旨居然只有一个人下发,还不是内官,这货出来穿的还是公服不是朝服。
      
      牛逼。宁这黑社会搞得也太凶残了,怕是汉末各路诸侯都没这么牛逼的。
      
      “居然是做官了,看起来是准备金盆洗手洗白自己了。”
      
      “这刘正风居然甘愿为朝廷走狗,做的这个狗甚的官。”大堂之上各路江湖人马皆是一副鄙夷面孔,有的年纪大的,不由得思索这个刘正风临到老来,居然还想着这许多事,也正是晚节不保。
      
      别说别人了,就是福威镖局数人,也是一脸看不大起的模样。
      
      “待会儿我数一二三,你们几个就先跑吧。估摸着今日找场子是不行了。”顾留芳暗暗对这几人说道。
      
      “为何如此之说,是说那刘正风会对我等不利么?在场江湖豪杰如此之多,即便他再怎么武功高强,各大掌门人都在此处,不需如此害怕。”
      
      “林公子啊。”顾留芳一脸慈祥的看着他:“难为你如今还能如此天真无邪了。”
      
      “我看不是刘正风想搞事,而是那嵩山派想搞事。你看他们满脸杀气,我估计待会儿就要暴起。”
      
      说时迟那时快,便见一个嵩山派弟子上前去,拿出盟主令就要刘正风不再金盆洗手,竟然还爆出来了他与魔教勾结的事实。霎时间就叫人群情激愤了起来。这一个个都不相信刘正风与魔教勾结,偏偏他还承认了。
      
      地铁、老人、手机
      
      真不知道该说是实诚好还是这货是大无畏的好。
      
      “他竟然真的与魔教勾结,还是只是喜欢音律之顾。”林平之有些了解这事了,却不明白为何一定要苦苦相逼。
      
      顾留芳眼光一斜,看见了青城派的人鬼鬼祟祟的欲要蹭此机会过来偷袭,当下手上便掐了一个咒诀过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一个诅咒印诀罢了。
      
      游戏里面的词条是《芳香的味道》,其实就是脚气,扣福源会扣个20点的样子。换算到现实生活中就是他的头顶突然冒出一股黑气,然后一脚踩了个空摔了个五体投地式,然后还跟着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排排往后去。
      
      整个大堂的目光都被青城派突如其来的滑稽给使得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起来,有几个弟子没能忍住,便又笑了开。
      
      “你干的?”林平之眼神示意她。
      
      顾留芳摊手,点了点头:“其实本来今天不关他们的事的,我们的目的还是你爹娘。”
      
      “但是吧,人贵重不贵贱,有些人他就是犯贱,左脸伸出来让你打,你不打岂不是坏了别人心情,我惯来是个好姑娘,于是也就放心大胆的满足了他们这个奇怪的要求。”
      
      “顾姑娘说的极是……”林平之忍笑,这大堂如今气氛虽然从严肃被打乱,可是于是被人注意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却突然见到顾留芳手中出现了一只蝴蝶,慢悠悠的往外飘去。但是大堂之上所有人都好似对此视若无睹似的,只有他惊讶的看着。
      
      也是方才用这种小术法的时候顾留芳才想起来一个非常有用的寻人之术,其实也不能叫寻人,也是一种微弱的诅咒,当蝴蝶落到被诅咒的人身上的时候,被诅咒之人有小概率会发生一些倒霉的事,比如鉴定装备+0、做菜出来黑暗料理、钓鱼钓出来一堆垃圾之类的。
      
      不过这个应该不用与林平之说的吧……
      
      “这蝴蝶是……”
      
      “你跟着这只蝴蝶往外走,便能找到你父母。我用了你的头发作为媒介,想来应该是可以的。”只是说亲近之物,但是亲人无异是最亲近了吧,DNA都90%以上呢。
      
      “现在青城派的人都要被困在这里看热闹了,只怕别人也不想放他们出去,非得把所有人绑在逼死刘家才行。”这就是所谓的大家一起中招,法不责众,其他人为了保持自己的公正性,即便心底觉得刘正风是好人也不会做干扰。
      
      “那你呢?顾姑娘,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林平之握住顾留芳的手,问她。
      
      “I’m surperhero。当然是做英雄咯,这世上会搞这种灭门惨案只是为了一部分利益的家伙可不止是青城派啊。”
      
      “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就能来。”顾留芳一拂袖,给林平之他们几个加了个护卫buff,假装不在意的往其他的遮蔽物后面走去。
      
      天赐良机,林平之心知自己不是在场诸位的对手,怕是二流弟子也打不过,一咬牙,带着人跟着那个透明的蝴蝶跑去。
      
      顾留芳走出来,再一转身,居然是换了件衣衫。
      
      小狐狸这个账号上唯一一件联动礼服套,全身裹得严严实实那种,大红百蝶披风+立领广袖加裙子,还带反重力披帛,好的这个披帛就可以不要了。看着就很反人类。
      
      顾留芳拿出自己的信物武器,一柄烟杆,轻轻的抿了一口昆仑灵气,感受着突然清明了不少的脑子,柔媚一笑,朱唇轻启,好像是在于情人说话一般柔媚。场上若有人似乎才如梦初醒一般的看见了面前的女子走来。
      
      她是谁,为何方才所有人都未有注意到场上居然有如此美人。
      
      顾留芳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座位之上还空着的首席,低头看了一下还在争执的这些个人,轻轻的笑了出来,恰如阳春三月,叫人的目光从中移不开来。
      
      “这五岳剑派还真是好大的威风,朝廷命官也敢下手呢。”一双含着秋水的眸子将在场所有人看了一眼,冷冷的笑了出来。旁人觉得她的微笑是冷的,可是却叫人心头火热。
      
      所有人都忍不住看着她,好像是在看着稀世珍宝。
      
      只有顾留芳心底暗自吐槽,看着套装上+25%的魅力值有点懵逼。等等她玩的确定不是奇迹暖暖之类的吧。底下还有个狐狸血统加成5%……搞毛线啊,除了怪和NPC就只有他们一家是狐仙主打了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到了搞事的前提。感谢在2020-02-22 14:55:21~2020-02-26 21:52: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魂苍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