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夺子 ...

  •   宋婆子这会儿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一改在家里颐指气使指哪打哪的跋扈。
      
      姜芸岂能不知道她的招数?
      
      碰到事情先假惺惺讲道理,对方不听就开始冷嘲热讽进而威逼利诱打压,还不行就撕破脸用强。
      
      如果用强碰到铁板,那就开始示弱卖惨。
      卖惨呢,自然是越惨越好。
      
      宋婆子平日里什么人,怎么对姜芸的,谁不知道?这会儿来卖惨,有点晚了吧。
      
      反正宋书记不信,福爷爷更不信。
      
      福爷爷直接递出了杀招,“不是人家闺女不饶人的事儿,是儿子和孙子你要哪个的事儿。”
      
      宋婆子眨巴眨巴眼睛,抹抹眼泪,“咋回事?我咋不明白呢?”
      
      儿子媳妇离婚,媳妇滚蛋,怎么还成了儿子的事儿?
      
      福爷爷:“我瞅着占刚外头有人有闺女的事儿是真的?这要是真的那可犯法。你想让他被抓起来?”
      
      宋婆子立刻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那不能。”
      
      福爷爷:“这不就的了?我看啊,上梁不正下梁歪,让孩子跟着娘也好,免得学歪了。”
      
      宋占刚脸色都黑了。
      
      可他不想让心爱的女人受到一点点伤害,哪怕是被这些人污蔑也不行。
      
      他现在就想赶紧离婚,回城,跟姜芸老死不相往来!
      一分钟都不想再和她在一起!
      
      宋婆子却哭着哭着,真个哭出一点感情来,想想本来俩大孙子,再过两年都能给自己家干活挣工分。
      
      现在被姜芸带走,还得儿子出抚养费,这也太亏了。
      
      宋二婶看她意思,就建议,“要不咱们还是问问孩子。”
      
      “对,问问孩子,问问我孙子!”宋婆子一下子找到主心骨,“再说离婚这么大的事儿,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办的。怎么也得把老大家,还有你们舅舅都叫来,大家……”
      
      姜芸冷冷道:“结婚的时候这些人都来了吗?”
      
      结婚那么大的事儿不来,离婚来干什么?来欺负她么?
      呵呵。
      想得美,离,今天就离!
      一秒钟都不想再顶着宋占刚老婆的名头!
      
      不过她原本是想和小哥俩先商量好的,免得他们接受不了,毕竟离婚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从前的家没了。
      
      虽然宋占刚不稀罕他们,对他们没感情,甚至还时有打骂,可现在这时候男人普遍不体贴,不做家务、不带孩子、打骂孩子,甚至打骂老婆都是常态。
      
      周围的人习以为常,她怕孩子们也会那样认为。
      
      再者她以前全副心思都扑在渣男身上,对自己孩子也没多上心,她心有愧疚和忐忑。
      
      她觉得小海肯定会选择她,可又怕小河被宋婆子给哄骗了去?
      
      俩孩子长得白嫩俊俏,性格也乖巧,很讨人喜欢。
      
      小海性子冷硬一些,嘴巴闷不喜欢讨好人,比较倔强。
      
      而小河则甜得很,性子平和,除了宋占刚那瞎眼的,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他跟爷爷奶奶等人关系也不错。
      
      她原本想提前跟孩子说说的,现在被他们一搅和,她只能先把孩子要到身边,然后慢慢地跟他们解释什么是离婚,为什么离婚。
      
      随着剜野菜的妇女们回来,大队部这里挤满了看热闹的。
      
      离婚啊!
      他们村还从来没有过呢,这可是第一桩,多新鲜呢。
      
      虽然有人谴责宋占刚不地道,可也有不少人说姜芸不懂事的,男人么,谁家猫儿不偷腥?以前那些有学问有身份的,哪个不得弄个小老婆?
      
      他们倒是要看看离了婚没了男人,姜芸靠啥过日子呢。
      
      回娘家?多丢人啊!
      哥哥嫂子不得第二天就给她嫁出去?管他是瘸腿老头还是傻子的,估计能凑合就行。
      
      再者,孩子都七八岁,也不傻,这么大都知道跟着谁才能过好日子吧?
      
      他们笃定,俩孩子肯定会跟着爷爷奶奶的。
      
      宋书记觉得也有道理,就让人去找孩子们回来。
      
      几个看热闹的妇女,赶紧打发自家孩子去找小海小河哥俩,他们在后面河沟子那里剜野菜呢。
      
      有几个知青下工路过大队部,听说宋占刚两口子闹离婚,都好奇得很。
      
      “宋占刚老婆有那么厉害?还敢离婚?她怕是离婚这俩字都没听说过吧?”
      
      “正在大队闹呢,那还能有假?”
      
      很快几个青年男女知青就涌进大队部,院子里挤着看热闹的婆子们赶紧给他们让出道来。
      
      知青是城里来的,有学问有见识,村里老婆子们还是有些敬畏的。
      
      男知青中有个叫郑毕臣的,一直都看不惯宋占刚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当年宋占刚仗着姜芸单纯没见过世面将她哄骗来,回头却不珍惜,经常跟男知青们炫耀自己如何把姜芸拿捏得死死的,还在知青点和一个女知青有点不清不楚的,郑毕臣就特别看不上他。
      
      在郑毕臣几个看来,姜芸这个人长得白净漂亮,性子恬静,干活勤快不偷懒,从不排挤知青也不说人闲话,又乐意给人帮忙,知青们大部分对她印象不错。
      
      而且她在宋家这几年,任劳任怨地伺候一大家子,可宋占刚和宋婆子丝毫不感激,背地里没少贬低她来凸显自己,她知道也并不说什么,真是傻得让人心疼。
      
      他们都以为她对宋占刚逆来顺受,这辈子都不会反抗的,没想到现在居然敢跟宋占刚提离婚!
      
      杨晴捅捅郑毕臣:“是不是你教的她?”
      
      郑毕臣:“我倒是想教,也没机会啊。”
      
      姜芸被宋占刚洗脑洗的,绝对不敢单独和别的男人私下里见面,就算在公众场合也不会说工作之外的话。
      
      她就跟一株娇羞的海棠花似的,永远静静地依附在宋占刚的身边。
      
      这会儿宋占刚回城享福,不但不带她,还想把这株海棠花给连根拔起毁了。
      
      郑毕臣几个是非观比较正的知青就受不了,一边看热闹一边开始冷嘲热讽。
      
      “我说宋占刚,你乡下媳妇孩子还没安顿好,又想娶城里媳妇,你这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可要不得啊!”郑毕臣大声起哄。
      
      宋占刚头发都散乱了,铁青着脸,他对姜芸没好气道:“回家做饭去,一家子都饿着肚子陪你折腾,你这下满意了?”
      
      姜芸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年轻轻就痴呆了?她刚说过让他吃屎去!
      
      郑毕臣和杨晴几个也发出嗤笑声,都这时候了,宋占刚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为姜芸就是闹一下脾气呢。
      
      宋占刚恼怒地瞪了一眼人群,对上郑毕臣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冷冷道:“郑毕臣,是不是你挑唆的?”
      
      郑毕臣这人有点混不吝,从来就不尊重他,而且每次见到姜芸,他都用一种同情又欣赏的眼神看个不停。
      
      宋占刚早就看他不顺眼!
      
      姜芸抢先道:“宋占刚,你不要用自己的卑鄙去揣测别人了。我之所以和你离婚不是受人挑唆,而是你这个人太渣!当初我娘说你不是过日子的,我还不信。你挑唆我去公社告我爹娘干涉婚姻自由,你自己信誓旦旦地跟公社干部保证对我是真爱,没人可以拆散自由的爱情。现在你背弃誓言,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偷情,还想骗我不离婚继续给你们当牛做马,你真是天下第一号的混蛋!”
      
      宋占刚脸黑得要命。
      
      在他看来,姜芸这分明就是维护郑毕臣,这比姜芸要离婚、骂他卑鄙小人还让他恼怒。
      更何况,她居然又侮辱他心爱的女人,说他们鬼混!
      
      岂有此理!
      他怒不可遏,就想直接把姜芸拖回家去收拾。
      
      宋书记和福爷爷在,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恰在这时候,小哥俩从外面冲过来。
      
      两个孩子如同两枚小炮/弹一样弹过来,异口同声大喊着:“不许打我娘!”
      
      宋占刚看着眼前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俩小子,立刻厌恶得不行,他们身体里流淌着姜芸的血,庸俗又低劣!
      
      宋婆子赶紧抢过来,“小海小河,你们跟奶奶过好不好?以后你们爹去城里工作,你们在家里跟着爷爷奶奶。爹寄工资回来,奶奶给你们买肉吃,买水果糖,买冰糕糖葫芦,还给你们买玩具汽车、枪,买好多小人书。等你们大了就送你们去城里读书,好不好?”
      
      她越说越激动,一张脸都迸发着光彩,说得她自己都信了。
      
      她知道小海喜欢玩具汽车和枪,小河喜欢小人书,还有肉和糖,哪个孩子不喜欢?
      
      一哄一个准儿!
      小海没理睬她,只愤怒地瞪着宋占刚,一双黑亮的大眼里仿佛熔岩在翻涌。
      
      姜芸目不转睛地盯着俩儿子,脑子里翻滚着那些让人痛恨的剧情,她喉咙里哽着棉絮一样难受,“小海小河……”
      
      对于他们来说早上刚分别,可对她来说,却已经耽搁了几辈子那么久。
      
      小海立刻抬手紧紧地拉住姜芸的左手,大声道:“我要跟着我娘,才不稀罕那些破东西!”
      
      他拿眼瞅弟弟,让他赶紧表态。
      
      小河忽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因为眼中含笑看起来又甜又乖。
      
      下一秒他不笑了,垂下浓密的睫毛,如同两排乌黑的小刷子一样耷拉着,让众人的心情也跟着下沉。
      
      宋婆子心里暗喜,就算大小子跟着姜芸,小河也肯定会选择自己的。
      
      虽然她不见得多喜欢这孩子,可如果俩孩子都不选择她,那总归是非常没面子的。
      
      大家都紧张地盯着小河红润的小嘴,想看他到底要跟着谁。
      
      这时候小河抬眼看着宋婆子,他抿了抿小嘴,用软糯的声音问:“奶奶,你能给我一……两块钱吗?”
      
      宋婆子眼睛一亮,“给,只要你跟着奶奶,以后你爹寄钱回来,奶都给你买好吃的。”
      
      小河伸出白嫩的小手,“给我吧。”
      
      宋婆子犹豫了一下,大家都盯着呢,她咬咬牙真的掏出两块钱放在那只小手里。
      
      “小河,奶的心肝儿啊!”宋婆子呜嚎一声张开胳膊就抱过去。
      
      小河却灵活地往后一退,让她抱了个空。
      
      小河转身跑到姜芸身边把钱塞在姜芸口袋里,笑嘻嘻的,“娘,让小海陪着你,我跟着我奶。我攒了钱和好吃的就拿给你!”
      
      众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
    宝宝们,留言太少了,红包都不够我发的,来,让留言飞起来,让红包飞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