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曝光渣男 ...

  •   宋槐花疼得当场就跳起来,追着那黑猫就要打杀它。
      
      黑猫却无比敏捷,转眼就跳墙上了屋顶,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如同一个王。
      
      “我日你祖宗!”宋槐花气得口不择言,对着黑猫骂了半天。
      
      跟她一起来的妇女是宋占刚的婶子,受宋婆子所托过来让姜芸懂事的。
      
      宋槐花婆家是红星大队姜家庄,和姜芸娘家一个村,她今日特意回娘家来教训弟媳妇,让弟媳妇懂事别给弟弟添堵。
      
      哪里知道一到门口就看到俩弟弟扶着老娘从外面回来,脸上手上都是猫爪子挠的血痕,看着忒可怜。
      
      赤脚大夫给消了消毒,却没法包扎,反正已经止血也没大毛病,就让他们回家养着。
      
      宋槐花气得当场就要回家扇姜芸,宋占刚兄弟俩也气急败坏的要拿姜芸是问,结果发现她不在,于是几个人分头找。
      
      宋占刚猜着她可能去找俩儿子,宋婆子却觉得她可能去找别的大娘哭诉,正好宋二婶过来,宋槐花就拉着她到大队这边看看。
      
      让她堵了个正着!
      却也让她光荣挂了彩!
      宋槐花要气炸了!
      
      姜芸暗暗给黑猫竖大拇指点了个赞,然后露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往办公室里面躲。
      
      当着书记和福爷爷的面,她当然不会和大姑姐硬杠,示弱才是最好的选择。
      
      果然,宋书记都看不过眼,直接呵斥宋槐花消停点。
      
      宋二婶一副和事佬的样子,她劝姜芸,“小海娘,你可不能犯糊涂啊。你十里八乡的打听打听,咱们乡下哪里有打离婚的?咱可不能学城里人那些不实在的事儿。让人家笑话,戳脊梁骨?你自己不在意,你让小海小河以后咋整?他们没有了爹,还咋抬头做人?”
      
      姜芸冷笑,却不接话。
      
      该说的她都和书记福爷爷说过,再说一遍好话都是臭的。
      
      而宋二婶的意思书记之前说过,福爷爷否决了,再说更是臭的。
      
      请你继续表演。
      
      姜芸冷淡地看着她们。
      
      宋槐花在那里一个劲地说先打服了再说,“就是欠揍!”
      
      宋书记:“你闭嘴,出去!”
      
      宋槐花委委屈屈地站到门口,恶狠狠地瞪着姜芸,又拿眼去找那黑猫,一定要打死它!
      
      黑猫已经跑到南边院墙上去和她对视,她目光如火,它猫眼儿高傲又冷酷,时不时对着她呲牙,看着不像猫,倒像是什么凶兽。
      
      宋二婶又道:“小海娘,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我说的这样?我们都望着你和孩子好,孩子跟着你被人指指点点,你能忍心?你再想想你爹娘,他们当初就因为你嫁人被指点,这会儿你又离婚,他们不是更抬不起头来?你要是离婚回娘家,那他们更没法过日子了。”
      
      姜芸冷笑,他们就是吃准她和娘家闹甭,没了靠山和退路,娘家不接收她,她就没地去。
      
      一说这个姜芸更来气,如果不是因为前世作为一个纸片人,她会那么蠢?
      
      被宋占刚各种洗脑和娘家决裂,只和他一个人亲近,他要抛弃她,她就别无他路,只能被他控制。
      
      今时不同往日,她既不怕被人指点,也不会被别人忽悠,只要有她立足之地,她靠着灵泉和数不尽的知识,自然能带着儿子活得风生水起。
      
      当然,待她好了,就是宋占刚倒霉之时!
      
      福爷爷直接把宋二婶堵回去,“两口子的事儿,人家冷暖自知,咱们都是外人,就别掺乎了。”
      
      宋槐花撇下够不到的黑猫,回身狠狠地道:“真要离婚,那你就自己滚蛋。你没带嫁妆来,滚蛋的时候也别想拿走一针一线。”她知道当娘的肯定舍不得孩子,就专往痛楚戳,“小海小河是我们老宋家的种儿,你别想带走。”
      
      姜芸岂能让她如愿?
      
      “宋占刚要儿子行,必须他带在身边养,还得和他跟外面二房生的闺女一样待遇,但凡有一点不如人家的,我就去城里告他!”
      
      她翻了宋槐花一个白眼,继续冷冷道:“宋占刚有没有和你们说,他早几年借着回城探亲的机会和一个女的生了闺女?这事儿看起来得好好掰扯掰扯,他什么时候好上的,什么时候生的,算不算流氓罪?算不算重婚罪?人家女的知不知道他在乡下有老婆孩子?他是不是骗的人家?反正他有前科,专会骗大闺女。要认真说他这样的有资格进城?”
      
      姜芸越说越重,最后啪一巴掌拍在桌上,“不行,我得进城去看看那女的和孩子,别再……”
      
      “姜芸!你敢!”外面传来宋占刚气急败坏的声音。
      
      他大步冲了进来,对姜芸怒而指责,“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够丢人的什么时候了还不家去做饭?”
      
      姜芸呸了一声,“宋占刚,以前那个当牛做马伺候你们的姜芸死啦,这会儿在我眼里,你们狗屁都不是。还给你做饭,吃屎去吧!”
      
      宋占刚被她气得脸色都铁青,他大步向前伸手就朝着姜芸抓去,“走,家去说,别在这里丢人。”
      
      他直接将姜芸当成他的所有物一样,一副不许别人插手的样子。
      
      福爷爷却伸手挡住他,“占刚,现在人家闺女要离婚,有话就在大队里讲,讲明白,掰扯清楚了,该怎么办怎么办。”
      
      宋占刚阴沉着脸,“福爷爷你不懂。”
      
      福爷爷笑了笑,“我咋就不懂?你是觉得我就一个糟糠老婆没有外房不配说这事儿?”
      
      这话说的,等于直接扇宋占刚的巴掌了。
      
      宋占刚听他话里话外都是对他和情人的鄙夷,顿时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为自己心爱的白月光不平,都是姜芸这个惹祸精!
      
      “福爷爷,你不知道情况,是我先和她好的,后来才和姜芸结婚的。她姜芸才是外房!”宋占刚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姜芸立刻堵回去:“宋占刚,我是正儿八经在大队登记结婚的,要我是二房,那你和她登记了吗?这样重婚罪没跑。走吧,咱们去公安局说。”
      
      宋占刚阴狠地瞪着她,“够了,你别没完没了!我以前没看出来你居然这样胡搅蛮缠,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
      
      “我要不是看在俩儿子的份上,我就直接弄死你一家子,离婚都省了!”姜芸冷冷地打断他的话,眼神坚定又无情,冷凉冷凉的。
      
      这样的眼神看在外人眼里,那就是心灰如死,对宋家再不抱半点希望的。
      
      宋书记看得心里直打突,赶紧给他们办离婚,别闹出人命来自己跟着吃瓜落儿。
      
      宋家几个也看明白,他们没办法再留下姜芸当牛做马,更没法让她给宋占强当媳妇,因为她眼神里透出来的恨意足可以吞噬一切感情。
      
      到了这时候宋槐花居然第一个有些舍不得。
      
      他们老宋家,老大两口子在县里上班,带着孩子常年不着家。
      
      宋占强没结婚,只有宋占刚娶了姜芸生了俩儿子。
      
      平日里都是姜芸在家里忙里忙外,还负责伺候老人,有个头疼脑热的给端茶倒水嘘寒问暖。
      
      而且小海小河那俩孩子,双胞胎,长得俊,体面。虽然小海性子冷一些,文静,可也懂事,一点个小孩儿就能帮着烧火扫院子。小河更讨人喜欢,性子开朗活泼,笑起来总是让人心里热乎乎的。
      
      家里有这俩孩子,多了很多热闹。
      
      宋婆子老两口嘴上不说,可心里却是稀罕俩孙子的。
      
      不管媳妇咋做,可能都得不到他们的真心,孙子却总归是一家人。
      
      现在媳妇留不住,那孩子必须得留下的。
      
      她跟宋占刚说明自己的意思,这也是老两口的意思,让宋书记给做主。
      
      姜芸却早就把话说透了,孩子她要,宋占刚给抚养费和教育费。如果他不答应,她就豁出去要告宋占刚重婚罪、流氓罪等等,反正就是要把他那个白月光拉出来示众。
      
      宋占刚盯着姜芸连连冷笑,“我算是认清你了,原来这么狠毒不容人。”
      
      在他看来,姜芸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可他自认不是肤浅好色的男人,他从来就不看皮囊,他看得是灵魂!
      
      姜芸这个人的灵魂,是恶臭的!
      她的灵魂里住着一个魔鬼!
      
      宋书记都看不过眼了,“行啦,既然没法调解,你们就离婚吧。”
      
      宋家拿儿子要挟姜芸,姜芸拿白月光鞭笞宋占刚。
      
      宋占刚先扛不住,因为他既不想要儿子,更不想让白月光受一丁点委屈。
      
      对他来说,姜芸只是他在乡下那几年寂寞时光的错误,曾经以为再也回不去,以为和白月光再也没有机会。
      
      姜芸只是她的一个替身、一个影子而已!
      
      他现在无比后悔,恨不得立刻将那段时光抹杀,从来没出现过姜芸这个人。
      
      这样,他和心爱的女人之间就不会有任何障碍!
      
      “离!马上离!”宋占刚一副壮士断腕的悲壮架势。
      
      “你们离你们的,把心肝孙子给我留下。可不能把我老宋家的孙子带走啊。要我老命啊……”
      
      宋老婆子步履蹒跚地从外面进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朝着姜芸伸手,“媳妇,我给你跪下啦,求你把孙子给我留下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发红包,2分15字,求留言和收藏,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