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老刘氏劝解,王狗家商议 ...

  •   
      王狗儿看见老刘氏和板儿一老一少走出狱门,两个人眼睛发红,明显大哭过一场。“这是里面情况不太好?还是那二奶奶不好了?”待这娘俩来到马车旁,他方才出声儿问。
      
      老刘氏和板儿也不答他,各自上了板车。板儿扯着棉被把娘两个裹好,这才对王狗儿说了一句,“爹,咱们路上说话。”王狗儿跳上车辕,一甩马鞭,三口人向京城而去。
      
      路上老刘氏和板儿你一言我一语,就把狱神庙这次见面全学给王狗儿听了。
      
      王狗儿咬牙骂道:“那王仁真是个不仁义的王八,好个杀材!”只是骂过之后就安静赶路,并不提把巧姐儿赎回来之事。
      
      老刘氏和板儿互看两眼,都明白王狗儿不愿意拿银子去赎巧姐儿。
      
      “二奶奶把巧姐儿许给咱们板儿了。巧姐儿还是一个孩子,即使入了烟花地儿,咱们去的及时,未必就受了害去。再有,没有二奶奶照拂,咱们家还守着两亩薄田住那要倒墙的房子呢,姑爷啊!咱们可不能忘本啊。”老刘氏说完,王狗儿甩了红马一鞭子,只嗯了一声儿,再不言声儿。
      
      “那二奶奶怕是要不行了,那贾府里的爷们,一时哪能放出来,女婿啊,咱们不搭救巧姐儿,那孩子是真入了火坑啊。我这老太婆还能活多久,你们年轻轻的,将来可不能后这个悔。我想着这些年咱们从贾府里得的好处,那三百多两银子,都买了地。当初宝二爷给我那妙玉姑娘的庵门里的杯子,只告诉我要好好收着,那可是值个几百两银子的物件儿。”
      
      老刘氏说完,王狗儿有了回音儿,“娘,咱们把那卖了,拿去赎巧姐儿吧。”
      
      “哎,我就说我女婿也是心善人儿,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有这福分得了贾府救济不是?咱们再回京城,天还没落日头,先去那王仁府上,打听明白巧姐儿被卖哪里去了,明儿一早就拿着那杯儿来京城出手,直接去把巧姐儿赎回来。”老刘氏心里没底儿,不知道这杯儿能卖多少?
      
      王狗儿咬咬牙,“娘,家里还有个二百多两银子,到时候都带上吧。”老刘氏点头,直说“好。”
      
      板儿这才明白一点儿,这要赎回巧姐儿,看来要花大价钱的。
      
      进了京城,日头已经西偏,他们清晨出门,这一大天儿的,还没吃上午饭,就是一口水都没喝到呢。
      
      王狗儿看见路边面摊子,停了马车,“娘,咱们再急不差这会儿,一大天儿了,咱们得吃点东西。您和板儿先去吃碗面,汤汤水水还能解解渴,回头板儿吃完了,再换我,咱们也跟老板打听打听那王家那条街怎么走,哪家收古董价格高。”
      
      “姑爷说得可是呢。”老刘氏和板儿下了车,就去了面摊,一人要了一碗面,都是准备齐全的,面很快就端上桌来,一老一少一边吃一边打听着。
      
      这面摊老板坐地的京城人儿,问题答得门清,老刘氏秃噜着面条儿,心里觉得这面吃得真值,好吃不贵还解决问题。
      
      夕阳火红的霞光里,老刘氏三人找到了王仁府上,板儿拉着车,狗儿上门求见。只说是贾府里的二奶奶派他们来的。
      
      那家丁皱着眉头,面带几分犹豫,还是悄声告诉王狗儿,“大爷还没归家,每天早晨都要在家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你们那个时候再来,其余时间堵不到人。”
      
      王狗儿再三感谢,才赶着马车,拉着岳母儿子归家去了。
      
      小刘氏在家一直等着,晚饭做好了,也带着三个孩子等着。
      
      天都黑了,也不见人回来,正想着让孩子们先吃,就听见院里两只狗叫声,接着是马车声音,王青和王竹王林,一窝蜂似跑了出去。
      
      小刘氏摆桌放碗,却见出门办事这几人,都带着一脸郁色进的屋。
      
      “这是怎么了?洗洗手吃饭吧。”小刘氏招呼母亲相公儿子,只这三个人没人回答她,都洗洗手,上炕去了。
      
      一家人坐下来,三个孩子并小刘氏,都看着出门这三位,还是老刘氏发话了,“吃饭,吃完再说。”
      
      在王狗儿的示意下,小刘氏打发几个小的去房里睡觉,她才听了这三人说明原委。小刘氏越听脸色越臭,到最后再也忍不住了,“娘,那贾府都不管那巧姐儿,咱们充什么活菩萨?”说完还瞪了自家男人一眼,手指着板儿额头,“你这才多大,就想着娶媳妇,再说那烟花、、”
      
      “闭嘴。”王狗儿厉喝一声,小刘氏立马收了声儿。
      
      转头不满的看着老刘氏说道:“娘,您倒是说话啊,您还真打算去赎人啊?那咱这家底子可保不齐得去了大半,您还有三个外孙,一个外孙女,婚嫁都要花银子的。”
      
      王狗儿低着头并不打断小刘氏,小刘氏妇道人家不明白,他却比她明白。他们家的底子加起来不过六七百两,不算那个杯子。
      
      那贾家姑娘必是长得出众,当初肯定被卖了高价,再从青楼里赎人,那老鸨子怎么可能不加价?
      
      他不反对,也是心里矛盾,这家里银子,大多是贾府接济的,如今不管,良心上过不去,管吧怕是倾家荡产都不一定够,他们赎不起。又想着那恩人把姑娘都许给自家,实在张不开口说不管,也是瞎子走路,走一步算一步了。
      
      “春华,你有些良心,当年咱们可是要过不下去,才上门贾府,得了救济,如今你们夫妻才成了这十里八村的财主。你搂着钱财没了良心。如今贾府的事,你还不明白吗?这人生在世,有些路不能走错,错一步都要付出代价。这钱咱们是从贾家偏得的,再说巧姐儿,也是板儿媳妇,怎能不救?你今日不救,这老天就会收拾咱们,没得丢了阴德。”
      
      老刘氏这番话说完,王狗儿夫妻谁都不说话。
      
      “女婿你怎么说?”老刘氏只问王狗儿,这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
      
      王狗儿低着头,琢磨半天,这要是传出去不救,后半生肯定要心里难安,自家的好名声也就毁了。“娘说得不错,人干事天在看,咱们总归尽力就是了。”
      
      老刘氏很满意于女婿的这个表态,“可不是呢,还有啊,那孩子只是被拐卖到那些地方,人家正经千娇百护长大的豪门闺女,骨子里那可是人品端正,要品有品要貌有貌,可不能拿着人家进过那地方说事。咱们既然决定做了,就把这心胸放开一些。”
      
      小刘氏涨红着脸,气的直噘嘴,在心里总觉得进过那地儿的女孩儿,哪里还有干净的?看看汉子再看看老娘,到底这话是不敢再说了。
      
      板儿心里因着他娘提及那烟花地的眼神,堵得很。想着那小仙童一样巧姐儿,从此有了这样的人生污点,就有些难受。“娘,以后儿子长大就娶了她,有些不好的话,您就莫提,不然难受的是儿子。”
      
      小刘氏在老子娘和汉子那里呕了一肚子气儿,不敢撒也没地儿撒。
      
      伸手一巴掌招呼到板儿头上,也不顾板儿被打的直咧嘴,张口骂道:“屁大点儿孩子,就知道娶媳妇了?害臊不害臊?”
      
      板儿脸面被老子娘骂没了,反倒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般,又说道:“要是咱们家像以前那样儿,可未必有银子给我娶媳妇呢,咱们村子可是又出一个孙大强。”
      
      小刘氏听了板儿这话,“噗嗤”一声没绷住笑了出来。
      
      老刘氏接过板儿话口儿“板儿说的也在理儿,如今就算是贾府帮咱们过了这些年,还没花银子送了咱们家一个小媳妇儿,咱们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哪里还能做出什么过头事来?”
      
      小刘氏听老娘这话,也不说话,嘴巴撅了起来,心里还是有气,眼可见的花去大半家资,心里纠疼。小声儿嘀咕着,“三个男娃子还要念书不是?”
      
      老刘氏和板儿听了这话,也都为难,王狗儿和刘春华都是经过小富贵的人,如今落户这农家庄户,自然不甘心儿女还这般过活。
      
      “娘,我就不去念书了,我脑袋笨,也不是念书料子,竹子和林子人小还脑子好,从小念,将来没准也能参加个科举考个秀才和举人。”板儿抬起头,先表了态。
      
      王狗儿和刘春华都没言声儿,心里自是不愿意,长子撑家,如今把长子弃了,怎么甘心?
      
      老刘氏咬咬牙,“要我说啊,板儿娶了巧姐儿,家里为了他和他将来的媳妇儿,也是尽了力了,长子也不能啥好事都占了,咱们板儿是个拎得清的孩子,他要是喜欢念书,为了咱们家,他也会好好学的。”
      
      板儿看看老刘氏,“姥姥说的没差,我是不适合学道上走到底的人,如今托了长辈福气,学些字,认得文书,不会当个睁眼瞎子,这也就够了。还是让我和爹爹一起撑家,还实际一些。”
      
      老刘氏摸摸板儿的头,老怀甚慰,板儿这也是为了巧姐儿做出的选择。
      
      “你可是想清楚了?”王狗儿这话问得郑重,今日板儿能在狱神庙当场跟那琏二奶奶定婚约,他这心里一开始是觉得小孩子儿戏一般。
      
      家来听着板儿这番话,王狗儿才觉得这十一岁的儿子,要长大了,原本也到了要定亲年纪。
      
      板儿点头,“爹爹放心,我会带着巧姐儿好好孝顺爹娘姥姥,照顾妹妹。”说完又瞄了一眼小刘氏,果见小刘氏脸色缓和许多。
      
      “你这小子,还真上心。”王狗儿笑了,“娘说得对,那奶奶不把巧姐儿说给咱们家,咱也是要去赎人的。明日咱们就出发,却不好赶自家车去了,还不知卖到何地去了。”
      
      刘春华努努嘴正要说什么,王狗儿瞪了她一眼,“你要是给我起什么幺蛾子,我就趁娘不在收拾你。”
      
      刘春华撇撇嘴,气息弱了,嘟囔一句,“你倒是当着我老娘面儿收拾我?”
      
      王狗儿哼了一声,“娘岁数大了,我可不能跟你没心一样儿,吓到她。”
      
      老刘氏咧嘴笑笑,这王狗儿脾气是燥,人却是比自家姑娘心善些。“都睡下吧,咱明个儿得起早去堵那王仁。”
      
      王狗儿却是从炕上下来,“娘,我去孙大强家,明个儿让他帮忙跑一趟。”
      
      王狗儿推门出来,就见自家闺女王青正猫着腰儿往对面那屋子钻,他怕吓到孩子,也就装作没看见。
      
      王狗儿和孙大强约好,到家把院门锁好,见丈母娘和孩子们屋里灯烛都熄了,回到他和刘春华住的屋子,两口子被窝里,王狗儿对刘春华好一番交代,这次离家保不齐几日回来,家里一个媳妇几个不顶事儿的孩子,他有些放心不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