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狱神庙相见,王熙凤托孤 ...

  •   
      不过往前走了几个木栅栏,就听到里面关押的女子有的在抽抽搭搭哭着。有临近的栅栏里正在草堆上眯觉的,忍不住大喝,“嚎你娘的丧,要不是你,家里能出这事儿?”那哭声果然止了。
      
      带路狱卒咧嘴笑嘻嘻的转过头,对着那发威的年轻女子,吹了一声口哨,“就这样的,才够味儿。”那发威的女子,往墙角里缩了缩,连头都没敢再抬起来。
      
      板儿半大一个小子,不太明白这狱卒这话里的意思,只是也知道这断不是什么好话,不然那女子也不会是那般反应。老刘氏却是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心里震惊不已。
      
      三个人直走到最里面那个木栅栏里。狱卒打开牢门,转身对着老刘氏道:“半个时辰,再不能过的。”
      
      老刘氏点着头,只眼睛和板儿一样,都盯着那栅栏里躺在草堆里的黑衣身影儿,闭着眼睛像是昏睡,头枕在平儿腿上。平儿低着脑袋,也不抬头,主仆二人虽然形容跟往日不可比,到底比这一路所见的那些女人规整多了。
      
      “平姑娘,二奶奶可是还好?”老刘氏一开口,声音都打了颤,眼泪也流了下来。
      
      板儿红了眼眶,死死咬着嘴唇。平儿睁开眼睛,不敢置信一般看着老刘氏,喃喃自语,“姥姥,您这、、来了。”老刘氏推开牢门,和板儿祖孙俩一前一后就进了这牢房里。
      
      “您老倒有心,如今也没谁来看过我们奶奶了。”平儿到底落下泪来,那泪就滴在昏睡着的琏二奶奶脸上。
      
      老刘氏蹲下身来,一手摸过琏二奶奶的手,“不过半月未见,怎么就成了这般光景?奶奶这是?”平儿哭着说道:“这是又撅过去了。”
      
      “上次见着她,就身上不好,小脸儿腊黄。如今可怎么好?瞧这眼下,黑青一片。”老刘氏说完,也抬着衣袖哭了起来。
      
      老刘氏这是探监,没得惹得这对主仆更伤心的道理,擦干眼泪,温声劝道:“姑娘先别伤心,先挺住,我听说府上的案子,还没最后出个结果,保不准哪一天,府上就派人把你们接回去了。”
      
      老刘氏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打定主意,每日来给琏二奶奶送药进来,不能眼见着她就扔在这里。
      
      老刘氏一声叹息,“我们本就要这两日来看看奶奶,昨日在家,听闻府上出了事,早起赶到,府里大奶奶正伺候太太服药。从门口小厮那里得了二奶奶的信儿,这才赶来的。”
      
      平儿冷笑,“那大奶奶最是冷情人儿,当真是除了他们娘们,谁也不顾的主。那府里如今也没个管事的,不然巧姐儿、、”平儿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板儿急道:“平姑姑,您先别哭,巧妹妹怎么了?”三次进荣国府,板儿很喜欢那小仙童一样的贾家巧姐,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妹妹。
      
      平儿抽噎两下,才说出话来,出口却把老刘氏祖孙俩唬了一跳,“姥姥,救救咱们巧姐吧!”许是平儿这句话悲声太大,那昏迷的琏二奶奶睁开眼睛,以往妩媚多姿的丹凤眼如今全是迷茫哀伤。
      
      板儿看了这眼神,半大的小子,觉得他的活菩萨已然去了,转过身去,那泪就成串落下。
      
      老刘氏咧咧嘴,本意是想给这琏二奶奶一个安抚的笑,只这笑真是比哭还要难看一些。她很快意识到这一点,那嘴角立马合拢,最后只说出了一句话,“我的好奶奶呀!”哽咽再难发声儿。
      
      “姥姥,我真是没看错,还以为做了梦呢!平儿,扶我起来。”琏二奶奶就着平儿的力,就倚靠平儿坐了起来。
      
      “姥姥,救救我的巧姐儿,下辈子做牛做马我再报答您。”琏二奶奶只说了这一句,就流着泪喘息起来。
      
      老刘氏泪眼婆娑问道:“巧儿姐怎么了,快与我说说。”板儿也转过身子,等着听个结果。
      
      平儿这会儿平静许多,“姥姥,二奶奶说话有些费劲,我来学与您。”
      
      琏二奶奶拉着老刘氏的手,眼巴巴看着她。
      
      老刘氏心里更酸,这眼泪流得更凶,“好姑娘,快说与我这老太婆听,只要我能做到,舍了这一身骨头,也要顾着巧姐儿就是了。”
      
      琏二奶奶哪里听得这个,喘息的更厉害起来,平儿感激的看着老刘氏,眼神里迸发出新的希望。“您也知道的,府上奶奶管家,这家大业大,哪里就全能周全,这家里犯了事,其中就有奶奶参与的。二爷应是不知家里是何了局,收监前,托人给了奶奶一封休书。”
      
      老刘氏点头,“这两日倒是听闻了这个,我想着二爷和奶奶那是多年的恩爱夫妻,这般做,却是要把奶奶摘撸出来,是也不是?”
      
      平儿凄然一笑,点点头。老刘氏看看琏二奶奶,心说怕是也不尽然吧!“姥姥,二爷本意就是如此,贾府不知怎么了局,想着奶奶被休,还能带着巧姐回娘家。”
      
      老刘氏点头,“二爷是个明白人。”
      
      平儿脸上又滑下一串泪来,“可不是,只我这奶奶是个痴性子,别看平时精明无比,心眼玲珑样儿,最是为别人着想一个人儿。她这身子,远没到油尽灯枯境地,只一听家里爷们犯了事,再想到二爷是家里主事的,那是万事不离其中,怎么能摘撸干净?里面又有二奶奶参与的事儿,二爷也担下来了。”
      
      老刘氏又道:“二爷是个有担当的。”
      
      平儿笑笑,眼神里带出一点温柔,接着说道:“奶奶这一刺激,身体彻底垮了,她就拿着休书把罪过都担了下来。奶奶如此做,也是想保全二爷,想着她这要是有个好歹,娘家人是指望不上护着巧姐儿的,二爷早日放出来,贾府亲人多,可不是还能有个照应?”
      
      “奶奶这么做那会儿可是府里女眷还没被看管起来?”老刘氏一拍大腿。
      
      琏二奶奶点头,“可不是。”说完这几个字,就喘了起来。
      
      平儿气愤道:“明明奶奶投案之前,跟太太求过,照应巧姐儿,等二爷出来自由安排,二爷要出不来,还请太太看在贾家子孙的份上,给寻一户好人家,平安度日就好。”
      
      “府上太太病倒了,可是与这事有关?”老刘氏问。
      
      平儿点头,“应该有点关系,只怕还是心疼宝二爷才病倒的。昨日奶奶兄长来探监,姥姥,你可曾相信啊,巧姐儿竟然被他们卖到烟花柳巷,那不过是一个九岁孩子。”平儿再说不下去,哽咽着抹起泪来。
      
      琏二奶奶更是面白如纸,眼里含泪,喘的更厉害起来。
      
      “太不是人了。”板儿气得跺脚。老刘氏却是一屁股惊得坐到干草上,口里直呼,“天杀的。”
      
      平儿拉着老刘氏另一只手,哭的鼻涕都淌了出来,“可不是天杀的?那可是亲娘舅,这些年,二爷和奶奶可没少填补他。如今家里遭了难,竟然把奶奶和二爷唯一这点骨血,以嫁给外番王爷为妾的名义,骗出来。转手就卖掉了。”
      
      “太太病着,那巧姐儿亲奶奶可是死的不成?”老刘氏心里激愤不平,说话也就没了忌讳。
      
      “姥姥,可不就是亲奶奶,她一向与我不睦。”琏二奶奶平静了一些,这才能接着说话。
      
      “大太太做主,府里太太就没坚决反对,就是嫁给商贾,咱们如今也是不挑的,竟然给孙女去找做妾的出路,姥姥这心思还用说嘛?”
      
      老刘氏看到琏二奶奶哭着哆嗦着嘴唇,要说些什么。
      
      老刘氏心里不落忍,枯木般的手轻拍着琏二奶奶蜡黄消瘦的手,“奶奶莫急,我去把姐儿,赎回来,带她来见你。你只管放开心,撑着这一关。”
      
      琏二奶奶那脸上流的更凶,抬头看看平儿,平儿会意,把琏二奶奶轻扶着靠在墙壁。转身对着老刘氏就跪了下来,老刘氏立马起身去扶。
      
      平儿只摇头避过,“姥姥,您不让我跪跪您,怕是奶奶就要拼着最后一口气,亲自跪您了。”
      
      板儿和老刘氏看向琏二奶奶,却见她微微点头,这下老刘氏却不好再拦着平儿了。
      
      平儿见如此,这才开口接着说道:“我最是明白我们奶奶心思,姥姥,我主仆但凡有活着出去的一天,当牛做马抱您大恩,如果今生不能,来生结草衔环。”说完就给老刘氏咣咣咣磕了三个头。
      
      “姑姑快起来。”板儿见不得小时候往自己兜里塞糖的姑姑这般,哭着去扶平儿。
      
      平儿顶着脸上的泪,仰头对着板儿扯出一抹笑来。老刘氏去扶平儿的动作,也止了,看着板儿把平儿扶起来,方才又道:“平姑娘告诉那巧姐儿舅舅地址,我问明白,就去赎回巧姐儿来。”
      
      “昌平巷子五号,王家,王仁。”平儿抹抹泪。
      
      老刘氏走到琏二奶奶身前,蹲在身子,拉着那曾经细嫩好看的手,只道,“奶奶且放宽心,等我带着巧姐儿来见你。”
      
      一句话说得那二奶奶泪流满面,喘了两喘,拉着老刘氏手说道:“姥姥,贾府里除了二爷,我是再不放心把巧姐儿托付给别人。”说罢又喘,老刘氏也不插话,只等着她接着说。
      
      果然二奶奶还是有话的,气喘匀了,才又说道:“二爷要是出不来,怕是要发配的,姥姥把巧姐儿留在身边就是了。”说完抬头看着板儿,向他伸出手去,“姥姥,二爷不回,让巧姐做您的孙媳妇吧,除了您,我再没指望,把她交给别人。”
      
      老刘氏说道:“这可使不得,咱们巧儿姐是高门贵女,怎能落入农家,凤凰哪里能入鸡窝?”
      
      琏二奶奶只拉着老刘氏的手不说话,板儿却是走两步站到琏二奶奶面前。只抿着嘴唇,并不说话。他心里清楚这会儿这位长辈说得都是大事,容不得他插嘴。
      
      平儿那里又一个头叩在那里,哭着说道:“姥姥,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奶奶吧,这会儿了就是凤凰落了架,还说什么富贵,惟愿平安就好。莫不是姥姥也嫌弃咱们巧姐儿被卖进了那地方?”平儿说完又接着叩头。
      
      老刘氏不好再说什么了,只道,“平姑娘说的哪里话,我这也只怕委屈了巧姐儿。”
      
      她转头问板儿,“巧姐儿将来给你做媳妇,你要不要?”
      
      板儿正要点头,琏二奶奶拉着板儿衣袖,“好孩子,要是巧姐儿被人污了,你还要不要?”这话说完,那凤目里泪珠儿成串儿落下来。
      
      “奶奶,巧姐儿还是个孩子,未必就怎么着了,真要是、、那就是我的孙媳妇了,只孩子好好的,总想给她找户好人家不是?”老刘氏这话说完,板儿也接口道:“我求之不得。”
      
      琏二奶奶眼里终于带出点笑意,却是用光了精神,眼睛都难睁开了。却是最后对着老刘氏说了一句,“姥姥,来生当牛做马,报您此恩。”话说完,人也撅了过去。
      
      老刘氏拂了拂二奶奶额前碎发,心里明白,这人怕是真不成了。
      
      “板儿,你既想要巧姐儿给你做妇,这就是你岳母了,快给你二奶奶扣两个头,谢她给你生了个好媳妇。”
      
      平儿含泪看着,并不说话。见板儿端端正正在二奶奶面前叩了三叩,这才来到二奶奶身边,把二奶奶抱进怀里。
      
      “平姑娘,等我消息。我这就走了。无论巧姐儿在哪里,我都会找过去。”平儿点点头,也不说话。
      
      老刘氏站起身,带着板儿走出牢房,只听身后响起平儿声音“姥姥,您老如此年纪的人了,冬日里奔波,千万保重,不然没人帮着奶奶护着巧姐儿了。”
      
      老刘氏和板儿转身,看见平儿跪叩在那里。
      
      老刘氏声音颤抖着,才放开音量,“平姑娘放心,我会照应自个儿,可不敢出事儿。”说完扭回头,一面抬着衣袖擦着眼泪,一面往外面走去。
      
      板儿小心的在旁边虚扶着姥姥,平姑姑担心姥姥,实在也是老刘氏已是近八十岁的人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