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十七条咸鱼 ...

  •   杨海的话音一落,众嫔妃便整齐划一的将目光放在了皇上身上。
      
      宫宴对她们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翻牌子环节,前几次宫宴皇上从未翻过她们任何人的绿头牌,就连皇上最宠爱的嘉嫔,如今也都是有名无实。
      
      她们一度怀疑皇上身体有毛病,又或者没准皇上是个断袖,可皇上身边从未有过可疑的男性出现,太医署也没传出过任何关于皇上不举的言论。
      
      嫔妃们只能进行自我安慰,或许皇上登基不久,整日忙于前朝政事,没有时间顾忌后宫也可以理解。
      
      司马致眉骨微动,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坐的离他比较近的几个嫔妃的心声,他都能听见,那些声音同时钻进他的耳朵,扰的他有些心烦。
      
      并非是他不愿翻牌子,而是太后不允许。
      
      太后信佛信道,在他幼年时,也不知从哪里来的道士给他算过一卦,说他虽有帝王之相,却也有短命之兆,日后恐是活不过二十五岁。
      
      一听道士的话,太后便着急了,她求道士给出一个破解之法,道士在他的锦囊里装了一道符咒,让他日日带在身上。
      
      这也便罢了,那道士还说他二十三岁之前,万万不可破掉童子之身,否则符咒便会失效,他也会招来杀身之祸。
      
      他自然是不会相信那道士所言,但太后相信,她足足哭了三日,为了让她安心,他只好按照道士之言来做。
      
      原本倒也相安无事,可自从登基之后,按照规矩选过一次秀,后宫的女人便多了起来。
      
      她们整日里满脑子都是如何讨好他,见他不为所动便开始胡思乱想。
      
      有说他不能人道的,还有说他断袖的,甚至有人还在背地里瞎琢磨他是不是偷偷养了几个男宠。
      
      如今再过几个月的时间,他就要满二十三岁了,翻个牌子倒也没什么妨碍。
      
      就算他一晚上什么也不做,只要翌日给被翻牌子的嫔妃送去些赏赐,众人就会误解脑补他什么都做了。
      
      而被翻牌子的嫔妃,便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心,也不会出去乱说话。
      
      一举两得,全当是堵住众人的嘴了。
      
      他敛住眸光,神情淡淡的抬起头,看向摆成一排的众多绿头牌。
      
      众人看见皇上将视线放在绿头牌上,便知晓皇上这次是要翻牌子了。
      
      嫔妃们全都激动的望着皇上的手,只有嘉嫔和沈楚楚同时抬起头看向了对方。
      
      嘉嫔皱紧了秀眉,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沈楚楚怎么还没有出现花粉过敏的反应?
      
      那花粉是经过特殊处理的,足足是普通花粉含量的三倍之多,她特意将花粉涂抹在了衣襟处,便是为了方便沈楚楚吸入花粉。
      
      三倍的花粉,哪怕沈楚楚吸进去一点,一炷香内也会出现反应。
      
      可现在的沈楚楚,别说有什么反应了,脸上连个红疹子也没起,就和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
      
      不光是嘉嫔着急,沈楚楚也急的后背直冒汗,这华服上不是涂了花粉吗?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说好的花粉过敏呢?
      
      侍寝这种事情,她可是一点也不想掺和,她现在只想花粉过敏,哪怕浑身长满红疹子也好,只要她能赶紧回永和宫就好。
      
      司马致手上翻牌子的动作一顿,黑漆漆的眸子瞥了一眼他身后的楚贵妃。
      
      他差点就给忘了,楚贵妃今晚上要去私会她的奸夫,没想到她对自己这么狠,为了早点回永和宫会情人,甚至在自己的衣裙上动了手脚。
      
      还花粉过敏?
      
      就算她今天过敏肿成了猪头,也休想回去见她的奸夫!
      
      司马致不紧不慢的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众嫔妃屏气注目之下,轻轻的拿起了写着‘楚贵妃’三个字的绿头牌。
      
      殿内清晰的响起了一道道吸气声,皇贵妃和嘉嫔瞪大了眼睛,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都毫不自知。
      
      自皇上登基以来的第一次侍寝,竟然落在了沈楚楚这个贱蹄子身上?!
      
      明明皇上往日那般厌恶不喜沈楚楚,为何这才几日的功夫,皇上便对沈楚楚的态度变了这么多?
      
      嘉嫔垂下眸子,她的眼睛红通通的,若非是她死撑着,泪水早就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她要忍住不能失态,皇上对沈楚楚这个贱人一定是一时的新鲜感,待到皇上看腻了沈楚楚,他的心思便会回到她身上。
      
      从进宫第一日,她便立志要成为他的皇后,往后他身边的女人会越来越多,但他胸膛里的那颗蹦蹦跳动的心,却只会属于她。
      
      再耐住性子等一等,没准下一刻沈楚楚便会过敏,事情一定还会有转机,她必须要沉住气。
      
      众人心中各怀鬼胎,只有沈楚楚呆若木鸡,身子僵硬成了石头。
      
      狗皇帝是出门忘记吃药了吗?
      
      放着他的小心肝嘉嫔不翻,翻她做什么?
      
      这下好了,那些嫔妃看着她的眼神,像是要将她拆骨吞进腹中似的,经过今日之事,她一下就成了众矢之的。
      
      她总算知道狗皇帝是什么意思了,他就是想故意为难她,先将她捧高了,捧成后宫嫔妃们的公敌,之后他再把她摔下去。
      
      今日她被捧得有多高,日后她的下场便会有多惨,好恶毒的狗男人!
      
      司马致眸光淡淡的望着沈楚楚,她倒是聪慧的很,竟还猜到了他的意图。
      
      他翻她的牌子,有一方面的原因是为了阻止她去见他的奸夫,还有另一方面则是要打压她。
      
      敢在这后宫之中光明正大的给他戴绿帽子,他若是不给她些苦头尝尝,只怕她都快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了!
      
      就算有沈丞相这一层关系在,他明着不能处置她,暗地里用些手段整治她,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司马致慢条斯理的站起了身,对着沈楚楚微微一笑:“朕先回养心殿了,爱妃莫要让朕等急了才是。”
      
      不等沈楚楚回话,他便负手离去,只留给众人一个明黄色的背影。
      
      杨海弓着身子,将其他的绿头牌撤下,而后转身便去准备侍寝的诸多事宜。
      
      宫宴已经结束,其他的嫔妃没被翻到牌子,大多都兴致缺缺的离去,只有嘉嫔和皇贵妃坐在原位上一动不动。
      
      嘉嫔缓缓抬起头,面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意有所指道:“恭喜贵妃娘娘,看皇上这般宠爱娘娘,想来娘娘若是能一举怀上龙嗣,那便是晋国的皇长子,皇上定是要给娘娘晋升位份的。”
      
      皇贵妃脸色一白,是了,万一皇上宠幸楚贵妃之后,楚贵妃有了身孕,诞下的是公主也就罢了。
      
      如果生下来的是皇子,那便是晋国的皇长子,母凭子贵,皇上定然是要册封楚贵妃为皇后的。
      
      昨日内务府传来口信,道是杨公公从内务府领走了十斤红萝炭,还说皇上吩咐往后楚贵妃的例份每日多加十斤红萝炭,那十斤就从她的例份中扣除。
      
      定然是楚贵妃与皇上嚼了舌根,若不然皇上也不会以这种方式来处罚她。
      
      这该死的女人,如今低她一等都如此不安分,若是怀上了龙嗣,那还不得踩着她上天?
      
      她绝对不能让楚贵妃有孕!
      
      皇贵妃指甲深陷进掌心中,面上装作风平浪静的模样:“明日楚贵妃陪本宫到御花园中吃杯茶如何?”
      
      沈楚楚一怔,当她是傻子吗?
      
      嘉嫔那话里有话,分明是在暗中拱皇贵妃的火,狗皇帝只是翻了个牌子,嘉嫔便扯出来什么龙嗣,甚至还提及晋升位份的事情。
      
      这句句都是在提醒皇贵妃,若是她侍寝之后有个身孕,那皇后的位置便会落在她身上。
      
      只怕皇贵妃此刻心中不知道在密谋什么,明日叫她去御花园,也肯定不会有好事就是了。
      
      沈楚楚刚要开口拒绝,皇贵妃便站起身,一脸笑意:“想来妹妹不会因为一时得宠,便拒绝本宫的邀约吧?”
      
      嘉嫔在旁边附和道:“那自然不会,贵妃娘娘岂会是这种势力小人。”
      
      皇贵妃点了点头:“明日午时三刻,本宫在御花园等着妹妹来吃茶。”
      
      说罢,她根本不给沈楚楚说话的机会,带着自家的婢子,转身就离开了启祥宫。
      
      嘉嫔柔柔的对着沈楚楚笑了笑,也施施然的走出了宫殿。
      
      碧月担忧的望着自家主子:“娘娘,若不然明日装病不去就是了,奴婢总觉得心中不安。”
      
      沈楚楚点了点头,届时找个借口搪塞一下,她又不是傻子,肯定不会去赴约的。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黑着脸问道:“本宫身上穿的衣裙,这两日是不是有人碰过?”
      
      碧月不假思索道:“奴婢见这华服的衣襟上似乎有白色的浮末,便送到浣衣局中清洗了一番。”
      
      她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莫非是浣衣局没洗干净?娘娘穿着不舒服?”
      
      “干净,太干净了……”
      
      沈楚楚欲哭无泪的捂住脸,真的是干净到一点花粉都没给她剩下,难怪她吸了半天也丝毫没有过敏的反应。
      
      杨海找来了嬷嬷侍候沈楚楚沐浴更衣,嬷嬷一边给她沐浴,一边教导叮嘱她如何侍寝。
      
      沈楚楚听得面不改色,倒是一旁的碧月脸蛋红成了猴屁股。
      
      侍寝是不可能的,幸好她今日出门往唇上涂了桃子味的口脂,既然狗皇帝执意要翻她牌子,那她可得让他好好记住这难忘的一夜。
      
      沐浴过后,嬷嬷给她穿上了一层和不穿没什么区别的薄纱,然后像是卷寿司那样,把她卷进了红色的锦褥里。
      
      沈楚楚只露出一颗脑袋,就这样被两个太监抬进了不远处的养心殿。
      
      她全程黑着一张脸,虽然知道古代侍寝就是这样的流程,可她就是莫名生出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凭什么她要像是洗干净的白菜一样,被卷着送过去,等着下锅?
      
      该死的狗皇帝,她会让他为今日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太监将沈楚楚抬进养心殿,动作麻利的把她和锦褥一同放在龙床上,而后转身便要离去。
      
      沈楚楚朝四周望了一圈,也没看到狗皇帝的身影,她喊住太监:“公公请留步,皇上不在养心殿里吗?”
      
      一道沉稳低哑的男声,从外殿传来:“朕在。”
      
      沈楚楚一抬头,便看到了一身玄色缎袍的狗皇帝,他似乎刚刚沐浴过,那墨色的发尖向下滴着水珠,他的衣衫松松垮垮的半敞开来,露出了平坦结实的胸膛。
      
      他黑漆漆的眸子清冷无欲,俊美的面庞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爱妃这就等不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多年以后。
    杨海望着洗干净之后,将自己卷进锦褥的皇帝陛下,小心翼翼道:“您真的要这样做吗?”
    司马致瞪了他一眼:“少废话,快点把朕抬过去!若是去晚了,她就该落锁了!”
    杨海:QAQ
    *
    感谢东隅未孑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东隅未孑小可爱投喂的19瓶营养液~感谢微胖不算胖小可爱投喂的4瓶营养液~感谢万世星辰小可爱投喂的2瓶营养液~
    看到熟悉的小可爱了,抱住么么哒~感谢小可爱们对甜菜的支持~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