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十六条咸鱼 ...

  •   轰鸣的雷声断断续续的在耳边响起,司马致慢条斯理的垂下眸子,眸光淡淡的瞥了一眼怀里的女子。
      
      她似乎害怕极了,圈住他后腰的手臂抖得像是筛子似的,她的十指死死的攥紧他的衣裳,脑袋用力的埋进他的胸膛,齿间发出微不可闻的呜咽声。
      
      不知是雷鸣声太大,还是她此刻什么都没有想,即便靠的这么近,他却连她一句心声都没听见。
      
      司马致敛住眸光,不紧不慢的伸出手臂绕到后背处,将她紧抓着衣裳的小手扯了下来。
      
      不管她是否真的害怕打雷,这都和他无关,他不喜欢旁人与他这般亲密,不论是谁都一样。
      
      他刚扯下她的手,她就又把手臂圈了回去,他皱了皱眉,这次下手便用上了三分力。
      
      她像是没感觉到疼痛,反手抓住了他的大掌,他眯起细长的桃花眸,眸中染上了几分不耐。
      
      司马致想呵斥她一声,让她松手,可当他的眸光在不经意间瞥到她抓紧他的手掌,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的指尖时,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试图将她的脑袋从自己身上移开,就算不开口呵斥她,她这样挂在他身上像什么样子?
      
      谁家真龙天子身上挂个女人,她以为自己是龙鳞片吗?
      
      他伸出修长的食指点在她的额头上,将她的脑袋往后按了按,她皱着小脸,被迫仰着头望着他。
      
      她的眼睛湿漉漉的,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她的鼻尖发红,死死的咬着下唇,看起来可怜极了。
      
      这样的楚贵妃,令他不禁想起去年狩猎时,他猎到的一只小鹿,它的后腿被他射中,瑟瑟发抖的侧倒在草丛中,等他下马走过去,它便是用着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他。
      
      不等他松开手,她便挣扎开他的桎梏,又将脑袋埋了回去,司马致抿住薄唇,神色中染上一丝淡淡的无奈。
      
      殿外又是一声响彻云霄的电闪雷鸣,她瑟缩着身子,眼泪掉的更凶了,都已经将他的衣襟打湿透了。
      
      他迟疑了半晌,才缓缓的伸出大掌,放到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两下。
      
      感受到掌心下,那孱弱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他抿住薄唇,又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抚。
      
      女人就是麻烦,不过是打个雷罢了,有什么可怕的,哪至于吓成这个模样。
      
      因为殿外乌云密布,殿内黑漆漆的,只有偶尔劈下闪电之时,能趁着那闪电的光芒,依稀看清楚殿内的情况。
      
      众人呆若木鸡的望着他们尊贵的皇帝陛下,那个平生最厌恶被人身体碰触的皇上,竟然在轻抚楚贵妃的后背,似乎是在主动安慰她???
      
      想象中血腥的场面呢?不是应该砍掉胳膊吗?
      
      宫人们纷纷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一定是他们看错了。
      
      要说皇上搂着嘉嫔安慰,他们在场的众人也不会这般惊讶,可那是楚贵妃啊!
      
      皇上一向不喜楚贵妃,又怎么可能这么温柔的对待楚贵妃?
      
      嘉嫔咬碎了一口银牙,十指狠狠的攥成拳头,长长的指甲都掐进了掌心中。
      
      沈楚楚这个贱人!
      
      抢走了她宠爱她的爹娘还不算完,如今又要来和她抢心爱的男人,简直是费尽心思的与她作对!
      
      她绝对不会让沈楚楚得宠,皇上心里只会有她,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
      
      雷声渐小,沈楚楚也缓缓的回过了神,当她发现自己像是个树袋熊一样挂在狗皇帝身上时,她将眼睛瞪得犹如铜铃一般大,只恨自己不能原地去世。
      
      她怎么可以抱狗皇帝?!
      
      就算是抱根柱子也比抱狗皇帝强,听说狗皇帝有什么心理疾病,不喜欢被女人碰,之前有个女人搂了一下他的腰,那女人就被他剁了手。
      
      他会不会也要剁掉她的手?没有手以后可怎么吃饭?总不能用脚夹着筷子吃吧?
      
      她手脚无措的推开狗皇帝,‘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像个鹌鹑一样瑟瑟发抖:“请皇上恕罪,是臣妾失礼……”
      
      司马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只恨自己方才没有一脚把她踹出启祥宫。
      
      他被她扒拉了半天,现在她才回过神想起来害怕,她不感激他也就罢了,还偷偷在心里说他有心理疾病?
      
      那个被砍掉手的秀女,是因为试图刺杀他,他只砍掉那女子的一双手臂,已经算是便宜那女子了。
      
      他自认此举足够仁慈,也不知道怎么传出去就成了他厌恶女子碰触,最后越传越离谱,再也没有女子敢接近他了。
      
      正好他也无心女色,只想一心钻研如何让晋国百姓安居乐业,这传闻为他省去了不少麻烦,所以他便没再管这个传言。
      
      他以为但凡有点脑子的人,也不能听信了这传闻,哪个男人会因为被女人碰一下,就砍掉那人的双臂?
      
      杨海感受到殿内寂静又尴尬到令人窒息的气氛,他心中顿觉无奈,其实皇上没推开楚贵妃,他也甚是惊诧。
      
      他跟了皇上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皇上与哪个女子走的这样近过,更不要提还是这般亲密的接触。
      
      可皇上宠爱谁,不宠爱谁,那都是皇上的事情,哪里需要他们这些当奴才的操心,他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
      
      杨海顶着压力上前,打破了僵局:“皇上,时辰不早了,可要开宴?”
      
      司马致瞥了一眼楚贵妃,慢条斯理的轻轻颔首:“取些南海明珠来照明。”
      
      杨海应了一声,转身让小德子去取南海明珠,而他则去唤宫人传膳。
      
      在场的嫔妾们,看着沈楚楚的脸色都不大好,其中以皇贵妃和嘉嫔的脸色最黑。
      
      皇贵妃不插足嘉嫔和沈楚楚的互斗,一方面的原因是她不光讨厌沈楚楚,心里也看不惯嘉嫔,两个人互掐两败俱伤,她拍手鼓掌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瞎掺和。
      
      另一方面她知道嘉嫔陷害沈楚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坐在皇上身边用膳罢了,帮助嘉嫔她一点好处也捞不到,那她凭什么帮嘉嫔陷害沈楚楚。
      
      她本以为沈楚楚肯定斗不过嘉嫔,谁知道沈楚楚不光三言两语压倒了嘉嫔,还恬不知耻的当着众人的面搂抱住了皇上。
      
      鬼才相信沈楚楚害怕打雷,上一次打雷的时候,沈楚楚也没这么大反应,怎么可能突然就害怕打雷了,不过就是想借此机会诱惑皇上,真是个没皮没脸的小贱蹄子!
      
      嘉嫔咬牙切齿的望着沈楚楚,只恨不得一口咬断她的脖子。
      
      就算现在让她占了便宜,等到一会她吸入了衣襟上的花粉,过敏起了满身的红疹子,且看她可还能笑得出来!
      
      沈楚楚感觉到,周围数道像刀子一般割人的目光,恶狠狠的戳在她身上。
      
      若是眼神能杀人,那估计她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盘盘现切的肥牛卷,羊肉片了。
      
      她跪的膝盖生疼,狗皇帝却也不提让她起身,她心中忍不住开始以他母亲为中心,问候他的祖宗十八辈了。
      
      司马致落了座,旁的嫔妃们也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去,只有沈楚楚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地上。
      
      一直到宫人将膳食都传了上来,他才像是刚刚发现了跪在地上的沈楚楚,轻描淡写的从齿间吐出两个字:“起来。”
      
      沈楚楚心里总算松了口气,碧月将她搀扶了起来,她揉了揉酸胀的膝盖,慢吞吞的走到了狗皇帝的左侧坐了下去。
      
      圆桌是固定的,不像现代的桌子可以来回转,因此众人都只能吃摆在自己面前的膳食,绝不敢逾越一步。
      
      也不知道是不是狗皇帝故意的,沈楚楚面前没有一碟子肉,全都是绿油油的素菜。
      
      她暗暗磨了磨牙,他绝对是公报私仇,她又不是兔子,给她喂什么青菜呢?
      
      司马致夹菜的动作一顿,对着一旁给他布菜的杨海吩咐一声,杨海放下筷子,走出了启祥宫。
      
      没过一会儿,杨海便端着一道荤菜走了过来,放在了皇上的面前。
      
      沈楚楚看见狗皇帝手边上的肉时,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这似乎是一道川菜,椭圆的形状,有些像是狮子头,可上面又带着骨头,一共摆放了四个,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肉。
      
      这道菜色泽鲜红,肉上洒着辣卤,肉和辣椒完美的融合,那香味飘进沈楚楚的鼻子里,只觉得馋虫都被勾出来了。
      
      她暗搓搓的用眼角瞥了一眼狗皇帝,那香喷喷的肉就在他的手边上,仿佛近在咫尺,她好想尝一口,哪怕就一口……
      
      司马致慢条斯理的伸出筷子,在沈楚楚炙热的目光下,夹起了一大块肉。
      
      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只见他微微一笑,将那筷子肉放在了她的碗中:“瞧爱妃瘦的,多吃点肉补补。”
      
      沈楚楚脸上带着惊喜之色,她望着那块肉,激动道:“多谢皇上惦念!”
      
      她兴奋的吃着辛辣鲜香的肉,心中暗叹,狗皇帝可算干一件人事了!
      
      司马致神色不变,笑容满面的望着她,见她吃完那块肉,他勾了勾唇:“好吃吗?”
      
      沈楚楚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继续望着那碟子肉,像是等着主人的投喂宠物。
      
      司马致笑了笑,抬手将碟子端起来,放在了她的面前:“喜欢吃就多吃一点。”
      
      沈楚楚怔了怔,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是了,他罚她吃冬枣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莫非这道菜有什么问题?他不会在菜里下毒了吧?
      
      她小心翼翼的放下筷子,也不敢再贪一时口腹之欲了,少吃一块肉死不了,可她若是多吃了一块,没准就被狗皇帝挟私报复的嗝屁了。
      
      司马致微微失笑,为了让她安心的吃完,他伸手夹了一筷子肉放进自己碗里,从容不迫的吃了起来。
      
      看见他也吃那道菜,沈楚楚才松了口气,夹起肉继续吃。
      
      一碟子一共就四大块肉,沈楚楚自己一个人吃了三块,她满足的擦了擦嘴,放下了筷子。
      
      “这道菜甚是美味,不知此菜叫什么名字?”她好奇的问道。
      
      问清楚了,届时回去之后,也好让碧月去御膳房再点这道菜。
      
      司马致听到她的问话,对着杨海挑了挑眉,杨海连忙恭敬道:“回娘娘的话,此菜名唤麻辣兔头。”
      
      沈楚楚:“…………”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扒掉兔兔的皮做成垫子。
      
      本宫的属相是卯兔,嘉嫔莫不是要将本宫的皮也扒下来坐一坐。
      
      方才说过的话,不断的浮现在她眼前,她脸蛋飘起一抹红霞,飞快的将脑袋埋进脖子里。
      
      宫人都一脸便秘色的望着她,兔兔这么可爱,楚贵妃怎么就把兔兔的脑袋都吃干抹净了,连一点脑髓都没放过?
      
      司马致夹起没吃完的兔头,用筷子挑起一丝细嫩的兔肉,不紧不慢的放进了齿间,细嚼慢咽的品尝着兔肉的鲜美。
      
      沈楚楚看着他那一脸享受的模样,便知道他是故意在整她。
      
      他夹起兔头轻咬一口,她便感觉脖子一紧,仿佛他吃的不是兔头,而是她的脑袋。
      
      杨海见时辰差不多了,便端着绿头牌上来,恭声提醒道:“皇上,该翻牌子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多年之后。
    沈楚楚一脚将司马致踹下龙床,微微一笑:“我不喜欢旁人与我这般亲密,不论是谁都一样。”
    司马致:“………………”
    *
    感谢微胖不算胖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感谢晚归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今天也要好好学习呀小可爱投喂的15瓶营养液~感谢一只羊小可爱投喂的8瓶营养液~
    感谢士良小饼干小可爱和41189638小可爱投喂的5瓶营养液~感谢APH﹉小可爱、鹤逐巫山小可爱和备用号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抱住所有小可爱亲亲~感谢小可爱们对甜菜的支持~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