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十二条咸鱼 ...

  •   杨海憋着笑意,应了一声便走出宫殿,跟小德子简单说了两句,让他去养心殿跑一趟腿。
      
      小德子临走时,看了一眼碧月刚刚捡起来的食盒,他想了想,好心的提醒道:“碧月姑娘这食盒许是无用了,还是多去找几个恭桶备着为妙。”
      
      碧月:“……?”
      
      听到自家徒弟的话,杨海的老脸憋得通红,见碧月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故作严肃的清了清嗓子:“咳,今个风真大,说话都有些听不清楚。”
      
      说罢,杨海便匆匆转身进了永和宫。
      
      司马致坐在贵妃榻上,沈楚楚也不敢与他同坐,只好像根铁柱子一样杵在他身侧站着。
      
      他不说话,殿内便一片寂静,火盆里的黑炭燃得正旺,除了空气中偶尔响起‘噼啪’的声响外,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黑炭燃烧时,难免就会产生些烟雾,那火盆就在沈楚楚的腿旁边,白烟飘上来,熏得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她眼睛痒,却又不敢伸手去揉,忍到最后一双眸子都红通通的,像是兔子的眼睛似的。
      
      司马致神色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声线清冷:“红萝炭不够用?”
      
      沈楚楚想点头,可又不想给自己惹没必要的麻烦,她摇了摇头:“够用。”
      
      白日烧黑炭,晚上烧红萝炭,对付一下总能忍过这个冬天。
      
      皇贵妃既然敢克扣她的炭火,将她的份例添给嘉嫔,自然就不怕她将此事闹大。
      
      反正就算她真的跟狗皇帝告状,他也不会怎么样皇贵妃,届时只会令皇贵妃更记恨她而已。
      
      为了五斤红萝炭,完全没必要给自己拉仇恨。
      
      司马致皱起眉头,他在楚贵妃的眼中,便是如此的昏庸无能,不明事理?
      
      皇贵妃若真的克扣她的炭火,他如果知情此事,又怎么会坐视不管?
      
      就算他对她没有一丝情分,可这宫规不可废,皇贵妃徇私克扣嫔妃的份例,他定然是要责罚皇贵妃,以正宫风宫气。
      
      他抿住薄唇,眸中染上几分淡漠:“爱妃可知欺君之罪,该当何罪?”
      
      沈楚楚不明就以的抬起头,眼眶泛红的望着他,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马致漫不经心的垂下眸子,目光正好与她的视线相交,望着她那双含着淡淡水雾的双眸,到了嘴边的重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伸手扔给她一条帕子,侧过头对着杨海吩咐道:“永和宫阴寒,跟内务府交代一声,往后楚贵妃每日的份例多加十斤红萝炭。”
      
      说罢,他挑了挑眉:“那十斤从皇贵妃份例中扣除,她是后宫之主,理应为后宫开源节流做出表率。”
      
      杨海弓着身子应了一声,他刚要离开准备去内务府,却看到了杵在一旁的两位太医。
      
      他压低了声音,对着太医们说道:“劳烦二位先回太医署,想必娘娘有皇上陪着,身子已无大碍。”
      
      两个太医连连点头称是,皇上不开口,他们站在这里别扭的不行,却也不敢擅自离去。
      
      如今有杨海开口让他们走,他们自然是求之不得,恨不得立刻从永和宫离去。
      
      一时间该走的人都走了,殿内就只剩下沈楚楚和司马致两人。
      
      沈楚楚呆滞的望着手中的帕子,这是一条冰蚕丝手帕,跟她上次在养心殿侍疾,被狗皇帝用来擦鼻涕的那条帕子质地一模一样。
      
      只不过这一条,不是她葬送在他手里的那条手帕,这条冰蚕丝手帕右下角的刺绣样式,和之前那条完全不同。
      
      她捧着手帕不敢动,心中疑惑至极,他为什么突然要给她增加红萝炭的份例?
      
      给她添红萝炭也就罢了,可他却偏偏要从皇贵妃的份例中扣除十斤添给她,这不是给她招仇恨呢?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跟狗皇帝说了皇贵妃的坏话,指不定日后如何在背后编排她。
      
      她算是发现了,狗皇帝就是看她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所以想给她找点事干。
      
      沈楚楚攥紧了手中的帕子,这样说来,他给她这帕子,只怕也是不安好心了。
      
      可这冰蚕丝的帕子真的好诱人,这纵享丝滑的触感,简直令人神魂颠倒,就算他有什么阴谋,她也想将这限量版的帕子偷偷窝藏起来。
      
      司马致眯起细长的眸子,她的脑子是被门夹过吗?
      
      给她帕子是让她擦眼睛,他还能在帕子上下毒不成?
      
      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帮她出了口气,她却认为他是看不惯她,故意想给她惹麻烦。
      
      明明往日的楚贵妃骄阳跋扈,仗着沈丞相这娘家的势力,从未在后宫中怕过谁,怎么如今胆子小的跟老鼠似的,动辄便怕这怕那?
      
      莫非是因为她做贼心虚,怕自己红杏出墙的事情被人发现,所以才这般收敛,凡事都是能忍则忍?
      
      司马致越想越是,他一抬眼便扫到了贵妃榻旁的书桌,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她抄写的十遍《金刚经》。
      
      一个不会磨墨的人,却能写出那般娟秀整齐的正楷小字,这本身就是一件可疑的事情。
      
      又或者,那字根本就不是楚贵妃写的,而是她的奸夫趁夜潜入永和宫,替她出谋划策写完了十遍《金刚经》。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她要白日烧黑炭,晚上烧红萝炭了,好的东西自然是要留给奸夫一起享用。
      
      司马致脸色一黑,他觉得自己的头顶上,已经可以同时容纳下几万匹俊马一起肆意奔跑了。
      
      只怕晋国之内最大的贝加尔草原,都比不上他头顶的草原大。
      
      他不光大,还绿。
      
      “爱妃昨日抄的佛经,朕甚是满意。”司马致站起身来,不紧不慢的朝着书桌走去:“说起来,朕还从未见过爱妃亲笔的书画。”
      
      沈楚楚趁着他不注意,悄悄的将冰蚕丝的帕子塞进了衣袖里,她用手指揉了揉眼睛,连忙跟了上去:“臣妾不爱舞文弄墨,因此并未留下书画之作。”
      
      “哦?”司马致挑了挑眉,神色漫不经心:“那朕亲自为爱妃磨墨,爱妃给朕写几个字瞧瞧。”
      
      沈楚楚愣了愣,倒也没反驳他,估计他是以为《金刚经》那几个字不是她写的,所以想试探她一番。
      
      她自然不会犯怵,写几个字而已,就算写成百上千个字,她的笔法字迹也是一模一样,不会让人寻出错处。
      
      司马致拿起墨条磨着墨,沈楚楚沾着墨水随手在纸上写了两个字——楚楚。
      
      他放下墨条,抬眼细细的打量着纸上的两个字,虽然今日她写的不是‘金刚经’这三个字,却也能看出她下笔时的笔力和笔法,的的确确是练过不少年的。
      
      “写的不错。”他沉声夸赞道。
      
      沈楚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装作羞涩的模样:“臣妾不敢当。”
      
      司马致抿住薄唇,看来是他误会她了,想必昨日那《金刚经》是她自己抄的,和她的奸夫无关。
      
      他正想迈步离开,脚下却踢到了一张纸团,他动作一顿,弯腰拾起了那一团纸。
      
      沈楚楚一转身便看到这一幕,她看到狗皇帝手中那张熟悉的纸团,小脸蓦地一白。
      
      完了,那是昨晚上她写来抱怨狗皇帝的,本来碧月想扔到火盆里烧掉,但后来她和碧月说话时把纸团接了过来,之后她回去睡觉,就随手将纸团扔了出去。
      
      今日她起的晚,碧月还未来得及打扫宫殿,狗皇帝就带人来围堵她了。
      
      心里想想狗皇帝的不是也就罢了,若是让他看见她骂他是驴骡,这便是砍头的大罪了!
      
      她神色慌张的上前一步,想从他手中抢过纸团。
      
      司马致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他眉骨微动,轻松的侧身躲过了她伸来的手臂。
      
      他抬手举起纸团,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空中展开了皱皱巴巴的纸团。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楚楚:看来一个恭桶是不够用了,还是多准备几个吧QAQ
    *
    感谢大麦茶小可爱投喂的3瓶营养液~感谢17972420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蹭一蹭小可爱,抱住亲一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