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十一条咸鱼 ...

  •   沈楚楚吊儿郎当的侧躺在贵妃榻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美滋滋的吃着碧月送过来的一碟子冬枣。
      
      这冬枣虽然看着外表青涩,实际上吃起来却比蜜还甜,又大又圆的瞧着讨喜极了。
      
      听碧月说,这冬枣也是藩国今年冬天进贡来的,五年才结一次枣,可不是晋国内普普通通的一颗枣子能比的。
      
      藩国一共进贡了十斤冬枣,皇上的养心殿留了三斤,给太后送了三斤。还剩下四斤,内务府却只给她分了半斤的冬枣。
      
      沈楚楚倒也不太在意多一点少一点的,就是碧月欲言又止的瞧了她好久,最后还是没忍住道了一句,皇上昨日给嘉嫔送了不少赏赐,其中就包括两斤藩国冬枣。
      
      是了,嘉嫔一个四品嫔位,能拿到两斤冬枣,而她位份比嘉嫔高了两阶,却才能领到半斤冬枣,由此便可知狗皇帝对嘉嫔有多宠爱了。
      
      贵妃榻挨着窗户,因为窗户留了个缝隙,沈楚楚被穿堂风吹的打了个喷嚏,她揉着微红的鼻尖,瞥了一眼放在榻下的火盆。
      
      若是她一整天都在屋子里待着,这一日五斤的红萝炭根本就不够用,为了取暖,她只好命宫人白日烧黑炭,到了傍晚天气冷些时,再取出红萝炭来烧。
      
      只是这黑炭是下等的炭火,不光不如红萝炭耐烧,而且这黑炭烧起来还有一股淡淡的烟雾,如果不留个窗户缝换气用,很容易会一氧化碳中毒。
      
      先凑合些用,总归比冻着强,反正冬天也快过去了,到了春天就不用烧炭了。
      
      一缕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棂照了进来,沈楚楚吸了吸鼻子,随手从一旁拿了一本书遮挡在了眼睛上,她闭着眼睛‘嘎嘣’的嚼着冬枣,享受着宫宴前最后的宁静。
      
      待到明日穿上嘉嫔送来的华服,届时吸入了华服上的花粉,指不定她会过敏成什么模样,顶着一张猪头脸晒太阳,到底是没有现在舒服。
      
      就在沈楚楚享受生活时,一抬华贵的步辇停在了永和宫外。
      
      杨海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皇上的脸色,待到步辇停稳之后,他刚想扯着嗓子喊一声皇上驾到,就听到从步辇上传来的清冷嗓音:“不必通报。”
      
      司马致面上神色淡淡的,也让人看不出喜怒来,他迈着大步下了步辇,负手走进了永和宫。
      
      杨海在皇上身边侍候十几年了,又怎么会猜不透皇上的心思,皇上只要露出这种不咸不淡的神情,那便绝对是有人要倒霉了,只盼着楚贵妃自求多福吧。
      
      永和宫的宫人们,一看到皇上驾到,纷纷要下跪给皇上行礼,众人还没出声,便被杨海抬手制止了。
      
      碧月正巧从侧殿走出来,她刚给绿萝上完了药,准备到御膳房去取主子中午的膳食,一抬眼便看见了院子中出现的一抹明黄色。
      
      她呆若木鸡的望着一身纹织金龙缂丝黄袍的皇上,手中的食盒‘哐当’一下掉在了地上。
      
      皇上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完了完了!皇上身后还跟着两个太医,肯定是皇上猜到主子是装病,带人过来抓主子现行来了!
      
      碧月急忙走了过去,试图想法子弄出声响,引起殿内主子的注意。
      
      可她还没过去,小德子便三两步走上前拦住了她,他白净的脸上带着笑意:“碧月姑娘在殿外候着便是,可莫要出声惊扰了皇上。”
      
      望着那张笑眯眯的脸,碧月心中越发的慌乱,她知道小德子说的这话,并非是与她商量,而是在警告她。
      
      就在说话间,皇上已经推门进了永和宫正殿,就算她再搞出声响通知主子,也有些为时已晚。
      
      碧月只盼着主子此刻吃完了冬枣,回到床榻上小憩去了,毕竟躺在床榻上,就算再不济,也比皇上撞见主子姿态不雅的吃枣强。
      
      殿外的宫人跪了一地,而沈楚楚却完全不知情的咬着冬枣,快活的哼着曲子:“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司马致推开门走进外殿,瞧见的便是这幅光景。
      
      穿着红裳的楚贵妃翘着二郎腿,一本书册遮住了她的脸,只留出殷红的小嘴,她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冬枣,齿间还含糊不清的哼着什么古怪的曲调。
      
      这就是宫人们口口相传,不休不眠抄了一整夜佛经的楚贵妃。
      
      杨海老脸一红,只觉得楚贵妃那荒唐的举止,简直都令人没眼看了。
      
      他想出声提醒一下楚贵妃,还未张口,便看见皇上大步走了过去,悄无声息的将贵妃榻上摆放的小碟子中,剩下的最后三颗冬枣拿了起来。
      
      沈楚楚嚼完嘴里的冬枣,伸出一条手臂凭着感觉朝着碟子摸去,摸了半天却一颗枣都没摸到。
      
      她叹了口气,小声嘟囔了一句:“这么快就吃完了……”
      
      都怪狗皇帝太小气,才给她分了半斤冬枣,还不够她塞牙缝的。
      
      司马致眯起细长的眸子,他小气?
      
      进贡的贡品分到内务府去,便由着皇贵妃来操持剩下的事情,这冬枣又不是他分的,怎么就成他小气了?
      
      沈楚楚咂了咂嘴,似乎是在回味冬枣的余味,胃里有一股气流向上顶去,她一张开嘴,就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嗝声在略显空荡的永和宫中回荡,犹如余音绕耳,在众人耳中久久不能散去。
      
      杨海和身后的两个太医,老脸都憋红了,这次不是羞的,而是憋笑憋得。
      
      他们进宫数十载,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毫无形象仪容可言的嫔妃,听闻贵妃娘娘突染风寒不能侍疾,但听着这声如洪钟的饱嗝,可不像是个病人能发的出来的。
      
      无需诊脉,太医们便已经心知肚明,贵妃娘娘是没病装病,若非要说她有病,那估计她脑子可能有点问题。
      
      听说过学堂的学子装病逃学的,就是没听过哪个嫔妃为了不想侍疾而装病,多少嫔妃想给皇上侍疾还没资格,贵妃娘娘却对侍疾避之若浼,这可不就是脑子有病吗?
      
      沈楚楚揉了揉肚子,自言自语道:“是不是该用午膳了?”
      
      “没吃饱?”他声线清冷的问道。
      
      她下意识的接了一句:“是有点……”
      
      话还未说完,她的声音便顿住了。
      
      这充满磁性的男声,似乎有些耳熟。
      
      沈楚楚动作僵硬的把遮在脸上的书册拿开,只见一道明黄色欣长的身影,就站在她的右手侧,居高临下的用眼角斜睨着她。
      
      她愣了一瞬,仿佛清楚的听到脑中有一根弦,‘啪嗒’一声崩断了。
      
      狗……狗皇帝怎么会在这里?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也没人跟她通报一声?
      
      司马致慢里斯条的弯下腰,不紧不慢的将指间夹着的一颗冬枣,轻轻的塞进了她的小嘴里。
      
      他带着薄茧的指腹,在不经意间擦碰到她柔软的唇瓣,她的身子下意识的微微一颤,心脏跳得像是要跃出胸口似的。
      
      司马致眸光懒散,面上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好吃吗?”
      
      沈楚楚嘴里含着又圆又大的冬枣,将她脸侧的腮帮子都撑了起来,活像是一只在嘴里藏了松子的花栗鼠。
      
      她把高高抬起的二郎腿放下,从贵妃榻上慌乱的爬了下去,齿间含糊道:“皇上赏的冬枣,味道自然是极好的。”
      
      没等她跪下,司马致便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他笑容可掬的望着她:“听闻爱妃苦抄佛经一夜,不慎染上了风寒?”
      
      她努力的嚼着嘴里的冬枣,想赶紧把枣吃完再说话,可她还没刚嚼完嘴里的,他就又抬手往她嘴里塞了一颗:“好吃就多吃点。”
      
      沈楚楚:“…………”
      
      她咬了咬牙,就当着众人的面,嘎吱嘎吱的嚼起了冬枣,她在心中暗暗催眠自己,她吃的不是枣,而是他的项上狗头。
      
      司马致神色一顿,忍不住眯起了双眸,他的……狗头?
      
      “臣妾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昨晚上着凉了,有些腹痛腹泻,臣妾怕侍候不好皇上,这才让碧月去养心殿通报了一声。”沈楚楚往他身后两个太医身上瞥了一眼,连忙改了说辞。
      
      得没得风寒,太医甚至都不需要诊脉,一眼就可以判断出来。
      
      但拉肚子就不一样了,她咬死了说自己腹泻,太医就算没诊断出什么异常之处,狗皇帝也拿她没法子。
      
      她就不信了,狗皇帝还能派个人来旁边,观察她上茅房的次数?
      
      司马致骨节分明的手指中夹着最后一颗冬枣,他动作懒散的把玩着圆润的枣身,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爱妃腹泻了还吃冬枣?莫非这藩国进贡的冬枣,有止泻的作用?”
      
      沈楚楚:“……”
      
      冬枣吃多了伤肠胃,别说腹泻之人,就是正常人一次吃太多的冬枣,也难免会腹痛腹胀拉肚子。
      
      这都无需太医说,但凡稍微懂一点常识的人,也知道腹泻之时不能吃冬枣的道理。
      
      她小脸一红,将脑袋埋进了脖子里,她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装个病咋就这么难呢?
      
      这个病不行,那个病也不行,皇贵妃和嘉嫔生病不去侍疾,狗皇帝也没亲自带人跑过去看她们。
      
      为什么到她生病不去侍疾,他就带着这么多人来围堵她?
      
      她只是不想时时刻刻面对狗皇帝这张脸而已,怎么这么简单的愿望,实现起来都这么难?
      
      正当沈楚楚脑子飞快的转动,想着该如何自圆其说之时,只听到狗皇帝微微一笑:“杨海,将养心殿里那三斤冬枣拿过来……”
      
      “既然这藩国的冬枣能治好爱妃的病,那朕便留在永和宫中,看着爱妃吃完三斤冬枣再走。”他笑容满面的坐在了贵妃榻上,从容不迫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司马致:今天不给朕拉肚子,就别想走出永和宫的门!
    *
    感谢团团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感谢21541265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抱住小可爱亲一亲,感谢小可爱对甜菜的支持~吧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