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后记+番外 ...

  •   二十年后
      一阵铃铛声响起,阿枝还是像往常一样,对着门口进来的客人微微的鞠躬,然后习惯性的说道:“千年缘,千年怨,欢迎来到念心阁。”
      二十年前,姜宇,环独倾,琴小香,墨鸦,子期,他们都带着各自的希望和夙愿离开,而阿枝后来又听说被吾霖带回去的槐琦,又和吾霖大吵了一架,之后,槐琦一个人在某一天彻底的消失了,哪怕是吾霖后来来到念心阁想要找到槐琦,也没有什么结果,因为就连阿枝也是没有办法看到槐琦到底在哪里的。
      阿枝想着,因为姜宇就是槐琦一直以来所坚定追求的,所以在姜宇离开后,槐琦也是一下子失去了目标,所以,槐琦最后也只能选择离开,也许,他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一下吧。
      而且阿枝觉得,如果槐琦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在哪儿的话,即使是万能的念心阁也是找不到他的。
      毕竟千年乃至是万年的时间过后,一个人无论曾经到底是有多么的任性天真,也终究是会有一定的成长的。
      虽然以前槐琦处心积虑的想要杀了阿枝,但是阿枝也不是那么一个记仇的人,他还是尊重槐琦的想法,槐琦既然想一个人静静,那阿枝自然是不会打扰他的,他觉得他和槐琦之间的仇恨,其实早该一笔勾销,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自己早已经放下,但是,槐琦不知道为什么却是一直没能放下,对于他到底有什么执念,阿枝不清楚,也不想去揣测。
      其实,阿枝还是能看得出来吾霖真的是把槐琦看得很重,在槐琦失踪的那些时间里,他几乎一有空就会来问阿枝关于槐琦的情况,但是,一直都是一无所获。
      阿枝也曾经和吾霖聊过,就连阿枝也觉得,吾霖就是太喜欢把别人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了,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他都喜欢占据主导,虽然他也是想让别人免受伤害,但是这样往往会让人喘不过气来。但不管怎样那都是吾霖自己的想法,阿枝也只是建议而已。
      这世间每个人都是有千奇百怪的想法和人格,并不需要每个人都变得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人生苦短,何必非要让自己和他人都不痛快。
      这么想着,阿枝不由得轻轻的笑了一下。
      “阿枝,我们又见面了,给我来一杯茶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阿枝终于是从回忆中回过了神来,他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微微的笑了。
      “你们还是遇到了啊!”阿枝说道,然后将两杯茶放到了那一对情侣面前。
      “阿枝,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啊!”琴小香说到,然后就喝了一小口茶,之后她又用余光瞟了一眼旁边的环独倾,有些不满的道:“果然,是我先找到了他,虽然保留了以前的记忆,不过,一下子拥有那么多的记忆还真是有点儿累啊!”
      “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办?”阿枝问道,能再遇到他们两个,阿枝真的挺开心的,这就像是故友重逢,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可能对于自己只是一瞬之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过完他们的一生了。
      虽然人们只在在世上存活短短几十年,但是,人生无论是漫长还是短暂,能和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共度余生,那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琴小香兴奋的说道,然后将一张请帖放在了阿枝的面前,又强调道:“你可是我们的见证人,不要迟到了。”
      “当然了,能做你们的见证人,我很开心。”阿枝笑了起来,然后又看向了环独倾,突然的道:“谢谢你。”
      “没什么好道谢的,这是我们的缘分,可能到这一世为止,我们的缘分就要尽了,但是,你的时间还很长,就像墨鸦与子期一般,我相信,你总会遇到一个对的人的,我遇到了我的命中注定,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倒是你,我有些担心啊!”环独倾开玩笑的道。
      阿枝笑了起来,点头道:“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遇到的,我真心的祝福你们,也希望这个世界上的人能够越来越开心。”
      说着,阿枝看向了全知书,说道:“虽然我现在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店长,但是,我会努力的,所以要请前辈们照顾了。”
      “阿枝总是这么谦虚啊!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全知书说道,然后又笑了起来,故意的咳了一声,然后才道:“某人还要藏着吗?这么多年的缘分也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在他说完以后,一个黑影慢慢的从一个挂在墙上的黑玉中冒了出来,它飘到了地上,然后慢慢的汇聚成了一个人形,只见他穿着一身黑衣,在灯光的照射下,竟然没有影子。
      此时,他正充满歉意的看着环独倾,过了一会儿才说道:“真是好久不见了。”
      看到他,环独倾有些感慨的道:“影卫,虽然你当年和墨鸦一起坑了我,但是,我也是因该感谢你的,没有你,我也不会知道念心阁的存在,也就不会在后来有了那么多的奇遇,虽然也有痛苦,但是现在,我只想珍惜。”
      环独倾毫不在意的说道,然后就将一张请帖放到了影卫的面前。
      “你也算是我的老朋友了,我要结婚了,你怎么能不来呢?”环独倾笑着看了琴小香一眼,然后两个人手挽着手站了起来。
      “好了,想说的已经传达了,即使以后我们不再记得你们了,也希望你们能够记得我们,毕竟,缘分总是在不停的轮转回环当中,有缘,自会相见。”
      环独倾说完,和琴小香一起走了出去。
      环独倾他们走后,影卫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道:“果然,故事听的太多,不知不觉的我也就成了故事中的人。”
      阿枝微微的笑了,他很感慨的说道:“我们都在自己的故事里活着,当然也会在别人的故事里出现,别人的故事成为了我们的鲜花,而我们则成了别人故事的绿叶。”
      听到阿枝这么说,影卫不由得笑了,他微微的弯腰,然后才说道:“那么,我的好店长,请好好的继续守着念心阁吧,唯有你们是互相需要的。”
      影卫说着,就又回到了那玉中。
      阿枝又看向了门口的铃铛,他笑道:“前辈也喜欢开玩笑了吗?”
      环独倾他们明显不再是念心阁的客人,但是,阿枝却是听到了铃铛声,看来,这一直待在念心阁的前辈也是很会玩儿啊!
      “我可没有开玩笑,你出去以后,会有惊喜等着你的。”那铃铛说道,然后呵呵的笑了起来。
      阿枝只能无奈的摇头,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这世间以后所有的变化,他都会亲眼所见,惟愿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能够得以美满。
      阿枝这么想着,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相信,以后的念心阁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阿枝!”
      一个声音突然的响起。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阿枝猛然回过了头,看到那个站在他身后的人后,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原来你一直都在陪着我吗?
      是啊!从今往后,无论你去哪儿,我都会陪着你,无论千年还是万年,这次回来,我不会再走了,你就是我是夙愿。
      阿枝,我爱你!
      小番外(槐琦)
      槐琦在天庭是出了名的神见神怕的凤神,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嚣张跋扈的神,至于他为什么能这么的嚣张,有人说那是因为他的表哥是天界的战神,无神敢惹。还有人说,他是凤凰一族最尊贵的凤神,将来就算成不了什么大人物,也必定是天界上除了玉帝以外最尊贵的神。
      可以说,槐琦的出生就是众星捧月,带着耀眼的光环和幸运降生的。
      就连槐琦自己也认为,在这天界,没有哪个人敢不给自己面子,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们要么都宠着自己,要么就是怕着自己。
      所以,槐琦说话从来都不会看人脸色,也从来不怕得罪别人,就连现任的玉帝也都是把自己当宝贝似的,对他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亲。
      他在这里,可谓是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几百年,虽然名声不是很好,但是,也没人敢惹他。
      直到,他遇到了那个人,那是一个很强的人,就连他的天界战神吾霖表哥都只能和他打个平手,他虽然那么强,但是很可惜的,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类,因为是人类,所以他的寿命就总会有达到尽头的那一天。
      天界虽然一开始对于他的出现很是不安,也曾多次的派下天兵天将去捉拿他,但是,他实在是太强了,别说是普通的天兵了,就连吾霖亲自去,也不一定能把他捉回来。
      最后,在了解他只是一个凡人后,天界就对他放任自流了,反正,等他死了,他们自然也就不用再愁了。
      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时,还是从吾霖表哥那听到的,吾霖表哥以前都是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和一个人类打成平手,让他的自尊心很是受挫,所以就很是郁闷的开始在槐琦面前发起牢骚来了。
      其实,说实在是,吾霖是整个天界对槐琦最好的人,他什么事都愿意和槐琦说,就是槐琦每次闯祸了,也是他帮忙给平息的。
      他对槐琦简直比他的亲哥哥还要亲,槐琦也可以说是一直都受着他的照顾的,可能就是因为有吾霖还有其他人因为种种原因这么惯着槐琦,所以槐琦才会越来越任性。
      从吾霖那儿听说他的名字后,槐琦就对于他很是好奇,他想要去亲自见一下那个人,但是,又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名头去见他,因为他总是很好面子的,就算要去见别人,也得是别人主动来请他,可不会自己主动。
      虽然不想自己亲自去,但是,他实在是对于那个人太好奇,于是最后,槐琦使了一点儿小手段,就让自己成为了那最后一次去捉拿那个人的天兵天将的领头的,其实,去了那么多次,那些天兵天将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反正是肯定打不过那个人的,所以,这也只是意思意思走个过场而已。
      但是,槐琦就非要和那个人较量一番,因为他天生的就十分的骄傲,要是输了,自己的自尊心是很受挫的。
      虽然已经做好了要大战一番的准备,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见到那人的时候,他就会被那个人给调戏,他竟然说自己长得像个女人,这让槐琦郁闷不已,真想直接把那人脑袋拧下来。
      其实这也不怪槐琦,因为他们凤凰一族都挺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花哨,所以,即使他是一个男子,也是很在意自己给人的第一印象的。
      可以说,槐琦很爱干净,是天界出了名儿的洁癖狂,只要身上沾了一点儿灰尘就会立刻跑去洗澡,他虽然不会像女人一样涂脂抹粉的,但是,在脸上和身上花的功夫却一点儿都不比女人要少。
      听那人那么说自己,无疑是彻底惹怒槐琦了,要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像个女人了,于是,他当即就和那个人打了起来,本来想要给这个无礼的家伙一点儿教训的,但是,他完全不是那人的对手,可以说是毫无意外的很快的就败下阵来。
      而且,更糟糕的是,他还被那个人给扣押下来做人质了。
      在被扣押下来以后,槐琦还是像以前一样随意的发脾气,似乎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刚开始时,槐琦是特别不满他的,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叫他的时候,要么就是“喂!”那么就是“人类”。
      至于为什么那么不满他,那还是有很多的原因的,而在槐琦看来,那个人根本就是一个“色狼”加“酒鬼”。
      槐琦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每天都看到他在和人拼酒,虽然每次都是他赢,但是槐琦实在是忍受不了他身上的那股子酒味儿,可以说,槐琦是最讨厌别人喝酒的,以前吾霖想喝酒的时候还得背着他偷偷喝,要是让槐琦闻到一点儿酒味儿,准会和吾霖没完,但是这个人竟敢当着他的面喝,这让槐琦气得直咬牙,可是,又毫无办法,谁叫他是这个人的俘虏呢?
      而且,更让槐琦受不了的是,这个人还特别的好色,看到长得好看的就会移不开眼睛,一直盯着别人看,每次要是没有好看的人供他欣赏的时候,那个人就会一直盯着自己看,看得槐琦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
      虽然他很讨厌这个人,但是,拒这些天来槐琦对于他的观察,槐琦又惊奇的发现,这个人竟然还有很多的朋友,而且似乎每个朋友都与他交情不浅,其中还有几个与他特别亲密的,亲密得让槐琦怀疑他们真的只是朋友吗?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槐琦是拒绝和这个人说话的。看到他,槐琦都想打他一顿。但是无奈自己和他的实力实在是相差悬殊。
      不过,槐琦虽然是做了俘虏,却依旧保持着他的高傲,吃的食物仍旧是要最好的,住的地方也要最好的,否则他就会和他闹脾气。
      虽然槐琦有时候有些无礼,但那个人也是意外的好脾气,几乎是事事由着槐琦,除了不给槐琦自由,他几乎什么都给他,而时间久了,槐琦渐渐的也对他没有那么的排斥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槐琦慢慢的和他说话,可能也是因为太无聊了吧,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凡人名叫姜宇,与他聊得多了,槐琦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姜宇其实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将军。
      可以说,姜宇的一切都是有着一种传奇色彩的,因为姜宇是个孤儿,从出生时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虽然被抛弃,要靠自己一个人生活,但是他却是有着天生的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靠着这力量,他活了下来,并且开始慢慢的发展自己的势力。
      很多的人都是因为姜宇这强大的力量才慢慢的加入他的麾下,而在姜宇的军队里的人也都是很鱼龙混杂的。
      他们有普通的凡人,有妖族,魔族,兽族,精灵族,翼族,甚至还有半神族等等许多的不同族群。
      槐琦简直难以想象,姜宇到底是用了多久的时间才将这些人变成自己的部下的,和他相处久了,槐琦唯一知道的就是姜宇的部下都是很尊敬姜宇的,而且,姜宇在自己的军队也一直都是以理服人的,可以说,除了有些毛病之外,他还是一位好将军。
      和姜宇相处得久了,槐琦也慢慢的直接或是间接的了解了姜宇。
      可以说,姜宇为人很是大度豪放,所以,很多人都对他心服口服,但可能就是太豪爽了,所以,很容易的就会让人误会,也因为他喜欢看美人儿的这一个习惯,所以总是会被人当成一个好色的人或是登徒子之类的。
      而且姜宇也很喜欢和人拼酒,在他的人生哲学里,大概和他一起喝过酒的都能算作朋友吧。而姜宇有时候挺粗神经的,别人说得委婉一点儿,他就完全听不懂了,所以,和他说话,最好还是被藏着掖着,反正,他肯定是猜不出来别人到底想说什么的。
      和姜宇一起聊了很久之后,他们也就渐渐的熟悉了起来,姜宇也是很大度的直接放了槐琦,在他看来槐琦因该算是他的一个朋友了,所以,为了确定他们的朋友关系,姜宇又和槐琦来拼酒。
      其实,槐琦是特别讨厌喝酒的,但是,因为之前输给过姜宇一次,又加上他本身就有些争强好胜,所以他就和姜宇比了一次。
      而这一次,当然还是槐琦输了,而且,因为太逞强,酒喝得太多的缘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就已经神志不清了,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喝断片儿了。
      当槐琦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和姜宇躺在一起,他下意识的想要把姜宇推开,但是却是浑身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他想,这恐怕就是宿醉的感觉吧,从那以后,槐琦就发誓,他再也不喝酒了,酒真不是一个好东西。
      相比于槐琦的难受万分,姜宇倒是一醒来就神清气爽的,他还很是贴心的给槐琦准备了一碗醒酒茶,槐琦虽然很不满姜宇,不过,还是接过了茶。
      从那以后,姜宇和槐琦的关系也不再那么恶劣了,虽然槐琦还是不满姜宇,不过,也没有那么讨厌他了。
      而之后的某一天,吾霖突然的找到了槐琦,因为槐琦早已经不再是人质了,所以,吾霖想要槐琦和他一起回去,但是却被槐琦拒绝了。
      可以说,槐琦天生的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性子,这次连输姜宇两次让他很是不服气,他是一定要把这笔账从姜宇身上讨回来的。
      而吾霖也只是以为槐琦是在耍性子,所以就由着他了,想着他玩儿累了就会自己回来的,但是,他玩玩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念之差,却让槐琦被姜宇深深地迷住,再也回不来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至少,当时的槐琦确实是想狠狠地坑姜宇一次的,至少也得让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么的好欺负的。
      而在之后的每一天,槐琦几乎都会故意的给姜宇找茬儿,就是明摆着和姜宇过不去。
      但是,姜宇每次都很大度的原谅了他,姜宇对于槐琦的无限包容,让槐琦更加的变本加厉了,终于有一天,姜宇再也忍不住了。
      出乎槐琦意料的,他没有和槐琦动手,倒是和槐琦好好的谈了一番,槐琦永远不会忘记当时姜宇对自己说的话,也因为那一番话,槐琦以后就再也没有针对姜宇了。
      那时,姜宇就说“其实,我是很羡慕你的,你一出生便有那么的人爱着,宠着,而我,则是被我的亲生父母给抛弃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但是这应该是我的原因吧,估计是我的到来让他们不开心了吧。
      而现在,聚集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全都是因为我强大的力量才选择留在了我的身边,其实,我一直是很害怕的,因为我一直担心,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这能力,那么,他们是不是也会如我的父母一般抛弃我?为了留住他们,所以我加倍的对他们好,不想再孤独一人,不想被他们抛弃。
      我很在乎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那些都是我用我的努力一点一点的换来的,我不想失去,更是不敢失去,所以,我与你是不一样的,你大概没有体会过什么是人间疾苦吧,但是,我却能深深地体会到,因为我们身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就像国王与乞丐,这两个人永远是无法互相理解的。
      确实的,在你的世界里,你就是天之骄子,每个人都爱着你,宠着你,所以,你可以尽情的任性,在你的世界里当一个任性的王子,但是,我不一样,我生怕自己出一点儿错,因为我深知,我现在的这一切到底有多么的来之不易,所以,我会倍加珍惜,哪怕失去一点儿我都会十分的痛心。
      国王不会为了一个面包去拼命,但是乞丐会,因为国王不需要面包,他有他的锦衣玉食,不需要在意这个,而乞丐没有面包就会死去。
      我是真的羡慕你啊!其实我也曾埋怨过我自己,怎么偏偏是我就要遭这些罪呢?为什么我一出生就要如此的不幸?后来我想,大概我所承受的这些痛苦,都是为了让我和我将来爱的人少受一点儿罪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愿意为我爱的人承受痛苦,只希望每个在我身边的人能够开心。”
      在听到姜宇的这一番话后,槐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确实,他一直以为他的那一切都是他应得的,所以,他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对他的馈赠。却没有想到,在千里之外,有的人会为了得到他不屑一顾的爱,而甘愿付出自己的一切。
      人们往往就是得到了就不会珍惜,于是越是在眼前的,就越看不见,其实哪有那么多的怨恨不满,总归还是自己逼迫了自己。
      槐琦也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失去了他习以为常的一切,那么,他又该如何,他想不到答案,因为那对于他来说似乎很遥远,但是,又似乎很近,近到他每次一想到就一阵的揪心。
      自那以后,槐琦安分了许多,再也没有主动的给姜宇找过麻烦,而他也是慢慢的将姜宇当做了自己的朋友。
      其实说实在的,槐琦的朋友并不多,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朋友。
      但是,姜宇是不一样的,槐琦觉得,姜宇是他第一个真心想结交的人,后来,算是和姜宇和好以后,槐琦又和姜宇一起生活了两年,而他也慢慢的开始理解了姜宇。
      虽然姜宇表面上看着云淡风轻的,但其实槐琦知道,姜宇是顶着许多的压力的,他其实一刻也不能放松。
      槐琦知道,姜宇一直有一个很大的理想,他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对于这个,槐琦也很支持姜宇,因为他也想要看到,姜宇所期望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
      而在不知不觉中,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最出乎槐琦意料的,他竟然没有那么的排斥姜宇了。而他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姜宇所改变着。
      以前他总是习惯每隔两个小时就洗一次澡的,食物吃得也很是精细,要是有一点儿不称心,他就会立刻发脾气的掀桌子。
      而姜宇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特别不讲卫生的人,他每次回来身上都是一股酒味,以前的话,姜宇几乎是每隔五天才洗一次澡的,在槐琦的强烈要求下,姜宇才把时间改为了两天,但是,即使如此,槐琦也依旧是离他远远的,就连姜宇偶然的碰到自己的手,槐琦也是立刻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立刻跑去洗手,那嫌弃的简直要戳破自己手上的皮。
      但是和姜宇相处久了,慢慢的,槐琦也就不再那么反感姜宇,他甚至还能让姜宇趴在他的床边睡,就连姜宇牵他的手,他也没有立刻去洗手,顶多只是不满而已。
      不过,最让槐琦不满的还是姜宇那老毛病之一,因为他的那些部下知道他喜欢美人儿,所以总是往他那里送美姬,而姜宇每次也是照收不误,只要是一有空就会去看她们,但是,只是在一旁看着,感觉就像是在看一幅幅的画一般。
      后来,槐琦实在是忍不了了,就直接替姜宇遣散了他的“后宫”,姜宇虽然有些不满,但也只是埋怨了几句,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槐琦渐渐的成为了在姜宇之后,在军中的一个很有威望的人,当然了,这其中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是强大的神族并且和姜宇关系很好的缘故。
      而在那之后,槐琦做了一个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他让姜宇去月族骗取末日,因为姜宇一直都是没有什么武器的,所以战斗起来,有些吃亏,为了更快的完成姜宇那改变世界的梦想,槐琦觉得他必须有一把厉害的武器。
      本来要说最厉害的话,应该是威力排名第一的冥鬼极渊,但是,那是一把弑主之剑,就连吾霖也没敢冒险成为它的主人,槐琦怕姜宇不能控制住它,所以就保险起见的选择了排名第二的末日。
      虽然使用末日的危险系数比较小,但是,要得到末日就首先得解决一个问题,因为末日是由月族人世代镇守的,所以要想得到末日的话,还得先进入月族,但是,月族设有封印,如果没有月族人带领的话,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因为那封印是远古诸神留下来的,所以,即使是过了这么多年了,也很难被攻破,而且那月族的规定就是,只能是由月族人带领才能进入月族的领地。
      槐琦和姜宇谋划了很久,终于让月族的一个重要人物生了重病,他们想着,月族人是肯定不会弃他们的族人不顾的,到时候就肯定会有人离开月族,到时候只需要想办法让那个人带着姜宇进入月族就可以了。
      而让槐琦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正巧“救”了姜宇的人,竟然是会是下一任的末日剑镇守者——阿枝。
      而就在计划实施以后,姜宇就离开了。
      姜宇离开以后,槐琦一下子无聊了,没有姜宇在身边,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以前姜宇还在的时候,他虽然不满他,但是,却没有现在这般的心情复杂。
      他好几次都想要去找姜宇,但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那么做,他只能是每天期待着姜宇能够快点儿带着末日回来,时间一久,他越来越担心了,因为姜宇迟迟不回来,为了让自己安心一点儿,所以他只能一遍遍的安慰自己,姜宇是去拿末日了,那月族人有些不好骗,所以才需要点儿时间,等姜宇回来了,他一定会变得更强的。
      虽然是这么期待着,但是,槐琦等了很久,姜宇却是一直都没有回来,因为月族的封印有隔绝一切气息的能力,所以,槐琦感应不到姜宇,也不知道他到底怎样了。
      槐琦开始担心姜宇了,他生怕姜宇是出了什么事,虽然很不想自己就这么闲着,但他还是没有去找姜宇,一方面是因为没有月族人的带领,他无法进入月族,另一方面还是他太骄傲了,怎么可能主动的去找别人了?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那么做。
      姜宇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而槐琦也越来越不安了,甚至于有一次,他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在姜宇的身边站着一个看不清脸孔的人,他手里还拿着一把红色的剑,只见,他在姜宇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姜宇就一下子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槐琦被这个梦给惊醒了,之后他变得越来越不安,感觉有什么坏事要发上,最终,他决定去找姜宇。
      而巧的是,没过多久,他就感应到了姜宇的气息,能感应到姜宇的气息,那就说明姜宇已经离开月族了。
      知道这个消息,槐琦很是兴奋,他以为是姜宇带着末日回来了,于是,他很高兴的顺着那气息找到了姜宇。
      不过,他虽然找到了姜宇,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却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见到那个人的第一眼,槐琦的心里就浮现了两个字:漂亮。
      当槐琦看到姜宇牵着那个人的手时,他突然的变得异常的愤怒,虽然他知道姜宇喜欢漂亮的脸,但是,他还是很愤怒,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
      他很想冲上去揍姜宇一顿,但是,却一时找不到自己这样做的理由。所以只能是不满的分开了他们,后来他知道了那个人原来就是月族人,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心里庆幸着姜宇只是利用他而已。
      当晚,他很惊讶自己竟然要和姜宇同处一室,其中的一方面原因是他还有事要和姜宇说,而他也不想看姜宇一个人躺着,感觉怪可怜的。
      因为相处这么久了,他知道其实姜宇是最害怕孤独的,姜宇虽然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还是有一颗装在铁罩子下的玻璃心的,一旦铁罩子被打破,他的心就是脆弱无比的了。
      而另一方面,他只是做了一下姜宇和阿枝共处一室的假设,就立刻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排斥,那种感觉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反正,莫名其妙的他就和姜宇住在一起了。
      当时,他就问姜宇到底是怎么想的,都已经那么久了,为什么还不动手?
      因为当时姜宇已经去了月族那么久了,而槐琦相信,以他的实力要得到末日的话,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姜宇看起来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而姜宇也只是说让槐琦放心,他自有打算。但是,他越是这么说,槐琦就越是不安,他甚至有了一种可能要失去姜宇的错觉。
      在那一晚,他破天荒的没有嫌弃姜宇那一身的酒味的抱住了他,可是,他下定了决心想让姜宇看看他为他做出的改变,但姜宇却是睡着了。
      槐琦看着姜宇熟睡的脸,一下子难受了起来,他真的好害怕失去姜宇,因为阿枝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那一次,槐琦和姜宇说了很久的话,他问姜宇能不能杀了阿枝,他问他能不能快点儿带着末日离开,他问姜宇为什么要牵着阿枝的手,他问姜宇为什么要和阿枝一起喝酒,是不是也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了,他问了姜宇很多,很多的问题,虽然知道姜宇听不见,但是,他还是一遍遍的不厌其烦的问着。
      后来,槐琦还是送姜宇和阿枝离开了,他在心里一遍遍的安慰着自己,姜宇对于阿枝只是虚情假意,那都不是真的。
      虽然是这么期待着,但是,他忘了一件事,姜宇向来都是一个磊落的人,从来都没有刻意的利用过别人,他这种人最容易和人交心,不管那人是好是坏,一旦有了交情,他必定会不舍,自己对于他是这样,阿枝也同样如此。
      和姜宇分开以后,槐琦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姜宇的消息了,他开始变得越来越焦躁不安了,感觉做什么事都不顺心。
      而在姜宇不在的期间,吾霖来找过他几次,而槐琦竟然是破例的又开始喝起了酒,明明他以前发过誓不再喝酒的。
      但是,姜宇离开以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槐琦开始回忆起和姜宇在一起的每一天,他想着姜宇的习惯,姜宇是最喜欢喝酒的,当然,他也喜欢美貌的人。
      于是槐琦更加用心的打扮起了自己,也开始慢慢的喝起酒来,他想要了解姜宇的一切,想要和姜宇感同身受,他想着,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迎接姜宇回来,他一定要成为这世界上最美的人,他想要让姜宇只看到他一个人。
      槐琦一直想着姜宇,希望他能快点儿回来,每天,每天都在期望着。
      在某一天,槐琦又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姜宇带着末日回来了,而且还拉住他的手,姜宇突然的问槐琦“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之后姜宇还让槐琦和他一起离开,槐琦刚想要答应,梦就结束了。
      他醒了过来,在现实中回答的姜宇的问题。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槐琦都没有姜宇的消息,他一直等着,等着姜宇能够快点儿回来,哪怕没有带回末日也没关系了,他只是想要快点儿见到姜宇。
      可是,他最后等来的不是姜宇,而是他的一封信,那上面写着“槐琦亲启”四个大字,但信的内容却是异常的扎眼。
      “槐琦,我想,写信给你最为合适了。因为你是我最信任的朋友,我想由你来说的话,会更有说服力。
      我希望你能够让他们安心待命,因为我已经决定放弃末日了,我觉得,以我的能力就算没有末日也能达到我的理想,真是抱歉,让你们白等了这么久,替我向他们道个歉吧。
      和阿枝相处这么久以来,我知道,我以前真的是做错了,武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我们所走的路,所做的事,并不是正义,只是给杀戮冠以一个貌似合理的借口而已,我所发动的战争,给许多的人带来了灾难,我本想让他们更加幸福的,但这种方法无异于让他们更加痛苦了。
      阿枝与我不同,他虽然几乎没有离开过月族,但是,他的见解却是很独到,我真想让你看看他和我争辩的样子,感觉那和平常的他很不一样,我想你一定会被他的言语给震惊到的,同时,我真想和他好好的讨论一番,以我的战争之道,来与他的仁爱之道来个切磋。
      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等说服了阿枝以后,我就会带着阿枝一起回来,让他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槐琦,你是我的朋友,而阿枝是我深爱的人,按照道理来说,你应该叫他一声嫂子的,如果我们能成亲的话。
      不过,这消息我也只是和你先说一声,毕竟,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想这件事,还是应该还要和他们好好的沟通一番,毕竟,有些老部下的思想是很迂腐的,我想要我和阿枝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虽然他们可能不是很能理解,但是我想,你一定是可以理解我的吧,或是你也觉得很是惊讶?其实,刚开始连我自己都惊讶,但是,我爱他,想娶他,这就是我此刻心里的想法。
      今后,我将带着他一起完成我的理想,你们都是我无比重要的人,所以,请一定要好好相处。”
      看着这封信,槐琦只觉得自己一阵的呼吸困难,他颤抖着,却没有勇气再确认一遍,他不敢相信这会是姜宇说出来的话,他疯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槐琦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答案,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姜宇所说的,他一定要听他亲口说!
      直到一个部下来询问槐琦关于是否对月族进攻的问题,槐琦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槐琦将那封信放到火上烧成了灰烬,然后对他吩咐道:“将军来信,让我们即刻进攻,对于月族人格杀勿论!”
      之后,那部下就下去集结军队去了,他们会在准备好之后,立刻对月族发动战争。
      而在此之前,槐琦来到了月族的封印之外,他很偶然的看到了一个月族人,从那个月族人那里,他得知,阿枝即将要正式镇守末日了。
      听到阿枝的消息,槐琦突然的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妒意,他嫉妒阿枝,也憎恨他,是他迷惑了姜宇,是他带走了他的姜宇!
      槐琦想要进入月族找阿枝算账,但是,有封印在,他根本就进不去。
      于是,带着这股怨气,槐琦回到了天界,找了一些替死鬼,狠狠地发泄了一通,他恨阿枝,他从来没有那么恨过一个人,阿枝是第一个,他恨不得阿枝立刻去死。
      等他回到人界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了,在军队进攻月族之前,槐琦来到了封印面前,他正巧又看到了当时他遇到的那个月族人,于是他迷惑了那个月族人,让那个月族人带着自己进入月族。
      之后,他从内部破坏了保护月族的封印。他没有立刻下令让那些人进攻,而是先去找了阿枝,他要找他算账,他敢带走他的姜宇,他就要让他付出代价!
      槐琦找到阿枝以后,很惊讶的发现,阿枝竟然入了魔,才几天不见,他不知道阿枝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不过看到他变成那样,他心里就一阵的痛快,觉得阿枝变成这样都是活该!
      本来槐琦是想着直接杀了阿枝的,但是他又觉得不能这样便宜了阿枝,于是,他把姜宇来到月族真正的目的,以及到底是怎么来的全都告诉了阿枝。
      而且,他还添油加醋一般的故意的歪曲了事实,总之他告诉阿枝,这一切都是姜宇为了利用他而设下的圈套,姜宇的目的只是末日而已,阿枝不过是他的棋子罢了。
      如果是以前的槐琦的话,是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像一个“怨妇”一般的去污蔑,拆散别人,他觉得,这样做反而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卑微。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变得卑微了,可他即使是变得这般的卑微,姜宇也依旧是爱上了别人。
      他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啊!
      后来,他如愿以偿的看到阿枝彻底的入魔,而且,更为大快人心的是,阿枝竟然直接去了圣地杀了那些守卫,将末日取了出来。
      本来槐琦还在想着到底该怎样进入圣地拿到末日,阿枝这还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啊!
      之后,槐琦就看准时机,下令全军进攻月族,他要杀光月族人,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槐琦向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阿枝竟然敢惹他,他就要让他付出代价!不光是他,他还要灭掉他全族给阿枝一个教训,槐琦要让阿枝知道,不要随便惹他!
      之后,本来槐琦打算去找阿枝算账的,可是没想到会见到姜宇,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姜宇解释,因为明明姜宇告诉他不要进攻月族的,槐琦怕在这个时候遇到姜宇,于是他只能是暂时的躲了起来。
      后来,姜宇找到了阿枝,但却是被失去神智的阿枝给刺了一剑,看到姜宇受伤,槐琦很是心疼,但是他又不敢冒然行动,也就只能继续等着。
      而在阿枝离开以后,槐琦因为太担心姜宇了,所以就忍不住的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本来槐琦以为姜宇会彻底的死心的,令槐琦没有想到的是,姜宇就算是受了很严重的伤,也执意要去找阿枝,无论自己怎么劝说都没有。
      姜宇的坚持,让槐琦越来越愤怒了,他想不明白明明姜宇只和阿枝相处了极短的时间,为什么姜宇一心一意想着的只有阿枝,明明阿枝还捅了他一刀,明明他伤害了姜宇,但是,姜宇却还是想着要去找阿枝。
      槐琦用尽全力的拦着姜宇,几乎已经放弃了他所有的骄傲,但却仍旧是阻止不了姜宇。
      姜宇还是要去找阿枝,根本不把他的挽留当一回事。
      看到他这样,槐琦被彻底的激怒了,几乎快要失去理智。
      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在姜宇去找阿枝的时候,槐琦突然的对着姜宇出手了,他要杀了姜宇,他讨厌这个被迷惑了的姜宇,他只想要姜宇回到以前的样子,没有阿枝,姜宇只认识自己,只会对自己一个人好。
      后来,他封印了姜宇的灵魂,本来都计划得好好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姜宇想要找到阿枝的心竟然是那样的强烈,竟然是生生的撕裂了自己的灵魂,最后导致槐琦所封印的就只有一半的灵魂。
      而在那之后,槐琦就算再不甘,也只能带着姜宇离开了,他要复活姜宇,不过,他要让姜宇的记忆停留在认识阿枝以前,他要让姜宇只属于他一个人。
      在后来的某一天,吾霖找到了槐琦,那时,槐琦正待在姜宇的身边,他已经感受不到姜宇身上的生命气息了,但是,仍旧是固执的陪着姜宇,他要复活他,无论有多么困难,无论会付出什么代价。
      吾霖想要槐琦和自己一起离开,但是被槐琦拒绝了,为此,两人还大吵了一架,最后是闹得不欢而散了。
      从那以后,槐琦一直陪了姜宇很多年,他已经完全不排斥姜宇了,甚至是期待的姜宇能够醒来,再次拥抱着自己。
      甚至于当姜宇的身体开始腐烂的时候,他都没有离开他,他真的为姜宇改变了很多,槐琦一直陪伴在姜宇的身边,一直在寻找着复活姜宇的方法。
      在姜宇死后,槐琦每天都和姜宇说话,虽然也知道他再也不会回答自己了。
      而在后来的某一天,槐琦终于意识到,原来这就是爱啊!原来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是深深地爱上了姜宇,只可惜,因为他那自以为是的骄傲,一直到了最后,他都没能把这话告诉姜宇。
      槐琦一直在想,如果自己早点儿说的话,那么姜宇是不是就不会爱上阿枝了,不过这都是假设,谁也不知道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姜宇,我爱你啊!你爱我吗?”
      槐琦在姜宇的唇上轻轻的一吻,之后眼泪就掉在了姜宇的脸上。
      我爱你,我爱你啊!可不可以醒来再看我一眼?求你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