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小番外 ...

  •   在月族没有人不知道月凌,因为他是月夕的弟弟,而月夕则是月族选中的那个注定要镇守凶剑末日的人。
      其实,从小到大,月凌都是很敬佩自己的姐姐的,因为,姐姐很强大,也很美丽,可以说,她是月族最美的女孩儿,有些人甚至把她叫做坠入凡间的天使。
      因为有姐姐的庇护,月凌一直是备受月族尊敬的,但因为他天生的好闲,所以,在月族就只是闲人一个,并没有担任什么职务。
      本来,他以为这样的日子会继续下去,可是,他偏偏是遇到了一个和他永远也不可能的人类。
      柯,那就是那个人的名字,他是人类,拥有着极其短暂的寿命,不止是对于月族人来说,对于人类来说也是如此。
      因为,月凌知道,看起来那样健康快乐的柯,他的寿命其实只有短短的二十五年。
      几乎是每个人都会老去,但是,柯不会,他根本就活不到老去的时候,因为在他在还年轻的时候,他的一切都将被死亡所定格。
      对于这个,月凌是十分的惊讶的,没想到一个人的寿命可以那样的短暂,但是,柯却说,有的人是在某一刻突然的意识到了什么,比如说最终的寿命,比如说自己到底适合做什么,等等一些在常人看来很是不可思议的东西,而柯所意识到的正是自己的寿命。
      其实,对于人类的话,月族人一直以来都是很不欢迎的,可以说,月族人讨厌一切的外来者。但是,柯却是十分特殊的,之所以留下他,那是因为柯的医术很是高超,月族人需要柯的医术。
      其实,更准确的说,柯是月族人收留的一个弃儿,那个收养柯的月族人一直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又不想和人成亲,所以就收养了柯。
      可以说,柯真的是医学方面的天才,他很小的时候就与月族的巫医一起研究治病救人的各种良方,遇到一些医学难题时,也总是能很快的找到解决的法子。族中的人对于柯的医术都是十分佩服的。
      虽然那时月凌也听说过柯,但却并没有见过他,也因为月凌的身体一直都很好,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大夫,自然也就没有见柯的必要了。
      第一次遇到柯的时候,还是月凌过十八岁的生日,因为月族人普遍的寿命都很长,所以,他们的十八岁和人类的十八岁并不一样,可以说,如果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的话,那时的月凌可能只有一岁。
      那时候,几乎是全族的人都来为月凌庆生,而月凌也知道,他们那么的尊敬自己也是因为姐姐的缘故,可以说,他们有如今的地位,全都是因为姐姐是下一任的末日剑镇守者的缘故。
      所以,对于他们的到来,月凌一点儿也不庆幸,反而是有些反感,他一直在想,如果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月族人的话,那些人肯定是不会对他们那么好的。
      而在月凌生日的那一天,他也终于是见到了一直以来都很少见过的姐姐,因为姐姐是下一任的末日剑镇守者,所以她总是很忙,也就是被那些人逼着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说白了也就是为了让姐姐安心的镇守末日而已,因为姐姐经常被人看着,即使是月凌,也是很少见到她的。
      当时,月凌就在想着,也许只有姐姐才是真的为他感到高兴吧。
      而在生日宴会上,月凌第一次见到了柯。
      那时,柯就很大胆的直接坐到了姐姐的身边,虽然姐姐一直没有理他,但是柯还是微笑着不停的和姐姐讲着许多外面的新鲜的事情。
      第一次见到柯的时候,月凌只是觉得,柯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因为不管他想干什么,那在姐姐身上都是行不通的,而且姐姐是不可能会有任何的朋友的,更不可能会喜欢上别人的,毕竟,末日剑的镇守者是注定要孤寡一生的。
      月凌认为,不管柯对姐姐有什么想法,那都是不可能的,他只是在白费功夫罢了。
      在结束了生日宴会后,月凌也就慢慢的将柯给淡忘了,对他来说,柯只是一个不重要的人而已。
      本来他已经将他给遗忘,可偏偏柯又再次出现,不过到了后来月凌才知道,原来那时,柯对于他的示好,只是因为别人故意给他指错了位置,他把月凌的家错当成月夕的家了。
      那时,柯就站在月凌家的门口吹笛子,月凌本来是想赶走柯的,但是,听到那笛声后,他又犹豫了。
      因为柯不仅是一个医学方面的天才,对于吹笛子也很有造诣,而且那时,柯以为里面住着的就是月夕,所以他就很卖力的想要打动她。
      当时,月凌就坐在了窗边,他打开窗子默默的看着柯,月光洒在柯的身上,他闭着眼睛,很是用心的吹着笛子,月凌注意到,柯的手非常漂亮,就像是被神精心雕琢的一般,就这样,月凌一直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在那时月凌想着,能免费听一场音乐也是不错的。
      因为月族是没有音乐的,几乎每个人都重复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也因为月族根本就没有货币,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共享的,虽然生活不出问题,但是,日子久了难免也就枯燥乏味了。而月凌是早就受够了这种无聊的日子了,可以说,他和姐姐是不一样的,如果说姐姐想要守护月族的话,那么柯就是很想改变月族,因为他很不喜欢那样无聊又非得死守着规矩的月族人。
      当时,柯吹完笛子,就站在月凌的门前念诗,那是他自己写的诗,他觉得只有这样才算是有诚意,才能打动人。
      “汝可否与吾一见,吾愿自证此心,青山翠木,芳郊红溪,怎也比不过汝之倾世容颜,若得以相见,定不负汝之所期。”
      月凌只是看着他,没有听懂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他为什么不继续吹笛子了。
      后来,柯等了很久,都没能等来“美人”与他相见,以为是月夕刚好不在家,所以也只能是失望的先回去了。
      虽然第一次献殷勤没什么成果,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反而是每天都在月凌的门口放上各种各样人界的东西,有时候是一束花,有时候是一个本故事书,但更多的则是他从人界学来的各种美味的糕点。
      因为柯并不是月族人,所以他是不受月族的规矩束缚的,也就是说,他可以随时去人界,也因为月凌很少出来,看到那些东西也只是让别人给他扔了,所以,柯一直不知道,原来他的献殷勤,一直献错了人。
      本来如果事情一直都是这样的话,月凌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可是偏偏,柯又是一个太有毅力的人,而且,他们之间的误会,还存在了很久。
      他们就这样你来我往的继续玩儿着“捉迷藏”,就是觉得奇怪,柯也一直都没有发现,他极力讨好的人根本就不是月夕。
      直到有一天,柯来找月凌,他站在他的门口,邀请他一起去人界玩儿。
      月凌本来是不想理柯的,但是听到他的话后有些心动了,因为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去过人界呢,虽然想出去,但他知道他是不可以去人界的,因为那把守月族与外界的封印的人是绝对不会放月族人离开月族的。
      虽然不想理会柯,但是,月凌又实在是很好奇人界,所以在一番权量后,他乔庄打扮的把自己扮成了一个女人的样子,因为他之前也有学过一些易容术,所以这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戴上了一个遮住了整张脸的面纱。
      准备好了之后,月凌就打开了门,然后在一张纸上写到:你有办法带我去人界?
      至于为什么不亲自问柯,那是因为月凌的易容术只能勉强的改变形体,但是,声音是不能改变的,所以为了不被那些守卫认出来,他得尽量的不说话。
      也直到那个时候,他还是一直认为柯真正想邀请的人就是自己,那时柯对他那么好,他还以为柯是想和他交朋友。
      看到月凌的的问题后,柯自信的点头,然后就带着月凌一起去了月族与外界接壤的封印之地。
      不出月凌所料的,那里的守卫果然拦住了他们,虽然柯可以出去,但是他身边的这个陌生的人还是引起了他们的警觉。
      面对他们的盘问,月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在月凌想要放弃,直接回去的时候,柯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的手,然后笑着在那其中一个守卫的耳边说了什么,然后那守卫就点了一下头,竟然放他们通过了。
      后来月凌有问过柯当时到底和他们说了什么,但是,柯却是一直都没有告诉月凌。
      在他们瞒过了那些守卫后,柯就带着月凌来到了人界。
      对于人界的一切,月凌都觉得新奇无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这些东西在月族都是从未有过的,月凌觉得,自己有点儿喜欢人界了,至少人界是很繁华热闹的,月凌喜欢这种熙熙攘攘式的热闹。
      柯带着月凌到处闲逛着,兴奋的和他讲解着关于人界的一切,月凌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两个不一样的世界,因为以前柯也听姐姐说起过人界,但是,姐姐所描述的人界,和柯所描述的人界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通过自己的眼睛去看时,月凌相信,柯所说的人界,所说的人类才是最为真实的。
      月凌不知道为什么姐姐的那些老师要编造那样的谎言,直到后来他才想明白,也许只有这样无休无止的欺骗才能让末日剑的镇守者安安心心的镇守末日一辈子吧。
      而最让月凌难以忘怀的还是柯请他喝他亲自酿造的酒,那是柯很久以前用清泉水和各种香花酿造,埋在地下很多年的酒,柯给它取名叫做“天下醉”。
      直到那时,月凌才知道,原来柯还是一个嗜酒的人,出乎月凌意料的,柯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像个文弱书生,但却是很能喝酒的,与柯一起喝酒的时候,月凌从来就没有见着柯喝醉过。
      一开始,月凌不是很喜欢喝酒,但在柯的感染下,他也慢慢的开始喝酒,而柯死后,他竟也变成了一个嗜酒的人,只是他的酒量远没有柯那么好。
      后来,每次月凌回忆起柯的时候,总会想起他酿的天下醉来,但是,无论他后来怎么尝试一下都再也酿不出当年和柯一起喝时的那种味道了。
      其实,本来月凌经过这一次已经把柯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就是直到柯知道了原来他一直找错了人后,月凌也只是将这当成了一个玩笑,很快的就过去了。
      虽然月凌不在意,但是当时的柯却不是那么想的,他可是整整郁闷了一个星期才勉强的缓了过来。
      毕竟,他可是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变着法儿的来讨好人家,结果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找错了人,找错了人也就算了,竟然连性别都是错的。
      虽然一开始知道真像时,他十分的难受,不过,后来柯经过强大的自我调试,很快的又恢复如初了,他再次和月凌来往,不过这次却是单纯的作为朋友。
      因为柯的出现,月凌在那段时间过得很开心,可以说,柯还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他无比的珍惜柯,甚至于可以用对柯掏心掏肺来形容。
      但是,那时的他实在是太过天真了,没有想到柯再次接近自己其实是带着目的来的,因为有他搭桥,柯认识了月夕。
      其实后来,月凌也曾想过,柯是不是从一开始甚至于到了最后都是在利用自己的,但是,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当事人已经不在了,再纠结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在月凌还没有察觉的时候,柯和月夕越走越近,而当时的月凌竟天真的以为,柯只是想和姐姐交朋友,他还一度为姐姐终于有了朋友而感到高兴。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月凌才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他看到柯竟然吻了自己的姐姐,说实话,那时柯惊呆了,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时自己的感受,反正他看着他们两个在一起,心情是复杂无比的。
      当时,月凌在原地呆了一会儿,然后直接转身走了回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只是觉得自己一下子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他们似乎都不需要自己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月凌已经有了柯和姐姐是一对儿的想法,其实,他觉得,柯和姐姐真的是很相配的,除却柯人类的身份,姐姐和他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而且,看他们待在一起时,他们是真的很开心。
      但是,真正开心的只有他们,而月凌却是越来越惆怅了,他有些说不出来的失意,可能是因为柯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姐姐月夕的身上,反而是将自己给忽略,甚至可以说柯已经将他给遗忘了。
      整整一个月过去,月凌见到柯的次数十根手指头都可以数的过来。
      柯不来找自己,月凌很是失落,他渐渐的觉得柯对自己那么好都是假的,他只是想利用自己接近姐姐而已,他从来没有真正的的想和自己结交,只是将自己当成了他达到目的的“垫脚石”而已。
      月凌越想越伤心,甚至于在那一期间开始厌恶起了人类,认为人类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骗子。
      他觉得,自己在那期间应该是十分的讨厌柯的,但是,生闷气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柯只顾着和姐姐“花前月下”,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来理自己。
      就这么“折磨”了自己两个月后,月凌终于忍不住主动的去找了柯,但是,他却没有找到他,反而是见到了姐姐。
      其实,在知道姐姐和柯的关系后,月凌很少见到姐姐了,就更别提和她说话了,他甚至觉得,因为柯的出现,自己和姐姐之间好像有了一丝的隔阂。
      出乎月凌意料的,姐姐竟然主动的和月凌谈起了她和柯的事。
      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月凌觉得从姐姐嘴里说出来的话异常的刺耳,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神经出了什么问题。
      月凌从姐姐那里知道,柯也带着姐姐去了人界,他还给姐姐尝了他酿的天下醉,几乎柯以前对自己做过的,他又对姐姐做了一遍,只是这次他的殷勤没有献错人罢了。
      听完姐姐的话,月凌觉得自己的心里难受极了,他以为自己对于柯是不一样的,但是,原来他一直不过是姐姐的一个影子,柯对他那么好,原来全是做给姐姐的。
      是啊!柯原本就是喜欢姐姐的,这事其实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来的,可偏偏他却是自欺欺人了那么久,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却是一直都没有找到理由,或许唯一的理由就是,他那时真的是希望柯对他好就是真的吧。
      后来,柯回来以后,月凌就找到了他,然后和他打了一架,他讨厌他,因为他骗了自己,月凌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别人欠他的,他迟早要收回来。
      对于月凌莫名其妙的“发疯”,柯有些措手不及的,但他也只是以为月凌只是因为自己骗了他的事在和他发脾气,仔细一想的话,这事也确实是自己不对,虽然当时确实是闹了大误会,但是,后来柯是真心地把月凌当做自己的朋友。
      而柯这个人又向来恩怨分明,想到自己确实也是“欠了”月凌,所以在想清楚这一切后,他也没有再还手,只是任由着月凌发泄。
      经过那件事后,月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找过柯,但是柯每次都来找他道歉,虽然每次都是被拒之门外,但是他却是异常执着的要月凌接受他的道歉,可能他天生就是一个无比执着的人吧。
      所以,在这样僵持了大半个月后,月凌终于还是原谅了柯,两个人又和好了。
      本来如果事情就这样了结,那么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但是偏偏,在平静了一阵之后,又出了事。
      那天,月凌见到了一直都很少见到的姐姐,但是,姐姐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反而是忧心忡忡的,月凌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而当他询问的时候,姐姐只是敏着嘴,什么都不肯说。
      月凌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
      直到后来,月凌被月族的族长叫去,那时的族长正是阿枝所叫的林爷爷,只是那时,他还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当时,他变着法儿的向月凌打听关于月夕的事,月凌觉得很奇怪,因为他们通常都是不管月夕到底在做什么的,这次这么反常,月凌也是留了一个心眼,对于族长的提问,他只说自己很少见到姐姐,什么也不知道。
      后来,月凌又问族长为什么想知道姐姐的事,那时,族长也没有对月凌隐瞒,他直接告诉月凌,末日剑的守护者一旦失去纯洁之身,就没有资格再镇守末日了,而且,如果他们私自与别人相爱,还会被全族人“惩罚”。
      月凌听到后很是不安,他开始为姐姐的安危担心,也为柯担心,不知道那些人如果知道了姐姐和柯的事,到底会怎么对他们。
      后来,月凌把这件事告诉了姐姐,姐姐听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月凌帮他们保密。
      而月凌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后,又不放心的去找柯商量该怎么办,柯听月凌说完后,则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和月凌说,他要带月夕离开月族。
      得知这个消息,月凌很是惊讶,在他的追问下,柯才道出了真相,原来,月夕已经怀孕了,但是,如果让月族人知道这个事的话,月族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出于种种考虑,柯必须带月夕离开月族。
      听完柯的解释,月凌只觉得自己心里五味杂陈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想着,如果柯要带姐姐走,那么以后他们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了?
      月凌喜欢姐姐,也喜欢柯,他们都是他很重要的人,虽然很不想他们离开,但是月凌也知道,如果柯和姐姐再继续待下去的话,难免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后来,柯就没有再去找月夕了,也许是为了避嫌吧,而在那段期间,他一直和月凌待在一起,和柯待在一起,月凌能感觉到柯的心事重重,月凌想着,也许,柯正在谋划着该怎么带月夕离开月族吧。
      其实,在那期间,月凌也曾问过柯到底为什么会喜欢月夕,难道仅仅是因为姐姐长得很漂亮吗?
      而柯的回答却是,因为月夕曾经救过他,所以,他发誓以后要报答月夕,只是没想到后来他会真的爱上她。
      依据柯的说法就是,那时的柯还很小,而且眼睛也受伤了,他想要去摘取治眼睛的药草,但是却不慎的掉进了水里,就在他快要淹死的时候,是月夕救了他。
      虽然月夕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但是他却是一直记得月夕,所以,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发誓:长大后,一定报答到月夕。
      而现在,他要带走月夕,给她安全可靠的生活,以后也一定要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听到柯的话,月凌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姐姐好像很少出去,真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救了柯的,不过,也亏得柯能记得这么清楚。
      而当他再去细问的时候,柯只是说,因为当时那个救他的女孩儿说自己就叫月夕,所以他就记住了月夕这个名字,而且因为他那时根本就看不见,所以他不知道那个救他的孩子长什么样子,直到后来他听说了月夕,这才知道,原来当初救他的是末日剑的下一任镇守者。
      直到许多年以后,月凌偶然间梦到了一件很久以前的事,这才忽然的发现,原来缘分竟是这样一个奇妙的东西,当初救柯的,其实不是月夕,而是他,因为他那时很是贪玩,所以也经常闯祸。
      为了不被揪住,他经常是假扮姐姐,用姐姐的名义出去玩儿,要是闯了祸就说是姐姐做的,反正,如果是姐姐的话,月族人是不会计较的。
      而就是在那时,他很偶然的救了一个溺水的小孩儿,他救起那小孩儿后才发现,原来他是个盲人,也怪不得会落水。
      后来,那小孩儿问月凌的名字,月凌下意识的就说了月夕,所以那小孩儿就真的将他当做了月夕,原来竟是这样一个误会,让他们就此结下了一段无果的奇缘。
      后来,当月凌回忆起这段往事时,总会忍不住的想,如果他那时没有说姐姐的名字,那么一切是不是又会不一样了?
      只是,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楚。
      再后来,等柯终于准备好的时候,他就立刻去找了月夕,但是,月夕那时已经被月族人关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事竟一下子传遍了月族,族长知道后,就立刻下令把月夕关了起来,而柯去找月夕,也算是自投罗网,所以自然也被他们给关了起来。
      月凌在知道这些,已经是三天以后了,好在那时,他并没有被波及到,他本来想去找姐姐的,但是姐姐那里的看守十分的严密,他根本就见不到姐姐,所以只能暂时去找了柯。
      但是,令月凌很失望的,柯竟然会以为是月凌把他和月夕的事告诉的族长,不过,也不怪他这么想,毕竟当时真的这件事的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了。
      月凌很是委屈,他明明什么也没说,却要生生的蒙受这不白之冤,想要解释,却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之后,柯就拒绝再见月凌,他从心里认定就是月凌告密的,所以,对于月凌充满了厌恶。
      直到后来,误会才偶然得以解开,原来是月夕身边的一个侍女发现了月夕的异常,所以把这事告诉了族长,族长叫来巫医,这才发现原来月夕怀孕了。
      虽然那些人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和月夕在一起的,但是,无论那些人怎么逼问,月夕就是不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也因为月夕身份特殊的缘故,那些人找不到给两个人定罪的证据,所以就把月夕先关了起来,然后再一起商量最后的处理方法。
      而柯完全只是他们严重怀疑的对象,毕竟,他可是和月夕来往最密切的男性,但是,月夕没有亲口承认,他们也还不能这么快的下定论,所以就把柯暂时关起来了。
      当月凌把这个消息告诉柯的时候,柯想了一会儿,然后问月凌,如果他承认那孩子是他的,那么他们是不是会放过月夕?
      月凌摇头,事实上,即使柯不说,只要等姐姐的孩子生下来,在来个滴血认亲,到时候,一切就都清楚了。
      月凌不想姐姐或是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出事,他想要救他们,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救,毕竟,有那么多的证据指向柯和姐姐,他们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而在这个时候,唯一担心他们的也就只有自己了,而那些姐姐原本要守护的人,却是一直等着看姐姐的笑话,而那些柯曾经救过的人也是对于柯的处境幸灾乐祸。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月凌才真正知道了人性这东西,不管是月族人还是人类,到了一定的时候,他们自私自利的残忍本性总会暴露无遗,这才是人真正的样子,不过是戴着伪善面具的怪物罢了。
      月凌深知自己救不了姐姐,因为无论如何姐姐都是不可能被原谅的,但是,也许他可以救柯,不过,他是想要救柯,但柯却是一直不能理解月凌,也许在他看来,哪怕是作假,那都是不可能的。
      在姐姐将要把孩子生下来的前十天,月凌再一次的去找了柯,自从柯被关起来后,月凌是去见他见得最勤的人。
      而柯也每次都毫无例外的向月凌打听月夕的情况,说实话,月凌也不知道姐姐的具体情况,只知道姐姐被看管得很严,就连他也很难见到她。
      那时,月凌告诉柯,如果他能和自己假装恋人的话,那么他的嫌疑就会被减小,而且按照月族人的以往处理事情的方法,他们很有可能会让姐姐失去那个孩子,只要没有那个孩子,柯和姐姐都不会有什么事。
      但是,柯听后却很果断的拒绝了,他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出事,而且无论如何也是希望月夕能生下那孩子的,毕竟,他和月夕都是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降生在这个世界的。
      后来,柯有问过月凌为什么偏偏要他们来假装恋人,而那时月凌的回答就是,这样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却是更具说服力。
      毕竟,柯有一段时间算是真的在公开“追求”月凌,只不过那是他找错了人而已,虽然他和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别人却是不知道柯“追求”月凌的真正原因,也许这么说还真的可以蒙混过关。
      月凌也劝过柯很多次,但是,柯的态度一直都很坚决,虽然他也知道这是权宜之计,不过是假装而已,但是,他真的无法那么坦然的独自存活,毕竟,这也是他有错在先。
      而且,他也知道其实月凌并没有告诉他实话,这么做如果蒙混过关,也仅仅只是他没事而已,月族是无论如何都会惩罚月夕的,柯预感到,月夕很有可能会死,自己怎么能为了苟且的活着而置月夕的生死于不顾呢?
      况且,他本来也就是要死的,也做好了去死的准备,如果到时真的要死,那么他情愿和月夕死在一起。
      只是他们的孩子是无辜的,他现在最过担心的还是他们未出世的孩子,他想要他们的孩子能够好好的活下去,至少,不要再重复他们的悲剧了。
      而月凌最后一次主动去见柯的时候,是在姐姐刚生下孩子后不久,那时,月凌就和柯说,也许他对于他的感情是和姐姐一样的爱吧。
      那算是月凌对柯的表白了。因为,现在不说的话,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而在那时,柯已经做好了和月夕一起死的打算。
      月凌满怀期待,希望柯能够理解他,至少能够同意和他假装恋人。
      虽然月凌说得真心实意,但是,柯却是认为月凌疯了,他觉得月凌对于自己的感情只是错觉,月凌根本就分不清喜欢和爱到底有什么区别。
      后来,月凌再去找柯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他了,柯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绕开了守卫,直接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找不到柯,月凌很是着急,他生怕柯做出什么冲动的事,他很怕柯受伤,如果是那样,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很心疼的。
      也许柯一直都是不了解自己的,也许柯不敢承认月凌对于他的爱,柯到底在怕什么,月凌不知道,但是,月凌就是觉得自己对于柯的感情就是爱。
      即使是后来又过了许多年,月凌也没有再对别人那么心动过,如果这不是爱,他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这样的感受了。
      而最后一次见到柯的时候,是在柯和姐姐一起被月族人处死的前一晚。
      当时,柯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找到了月凌,他告诉月凌那是他和月夕的孩子,他希望月凌能够保护好他们的孩子,千万不要让月族人伤害到这孩子。
      而他会和月夕一起死,柯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而他也希望月凌能够成为下一任的末日剑守护者,继续替月夕完成她未完成的任务。
      其实,月夕直到死也是爱着月族人的,而她也是希望,将来他们的孩子能够代她镇守末日,毕竟,她一直认为这是她欠月族的。
      月凌看着柯,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虽然再见到柯,他很高兴,但是,听到柯的话时,他的心里却是一阵的难受,没想到,柯特地来见自己,只是为了和自己说这些,可能连柯自己都没有意识道,自己的话对于月凌来说到底有多么的残忍。
      月凌沉默了许久,然后狠心拒绝了。
      他不想镇守末日,毕竟他原本就过惯了逍遥的日子,无论如何也不想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耗在一把剑上。
      而对于姐姐,他觉得自己始终是对她有些亏欠的,毕竟,因为姐姐的缘故,他才能一直逍遥这么久,但是,这亏欠并不代表他要用他的一辈子来偿还,这样对他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见月凌拒绝,柯有些失望,虽然他也很想换别的方法,但他已经没有那个时间了,而现在月凌是他唯一可以拜托的人,为了这孩子,他又求了月凌好久,但是月凌一直不为所动。
      最后,柯没办法,只能用自己的命来威胁月凌,虽然他觉得这样很对不起月凌,但是,这是他唯一的办法了,他不能让这孩子和他们一个下场,那对于这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
      柯把一把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前,他说,如果月凌不答应,他就立刻死在他的面前,那样就是月凌杀了他,他会恨他的,哪怕是死了,也会恨他,永不原谅!
      月凌看着柯那一脸决绝的样子,心里一阵的疼,他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妥协了。
      在最后一刻,他问柯,如果,他是一名女子的话,那么柯有没有那么一丝可能会爱上自己?
      柯没有回答,也许是无法回答吧。
      最后,月凌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他问了柯这个孩子的名字,他想,孩子的名字总要由他的亲生父母来取的。
      柯想了想,然后才说道:“木倚枝,就叫他月枝吧,我希望他将来能有一个让他倚靠的人,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的。”
      在柯最后要离开之前,月凌叫住了柯,他问柯:在以前,柯还不知道他不是月夕的时候,他有没有在哪一个时候真的对他动心过?
      柯走到月凌面前,说了一句“如有来世。”而这就是他和月凌之间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后来,月凌偶然间想到,也许,他们之间真的有那么一丝可能吧,不过,很可惜,就如柯所说的:如有来世。
      全书完。
      初稿于2019年3月二十九日
      一次审改于2019年4月30日
      二次审改于2019年7月16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