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9月,天已经透着点秋的爽意,唐未难得周末有空,被姜佳人拉去吃大餐,去的是贵死人的小香居。
      
      “选这么个地儿吃饭,你想拉着我破产啊?”
      
      唐未是真心疼,她一个普通的离婚职工,工资就那么点,还有孩子要养,可吃不起。
      
      姜佳人甩了下头发,今天刚烫的,她发狠:“今天姐请你,敞开了吃!”
      
      “怎么了?又受气了?”
      
      唐未在心里叹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姜佳人当初死活要嫁给男友焦东,焦东家里是N线的小县城,家境比起山区算小康,比起城市算贫困。
      
      姜佳人家里挺有钱,开纺织厂的,结婚前父母坚决反对,姜佳人一门心思认死了焦东,两人想出了未婚先孕的招,然后姜佳人怀孕六个月频频高调亮相亲戚的饭局破釜沉舟,姜家一众亲友全都知道姜家女儿未婚先孕,姜父气到住院,最后不得不同意。
      
      爱情是美味的,婚姻是零碎的,姜佳人蜜月期都没有过完生了一个女儿,提前当了妈妈毫无准备,和婆家的消费观生育观种种南辕北辙,于是矛盾重重鸡零狗碎。
      
      姜佳人叫了一瓶死贵的红酒,给唐未倒上,她自己先喝了一杯,手支着脸颊,她和唐未是同学,唐未上学早,她比唐未大了3岁,但是看起来比唐未老多了。
      
      “未未,你27了,我比你大3岁,我30了,你没怎么变,我比你老多了。”
      
      “哪老了,还不是美死个人,怎么了你今天?”
      
      唐未笑,姜佳人性子好强,生活不如意也不肯服输,从来不会说这些丧气话。
      
      姜佳人点自己的眼角:“老了,都有皱纹了,我昨天去我表姐家吃饭,我表姐比我大3岁,人家天天泡美容院家里几个保姆比我年轻多了,我当时真的被刺激到了。”
      
      姜佳人心里酸涩,朝唐未一笑:“昨天他跟我说,要借钱给他哥在市里买房子,跟他吵了一架。”
      
      人是自己选的,姜佳人没脸跟父母诉苦,她上有嫂子下有弟妹,在娘家也难,只能找唐未说一说。
      
      “当初我爸给他托关系让去律所他不去,他清高他不屑走关系,当时我也想,嗯,我嫁了个有骨气的男人。”
      
      “他就觉得他是一块金子别人都是铁,别人都是靠关系升上去的他是怀才不遇,整天在同事面前摆谱,上次开会领导读错一个字他当场就笑出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子说领导读错了让人下不来台,为这事我和他吵,他说我俗。”
      
      姜佳人真的一肚子怨气咬牙切齿:“比他年轻的都升上去了他还在那位置上蹲着,傲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他也就骗他家那帮没文化的,在老家装逼,他家那边催我生二胎要儿子,我敢生吗?”
      
      姜佳人就是来找唐未诉苦的,一面吃一面说。
      
      焦家还重男轻女,当初姜佳人生了女儿公婆知道连医院都没去,姜佳人心里堵了一口气偏不肯再生,她心里也怕,万一再生女儿她不还是得继续生?万一一直是女儿呢?
      
      姜佳人心里早就算好了,她要攒钱给女儿买一幢房子当嫁妆,现在离婚率那么高她得替女儿打算,焦东竟然不以为然,现在竟然要把全部存款给他哥买房,姜佳人气得跟他吵了一晚上!
      
      “想让我把钱全拿出来,滚他妈的滚他全家!那是我女儿的嫁妆,现在女孩活的多不容易你是知道的!”
      
      唐未点点头,这件事她是赞同佳人的,人也要分亲疏,量力而为吧,她跟佳人提议:“你这样跟焦东说,钱可以借一点但不能全部借,不管什么事都是量力而行吧?”
      
      “我他妈嘴皮子都要说破了,他非在跟家里人装阔,非要全借,钱又全在他卡里,未未,我真要疯了。”
      
      姜佳眼圈红了,今天吃这一来顿,还是她妈看不下去,私下给她的私房钱。
      
      “你傻,你管家你不管钱,我接个电话。”
      
      唐未掏出手机,看到是卫阳打来的,她就烦,怕是温静华有事,她只能接:“什么事啊?”
      
      卫阳在家里,他在客厅电视柜的抽屉里翻找,问唐未:“门口那家思香的外卖名片在哪里?”
      
      “……”
      
      烦死了,芝麻大点的事都要找她,唐未耐着性子回他:“外卖名片不都在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
      
      卫阳合上抽屉:“没有。”
      
      “那你直接出去吃不就行了?”
      
      小区里也有餐厅,外面当街一条街都是餐厅,开个车转眼就到了还要打电话问他,懒成什么样了?
      
      卫阳回身坐下:“外面太热。”
      
      “那就饿着。”
      
      唐未懒得理他,她刚要挂电话卫阳又叫她:“你在外面?”
      
      唐未拿纸巾擦嘴:“嗯,和朋友在外面吃饭。”
      
      卫阳顿了顿,问:“谁啊?季方?”
      
      唐未真的不耐烦了:“我朋友,还有事吗?”
      
      卫阳按开电视,声音变冷:“一会儿我去你那,卫简卫宁要报兴趣班,我正好找你说这件事,你早点回去。”
      
      姜佳人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一瓶酒都要被她喝光了,都上脸了,唐未拦着她:“喝太多了你。”
      
      姜佳人推开她的手,又叫了一瓶便宜的红酒:“我心里憋的慌,不喝我难受,哎,卫阳跟那个米可怎么样了?”
      
      “可能要结婚了,不知道,没问,懒得问。”
      
      问有什么意义?婚都离了,唐未心里尖锐地痛了下,很快又平静了,她继续吃牛排。
      
      “天下男人真他妈一般黑,你说卫阳这种人竟然也能出轨。”姜佳人给唐未倒酒。
      
      饭吃到一半焦东打电话来,姜佳人没听几句就暴发了,在餐厅里发脾气尖叫:“你自己接你自己接我不管!!”
      
      “怎么了?”
      
      姜佳人握紧两只拳头,真的憋的快疯了:“他爸妈来了,肯定是来找我们借钱的,上次他妈还打电话让我跟我爸借!”
      
      焦东的父母已经下火车,焦东在加班喊姜佳人去接人,姜佳人一肚子气还不能不管,她喝了不少酒,唐未送她去车站顺便把焦父焦母接回去。
      
      到了车站才知道焦东的大嫂也来了,还带来了三个孩子,一个车里坐不下,唐未叫了出租车,焦母怕花钱非要挤一辆车,唐未再三解释不能超载坐不下。
      
      姜佳人气急了,跟焦母在吵了起来,硬把人塞进了车里。
      
      姜佳人的家离市区比较远,是二手房,地段不是很好,唐未把人送回去,姜佳人送她下楼。
      
      姜佳人眼泪掉下来:“我后悔了未未。”
      
      唐未握住她的手臂,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佳人,别说气话,好好跟焦东商量,出一部分就行了。”
      
      唐未不是劝和不劝离,她懂姜佳人的心,佳人爱焦东,不然她早离了。
      
      唐未去了一趟超市,卫简有点咳嗽,她买几个梨做冰糖雪梨给他润润喉。
      
      回到家已经下午5点多,唐未进门把钥匙挂在墙上的挂钩上,她一面打电话给温静华一面往里走。
      
      “行啊,妈,卫简有点咳嗽,你跟刘妈说一声给他做那个冰糖炖雪梨,他嗓子疼我怕他感冒了,嗯,好。”
      
      孩子们不在唐未也懒给自己费心,随便对付了,冰箱里还有蛋炒饭,她端到微波炉里加热。
      
      唐未进了卧室,关上门后开始脱衣服,脱了衬衫她转过身,看到床上躺着个人她吓的抽了口气猛地扭头背贴到了墙上!
      
      卫阳躺在她的床上淡定地放下手机,他来的早,有点困,在她的床上睡了一觉。
      
      唐未急忙穿上衬衫,忍不住发火:“你跑我床上干什么?你来怎么不说一声?”
      
      卫阳盯着她的腰看,她瘦了,本来腰就细,现在更细,他淡淡地开口:“我不是给你打过电话,等你太久了,我有点累,你的沙发太小躺不下。”
      
      “那你也不能躺我床上,这叫什么样子!电话里说不就行了,有什么说不清的?你搞不搞笑,你什么时候问过孩子的兴趣班!你赶紧起来!”
      
      还躺着不动,脸怎么那么厚!
      
      唐未忍不了,他不定抱过米可,又来污染她的床,唐未上前拽着他一只胳膊往外托,卫阳纹丝不动。
      
      这是人么!这是泰山吧!
      
      唐未都累出汗了,气得打他。
      
      卫阳解释:“我现在不方便。”
      
      唐未瞪大眼睛,她急忙抻到被子里:“你在我床上干什么?”
      
      卫阳面无表情:“你以为我在床上干什么?”
      
      “你给我下来!!”
      
      唐未急忙把被子拉好了遮着,气得头发晕,真是不要脸!在她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恶心!!
      
      “你没在我床上干什么吧?”
      
      唐未不放心,万一他在她的床上自食其力她得把床单被子全扔了,卫阳平了下被子,淡然地答:“什么也没干。”
      
      “我活了27岁没见过你这么无耻不要脸的!”
      
      唐未不理他,夺门而出,端了蛋炒饭摆到餐桌上,她打电话跟温静华告状,在一五一十的基础上再添点油加点醋。
      
      “妈,您得管管他,不管不行了,他还像话吗?我看他离犯罪的道路不远了。”
      
      温静华一听卫阳的‘罪行’心花怒放,还能想冲动,说明还是喜欢嘛,她嘴上虚应着唐未,心里窃喜。
      
      唐未告完状放下手机她一抬头,看到卫阳倚在玻璃门前盯着她看。
      
      唐未没有好脸色给他,埋下头吃蛋炒饭。
      
      卫阳拉开椅子坐下,手指点了下餐桌:“就吃这个?”
      
      “不然吃什么?天天吃燕窝鲍鱼?你活在天上?”
      
      卫阳突然拿走了盘子,又夺了她的勺子,扒了几下炒饭送到自己口中:“炒个菜吧。”
      
      “我吃这个就行,我胃口小,你还我!”
      
      唐未伸手夺炒饭,卫阳抬手挡着:“我说我吃,我中午饭没吃你给我炒个菜,这个不够吃我饿了。”
      
      唐未按着餐桌站了起来,抻手往外指:“出去!”
      
      卫阳淡然地往嘴里送炒饭,一送一大勺,一盘炒饭转眼少了一半,唐未气得头顶快冒烟了!
      
      “你混蛋!”
      
      卫阳抬眼瞧她:“我的性子你了解,你要跟我耗,浪费的是你的时间,去做饭,吃完了我就走。”
      
      唐未气结,她当然了解!
      
      他在外不食烟火一样,其实在家里就是蛮不讲理,有一回唐未高中班长从海外归来组饭局,唐未开开心心的要参加高中同学会,还特意买了新衣服,他非说饿了,要吃饭,不要脸的点了8个菜,唐未说叫外卖,他不同意堵着门口不让唐未走。
      
      求他不行,唐未心还软不会打人气得都哭了,一面哭一面洗菜做饭,吃完饭他果然走了,班长的饭局也结束了,唐未晚上抱着温静华告状哭得稀里哗啦。
      
      结果晚上床尾合,随意几句好话就把她给哄好了!
      
      唐未那个时候是真傻,能不傻么,初恋初吻初次都给了他,白纸一张!
      
      他这种恶行多的都数不清了!
      
      离了婚唐未发现自己对他的恶行记得明镜似的清!她拍桌子来了脾气:“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你在这耗吧,我回你家住去!”
      
      唐未拿起手机就往外走,卫阳一把拽住她的腕子把她拖了回来,唐未挣不开气得眼睛都红了。
      
      “卫阳你别太过分了!”
      
      “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么!”
      
      唐未擦了把眼泪,回头推了他一把!
      
      卫阳松开她的手碗,他移开眼问:“给卫简卫宁报的什么兴趣班?”
      
      唐未拉开椅子坐下,扭过身子恶声恶气:“回家问你妈。”
      
      “我妈不理我,我就想问你,别报音乐了,在家里我妈教教就行了。”
      
      提到孩子,唐未来了点精神,擦了眼睛,低声说:“报了围棋跟象棋,还有跆拳道,别的都没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