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唐未领头,带着嫌疑犯正准备回去交差,她也看到了卫阳,只淡淡略过一眼似乎全不认识。
      
      唐占大气都不敢喘,等到唐未带人走了才吐了口气,后背脊嗖嗖的凉。
      
      “没看出来你老婆还挺有气势的。”
      
      洪二胖咂嘴,心里又浮想联翩:“人家大小也是领导,这个年纪能升到这位上能一般吗?这样子还挺带味的,那小西装穿的。”
      
      卫阳突然看向洪二胖,眼神沉冷,洪二胖吓了一跳,讪讪地笑,心想我就开个玩笑,都前妻了你至于吗?
      
      隔壁李竞泽走出来,他没被带走,唐占觉得很惋惜,深深觉得检察院的工作不够仔细,应该深入的查一查这个人,绝对是颗毒瘤。
      
      李竞泽看到卫阳点了一下头,两人并不是很熟,但生意上有来往。
      
      但凡做生意的都有点不可说,会所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家都杯弓蛇影的低调的走了,唐占的饭局也提前结束。
      
      米可来吃饭是为了米妙,米妙想当明星,唐占家里是开娱乐公司的,最近公司有个选秀节目,米妙想上节目。
      
      米可和唐占边走边说,约唐占下次吃饭再细谈,米妙这条件绝对一捧就火,唐占满口答应。
      
      “唐占!”
      
      在会所门口,唐占的老婆杨兰茵从车里出来,她有170,身材很苗条,披肩长发,长脸,颧骨高,长相有点刻薄。
      
      “这次又是哪一个,你又跟哪一个鬼混?”
      
      杨兰茵快步走过来,她眼睛通红的,她在人群中找了一圈,然后冲过来就抓米可的头发!
      
      米可尖叫,拽着头发挣扎,卫阳挤进来一把攥住杨兰茵的手腕使劲分开两个人。
      
      杨兰茵给了卫阳一拳,气得破口大骂:“卫阳你也不是个东西!我以为你算是个人,你合着唐占一块欺负我!”
      
      她又指着米可尖叫大骂:“你要不要脸你贱不贱!你勾引了卫阳破坏他的家庭不够还要来破坏我的!!”
      
      当着众人的面!
      
      唐占脸都黑了!
      
      米可气得脸发红,她抬手顺了好头发,连连冷笑:“我跟唐占从来只是普通朋友,如果有任何聊天记录照片证明我勾引她,我公开向你道歉!如果没有我希望你向我道歉!”
      
      杨兰茵听不进去只管往前扑,唐占脸都要丢光了,他薅过杨兰茵的手臂发力把她惯到了地上!
      
      杨兰茵扑倒在地手擦过水泥地掌手擦破了好大的一块皮,当场血糊了一手掌,她坐在地上看着双手,突然哭了。
      
      “唐占,唐心腿摔破了,缝了八针!”
      
      女儿的腿磕了很深的一道口子,她打电话唐占不管不问,她气极了才找上门,她平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
      
      唐占黑着脸扭头先上了车,他今天丢人丢大发了!
      
      卫阳把杨兰茵扶起来,杨兰茵用手臂捂住嘴,看一眼四周,自己也觉得丢人,急忙低下头,哭着说:“我是气的,哪有这样当爸的,心太狠了,孩子摔成那样她奶奶也不问。”
      
      杨兰茵心里委屈,她跟婆婆不合,老公以前对她还算好,听了婆婆的挑拨现在也烦她了,她过的这叫什么日子!
      
      卫阳送米可回家,在车上,米可对着镜子梳头发,整理裙子,她现在已经消了气了。
      
      “大家的变化太大了,以前不是这样的。”
      
      米可出国好几年了,记得走的时候大家都还带是有抱负有理想的青年,没想到几年过去物是人非了。
      
      米可顺真的很感慨,“洪兴以前追祖媛追的惊天动地,到头来还是出轨,我见过祖媛,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多漂亮。”
      
      米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伤感起来:“你看,再美的女人也是会老的,以前不懂,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现在突然觉得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也都只是普通人。”
      
      卫阳略微点头算是赞同了。
      
      米可捶他一下,凑过去盯着他磨牙齿:“怎么,你的是意思是我老了?普通了?不美了吗?”
      
      卫阳摇头,米可退回去,收了笑有些苦涩:“卫阳,你也变了,你从前不是这样的,我以为你过的很好,原来你也过的不好,当初,我们不该妥协的,这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晚上,唐未开门进屋把钥匙挂在门旁的挂钩上,今天审了一天的嫌疑犯,她大脑现在空空的一片。
      
      唐未扶着墙换上拖鞋走进屋,看到卫阳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她愣了一下,脱了外套理到椅背上。
      
      “你怎么来了?”
      
      “看看孩子。”
      
      卫阳喝了口苹果汁,来时开冰箱,冰箱里现成的,榨了一大瓶冰镇的刚刚好,唐未在哪,身边的人都是吃现成的。
      
      唐未坐下来,活动了下脖颈,累啊,“跟妈去看电影了,晚上不回来吃了,说是去吃海鲜,妈没跟你说?”
      
      “说了,我以为能提前回来。”
      
      “你先回吧,一会儿我有客人来,我打电话跟爸妈说了,卫简卫宁让她们带回去住几天,我这几天要忙。”
      
      卫阳合起手,脸上看不出表情来,他问:“这么晚了,什么客人?”
      
      “同事,谈一个案子,来了。”
      
      唐未听到门铃响去开门,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进屋来,看到卫阳男人有点尴尬:“家里有客人啊。”
      
      唐未将人迎进屋,招呼他们坐下。
      
      这是她的同事季方和他女儿季梨,有点公事要谈,唐未就请他们到家里来了,顺便就吃一顿饭。
      
      唐未斟酌了一下,笑着介绍:“这是我前夫卫阳,他来接孩子的,卫阳,这是我同事季方。”
      
      唐未和季方去书房里谈案子,不时有笑声传来,同行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卫阳坐在客厅里,季梨一直在瞧她,小姑娘不太好相处,拿着弹球把卫阳当桩子打,眼里充满了敌意,卫阳也不好跟一个6岁女孩计较,只敛着眉眼不动。
      
      等的有点久了,米可发来的微信:7.17了,你果然忘了,都没有祝福我。
      
      7月17.
      
      卫阳没有忘,但也没有放在心上。
      
      7.17是他对米可表白的日子,米可把这一天当作是纪念日,那个时候约定将来的每一年的7.17她们都要祝福对方,如果彼此分开,就发邮件。
      
      可是分手后他们谁都没有发过,誓言总是爱的时候坚定如铁,分的时候烟消云散。
      
      米可又发来一句:我每一年都发了,只是发给了自己,写上你的名字,从来不跟人说,现在能说给你听了。
      
      饭没有吃成,唐未送季方出门,在门口,季方拉着女儿,忍不住问:“和他要复合了?”
      
      唐未摇头,提起卫阳,她心里总会有苦涩,感情不是那么好放下的:“永远不会复合,他来看孩子,他还是孩子的爸爸,别的什么事都没有。”
      
      季方笑了,拉着女儿的手晃了晃,季梨扁着嘴巴,娇蛮地叫:“阿姨再见!”
      
      送走季方,唐未回屋关上门,卫阳还没有走,都9点了,看来是有话想要跟她说。
      
      唐未有些疲惫,坐下来:“找我什么事?”
      
      卫阳合起手,轻声开口:“我打算跟米可定下来了,你帮忙劝一下我爸我妈。”
      
      唐未微微张开嘴,扭过头扑哧笑了,她手撑着额头,不停的摇头:“卫阳啊卫阳,我简直不知道要怎么说你了?你是情商低啊还是弱智啊?我让你进门和你平平常常的说话不是因为我不恶心你,而是因为你是我孩子的爸,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你是觉得我是圣人是吧?”
      
      “我妈听你的,我说她不听。”
      
      卫阳淡淡为的说,丝毫不以为耻,他已经34了,他不想再跟温静华无休止的争吵下去。
      
      唐未摆摆手,没心力再跟他扯淡:“你赶紧走吧,我多亏修养好,换了别人早大嘴巴子抽你了。”
      
      “原来你恨我。”
      
      卫阳扬眉,唐未呵呵笑,她摇摇头,叹一声气:“卫阳,不是恨,是恶心你。”
      
      卫阳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拿起手机起身离开。
      
      唐未关上门,她靠在门上,吸了下鼻子,一下一下的往后撞着门。
      
      眼泪要往下流,她忍着了,结婚,需要漫长的恋爱期才会下决心办那一张证,离婚,也需要漫长的适应,才会习惯那一纸证真的隔开了彼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