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世上再无穆甘梨 ...

  •   西北的夜晚比白天更冷,这里的树除了胡杨其余都难以种活,望出去光秃秃的一片,抵挡风沙的树木都没有。
      
      穆甘梨和小桥一组,芬姨芳姨一组,剩下的十个下人又分为五组。
      
      小桥裹紧了衣服,但还是感觉有冷风顺着小缝钻进骨子里。她紧紧跟在穆甘梨身后,拿着灯笼的手一抖一抖。
      
      “是谁?”大石后传来询问声音,穆甘梨走过去一看居然是穿着铠甲的西北军,询问的正是穆忠的好友韩铁。
      
      “韩叔叔是我,听说哥哥不见踪影,我特意带着家里人一起来寻找。”穆甘梨一脸镇定地解释道。
      
      “胡闹。”韩铁大骂,“你一个小姑娘在这里捣什么乱,野外寒冷还有野狼。你爹已经出事,甘棠又找不到,你赶紧回家去!”
      
      穆甘梨大声说“不”,韩铁蓄了胡子看上去凶悍极了,她却不害怕,“我和哥哥是一胎所生,都说双胎有感应,没准我就能找到哥哥。如韩叔叔所说,爹已经没了,我不能再没有哥哥!”说到这里,言语里已有哽咽声。
      
      韩铁无奈,他还没有娶妻当然也没有孩子。如今好友已去世,甘棠也凶多吉少,他自然不能让好友唯一的血脉出事,但看着面前一脸坚毅的小姑娘,他也不好拒绝。
      
      “就在我们边上一起找,不许走开去,看到野狼就赶紧跑不要大声喊,会把其他野狼招过来的。”韩铁嘱咐道,说完又怕穆甘梨性子硬,见到野狼可能不会逃走,又从衣袖里掏出一把匕首递给她,“拿着防身。”
      
      天上的星星发出微弱光芒,穆甘梨紧紧握住匕首在怀中,顶着寒风四处寻找。她在心里祈祷哥哥千万不要出事,又希望自己和哥哥曾经的血脉相连能够引导她找到哥哥。
      
      “小姐,这里是死人石窟,有进不出,少爷不可能在里面的,咱们,咱们还是别进去了。”看着面前黑黢黢的石窟,小桥害怕地抓紧穆甘梨的衣服。
      
      不知为何,穆甘梨敢肯定,哥哥就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死人石窟里。
      
      “小桥,你守在这里,我自己进去!”穆甘梨斩钉截铁地说道,说着她拿出怀里的火折子,“你就守在这里,如果天亮了我还没出来,你就去找韩叔叔。”
      
      小桥闻言简直就要哭出来,但是看着穆甘梨沉静如水的眸子,她莫名地就镇定了下来,“好,好,我就在这里等小姐出来。小姐,韩将军给你的匕首你可要收好了!”
      
      看着面前的石窟,穆甘梨深吸一口严寒的空气,打了个冷战后,她毅然决然地走进了石窟里。
      
      死人石窟里到处都是尖锐的石块,而且就像迷宫一样十分容易迷路。穆甘梨在脑中慢慢回忆自己脚下的路,并且竖起耳朵探寻石窟里的声音。
      
      微弱的哭泣声顺着风飘到穆甘梨的耳朵旁,她心下大喜,因为这声音听着像极了哥哥的小厮长云。
      
      七拐八拐后,哭声越来越清晰。穆甘梨拐弯进一个拐角,终于得见了发出声音的人。
      
      跪在地上的长云看到突然出现的穆甘梨,他睁大眼睛惊讶,随即大喊让小姐快救救少爷。
      
      穆甘梨赶紧上前查看哥哥的情况,只见他胸口一道伤痕,看着像是被刀划伤的,“这是怎么回事,哥哥是被颜朵部落的人伤到的吗?不对啊,颜朵部落的人或用弯刀或用弓箭,这伤口,看着像是被剑划伤的。长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穆甘梨掏出随身携带的药粉给哥哥敷上,然后听长云快速说了宴会上发生的事情。
      
      原来,颜朵部落的人确实袭击了穆忠一干人等,但其实是和西北军首领谢子华勾结。谢子华一年前就对穆忠突然来到西北起了疑心,今日就是勾结了颜朵部落的名头借刀杀人。
      
      “此事千真万确,是我和少爷在帐篷外偶然听人说的。当时我们正要悄悄离开,却不想被人发现。逃命是少爷也会被砍伤,所幸当时灯光昏暗,我们并没有被人发现身份。”长云哭着说道。
      
      穆甘梨深吸一口气,对长云说的话不敢置信。如今哥哥危在旦夕,若是被那些人疑心,就这样护送回家岂不是给了他们下手的机会。
      
      当机立断,穆甘梨拖下自己身上的斗篷和外衣塞给长云,“长云,快把你外头的衣服脱下来,我的衣服你小心些给哥哥换上。小桥就守在石窟外面,我要你们两个人送哥哥回家,若是遇见了旁人就说是我见到野狼受惊晕了过去。”
      
      长云也不傻,他知道少爷带自己进杀人石窟就是为了躲避追杀。若是让小姐出去,那她岂不是也很危险。
      
      “快,哥哥身上已经越来越冷了!”穆甘梨催促道,如今父亲已经受害去世,她不能不冒险为哥哥争取一丝生的机会。
      
      衣服换完后,穆甘梨照着记忆送两人回到了石窟口,自己隐在角落。小桥见到长云忙问他少爷是不是也在石窟里,又见他背的人居然是小姐,又是一惊。
      
      照着之前穆甘梨嘱咐的,长云只是自己和少爷逃难时分开了,他在石窟里遇见了小姐,两人正要从石窟里出来却遇到了野狼,。一番打斗后,野狼虽然逃走,但小姐受了惊吓晕倒了。
      
      长云抬起手臂给小桥看伤口,“你看,这是我和野狼搏斗时落下的伤。”
      
      小桥哪里分的出野狼抓的还是被剑划的,她本就担心小姐一个人进石窟,当即决定和长云先带小姐回家。
      
      又走了半里路,遇上韩铁。韩铁质问他们去了哪里,又问长云可知道穆甘棠在何处。照着之前的说辞,长云又复述了一遍。
      
      韩铁撩起斗篷盖头,果然看见穆甘梨面色苍白,眉心一粒红痣越发鲜艳。
      
      “胡闹,胡闹。我就不该让她一个姑娘家出来乱走,快把她送回家去。这里我会带人继续寻找的,若有了消息定第一时间派人告知你们。”韩铁说道。
      
      长云背着穆甘棠坐上会穆家的马车,一路上他都紧紧护在穆甘棠身边,就连小桥想靠近都不准。回到穆家,长云赶紧背着穆甘棠去了李氏的屋子,将一切情况悉数告知,又将穆甘梨的担心也一并说了出来。
      
      作为穆忠的妻子,李氏自然也对颜朵部落的袭击充满怀疑。只不过当时乍闻丈夫的死讯,她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如今坐下细细一想,确实有蹊跷。
      
      看着床榻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儿子,李氏忙唤来芳姨说女儿受惊惹了风邪,赶紧去喊江大夫过来。
      
      江大夫也是穆忠多年的好友,启元二年冬月跟随穆家人一起来了西北。
      
      与此同时,李氏也在担心还在野外的女儿情况如何。
      
      再说穆甘梨这边,正躲在杀人石窟里瑟瑟发抖,如今她身上只穿了长云的外衣,难以抵御野外的严寒,但是她神志十分清晰,把自己知道的关于颜朵部落偷袭的事过滤了一边。
      
      诚然,父亲去世,哥哥受伤,她实则十分伤心。但此时此刻,找到幕后真凶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穆忠到西北不过才一年光景,初到时若不是靠韩铁的威名,他甚至难以在西北有立足之地。一开始有人听闻他是从金陵来的官,十个兵有八个看不起他的。直到穆忠言语里满是对启元帝的不满,又对这些士兵请喝酒吃肉,才慢慢展开了手脚。
      
      但听长云所说,是谢子华暗自和颜朵人勾结,意图杀了其实在为启元帝找出西北军里的叛徒的父亲。
      
      说起谢子华这人,他是西北本地人。当时他拥兵自立,成了西北的土皇帝。不过这个人头脑清楚,知晓自己干不过江山已经坐稳的启元帝,于是主动归顺。天高皇帝远,归顺后的谢子华除了身份从土皇帝变成将军,其余待遇一如从前。可惜穆忠一来,无论他是被启元帝贬过来遗弃的,还是演戏送过来监视谢子华的,明面上谢子华终归有了掣肘。
      
      所以,这个说话确实有七八分可能。
      
      穆甘梨想到,她出来找寻哥哥前,还听闻赴宴人总共十八人,还不包括所带家眷。这十八人,皆是西北有头有脸的军官,论品级,是谢子华第一父亲第二韩铁第三。而颜朵一偷袭,十八人死伤过半,无疑是对西北军兵力和政局的重创。
      
      天快亮时,穆甘梨把所有可能性分析的七七八八,饥寒交迫时她脑袋果然是最清楚的。
      
      这时,她估摸搜寻人的西北军早就疲惫不堪,韩铁也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因为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去处理。穆甘梨决定就趁这个时候回家。
      
      野外离穆家的路程估计有七八里路,好在穆甘梨并不是没有气力的人。她裹紧外衣趁着雾气弥漫的时候走出野外,顺着进城的小路走。
      
      西北军官被颜朵偷袭的事情早就传遍,听着身边一起进城的百姓所言,穆甘梨又从中得知,谢子华也受了伤,肩胛骨被箭射中,正躺在军营里哭爹喊娘的。
      
      怎么跟孩子一样?
      
      听这形容,穆甘梨不由皱起眉头。她从未见过这谢子华,只知晓他年纪四十不到,无妻无妾但有一个五六岁的儿子,也不知是亲生的还是捡的。
      
      若有机会,还是要见一见是凶手可能性最大的谢子华。
      
      盘岳城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戒严,相反如若不是因为受伤的是当官的,这不过是盘岳城百姓稀松平常的事情。所以这些住在野外的百姓年纪不到三十,脸上都全是沟壑,一是被风沙吹的,二是因为提着头过日子忧心出来的。
      
      进了城,穆甘梨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在城里走了一圈,把能绕的路都绕完了才走到自家后门,正好看见送菜的上门,于是她迎上去帮着送菜的一起进门。
      
      早就守在后门的芬姨瞧见一个穿着自己儿子衣服的陌生小哥,不等她出言询问就见小哥抬起头来朝她眨了眨眼睛。
      
      芬姨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随后又是一阵激动。她装作若无其事地喊穆甘梨随她进后厨帮忙,暗地里带着她去了李氏的屋子。
      
      李氏守在床榻旁,见到平安归来的女儿又是一顿哭。
      
      床榻上和自己一模一样面貌的人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穆甘梨心里一惊,但还是靠近过去摸了摸哥哥的脸。
      
      是冰的,没有温度了。
      
      又探了探鼻息,没了,什么都没了。
      
      到底曾经血脉相连,看着床榻上早就走上黄泉路的哥哥,穆甘梨心如绞痛,一声咳居然咳出半口血来!
      
      李氏虽然因为丈夫儿子去世心如刀割,但面前是和丈夫唯一的血脉,也是她活下去的理由。见女儿悲伤至吐血,李氏赶忙让人去喊江大夫来。
      
      死活不肯离开的穆甘梨就守在哥哥身边,江大夫给她把脉说是气急攻心,不过她年纪小还是吃上几副药保养为好。
      
      穆甘梨咬牙突然抬头,看屋子里有李氏,有江大夫,芬姨芳姨也在。
      
      “芳姨,去把门关上,我有话要说。”穆甘梨说道。芳姨瞧了眼李氏,李氏点点头。
      
      “除了屋子里的人,还有谁知道哥哥已经去世的事情?”穆甘梨问道。
      
      看着这样的穆甘梨,就算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芳姨也有些害怕,怯懦地说道:“长云和桥丫头送少爷回来时只以为少爷受了重伤。不过现在他们两个还睡着没醒,来不及和别人说的。”
      
      穆甘梨环视一圈屋子里的人,都是她可以相信依赖的自己人。
      
      “爹和哥哥被杀一事仍有疑云,如今我已有打算,决定假扮哥哥查清真相。至于穆甘梨这个身份,你们就对外说昨晚受惊吓和悲痛欲绝卧床不起,再过两个月称去世便可。”穆甘梨一字一句说得极为清楚。
      
      李氏当年也是跟着穆忠从血海战场上活下来的人,眼界不是一般妇人可比。可她一听女儿的计划,还是震惊了,“是不是甘棠听到了什么才会被人追杀?”她知晓儿子和长云躲进杀人石窟是为了躲避追杀,所以她才会把儿子的踪迹和死讯瞒牢,等女儿一并回来再做打算。
      
      “颜朵偷袭一事,或许比我们想得更加复杂。”穆甘梨说道,况且父亲到底是不是启元帝派到西北的眼睛,她也不甚清楚,“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穆甘棠这个涉事其中的人不能死!”长云虽然当时也在现场,但他的身份不能支持他作为证人。
      
      江大夫是穆忠的生死之交,甚至能为了他一起来到不毛之地的西北。芬姨芳姨是龙凤胎的乳母,来到穆家已近十年,忠心程度自然不在话下。李氏,更不用说了,她比所有人都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几个大人相视一眼,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坚定。
      
      从此,世上再无穆甘梨,剩下的只有穆甘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