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八月初十,卯正未到,顾雨元被步方圆的飞讯叫醒。
      “小师弟,我今日下山做任务,跟我去玩吗?”
      
      下山?穿越来时直接上了昊雪宫,他还未见过山下的样子。
      顾雨元一骨碌爬起来,赶往子夜峰。
      
      步方圆已在八卦阵图前等他,见到他便一把拉住共同前往落酉峰。
      
      落酉峰位于昊雪峰的正南方向,属于外圈六峰之一,山体不大,是只作为向昊雪宫子弟派遣任务之用的外峰,由四个管事共同打理峰中事宜。
      
      “达到练气五层之后,我们便能来落酉峰接任务下山历练。管事会根据我们的修为等级提供不同难易程度的任务供人选择。”步方圆向顾雨元解释,而后附耳小声说,“当然啦,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来领个最简单的任务,下山玩去。”
      
      顾雨元看着周围来来往往来领任务的师兄们,捂嘴偷笑,小声:“那三师兄这次是无聊了吗?”
      
      “怎么能这么想你三师兄?”步方圆一瞪眼睛,“我当然是去带小师弟体会凡间俗事了。”
      
      顾雨元挑眉点头,夸张作揖:“三师兄对我真好。”
      
      “客气客气!”步方圆豪迈摆手,拉顾雨元进入堂中,走向一人,“李管事!我来领任务了。”
      
      中年管事起身,查看任务牌:“你要冲击筑基期了吧,要提高任务难度吗?”
      
      步方圆摆手:“按理说该如此,不过我小师弟第一次下山历练,麻烦李管事先给我们一个最易难度的任务吧。”
      
      顾雨元无辜地眨眨眼睛。
      
      李管事点头,在一堆任务牌里拿出一只扔给步方圆:“这个吧。”
      步方圆一看乐了,揣在怀里:“就它了,多谢。”
      
      随步方圆下山的顾雨元好奇:“三师兄,我们是什么任务?”
      步方圆把任务牌递给他,他念出上面的内容:“帮王婆婆移走门口的大槐树……?”
      
      ……这是什么任务。
      
      年迈的王婆婆住在昊雪城角的小土院里,到了地方顾雨元才知道为什么普通的砍树任务需要修士来做了。
      这棵枝干粗壮的槐树长歪了,树根扎在小院的土墙下面,土墙已经松动。若是凡人来砍伐,会使土墙倒塌。而王婆婆住了几十年,对房子很有感情,不愿破坏一砖一瓦。
      
      顾雨元和步方圆向王婆婆和来看热闹的街坊说明来意后,步方圆便走到槐树下,抽出剑在地面树根处轻轻一划,高大茂盛的槐树砰然倒地。
      
      “好!好!”
      “不愧是昊雪宫!”
      周圈的百姓大声赞叹,热烈鼓掌。
      
      顾雨元挠挠脑袋。不就是砍树吗……看来昊雪城的百姓都是昊雪宫的真爱粉啊。
      
      步方圆微笑着向众百姓抱拳,对王婆婆说:“婆婆,我已将槐树齐根砍断,且地下的树根被我注入灵气,冲断了它的生机,以后也不会再长,您不用担心了。不过,您的房屋毕竟年数太长,为了安全,还是要修缮一番。”
      
      王婆婆连连点头,哪有以前倔强老小孩的模样。
      “昊雪宫庇佑我们昊雪城几百年,你们昊雪宫的仙人都是好人。老话道‘先有昊雪宫,后有昊雪城’,若没有你们,八百年前我们的老祖宗早被邪肆杀光啦,那时昊雪城还没有名字哩。”
      
      顾雨元在一旁听着,方知昊雪宫与昊雪城几百年来的关系。
      怪不得昊雪城的百姓如此维护昊雪宫,怪不得昊雪宫会有如此任务,还有每年“为民守岁”的门规。
      
      为民守岁,是指每年腊月,昊雪宫会派大量弟子下山驻守昊雪城中,帮扶百姓、维护治安,让他们能过一个平安喜乐的年。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投桃报李,亦复如是。
      
      这个任务连半个时辰都没用完。步方圆带顾雨元吃了顿美味早饭,一同上街去。
      
      用细木架和布篷搭起来的小摊,高高竖起用手腕粗的大红绳挂起来的木招牌,脚下的青砖路,身旁举着糖葫芦跑过的小孩,包子出锅时的雾气,手艺人的吆喝声。
      这一切都让顾雨元好奇欣喜。
      
      “好玩吧,是不是憋疯了?”步方圆问。
      顾雨元点头。
      
      “小师弟,你家是哪里的?你天赋极高,对修仙之事却所知甚少,对这街头凡物也好奇的很。”
      
      “这……”顾雨元忙问系统,“顾火火家什么情况?”
      顾雨元按照系统的说法回答步方圆:“我家没有修仙之人,又避世隐居,所以我见识不多。”
      
      “那……”
      
      顾雨元见步方圆还欲再问,忙指着一处道:“三师兄你看那两个人,也是修士吗?”
      
      前面两个男人身穿衣角绣有叶纹的淡青色衣袍,手中执剑,行色匆匆。
      
      “呦。”步方圆抱臂怪叫,“这不是抱月城的道友吗,抱月城离这儿可不近啊,有何贵干?”
      
      其中一人微提唇角。低头瞥步方圆:“我师兄弟二人办事路经此地,不会在此多做停留,免得被昊雪宫的道友惦记。”
      
      不好。身高有些逊色的三师兄最受不了别人抬着下巴看他了,可别打起来。面前两人起码有金丹期修为,打起来肯定讨不了好。
      
      步方圆的剑已出鞘一寸。
      
      “这不是方圆师弟吗,怎么还有抱月城的道友?你们认识?”
      一个高大男子扛着一个麻袋走来。
      
      “大业师兄。”步方圆收回剑。
      
      顾雨元看那二人转身离开,跟着见礼:“大业师兄。”
      
      “你就是华师叔的徒弟顾火火吧?果然是个俊俏少年。”沈大业看向步方圆,“刚才怎么了?”
      
      “就聊了几句。”步方圆指着麻袋,“你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你的乾坤袋呢?”
      
      “乾坤袋忘在知鸣峰了。”沈大业大手揉头,“买了些零件,回去钉个秋千。”
      
      “知鸣峰都是男人,你做秋千干什么?我知道了!”步方圆以拳抵掌,“你是为了十月要来的飞花淀的女弟子吧?”
      
      “不准胡说!哪,哪,哪里是了。”
      
      顾雨元看着威武粗犷的大业师兄的古铜色脸孔红得又黑了几度,忙拉着步方圆告辞。
      
      沈大业巴不得步方圆赶紧走,他看着两个师弟打闹的背影摇头,师弟们真有活力啊。
      
      走远的顾雨元问:“大业师兄是?”
      
      “他是知鸣峰二长老的大徒弟沈大业,金丹期修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三师兄,抱月城是怎么回事?”
      
      步方圆挑眉:“说起这个就来气。我们四大门派每年十月都会两两之间进行弟子交流。去年是我们去抱月城,师父带队。没想到抱月城倨傲的很,声称他们崖上住不了这么多人,让我们住在崖下的凡间城池里!谁信呐。而且抱月城十分排外,总之去年那一个月真憋屈。”
      
      顾雨元点头记下。两人吃喝玩闹直到太阳落下只能回山。顾雨元赶在关门前走进一家点心铺。
      “老板,包一份玫瑰酥。”
      
      “带回去吃?”步方圆问。
      
      顾雨元解释:“送给我师父。”
      
      “小师弟你刚来不清楚。小师叔他没有口腹之欲,早已辟谷,更不可能喜欢甜食,你给我吃呗。”
      
      顾雨元屈肘怼了他一下:“我自己吃。”
      他对店家说:“再来份蛋黄酥。蛋黄酥偏咸,师父应该不讨厌吧?”
      
      将两包点心装进乾坤袋后,腰间的朱砂剑突然发出嗡鸣。
      顾雨元拿起剑:“这是怎么了?”
      
      步方圆皱眉:“九品灵剑对魔气感应极强,这附近定有魔物。敢来昊雪城作怪,找死!”
      说罢,步方圆朝魔气涌动之处跑去,顾雨元只能跟上。
      
      两人一路追查到昊雪城角里一座废弃的宅院,此时已月上中天。不用朱砂剑指示,两人已感觉到魔气。
      
      步方圆绷紧脸色:“这个少说是元婴修为,我们鲁莽了,趁他没发现,赶紧回去告诉师父。”
      顾雨元点头,两人回身欲跑。
      
      紧闭的大门突然被魔气冲开,冲力将两人冲倒在地。
      一声怒吼,一个一身褴褛灰衣,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的瘦削魔人冲了出来。
      
      步方圆看了一眼顾雨元,咬牙拔剑迎上。
      “小师弟你快回去找师父来救我!”
      
      步方圆天资平平,修炼五年只有练气期十层的修为,同魔人过了一招便口沁鲜血。
      
      顾雨元握紧朱砂剑。
      他心里怕得厉害,却不愿抛下同伴离开,看到步方圆被踹倒在地、即将被划破喉咙后,他咬紧牙扉拔出朱砂剑,拼尽全力使出星辰剑法第一层夜月昼星。
      
      朱砂剑通体烈焰,一道亮俞白昼的流星剑气冲魔人而去。
      被击中的魔人后退数步,吐出一口暗色鲜血。
      
      夜月昼星威力虽强,但用过一招后再起势极慢。
      
      魔人看向顾雨元的双眼露出嗜血凶光,他拔地而起,五指成爪,顾雨元避无可避,徒劳握紧朱砂剑。
      
      师父……
      
      【宿主,召唤符!】
      
      顾雨元闻声即动,捏碎召唤符,大喊:“师父!”
      
      昊雪峰上,于峰顶打坐的华明冽心脏猛的一紧,耳畔似乎听到徒儿呼救的声音。
      
      明知是幻觉,华明冽的心仍紧缩着隐隐作痛,生出无论如何要去到少年身边护他无虞的执念。
      等他恢复清明,人已御剑至昊雪城。
      
      这种感觉让华明冽倍感陌生。
      他这是……怎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华咧咧:我与徒儿,心有灵犀。
    芋圆儿:其实这是个误会。捂脸。
    想祝大家元宵节快乐,但突然想起这章发出来已经过去两秒了……

    感谢在2020-02-07 23:02:18~2020-02-08 17: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茶?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