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华明冽练完剑后,于峰顶打坐。
      他意识清晰,知道自己又一次进入那个幻梦。
      
      自他被景凰真人带上昊雪峰,至今二十余年,每隔几年,他便会陷入同一场幻梦中。
      在这个幻梦里,他的神识被禁锢在一个陌生魔人的身体里,目睹了道魔之战,目睹了魔域败落,目睹自己所在的身体被一剑贯穿,魔境跌落。
      
      曾经,华明冽试过反抗,却躲不过那命运注定般的一剑。他拖着重伤的身体,在真实的梦中战场上搏斗,撑过漫长的时间,才在现实中的昊雪峰中苏醒。
      
      他是被景凰真人从昊雪宫群峰之下的雪地里捡回去的,睁眼时便记忆全无、没有灵力,身上也没有一件可以证明身份来历的东西。
      
      这些年里,唯一奇怪的便是这个偶尔出现的幻梦了。
      
      华明冽认为这个幻梦和自己的来历有关,他未对任何人提起此事,包括他的师父景凰真人,自己下山暗中调查。
      
      他对那个贯穿胸膛的闪着不详红光的剑印象深刻,多番查探后,终于在几年前一个刚打开的秘境中发现了,是朱砂剑。
      
      秘境中夺剑者众,却无人能与华明冽一战。寒天剑出,无人争锋,他将朱砂剑带回昊雪峰。
      
      但他知剑只是武器,重要的是当初使剑的人。五百年前的天地大战双方损耗众多,是无数修士埋骨之地,活下来的寥寥无几。线索到这里已无法继续查下来,他也不再执着。遇到顾雨元后,便把朱砂剑当作普通的剑予少年做武器。
      
      谁知今夜复惊梦。
      
      熟悉的朱砂剑,熟悉的疼痛。
      如同被无所不在的粘腻恶心的蛛网束缚住的玉蝶,面对冲他而来的飞箭,华明冽突然不想抵抗了。
      
      他闭上眼睛。没有等来箭矢,等来了一个怀抱。
      
      天旋地转间,华明冽的后背重重撞在地上。他睁开眼睛看清身上的人,平静的双眼第一次出现裂痕。
      
      “……徒儿。”
      
      顾雨元晕乎乎地趴在华明冽身上,听到华明冽的声音后慌忙起身,把人扶起来:“师父,你怎么样?你的伤……”
      
      华明冽摇头:“无碍。”
      
      顾雨元看着周围的千万人马,捏着华明冽衣角的手指不自觉捏得更紧:“师父,我们该怎么办?”
      
      华明冽紧了紧顾雨元冰凉的手指,扔掉手中不知名的剑,抽出自己的寒天剑。
      
      是的,多年来入梦只能被束缚在这个陌生躯壳里的华明冽,在遇到顾雨元后,突然可以控制身体了,还能召唤自己的本命剑。
      
      寒天剑出鞘,天地静默,周围的空间亮了一度,剑气震荡起尘粒飞扬。
      
      “不怕,为师带你出去。”
      
      华明冽眼眸轻扫偎依自己身侧的顾雨元,左手轻抬,将人揽入怀中。
      
      少年把他拉离幻梦深渊,他要护少年安全无虞。
      
      顾雨元在一旁看着,方知所谓“昊雪一剑天下寒”是何等威力。
      
      剑气扫荡之地,凛冬至、寒冰封,幻梦中真实般的一切皆如冰体碎裂,在顾雨元眼前炸成美丽而无情的寒冰晶花。
      
      顾雨元在榻上睁开眼睛。
      
      【叮。今日密友任务完成,奖励瞬移符x1。】
      
      顾雨元松了一口气,看来师父已从幻梦中安全离开了。不过,他也没帮到什么,是师父自己冲破幻梦的,顾雨元想。
      他重新躺下,翻了个身,睡去了。
      
      熟睡的他不知,华明冽披着一身寒露,在他榻边站了半宿。
      
      第二日醒来,顾雨元去了子夜峰。他和四个师兄姐玩闹了一天,最后在四师姐蓝冰玉的陪同帮助下,将一株梅树种在华明冽窗前。
      
      “小师弟,”蓝冰玉脸上犹疑,“你把梅树种在这里,小师叔同意了?”
      
      “我没跟师父说呢,想给他一个惊喜。”顾雨元笑,“师父这里光秃秃的,给他种株梅亮亮眼睛。”
      
      蓝冰玉轻轻点了下顾雨元的额头:“你啊。小师叔那么冷漠威严的人,你竟敢替他拿主意。别受了小师叔训斥,到时候来子夜峰哭。”
      
      顾雨元眨眨眼睛,他师父这么可怕的吗?
      “师父人很好的,他昨日给我……”
      
      “好啦,你还是想想待会怎么向小师叔交代,我可要回去了。”
      
      顾雨元看着蓝冰玉急着走向八卦阵图,挠了挠头发,师父有这么吓人吗?
      这么想着的顾雨元,完全忘了当初测灵根时对华明冽的印象。
      
      “徒儿。”
      
      顾雨元回头看见一身白袍走来的华明冽,笑:“师父!”
      
      华明冽看着少年明亮的双眼,轻轻颔首,在梅树前站定。
      
      “我从子夜峰移栽过来一株梅树。”
      顾雨元垂下头,看着地上的石子。
      “我觉得梅花开得很好看,也想让师父看看。”
      
      都怪四师姐说了那番话,让他也不确定自己这么做到底合不合适了。
      
      “你有心了。为师很喜欢。”
      
      顾雨元的脑袋被摸了一下。
      他眼中的紧张瞬间消失,抬头看向华明冽,捉住了对方眼中一丝还未来得及褪去的暖意。
      
      华明冽收回手轻咳一声,他抬头看梅花,右手攒在腹前,不动声色地问:“昨夜,你可曾梦见什么?”
      
      顾雨元心中一肃,来了!
      他语气平静,如恭敬回答老师问题的好学生:“我睡的很好,一夜无梦,多谢师父收留我一晚。”
      
      华明冽眉间微澜,看向顾雨元还欲再问,终在少年清澈乖巧的眼神下把疑问收回心底。
      
      “那便好。管事已将你的住处收拾妥当,今日便能住了。”
      
      “多谢师父。”
      
      【宿主,你为什么不想承认你去过他的幻梦并帮了他?】
      
      “我若承认,师父定会念我的好。可是,以后他便会疑惑我如何进入他的幻梦,到时我该怎么回答?说我有个系统吗?”顾雨元解释,“所以不如不说的好,就让师父当做一场梦吧。”
      
      可华明冽真的会只当作一场梦吗?
      
      顾雨元的住处在山腰处的小殿里,壁靠悬崖,内里精致舒适,一应不缺。
      他躺在舒服的床榻上感叹:昊雪峰真是好,这么大一个峰只有他和师父两个人,他能分到一个完整的屋子住!要知道,前几日在子夜峰,他是和三位师兄住在一个院子里的。
      
      和华明冽住处的构造相似,顾雨元寝室的露台也是建在悬崖上,华明冽住的地方就在他上面三十米处。他夜里靠在露台栏杆上,耳边听雪风呜咽,眼前有雪峰月色,有时抬头能看到华明冽被夜风吹开的衣角。
      
      不过大多数情况看不到。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顾雨元发现他的师父就是个修炼狂魔,平时不是闭关悟道就是在峰顶彻夜练剑。
      
      “比你有天赋的人还比你努力,师父就是师父。”顾雨元十分敬佩。
      
      一切都平淡和顺利。
      八月初两日的集中讲课,顾雨元表现很好。只是掌门有事不在,他想听的天地大战只能等到九月了。
      系统近日发布的每日密友任务都比较日常,顾雨元都顺利完成了,得到了一堆各种功能的灵符。
      只除了星辰剑法练的并不顺利。
      
      等顾雨元真正开始修炼星辰剑法,他才明白当时华明冽说的“初时难入门”是什么意思。
      他根本参不透星辰剑法。
      
      前日华明冽告诉他,他也可在峰顶练剑,更能吸收天地灵气,还方便随时教导。顾雨元不愿让华明冽觉得自己愚笨,一日日努力研习星辰剑法,暂时把修炼升级丢在一边。
      
      “我一定要找出《星辰剑法》里的规律!”
      【宿主,这是剑谱不是数理化,哪里有什么规律。】
      
      “错。世间万物从无到有,一切都有规律可循。对于未知事物,不是它没有规律,而是我们没有找到它的规律。素数分布、级数收敛……不都是如此?”
      “我要开辟一条用数理思维修炼的道路!”
      顾雨元发奋图强。
      
      系统冷眼看着,发现顾雨元竟真的靠所谓规律磕磕绊绊练成了星辰剑法第一层——夜月昼星。
      
      《星辰剑法》作为上等剑法,只第一层夜月昼星便威力无比。
      
      顾雨元在峰顶当着华明冽使出星辰剑法时,往日有术法加持保护的光滑岩面被朱砂剑划出深约两寸的剑痕。
      
      华明冽点头:“不错。”
      他右手一挥,一道法术打在岩石上的剑痕上:“留作纪念。”
      
      顾雨元不知,这峰顶有景凰真人的法术维持,不管在此留下多深的剑痕,都会在第二日恢复完整。不然,单凭分神期大圆满之境的修炼狂魔华明冽,早将昊雪峰越劈越矮了。
      
      华明冽走上前,站在还未收势的顾雨元身后,俯身掐住少年的腰。
      顾雨元啊了一声,双腿一软,倒入华明冽怀里。
      
      “师父!”
      顾雨元手忙脚乱地从华明冽怀里爬起来,捂住通红滚烫的脸:“你、你干嘛!别,别摸我腰……痒痒。”
      
      华明冽看着顾雨元睫毛乱颤垂头捂脸的模样,冷清淡然的脸被感染上局促。刚才摸过少年腰的手指似乎有些烫,他轻捻手指,背在身后。
      “咳。为师只是想,纠正你的姿势。”
      
      “哦……哦。”顾雨元胡乱点头,他挠了挠仍有酥麻感觉的侧腰,小声商量,“师父能不能轻一点,我痒痒肉比较多。”
      
      “嗯……嗯。”
      华明冽负手而立,姿势有点僵硬。
      小徒儿这么小,这么软,他已经……很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华咧咧:有痒痒肉,可爱。
    你们看这个徒儿已经长得这么可爱了,不如我们……咳。清心。
    (话说浑身都是痒痒肉真的不好受,被朋友一碰就要跳起来还控制不住……因为反应大,朋友更喜欢捏我肉肉了(我好难)

    感谢在2020-02-06 22:59:44~2020-02-07 23:02: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浔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