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 12 章 ...

  •   顾雨元是在两天后醒来的。
      
      意识一回笼,身上的剧痛瞬间传至大脑,尤其是右臂,像被扔在火炉中炙烤一样痛入骨髓。顾雨元痛呼出声。
      
      “醒了?”
      
      箫声止。
      
      顾雨元朝床尾的人看去。虚弱的他双眼有些模糊,看那人的身形,轻声喊:“师父……”
      
      对方轻哼一声。
      “我为你吹了大半天的箫音止痛,你却只想着你师父。真是小没良心的小狗。”
      
      顾雨元听出对方的声音:“裴……”
      话没说完,牵动伤处,顾雨元白着脸咳起来。
      
      裴玉仙急忙起身,避开顾雨元的右臂把他轻轻抱入怀中,右掌抵在少年后心,输送温和的灵力。
      
      顾雨元后心发烫,身上的痛意少了一分。他靠在裴玉仙怀里,两人离得极近,他抬头便看见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憔悴。
      
      顾雨元心里一暖,语带歉意:“裴前辈,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往心里去。谢谢你帮我。”
      
      “我又没当真。说你机灵,但你身上还有股可爱的憨劲。”裴玉仙笑顾雨元,抬手端来水杯,用灵力温热后举到他唇边,“昏迷两天了,喝点水。”
      
      顾雨元确实渴了,他胳膊抬不起来,小声道谢后借着裴玉仙的手一口气喝完,眨巴着湿漉漉的眸子向上看他:“可以再喝一杯吗?”
      
      “可以。小狗想喝水,怎么能不给喝呢。”裴玉仙笑。
      
      “别叫我小狗……”
      顾雨元一点点喝掉第二杯水。
      
      “还喝吗?”
      看到顾雨元摇头后,裴玉仙放下水杯,逗他:“你不是小狗吗?我可是亲眼所见。”
      
      顾雨元抿唇,身上密密麻麻的痛因为裴玉仙的逗弄似乎轻了些,他在裴玉仙的帮助下重新躺下后,问:“裴前辈……我师父去哪了?”
      
      裴玉仙抱臂靠在床头的床柱上,“放心,你师父没有不管你。他炼丹去了。那一剑让你浑身的经脉受到冲击,右臂更是经脉断绝。若想不放弃道途,只有九品灵阶的塑脉回灵丹能救你。”
      
      “师父还会炼丹?”
      
      “他?他只会剑。他去找了抱月城的第一炼丹师左明。放心,他会带着塑脉回灵丹回来的。左明再恃才傲物,也不敢违逆寒天剑。”
      
      顾雨元垂下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他眼中的神色。
      他的左手默默抓住手下的衾被。
      
      这里……是师父的房间。
      想必师父是一路把他抱来这里的,托付裴玉仙照看他后才前往抱月城求丹。
      
      可是,没有见到师父,他还是有点低落。
      
      想见他。
      
      右臂蚀骨般的疼痛让他呼吸发颤。
      “疼……师……”
      
      忍痛到冰凉的左手被裴玉仙握住,那人的手心干燥而温暖,充满力量。
      
      “很快就不疼了。”
      
      箫音再次响起。
      
      这箫音带着神奇的力量,仿佛有一缕柔和的气息在顾雨元体内游走,不停抚慰他千疮百孔的经脉。
      
      顾雨元仰视着垂眸吹箫的男人。
      
      如此近的距离,男人的容貌更有一种夺人心魄的美丽。
      
      碧色的玉箫竖在他莹润如白雪的指尖,红唇微蹙轻点冷玉,鸦色长发垂在双颊,眉如雨后青峰,眸似月下春水,既风流又专情。水红色的衣裙非但没有一丝怪异,反倒更衬托他的清濯美艳。
      
      顾雨元不自觉迷了神。不知多时后他回过神来,伸手勾住裴玉仙的衣袖:“裴前辈,我好些了,你放下箫歇会吧。”
      
      “真的?别和我逞强。”裴玉仙低头看他。
      
      顾雨元笑,露出酒窝:“真的。”
      
      裴玉仙没忍住戳了一下少年颊边小小的酒窝,而后迅速收回手握住玉箫,“那好吧。”
      
      顾雨元不知裴玉仙在干什么,问起刚才便好奇的问题:“这管箫?”
      
      “它?”裴玉仙两指转了一下玉箫,“这老家伙叫弄碧,是我的本命武器。若是无聊吹着玩也行,辅以灵力的话箫音便能舒缓疼痛。”
      
      顾雨元被裴玉仙“老家伙”的称呼逗笑了,他抿着嘴巴翘起嘴角,“箫很好看,和裴前辈很搭。”
      
      裴玉仙挑眉,伸臂撑在床内侧,身子悬在顾雨元上方,宽阔的肩背完全笼住顾雨元的身影。他垂首,肩头的长发滑落,轻扫少年的颊畔。
      
      脸颊有点痒,此时的顾雨元却忘了躲开,呆呆地看着裴玉仙越来越低,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是在夸我好看吗,嗯?小呆狗?”
      
      “好看啊。”顾雨元爽快点头。
      
      裴玉仙看着少年清亮的眼神,猝不及防屈指弹了他一个脑瓜崩,翻身拉开距离,长叹一声摇头:“小孩就是小孩。”
      
      “裴前辈?”顾雨元眨眨眼睛,不明所以。
      
      “小狗儿,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上吴晓晓,为什么非赢不可?”裴玉仙看着他,褪去风情严肃下来的眼神看进顾雨元心底。
      
      顾雨元回答坦诚:“我想看看我能做到哪一步。如果不去,以后我都不会迈过我心里那道坎了。”
      
      “即便会得不偿失?”
      
      顾雨元笑:“只有我知道自己得到了多少。”
      
      裴玉仙舌尖咀嚼着少年这句话,而后大笑着揉乱少年的头发:“小狗儿,我真恨不得把你抢去飞花淀。”
      
      顾雨元拍掉裴玉仙的手,抚顺头发,瞪了他一眼:“想的美。我是昊雪宫的人,我有师父了。”
      
      “是啊。”裴玉仙看向他处,“我晚了一步。”
      
      裴玉仙身为飞花淀掌门,即使身在昊雪宫也有事要做,见顾雨元真的没有逞强后,便离开去处理事情,说第二日一早便过来。
      
      顾雨元躺在华明冽的床上,鼻息间是清冷的雪香气,不知是雪峰的味道还是华明冽身上的味道。
      
      无聊的他只好找系统聊天:“系统,我昏迷这两天的密友任务怎么办?”
      
      【因为宿主昏迷,这两日密友任务取消。另考虑到宿主受伤,痊愈前都不会发布密友任务。】
      “你竟然这么好说话了?”
      
      顾雨元打开系统面板上的储物格,看着上面显示的999,874颗灵石,心里美美的,就像嘴巴里含满松果的小松鼠。
      
      “对了,我看的小说里系统都有名字,哪怕是一个代号。系统,你的名字呢?难不成就叫系统啊?”
      
      【我的名字……暂时不能告诉宿主。】
      
      “一个名字,这么神秘?”
      【等宿主完成所有代课任务,就知道了。】
      
      顾雨元没有听见系统那句“所有”,因为华明冽回来了。
      
      华明冽推门进来,便听到自己的徒儿欢快的声音:“师父!”
      他的气息瞬间温柔下来。
      
      华明冽疾步走到床前,坐下轻抚少年的头顶:“何时醒的?”
      
      “没多久。”
      顾雨元蹭了蹭华明冽的手心。
      “师父一路可平安?”
      
      “为师无事,给你带来了塑脉回灵丹。”
      
      顾雨元翘起唇角,双眼微亮:“谢谢师父。”
      
      华明冽轻抚少年:“我是你师父,自当护你。”
      
      他慢慢揽起顾雨元的姿势有些僵硬,看来从未做过这种事。但他动作极轻,一点也没有弄疼少年。
      
      “来。”
      华明冽将塑脉回灵丹化在杯中,喂顾雨元喝下。
      
      融化了丹药的水刚滑过喉咙,顾雨元便觉身上疼痛消除,右臂又痒又烫。他抬头看华明冽,双眼亮晶晶的。
      
      “是丹药起作用了。”华明冽抵住顾雨元后心输入灵力引导,“不出三日,我的徒儿便能重新拿剑了。”
      
      顾雨元看着面前的罗帐,嘴角翘起弧度。
      “师父……你对我真好。”
      
      “嗯。”
      
      “如果我不是师父的徒儿,师父也会关心我吗?”顾雨元突然想知道。
      
      “可你是。”
      华明冽声线清冷,语气平常。
      
      “如果嘛,如果?”顾雨元慢慢在华明冽面前展现任性的隐藏一面。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顾雨元脸上微红。
      
      “你以为,我会收别人为徒吗?”
      华明冽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也只有你了。”
      
      华明冽看着少年红通通的耳朵,眼中柔色更深。
      
      顾雨元咬着下唇,却怎么也压不住嘴角的弧度。
      
      “继续休息吧。”华明冽扶顾雨元躺下。
      
      “那师父睡哪?”顾雨元问。
      
      华明冽指榻:“我打坐就好。”
      
      顾雨元看着华明冽:“师父匆忙从抱月城来回,需要好好休息,我,我们一起睡吧。”
      
      华明冽弯腰掖好被角:“为师担心碰到你伤处。你好好养伤,莫担心,为师一切都好。”
      
      说罢,他除履上榻,闭眸打坐。
      
      顾雨元听他已呼吸缓慢,只好作罢。
      
      他静静地看着华明冽。
      
      往日冰冷淡漠的昊雪真人,如今依然高洁清傲。他不动声色间便能降服第一炼丹师,让其心甘情愿炼制九品灵丹,并于两日内轻松往返昊雪宫与抱月城之间。
      昊雪一剑天下寒,无人可攀。
      
      但顾雨元知道,已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他笑了笑,阖眸睡去。
      
      如此过了三天,顾雨元的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经脉甚至比以前更加宽广和坚韧。
      第三天,他已重新拿起剑,也回到自己的住处。
      
      裴玉仙看他练完剑后,告诉他,一月时间已到,他们要回飞花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仙仙:我想……
    芋圆儿:你不想。
    芋圆儿:我想……
    咧咧:先别想。

    我又换名字啦!感觉这个名字比上一个更好些,是一位很好很好的太太帮忙取的!抱歉又要让小天使们适应我的新名字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

    情人节快乐!大家一定要戴口罩勤洗手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哦~

    叮。推荐一篇已经完结可宰的仙侠生子文:
    《快吐出龙神的孕果》by 金玉帛
    文案:
    肖涟是白沙江上一个小船夫,以船为家,没了家人。
    他每天都为还债而划船捕鱼。
    他还有两个心愿,找到母亲,再换个大船。

    可这天,他不小心吃了个奇怪的东西,还从江中捞上来个凶神恶煞的美人。
    美人说他身上死气重,最多还有两年好活,还赖定他了。

    一切计划,不得不提前……

    CP:傲娇腹黑毒舌龙神攻 X 执着顾家小船夫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