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年轻弟子看到华明冽来到,早已在乔好身边添上一把椅子。
      
      华明冽身后的顾雨元却有些踌躇,他借着自己被师父高大的身躯挡着,小声问:“师父,那都是长老们坐的地方,我还是去三师兄他们那吧?”
      
      华明冽脚步未停也未回首,右手后伸握住顾雨元的手腕,带着他往前走。
      “我只你一个徒儿。你,自和别人不同。”
      
      顾雨元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虚攥起手心,顺从地跟着华明冽。
      
      华明冽落座,顾雨元站在他身后朝步方圆眨眼打招呼,步方圆回了一个挤眉弄眼。
      
      “原来华兄也是会疼徒弟的。”裴玉仙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说,碧色的玉箫在他如玉指尖转动。
      
      华明冽微微敛眸,一言不发。
      
      坐在中间的乔好笑着调节气氛:“师侄这孩子乖巧聪颖,当初还是我建议师弟收他为徒的。裴掌门的真传弟子亦是人中龙凤,想必这次比试定能取得好成绩。”
      
      裴玉仙将玉箫拢于腹前,看向对面已列队站好的比试弟子们。飞花淀十人里,当先的是身材高挑的掌门弟子朱言夏,和其并列的是乔好大弟子魏九卫。
      
      比试从双方资历最浅修为最低的两人开始。
      
      这些弟子里,最弱的修为是筑基期第五层境界。顾雨元现在的修为仍在筑基期第二层,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便没有继续氪灵石升级。
      
      他的修为虽未涨,星辰剑法却有小突破,练到了第二层星流影集。
      他握紧朱砂剑的剑鞘,在心底和系统聊天:“其实我也挺想上去的。”
      
      【宿主,我有个问题。】
      “你竟有问题问我?说吧。”
      
      【他们都是靠自己的坚持和悟性一点点修炼到现在的,宿主却凭氪灵石就能升级,你心里会惭愧吗?】
      
      “惭愧?不会。”
      
      顾雨元回忆:“我爸妈死的早,成了孤儿,被爷爷奶奶捡回家。家里穷,他们年纪大了还要摆摊挣钱养我。我很小的时候便会做家务,帮爷爷奶奶守摊子。同学被父母带去游乐园玩的时候,我早早学会了对不认识的叔叔阿姨笑着说甜话,这样他们会多买点东西,我们才能早点回家。”
      
      “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人生的起跑线本来就是不同的。我不怕、也不恨在我前面起跑的人,只要我跑得比他们都快,总会超过他们。”
      
      场上已分出胜负,下一场比试的两人上台见礼,开战。
      
      “正如现在。我或许在修为突破上走了捷径,却正因如此,我在磨砺道心上比他们难上百倍。不经磨砺的金丹是经受不住实战的。这便是差距。”
      
      【但你是来做代课任务的,只要达到金丹期便能拥有丰厚酬劳,为何在乎这个?】
      
      “刚来的我也这么想,现在不是了。既然我只有死后才能回到现代,那这个世界便是我的第二次生命。我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生命?”
      
      “顾火火不想来昊雪宫修炼,所以我来了。我既然来了,便不会只简简单单来一遭。”
      
      “他们都当我是顾火火,但我知我一直是我,只是我。我是顾雨元,我也只做顾雨元。”
      
      【顾雨元是什么样的人?】
      
      少年笑。
      “我活给你看啊。”
      
      他上前一步,拜在华明冽身前:“师父,徒儿也想一战。”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那个俊俏精致的少年。
      
      少年脸上没有变化,只期待地看着华明冽。
      
      “师侄,你修为尚低,没有和你同级的弟子可以比试。待他们比完,你可在我派寻相似等级的师兄切磋。”乔好并未出声呵斥,其意却很明了。
      
      顾雨元怎么会听不出来呢。若是按照他平日乖巧机灵的性子,便顺势退在一边。可今日,不知是被场上师兄们激出斗志,还是被系统的问题刺激到,抑或是只能顶着陌生身份生活让他极欲宣泄、证明自己的存在……
      
      他半步未退。
      
      “那就去。”
      华明冽扶他起来。
      “想去便去,为师在。”
      
      “谢师父!”顾雨元亮起双眼。
      
      乔好叹了一声,看向裴玉仙:“裴掌门怎么看?”
      
      “想上就上,想打就打,本就不需立规矩。真正遇敌时还会给按等级排列不成?成王败寇罢了。”裴玉仙不屑一笑,看向顾雨元,“小友,接下来上台的我派弟子吴晓晓是筑基期十层大圆满,你还要比吗?”
      
      顾雨元直视裴玉仙的双眼:“比。”
      
      少年的眼神灼烫又幽静,让裴玉仙晃了神。
      
      乔好叹了一声,对台上说:“冰玉,你先下来吧,让小火上去。”
      
      顾雨元向擂台走去,路过步方圆身前时停下。
      
      “小师弟,你是不是改主意了?这就对了,筑基二层对半步金丹,这不是切磋,这是找打啊,跟师父说一……”
      
      “三师兄,朱砂剑是九品灵剑,和吴师姐对战时未免显得投机取巧,三师兄可愿将你的剑借我一用?”
      
      “呃……”步方圆不知所措地看向自己的师父乔好。
      
      “给他。”华明冽声音冷淡,看向步方圆。
      
      步方圆一个哆嗦,把剑塞到顾雨元手中后才回过神来。
      
      顾雨元走到擂台边,不敢看站在台下的蓝冰玉:“四师姐,对不起……”
      
      “没事。”蓝冰玉笑,声音温柔,“四师姐就在台下给你加油。”
      
      顾雨元抿唇,郑重点头。
      
      【宿主,你换掉能越级杀敌的朱砂剑,胜算更小了。要不,趁这会儿先氪些灵石?】
      
      “我既然换掉朱砂剑,就更不会升级修为。若我这场胜了,这往后修途便有了道心,足以匹配氪灵石突破的修为等级,实战不足为惧。”
      
      “系统,你的问题,我用事实给你答案。”
      
      顾雨元一步步走上擂台,来到中间,向对面的吴晓晓见礼。
      
      “顾火火。”
      “吴晓晓。”
      
      “吴师姐,我不会因为你是姑娘而束手束脚,也请吴师姐不要因为等级比我高就对我手下留情。”
      
      “好。”
      
      两人视线交错,同时拔剑出鞘。
      铛的一声,两剑劈在一起。
      
      这一剑两人都未用尽全力,却也将对方的实力摸了大概。
      
      吴晓晓心下有底,先发制人。几招下来,顾雨元捉襟见肘,身上见了血气。
      
      裴玉仙看着台上差距分明的比试,垂眸摇了摇头。他侧首去看华明冽,见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上,眼神没有一丝波动。
      
      裴玉仙提起唇角:“华兄不关心你唯一弟子的安危吗,这么沉得住气?”
      
      说话间,吴晓晓横剑一扫,躬身屈肘狠狠击中顾雨元的腹部,把少年打倒在擂台边缘。
      
      华明冽喉结微动。
      
      坐在华明冽身边的乔好却看到,他这个素日波澜不惊的师弟,手掌下静静按着的那块扶手角已经化成齑粉。
      
      【宿主,你吐血了!】
      “被半步金丹打到吐血不是很正常吗?”
      
      【不要逞强了,认输吧。】
      “不。”
      
      【可是吴晓晓已经过来了!】
      
      吴晓晓看着趴在地上起不来的顾雨元,欲趁机将其击落台下,这场比试便能结束了。
      
      顾雨元的腹部绞痛着,他用剑撑起上半身,低头看自己吐出的鲜血,用食指抹了一下。
      “第一次流血,纪念一下。”
      
      他并未抬头,出手如电地横剑过首,拼尽全力使出星辰剑法第二层的星流影集。
      
      星辰剑法霸道,鲜有敌手,但顾雨元修为尚低,无法发挥出星辰剑法全部实力,却也将吴晓晓逼退十数步,退至擂台边缘。
      
      两人之间拉开距离后,顾雨元从地面跃起,高高跃至半空,直臂高举起剑。
      
      此时日达正空,灿烂的阳光反射在他高高举起的剑尖上,刺痛了吴晓晓的眼。
      
      她眯着眼咽下喉间腥甜,抬头看,少年整个人背对着太阳,他的周身灿烂明亮,他的整个身体却黑暗莫辨。
      最亮的是他的剑。
      
      华明冽突然站起身。
      椅子在他身后散做碎屑。
      
      乔好惊讶出声:“他,他竟会你的当空一剑?你竟教给了他?”
      
      其实华明冽并未教过顾雨元。顾雨元常在昊雪峰顶练剑,华明冽练剑自然不会躲着他,却没想到他单在旁边看着便领会了其中剑意。
      
      华明冽听不到乔好的话,他直直仰视着腾空劈剑的少年,攥紧的拳头上暴起青筋,连自己何时屏息都未发现。
      
      “胡闹!你自创的剑法只有你如此修为才能压得住,他如今耗尽灵力,经脉更不可能受得住!”
      
      乔好不忍断送一个好苗子,提气便欲飞至台中制止,却被华明冽死死按住右肩。
      
      “师弟?!”
      乔好失去平静的脸看向华明冽,却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手颤抖得厉害,这人的脸也冰冷得厉害。
      
      “你……”
      
      “乔掌门,小孩他肯定不想你拦住他的。”
      
      直到耳边声响,乔好才发现,他的左臂正被裴玉仙牢牢按住。
      
      这两个人……
      
      再拦已为时已晚,乔好只好定神看向台中。
      
      顾雨元提气纵跃,滞于半空。他背对午阳,怀揽寒风,剑尖挑起光明和冰冷。
      他确实已耗尽灵力,但他有孤注一掷的肝胆和向死而生的决心。
      
      这没有一丝灵力却裹挟着汹涌暴虐剑意的一剑,吴晓晓避无可避,她的剑被狠狠振飞,人也掉下台去。
      
      场上静默。
      “一个小少年……竟靠自己做到了越境制敌……”
      
      顾雨元落在台边,剑叮铃一声从手中滑脱坠地。他执剑的右手颤如筛子,整条右臂一片血红,淅淅沥沥的血顺着五指流到地上。
      
      “系统……你认识我了吗。”
      
      他站不住了,闭上眼睛,朝台下倒去。
      
      落入一个带着雪香的温暖怀抱。
      
      “师父……疼……”
      顾雨元艰难地把头埋进华明冽怀里,也把眼角突然涌出的泪偷偷抹在他怀里。
      
      以前的他是个孤儿,后来被爷爷奶奶捡回去,于是他有了家,爷爷奶奶疼他爱他。
      
      后来,爷爷奶奶走了,他又变成孤儿,孤儿不会疼。
      
      现在,他有了师父,又能喊疼了。
      
      “为师在……我给你疗伤,很快就不疼了。”
      
      顾雨元安心地窝在华明冽怀里。
      
      爷爷奶奶走了,大家都说他一个未成年孩子肯定过不下去。
      但他一边上学一边打工,日子过下来了。
      
      大家都说他边工边读肯定考不上好大学。
      但他是全国高考状元,考上第一名校。
      
      大家都说他不自量力,肯定打不过半步金丹。
      但他赢了,磨出道心。
      
      【我果然没有绑定错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芋圆儿:我其实是披着羊皮的狼,汪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