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9、119终章 ...

  •   119终章
      
      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便是池鱼思,她脑子混沌,一时不明白自己所处何地,问道:“这是?”
      
      池鱼思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你可知,没了印魂丹,你的命只能维持不到半年的时间!怎么就这么傻!”
      
      “一年寿命,不是一开始就注定的吗?”她安慰了父亲,拍拍被子:“我这半年,所经历的事,可以说赶上别人一生精彩了,我已经知足。”此时,她想着自己能睁开眼,还能看到这世界,便是幸运,对寿命的纠结已经不再重要,很多事都已经释怀。
      
      一伸手,发现自己手里攥着一个红盖头。
      
      “你昏迷时一直攥着它,怎么都抽不走。”
      
      拿起红盖头,凝着它,心成灰烬,一点一点散去,飘落,找不到方向。忽然心口疼得厉害,她也不知是怎么了,是旧疾犯了?还是想到他了?
      
      池鱼思掌心贴在她的后背,输送了一些元气给她,她只觉心里暖了些,才好转。
      
      虽然池鱼思没说什么,可也是懂得女儿的心思,道一句:“我陪你去崖底看一看?”
      
      怔愣的看向父亲,她似是没听懂,想了一会,才摇了摇头|:“我没看见,就还心存幻想,我见了,这幻想便没了——”
      
      心疼她嘴巴虽硬,可这心里的苦却攒着,池鱼思道:“傻孩子,你要用余生去填补这份幻想吗?”
      
      “我的余生,只有短短半年光景,不长,不会在时光里消磨了自己,或是蹉跎了——”喘了口气,她看向父亲,他始终红衣,这红,艳丽,和他这张清淡的脸,有些格格不入,却又相得益彰,红,是他的标记,也是他的前世今生的残念。
      
      信旸君是鲛人王子悯犹转世,她是信的,他与父亲的痴缠,她也是懂的——她也明白父亲为何要让自己去看一看崖底,便是这痴守等待太过苦长,无论是守着藏书阁的信旸君,还是一首《鸣神怨》终曲散不尽的池鱼思,都在这当中熬着。
      
      她终于明白,为何池鱼思始终不肯把自己母亲的身份告诉她,云想那样的母亲,心狠又不念及母女亲情的女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可是虽然云想对子女无情,却对池鱼思,自己的父亲,深情着。囡女并没有说出口,她知道,就算池鱼思知道了,也是无用的,对于心思不在自己身上的人来说,说什么情话都是废话,那些专情不过是困扰。
      
      “这是哪儿?”囡女站起身,四下张望。
      
      “怜伶阁。”
      
      “怜伶阁?!”囡女惊讶:“你怎么会把我带到这里?”
      
      “因为我是这里的阁主。”
      
      她震惊万分:“阁主不是少年人?”
      
      “变声而已。”
      
      还是不信:“怎么?”
      
      “我不能在岸上呆太久,也不能护你一生,唯有偶尔来看看你。”
      
      被气得笑了,这人竟骗了她如此久:“你这,可是好演技!”
      
      “你该怨我,怪我——可我这人,就是如此任性无常。”说完,池鱼思站起身,手里攥了一个东西,放入囡女手中:“世间情感羁绊,妄念多了,皆非欢喜,浑浊一场,才能安然度过。”
      
      摊开手掌,那是一把青折扇,打开,山水有画,囡女一头雾水:“这是?”
      
      “有折扇,便是阁主。如果你当官当累了,就在怜伶阁养养——”——老,他如此说,突然中断,想到不妥,改口道:“把剩下的那半年过完吧。”话说完了,他转身失了踪影。
      
      当真是任性无常——
      
      推门进来,花赏看着囡女手里握着折扇,放下手中吃食,马上跪了地:“花魁拜见阁主!”
      
      囡女惊坐起:“这是——”刚要解释,突然觉得,留在怜伶阁,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文武百官,近千人跪拜于地,向颜乔朝贺:“若望君千秋万代!诫兰永昌!”
      
      那声响震动屋顶,这五米高的房顶也是盖不住的。囡女与其他人一起,跪地,磕头,双手置于额头顶部,行诫兰最高礼节。她抬起头,看向王位上的颜乔,身披龙袍,头戴王冠的那个女孩,不再任性顽劣,褪去这些青涩,已蜕变为一代女王气势。云想,现在的大后,与太上后,分坐两侧,那位失了儿子的女人,此时已经接受现实,对于这个女人来说,什么都没有眼前的荣华重要。
      
      一切尘埃落定。
      
      有宫人替颜乔当朝宣布,若望君这一生保持童贞,不婚不嫁不娶,与诫兰相伴终老。
      
      她听到这里,心头苦涩,知道颜乔这是给自己定了死命令,死诺。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的,看着资涤、孝式南、蒸淮一个个加官进爵,倍感欣慰。她能看到不久的将来,诫兰的盛世,会在这些人的手中,绽放——
      
      继任大典结束——
      
      她没走,直到大殿之内,只剩下她与颜乔两人。
      
      颜乔拖着长袍,缓缓走下台阶。囡女赶紧起身,为她提起袍边。被颜乔赌气的拽开了:“我收到你的辞呈了——”字字咬牙切齿:“你还在气我杀东裕?”
      
      “小的不敢——”她恭顺低头。
      
      “你什么不敢!”盛怒的颜乔把手里的文书扔到囡女面前,哐啷一声,伴着她的怒吼,在宽敞殿内回音不断。
      
      “伴君终有时,小的也该谢幕了。”
      
      颜乔气得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却拉开她的袖子,露出里面的肌肤,已成了黑色,大惊失色:“这是?”
      
      囡女不慌不忙的撸回袖子,把目光打在颜乔身上,淡然道:“我曾问过您,如果当初杀了三皇子的是我,您也会杀了我吗?”
      
      与囡女的平静不同,颜乔是心虚的,她转而低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重提做什么?”
      
      “您知道的,我如果继续留在这里是活不长的。”她轻轻述说,这个活不长,不仅仅是她现在受召神诅咒寿命短暂,也是因为她知道太多,时间长了,颜乔是容不得她的,这件事,颜乔知晓,她也知晓。
      
      就是因为太过透彻,就是因为太过聪明,就是因为知晓这人世太多事,所以她是活不长的——
      
      颜乔泪流满面:“我留不得你吗?”闭上眼,泪已如雨:“你不知道我有多珍惜曾经与你把酒言欢的日子——”
      
      囡女为颜乔抹去泪水:“您知道,那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为颜乔正了正冠带:“您看,这世间再也没有人能像您一般,配的上这一身!”她笑了,像是有一块石头在她心头,悬着,良久未决,怕是生了锈,长了苔,而今日终于落了地,虽然砸了一个坑,可是她却觉得惬意,满意至极。
      
      对颜乔来说,囡女助她走上王位,用性命保她无忧,这个女人,对自己如此重要,可是当真要是她杀了屈向,那么,到那时,颜乔连自己都不确定会不会杀了她。
      
      无论怎样,此时的颜乔,毕竟是君王——
      
      再深的情,也终归是无情。
      
      囡女摘下顶戴花翎,放在地上,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从此,这一别——也许遥遥无期,也许——”她哽咽了——
      
      步出大殿,栽毁在等着她,见她出来已经脱了官服,顶戴花翎也不见了,心里也是明白七八分,少年虽轻狂,却聪明:“我这一生只想追随您!”
      
      囡女认真看他:“你这狮子,为何在我这蝼蚁旁边浪费光阴!去吧!”一摆手,径自走下台阶。
      
      一身轻的离去,背影不留一丝念想给他人——
      
      一年,其实不长,很快,她回了怜伶阁,做了她的阁主。
      
      一天到晚的,不是吃吃喝喝就是酣睡天亮,流花糕吃到厌烦,又偶尔听听花魁的唠叨,听听君求和小渊姐姐的吵闹,给姑娘们判些官司,她觉得这番日子,过着,也舒适极致了。
      
      四月的春来了,她望着窗外飞来的片片桃花,端起茶杯,手刚碰到碟碗,就摸到了流花糕,给了花赏一记白眼:“我这流花糕要吃到什么时候?换个样吧——”
      
      花赏也不睬她,绣着手里的牡丹:“你就不能专一些?”
      
      她探过身子,瞧那牡丹,像是能滴出露水,真就是好看的:“咂咂!你这女红当真是怜伶阁的楷模了!”
      
      狠狠剜了她一眼:“还不是想给你做个小褂!你这没良心的,现在倒来寒蝉我!”
      
      “我的小褂?”撇撇嘴,拿过来,瞧了瞧:“我为何要穿牡丹?”
      
      “你其实最配牡丹——”花赏笑着,拿过那刺绣,在她身上比量了一下:“你看,多衬你——”
      
      推开那刺绣,她也不知为何自己就是这样抗拒了,亦或是她想起曾经有一个人,为她定制了一条粉牡丹裙?连连摆手:“我不要!又不是花魁!穿得那么扎眼做什么!”正别扭着,那边有小厮敲门:“阁主,花赏姑娘,门外有客。”
      
      花赏起身,为她掖了掖被角:“是谁呢?”
      
      问之惬吗?最近这厮往来怜伶阁特别勤了。自从陈凝王回天上复职以后,这人就像失了玩伴一样的。
      
      打开门,花赏走了出去,见到来人,惊讶万分,正是离开近一年的芊,已经痊愈归来!花赏心里高兴,不止自己喜悦,更是替囡女喜悦:“囡女要是见了你不知有多开心!”正说着,打开门,却见囡女已经头一歪,似是睡了。
      
      芊感觉到了什么,走入屋内,轻轻握起她的手腕,她的手依然冰凉,他压下那一口忧伤,只淡淡的道一句:“我回来了——”
      
      【完】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了,其实一开始打算写个一百万字的,其实这些内容,我再啰嗦点,也能写下那么多吧。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欢,有人跟我说后几张看文需要投币,我不知道,我没设置投币,我希望大家能免费看我的文,有人给我写写评论,我已经很高兴了~~~~~~~~~~写这文真的是很开心的,几乎没有断了灵感的时候,一直都很有灵感,也是难得,所以在这种糟糕的点击率下我也能坚持下来,不管怎样,我只想写一篇好看的文,留给大家,希望有朝一日,不管多少年,拿出来以后,再有人看这文,也会想说,这是一篇好文,作者用了心。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呦,我会尽快开新坑,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瞳主禁猎区》的灵感,也想把那个写完,不想弃坑,真是太负不责任了~~~~~~~哈哈~~~~~~~~~最后卑微希望有哪位大神写个长评给小人~~~~~~~~~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