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厌食症的联姻大佬吃下我做的饭后对我巧取豪夺》我闪使人堕落 ^第13章^ 最新更新:2020-01-09 18:47: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以物易小金库 ...

  •   ......
      “就...就是这样。”
      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小失误省略,西西向顾白坦言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顾白收紧抓住小奶娃的手,脸上重新出现迷茫,似乎变成一座雕塑,一动不动地瘫在地上。
      西西小心翼翼地观顾白脸色,不适地动了动,安慰道,“顾白哥哥,不要担心,这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和你们世界的不一样,你在这两年,原来的世界才过去2天。”
      “所以我什么时候能回去?”顾白冷不防开口。
      气压骤然变低,西西明智地保证绝对能在两年内恢复能量然后送他回去。
      顾白意味不明地冷笑,原因无他,因为这糟心玩意说他现在的能量甚至不足以让他维持实体。
      松开手,他憋着怒火翻身上床睡觉。
      西西委屈地吸吸鼻子,“顾白哥哥...”
      “闭嘴。”
      卧室重新回归寂静。
      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床边,看起来好不可怜。
      尽管劝慰自己就当过了个周末,但某种被压抑住的念头一经刺激就疯狂生长,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如这小鬼所说,送他回家,但若是他迟迟恢复不了,那他也许就永远都回不了家了。
      万事难测,他向来是考虑到事情最坏的结果的。
      回家的想法在脑海里翻腾,久久不能平息,顾白打算去吹吹风,让夜晚的习习凉风安抚躁动不安的思绪,一起身就看见床边蜷缩的阴影。
      啪的一声,卧室灯亮,小孩在床边的地上蜷缩成小小一只,好不可怜。
      “去睡沙发。”怒气无端平息。
      抽抽鼻子,西西可怜巴巴道,“沙发太远了,我要挨着你才能恢复能量。”
      想到小娃娃说得能量突然消失,也许在拉扯他过来的过程中,吸附到他身上来这一说法,尽管没发现身上有能穿越空间的神秘力量,顾白也不能不管这小奶娃,毕竟他可是回家的唯一纽带。
      视而不见小奶娃对床的渴望,费力的把沙发挪过来,扔了一床被子在上面,示意小娃娃上去。
      ......
      虽然已经知道要怎么回去,但韩宅也怪无聊的,顾白打算再呆两天。
      伸了个懒腰,丝毫没发现小娃娃晚上偷偷爬上床和他睡了一晚。
      四下无人,顾白掀开被子就打算洗漱,身上突然多了一股重量。他寒毛竖起,疑心被鬼压身了。
      僵硬着身子,顾白深呼吸一口气,慢慢背过手往身上摸,空无一物。
      动了动肩膀,能感觉到身上有一坨软乎乎的重物附在身上,冰冰凉凉,透过薄薄的衣物传过来的温度,让顾白心里泛起一股粘稠又喘不过气的感觉。
      大着胆子甩了甩,身上冰凉粘腻的物体似是长了无数只小手,紧紧抓附在他背上。
      在顾白要丢脸地喊人时,他突然想起昨天那个小鬼。
      “西...西?”
      “怎么了顾白哥哥?”
      还真是。
      差点丢脸丢到韩筠欢面前,顾白耳朵微微泛红,为了掩饰他的心虚,他怒道,“下去。”
      “要恢复能量呀。”小奶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煞有介事的样子。
      “下去。”顾白才不管他,趴在他背上会让他想起那个鬼故事。再说,他不信只有非得贴着他才能恢复能量,据小奶娃所说,他刚来那几天,可是连实体都凝不成,却不是时时刻刻附在他身上才积攒的能量,约莫是只要在附近就可以。
      撇了撇嘴,小气。
      松开紧紧抓住顾白皮肉的两只小手,他很快就从顾白背上下来。
      归期可待,顾白心情好了起来,甚至打算去瞅瞅这些星际人怎么拍摄地球人的日常生活的,看起来很不靠谱,且不说背景居然放在了原始森林,就是要打猎也很迷。
      毕竟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地球人,他连家养鸡都抓不着,更何况野生的了。
      再说这几人也不是能打猎的主啊!
      他们不会在演绎地球灭亡前期地球人的日常吧?原因为大写加粗的饿死。
      救命,想想就可怕。
      如果真是这样,他拼死都要破坏这个剧本,为地球人挽尊。
      给自己找了个借口,顾白心安理得的把韩筠欢吃剩下的全部羚羊肉都放入了背包,这也算替他消灭食物了。
      羚羊肉,是韩筠欢早就腻了不吃了的,只是碍于星际保鲜技术实在是好,这肉到现在还十分新鲜,也就没有扔掉。
      对韩筠欢说了他玩腻了打算过几天回去后,金主爸爸不无不可的点了一下头。
      说来奇怪,就算他们来这的理由是度蜜月,若是真的,韩筠欢把公司的事都抛下也说得过去,毕竟旅行还工作那就不叫旅行了,但问题是它根本不是呀!
      对于金主爸爸对偌大的公司放手不管这个操作他也是挠心挠肺的想不通,钱不挣啦?公司木的问题吗?董事们不闹吗?
      好吧,有蜜月这个借口,应该不会闹。
      顾白有点想在这待满一个月,看韩筠欢是不是真的能一点都不工作。
      顺着裴北河给他说的路线,他们很轻易找到了剧组,不过说是探班,顾白却没有声张,在外面观摩了一会儿他们是怎么拍摄的,让韩筠欢等一会儿,自己就偷偷溜了进去。
      “嘿!”顾白趁裴北河落单的时候,拍了一下他肩膀。
      裴影帝一脸惊讶,“你来探我的班吗?”
      这么说也对,顾白点点头。
      二人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阴暗的环境下,容易滋生黑暗,一桩令人不齿的交易就此发生。
      临走之前,顾白环视一周这农家破落小院,小黄鸡、小菜园、小破门,咳嗽一声,“我说,你们这节目,就叫《地球人日常》?”
      解决完一件棘手的事,裴影帝对顾白的态度显而易见亲密起来,丝毫没有端架子,当然,冲着他是韩筠欢的伴侣,裴影帝也会给几分面子他,只不过都是表面功夫,比不上此刻真心。
      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怎么,有何不妥?”
      顾白摇摇头,没,妥的很。
      地球有了,人有了,日常有了,满分一百分,这名字给他九十九分不怕他骄傲。
      事情结束,顾白片刻不停的出了剧组,韩筠欢正在外面等他,见他这么快就出来,韩筠欢不免猜到几分。
      “好了?”
      废话嘛这不是,顾白点点头。
      “你很缺钱?”
      “缺呀!”理直气壮。
      谁会嫌钱多?
      当机一秒,顾白僵硬着抬起头,韩筠欢好看的眸子不带什么感情的正看着他,显然已经知道了。
      “那个,是这样子的,我看你也不吃,浪费。”
      韩筠欢也没有再说什么,淡淡看他一眼后转身,“人也见了,回去吧。”
      顾白没弄懂他有没有生气,刚想拉住他就想起昨天韩筠欢生气那一幕,算了,还是别触霉头,伸出的手说回来,快步跟着走到韩筠欢侧前方,侧目偷偷观察金主爸爸。
      不管久居上位的人哪能那么轻易让人看出情绪,顾白看着与以往无异的神色,应该不是很生气吧?
      “我...我错了。”
      没有理他。
      顾白莫名慌乱起来,他强作镇定,加快逐渐拉大的步伐,犹自继续说道,“我不该不经过你允许就拿你猎的食物去换钱。”尤其还被发现了,错上加错。
      韩筠欢终于舍得停下来,顾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又急又快地往前走了几步,两人之间一下就拉开一大段距离,他连忙返回,在离韩筠欢不远处停下来。
      像挨训的小学生,等待责罚。
      韩筠欢根本没有生气,他只是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好笑。既然有勇气做这件事,就不应该对他如此惧怕,他还没说什么呢,自己就先乱了阵脚。
      “你觉得,那头羚羊对我来说很难猎?”问了一个他比较关心的问题,他想知道是什么导致顾白有了他这么易怒的错觉。
      没有迟疑,顾白摇了摇头。
      这么说吧,在顾白没拾完干树枝的时候,人已经猎回来了,而且他怀疑有一大部分时间是耗在往返的路上的。
      “那你觉得,那头羚羊对我来说很重要?”
      呃,从剩下的量来看,当然不,顾白有些迷茫,不过大致品出来他的意思了。
      也就是说,人根本没生气,顾白小小的吁了一口气。
      顾白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过总归无非是虚心诸如此类的原因。
      危机解除,顾白贯是会得寸进尺的,既然这样......
      “不如你再猎多些,有钱大家一起赚嘛!”在像好兄弟一样的去拍人肩膀之前,顾白明智的顿住了,假装无事发生的收回了手。
      对某些事莫名的敏感,他能察觉出来韩筠欢是真的很厌恶身体接触,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救他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
      也许事急从权吧。
      “不必了,我不缺钱。”韩筠欢拂去他的好意。
      “那你吃剩下的...”顾白未尽之意,都写在脸上了。
      也许不忍直视他财迷的样子,韩筠欢这次没有理会他。
      不吭声,也就是默许咯!
      顾白悄悄画了个等号。
      于是星网上众多观众都发现自家的爱豆突然如获神助,几乎天天都能打到猎物,天上飞的,地下游的,几乎在餐桌上出现了个遍。

  • 作者有话要说:  想叉掉攻,人设永远立不起来...
    小剧场:
    韩筠欢:我是你什么人?
    什么鬼,莫名其妙。
    顾白(敷衍):孩子他爸。
    绿油油欢:孩子在哪?
    顾白:喏,这不是...咦,人呢?
    韩筠欢欢静静等待。
    顾白左顾右盼没找着,四下阴风阵阵,激起一阵鸡皮疙瘩,不过他仍然坚持有一个孩子的存在。
    在多名专家问诊后,众人得出一个结论,少夫人也许得了癔症,或许潜意识里他想要一个孩子。
    思虑良久,虽然并没有那么爱顾白,但作为一个丈夫,伴侣想要孩子想得发疯,他也不是不能给。
    艹,谁想要孩子想得发疯?而且就算想要孩子是他生吗?啊?!!!不要忽略人体构造啊喂!
    韩筠欢皱了一下眉,不算温柔地摁住了狂躁的伴侣,内心想的是,算了,念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就不与他计较了。
    没有试图安抚他,韩筠欢神色平淡而冷静,再次问他,“你...真的想要一个孩子吗?”
    “不,我不想。”已经处在发狂边缘的顾白差点就想锤爆韩筠欢的脑袋了。
    医生1:大脑神经繁多复杂,老夫并不能判断少夫人目前病症如何了。
    医生2:就这短短2天,恕我直言,少夫人也许只是在伪装病好了的假象。
    医生3...开口之前,顾白扔过去一个桌上的摆件,果真锤爆了其中一名医生的头。
    老乌贼,叫你瞎逼逼!
    医生4:或许少夫人还患有狂躁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凝视了一会儿他的伴侣,脸上并无担忧,“我知道了。”
    不要忽略他啊喂!听人话好吗?顾白眼泪掉下来。
    ......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