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独自美丽 ...

  •   众目睽睽之下,泠月提着新穿的俏丽襦裙,有些风风火火地跑到凌云田面前。
      她第一次穿这么淑女精致的衣裳,但完全没有矜持的意识,她将怀里的小狐狸一把递给了面前高大的侍卫,“凌大哥,这只小狐狸就拜托给你照顾了,请务必把它带回来,拜托。”
      凌云田一愣,但也不敢不从,把狐狸给接了过来。
      
      “不要嘛……”
      
      恍惚间,泠月好像听到一道闷闷的稚嫩童音,带着撒娇和不舍的味道。
      她跟小狐狸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对上了,小狐狸眨眨眼睛。
      呃,看来是自己刚才幻听了。泠月甩去小兽会开口讲话的古怪念头,又看向凌云田,“凌大哥,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
      “不敢,请小姐吩咐。”凌云田连忙低头,态度恭敬。
      泠月扯扯他的袖子,示意他往人群那个方向看,“这里有个叫渺渺的女孩,如果你看到她被人欺负了,能不能拜托你把她也带回京都?就说是我的主意。”
      泠月想了想,她如果真的是侯府千金,那么开口要一个乡下女孩过来陪伴自己,这个要求应该也不过分吧。
      凌云田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府里的小姐们可以随时打发添置丫鬟,甚至不能算得上是要求。所以他一口应承了,而且即便这渺渺姑娘没有受欺负,只要她同意,他也会把她带回京都给小姐的。
      
      交代好之后,泠月对这里就没有什么牵挂的了。她重新拎着裙摆回到马车上。
      林嬷嬷正一脸不赞同地看着她。
      泠月摆好裙子,在马车车厢另外一边正襟危坐。
      而另外一边,坐着那个帷帽少女,依旧保持着神秘感。
      
      颠簸了一段路,林嬷嬷终于开口说话了,“小姐,您不幸长于乡下,性子跳脱,不拘礼数,实属正常。但往后应当警醒,不可继续如此鲁莽了。”
      “……”泠月吃力地听着林嬷嬷的话,末了,弱弱地回应,“林嬷嬷,可不可以说直白点?我听不懂。”
      
      林嬷嬷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视线望向窗外的秋景,好半天才平复情绪。
      然后她又转回头看着依旧一派天真无邪的泠月,面无表情地开口:“侯府人多规矩大,您进去之前,理应……”林嬷嬷改了口,“应该有一些了解,我这就告诉您,府里有什么人,该小心什么。”
      泠月眼睛亮晶晶的,认真听起来。接下来就是林嬷嬷长长的镇北侯府科普时间。
      
      镇北侯是依靠军功崛起的门第,崇尚武力,如今二房三房都依托镇北侯一家生存,侯爷跟嫡长子正在边塞带兵打仗,女眷坐镇京都城府中。
      将主要的侯府人员介绍完后,林嬷嬷视线落在旁边始终不吭声的帷帽少女身上。
      泠月果然开始询问:“那她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人就在眼前,她没有直接问本人。
      林嬷嬷面色复杂尴尬,那少女开口,声音温润,“无妨,嬷嬷,您都告诉她吧。”
      
      犹豫了片刻,想到反正之后都要说的,于是林嬷嬷将十几年前的偷梁换柱一事告诉了泠月。
      泠月听得怔然,所以她原本应是侯府小姐,而面前的少女才是泠家孙女儿。她们的人生发生了置换,难怪她刚才会说她们的人生从出生第一天开始就有了纠缠。
      
      林嬷嬷说完后,马车车厢陷入安静,当事双方都没有说话。
      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里直打鼓,半晌才干巴巴地说道:“希望两位主子以后在侯府能好好相处,摒弃嫌隙。”
      泠月现在内心很复杂,对方锦绣堆里长大,而自己在山野风吹雨打长大。人生的错位,让她如何能展颜跟对方好好相处。所以她垂下眉眼,没有吱声。
      帷帽后的少女,从那一句之后也再没有出声。
      
      林嬷嬷几乎是在窒息中等到马车停了。那一刻她简直感觉救赎来临,赶紧拉开车帘,对外面的几个丫鬟喊道:“快扶两位小姐下车,透透气。”
      
      泠月这才惊觉自己坐了很久的马车,她这会儿才感觉到有点气闷,便起身,想跟着林嬷嬷一同下车。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在她面前,泠月望过去,对方身上的甜香气息笼罩过来,声音清淡柔和,“我扶你。”
      “不用。”泠月不习惯被人伺候,即便此时是丫鬟来扶,她也会说不用的,倒不是因为对方尴尬的身份。
      那只好看的手就收回去了,她没有坚持。
      
      一路上除了跟林嬷嬷相处,泠月免不了也要跟几位丫鬟接触。
      这些丫鬟性格各异,日子久了,也慢慢地露出了本性。
      其中有个叫翡翠的就不经意间散漫起来,不再那么恭敬地对着这位刚认回来的小姐了。就算是侯府真千金,这头一次进京,人生地不熟,翡翠可不认为这在山野长大的小姑娘有本事那么八面玲珑,吃得开。
      所以她总是凑到洛飞霜面前,大献殷勤,底下几个丫鬟权衡再三,态度上明显也更倾向飞霜小姐,虽然刚认回来的小姐是真千金,但毕竟没有什么积累,往后仅依靠血脉关系,能不能有大出息,还是不一定的事情。
      
      泠月不是木头人,几日下来也便清楚了这几个小丫鬟的心思。林嬷嬷曾当着她的面,指桑骂槐,训斥了丫鬟几句,然后四下无人,向她暗暗表忠心。
      这侯府还没到,底下人倒是有了风帮结派的趋势。洛飞霜是看惯了的,唇角微微翘起,扯出一抹讽刺的淡笑。
      
      这几日她们留宿客栈,在路过的城镇酒楼用饭,林嬷嬷别出心裁,起初都是给她们安排两张桌子,两间房,怕场面尴尬。
      泠月吃饭,没有那么讲究,勺子刮碗,一定要吃得干干净净。旁边几个丫鬟看得目瞪口呆,林嬷嬷除轻咳之外,也不能说什么,心里只是唏嘘,若是自小养在夫人膝下,怎会如此。
      啪嗒一声,一副碗筷忽然摆在旁边,声响其实很小,但泠月还是被吓了一跳。
      紧接着,一只手便落在了她的肩头,带着温柔的安抚意味,身边就翩然落座了一道倩影。
      帷帽已经摘下,少女长得极美,眉眼如画,星眸大眼,未语已经温柔似水,文雅端庄。
      
      泠月嘴里咬着筷子,怔怔地看着她。这一路上她们对话极少,一般都是对方先主动开口,很简单的几个字,“到了”,“可以用饭了”,“给”,可以说是寥寥几语,根本不需要泠月开口回答,而泠月也始终没有主动跟她搭话。
      她性子跳脱活泼,这完全是在硬生生忍着说话冲动的。
      
      现在她竟然主动坐到了自己旁边,然后也什么话没说,拿起筷子,低头就专心吃饭起来了。
      旁边的林嬷嬷和丫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飞霜小姐这是在唱哪出。
      泠月还在咬着筷子,侧头盯着她吃饭的姿态,好看的人即便是吃饭喝水,都能够令人赏心悦目。
      对方忽然歪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银筷,轻轻敲到她的筷子上端,“别愣了,吃饭。”
      说完,她就自顾低头夹起一块鸭肉,细细嚼了起来。泠月感觉那一敲,自己手指都被震得在发麻。她回过神来一般,也低头开始大快朵颐。
      
      两位小姐并排坐着,吃得都很香。
      后来林嬷嬷就只安排了一桌,一日三餐都这样。
      
      一路风平浪静,没有预想中的风起涌动。主要是两位姑娘一坐在一起,就没声,丫鬟们观望了许久,掐着指头算,整整四五天,两人估计也就说了四五句话。
      底下人是最不嫌热闹的,几个丫鬟凑到一起嘀嘀咕咕,都觉得这不正常,估计双方是在憋什么大招。
      
      一日,马车停在湖边,稍作歇息。
      泠月早已提着裙摆下去,她方才瞧见林子里跑过几只松鼠,顿时心痒,想去捉来几只玩玩。知道林嬷嬷肯定不同意,所以趁着现在歇息,她独自悄悄跑进了林子里。
      林嬷嬷发现的时候,早就不见了她的踪影,她询问了丫鬟和护卫,才知晓。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看向立在湖边安静欣赏风景的少女。
      山林的风吹起她的裙摆,雅致又安宁,林嬷嬷踌躇了一下,然后便走了过去,“飞霜小姐。”
      少女回头看向她,一双眼睛湖水般安静。
      “泠月小姐独自跑进山林了,要不,您去把她找回来?”林嬷嬷建议道,原本怕对方拒绝,还准备了一套说辞。
      不想,洛飞霜答应了。
      
      山林鸟啼声清脆,洛飞霜拢着袖子,步态不紧不慢,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往深处走去。
      松树间偶尔跳过一两只大尾巴松鼠。泠月坐在树枝上,怀里已经多了一只乖巧的松鼠。或许是灵玉的气息,让小动物都很愿意亲近她。
      泠月晃着双腿,看到深绿的丛林中绕出一道月白色身影,身姿纤细柔曼。
      是她。
      泠月鬼使神差的没有出声,抱着小松鼠,无声地看着对方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山风吹起她的浅白裙摆,远远望去,就像坠落绿野中的一朵小白花。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9 20:59:53~2019-11-30 20:59: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愚爱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