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胎记 ...

  •   一个被家族遗弃的古怪女孩,独自居住在山野里,此刻竟然有来自京都城的贵人恭恭敬敬地迎接她回家,这怎么想都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蒋如妍指着还坐在地上的泠月,说道:“几位贵人,你们没有弄错吧?确定是来接这个没人要的山野人?”
      凌云田被这样询问,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态度冷硬了许多,“请这位姑娘慎言,泠小姐不是你们可以这样议论的。今天你们以多欺少,打了泠小姐,姑且看在你们年纪尚小,就不做计较了。以后万万不可如此。”
      毕竟只是一面之缘的判断,凌云田也不能百分百断定这位泠月小姐真的是侯府女儿,所以谨慎行事,没有急着为她出头。
      蒋如妍忽然被警告,顿时面子下不来,忿忿不平地看了浑身脏兮兮的泠月一眼。
      这时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蒋如妍望过去,是那个戴着帷帽的神秘少女。她站在那里,明明温柔文静,但身上有着不容忽略的气势。
      毕竟是贵族少女,蒋如妍面色讪讪,不敢造次。
      
      泠月本来不敢相信这几个贵人,现在见为首的侍卫大哥竟然帮自己说话,她心里顿时一暖,从小长到大,她很少遇到会站在自己这边的人。而且如果她不跟他们回去,蒋如妍这伙人应该也不会放过自己。身边这只小狐狸刚才勇敢地救了自己,她也应该护住它才行。
      所以她决定跟着这群侍卫回去,即便是被骗,她现在也愿意冒这个风险。
      “泠小姐,您现在收拾一下,就跟我们下山吧。”凌云田恭敬的说道。
      泠月牵着白狐狸,转身回到山洞,准备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身后忽然又传来轻柔的声音,“我随你一同过去。”
      泠月转过身,不解,困惑,还有不安。
      她看不到对方的脸庞,只知道应该是个美貌小姐姐,她的手漂亮得不像话,声音也很好听,跟溪水在缓缓流淌一样。
      察觉到这女孩在打量自己,洛飞霜唇角微微翘起,声音也带了一抹笑意,“你可以叫我洛飞霜。从出生那一天开始,我们的命运就纠葛在一起了,是不是很神奇?”
      此时的泠月当然听不懂这句话,她抱紧了小狐狸,心咚咚咚地跳着,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会跟京都城的贵女说上话。
      
      她带着洛飞霜进了山洞,要整理的就是一套换洗的兽皮衣服,还有一袋干果。所以她很快就又出来了。
      洛飞霜静静地打量着这简陋的山洞,地面被打理得很干净,铺在岩石上的兽皮也是整洁干净的。她目光波动,终归没有说什么,只是陪在泠月旁边。
      
      蒋如妍他们竟然还都没走,一个个站在原地看热闹,看样子是要跟着一起下山。
      泠月看向缩在最角落的女孩,她显然是不合群的,刚才她还帮了自己,估计这些人待会还要找她算账。想起有人叫她渺渺,泠月走到凌云田面前,央求道:“可以不可以让那个女孩子跟我们一起走?我怕她会受欺负。”
      凌云田对上她那双乌黑的眼睛,又立刻低下头,实在是跟侯夫人太像了,他颔首,算是答应了。
      于是泠月牵着白狐狸,主动走到了那个戴着面纱的女孩身边,“渺渺,刚才谢谢你了。”
      渺渺有些受宠若惊地摆摆手,“没关系的,你……认识我?”
      “刚才听到她们这样叫你。渺渺,现在你跟我一起下山吧,别跟她们在一起了。”泠月说着,朝她伸出手。
      
      渺渺却犹豫了,她怕自己被后面的小伙伴们责骂成叛徒。
      泠月将刚刚从山洞里拿出来的那包干果直接塞给渺渺,“这算是你递给我帕子的谢礼,你一定要收下。要是你为难,不跟我走也没关系的,但你要保护自己,别被欺负了。”
      渺渺抬起头,露出来的水汪汪眼睛里透着感激,她将干果收下,但到底还是没有跟泠月一起走。她以后还要在村子里生活的,这群伙伴不能得罪,不然她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
      
      见渺渺回来,蒋如妍等人自然又免不了一顿讥讽。渺渺攥紧手中的干果,没有理会她们,反正她都已经习惯了,要是哪天她们不说她,那才奇怪了。
      不远处,泠月站在狐狸旁边,望着这光景,暗暗叹了一口气。原来这世上不止她一个可怜人。
      
      几位侍卫都有一样的猜测,所以一路上对泠月的态度好得出奇,安慰她不用紧张。并且他们还有意地将泠月护在了中间,不让那些乡下的少年少女们凑过来搭话。
      蒋如妍等人简直好奇死了,同时一致认为这些贵人肯定搞错了,不可能是来找泠月的,现在就等过去看结果,所以他们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一到村子里就让跑得最快的少年去通知其他人都过来看热闹。
      
      这村子就那么小,泠家今天来了一拨都城的贵人,哪里还需要等他们通知,村民们早就围在泠家的篱笆外面,揣着袖子看戏了。
      泠家二老被这阵仗吓得不轻,坐在院子里都不敢吱声。而林嬷嬷带着侯府一众奴仆,立在泠家廊下,等着凌云田把人带回来。都是大门大户里训练出来的,他们规矩分明,全程不发一言,这无疑让泠家二老更加倍感压力,努力想着待会遇到泠月,该用什么态度对着自己这个几乎不熟的亲孙女儿。
      
      终于,篱笆外面传来喧哗声,凌云田等一众侍卫带着泠月回来了。
      几个少年少女全都围了过来,蒋如妍毫不客气地夺过渺渺手中的干果,一边吧唧吧唧吃着,一边期待地看向院子中央。
      
      泠月也被面前的大阵仗给惊住了。旁边的小狐狸紧紧挨着她,乌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观察着这些陌生人。
      林嬷嬷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穿着兽皮裙的少女,身材修长,眼泛桃花,跟自己的小姐太像了。再想想侯府里的洛飞霜小姐,倒是不像侯府女儿了。
      看来那位接生婆没有撒谎,当年确实有人居心叵测地掉包了两个孩子。林嬷嬷心中激动,面上还是冷静自持的,她上前一步,然后示意旁边的丫鬟将泠月带过来。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检验。
      
      泠月看着这群衣着华贵面色冷肃的贵人们,却恐惧地往后退了一步,又看向全程不吭声的爷爷奶奶,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自己恐怕是被卖了。
      
      她转身就要跑。
      一条手臂拦住了她,凌云田挡在她面前,“泠小姐,请相信我们,我们没有恶意。那位嬷嬷是夫人身边最看重的,你跟她过去,有些事可能要跟您解释。”
      泠月咽了咽口水,见他说得真诚,旁边又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大概也是跑不了的,不如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于是泠月在那位丫鬟的带领下,入了屋子。
      小狐狸被牵在了凌云田手中,泠月就相信他,不敢把它拜托给任何人。
      等房间门关上,凌云田环顾四周,见篱笆外面围满了村民,皱眉吩咐其他侍卫把人都轰走,然后又看向正抬着脖子好奇张望房间门口的泠家二老,“泠家现如今还有几口人?”
      泠老爷子畏缩着脖颈,支支吾吾道:“就我们两口子了。”
      “那你们子女呢?泠小姐的娘亲呢?”
      “我儿子早就得病死了,那媳妇也待不住,跑出去,后来听说也死在外边了。”凌老爷子没敢说,这媳妇是被他们赶出去的。而且他总感觉,旁边那个戴着帷帽的神秘少女在打量自己,给人一种压迫感。
      凌云田就没有再询问了,这泠家看上去人口倒是简单。到时候去村子里打探一圈,这老人家有没有说真话,也就一目了然。
      
      房间里,泠月抿着唇,不吭一声地望着站在窗边上身材健壮的中年妇人。
      林嬷嬷虽是仆妇,在侯府的地位也不算低下,各房太太见到她也是要招呼一下的。所以她看着面前神似自己主子的泠月,态度不算热拢,吩咐身边的丫鬟去把泠月外裳褪去。
      泠月往后退了一步,手指抓住衣襟,带着初生牛犊的朝气和倔强,“你们还没有说你们是谁。”
      林嬷嬷看了她一眼,“泠姑娘,您先配合我们,之后我们自然会知无不言。”
      “那我自己来。”泠月躲过那矮胖丫鬟的小肥手,将身上兽皮做的衣服扯开,露出一边的肩膀。
      
      林嬷嬷走过去,示意她露出右肩。房间里的光线不算明亮,但也足够林嬷嬷看清了上面的小蝴蝶印记。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泠月又戒备地往旁边躲了一下,那肩膀上的淡红印记随着她的动作灵活地扭动着,一双小翅膀似乎要飞扑起来,生灵活现。
      林嬷嬷眼眶一热,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小姐,您受苦了。”
      
      泠月见对方的反应,愕然地看着她,眼睛里写满困惑。
      林嬷嬷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也难掩嗓音的激动,“您是我们镇北侯千金,今日老奴受夫人吩咐,特来迎接小姐归府。”
      说着,旁边的几位丫鬟也连忙屈膝行礼,态度恭敬,只是心里已经掀起波澜,这趟出门,竟然是这么重要的任务!
      
      泠月微微张大嘴巴,感觉十分不可思议,下意识地反驳道:“或许你们弄错了,我出生就在这个村子里……”
      “小姐,不会有错的。您的亲人都在京都城等着您回去。这其中的是非曲折,老奴路上会跟您详细解释。现在请您换一套衣裳,随老奴归府。”林嬷嬷恪守礼仪,一板一眼地说道。
      一位丫鬟从包裹中拿出了一套崭新的衣裳,这是按照洛飞霜身形所定制,如今看来倒是也合适。
      
      泠月稀里糊涂地换上了这套用料舒适华贵的精致衣裙,毕竟还只是十五岁的女孩儿,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泠月忍不住用手摩挲着身上光滑的衣料,眼眸新奇又明亮。
      落在林嬷嬷和几位丫鬟眼里,都忍不住心里叹息,好端端的侯府千金,竟被养成一只土包子,太令人可惜了。年轻的丫鬟心里甚至有着淡淡的鄙夷,断定这位认回去的真千金恐怕也不会有啥出息,就凭这样貌和心性,不说偌大人才辈出的京都城,就是深似海的侯府,恐怕也足以将这山野里长大的小姑娘吞没了。
      于是除了林嬷嬷,几位丫鬟已经在心里开始默默计较斟酌。
      
      泠月独自在山间长大,成天只与动物植物相处,一颗心可谓纯粹到极致,说直白点就是没心没肺。所以她现在穿上好看舒服的衣裳,心情极好,桃花眼笑得潋滟闪光,跟着林嬷嬷走出去,先去把自己的小狐狸牵回来。
      
      小狐狸看到焕然一新的小主人,狭长的狐狸眼还楞了一下,然后闻到熟悉的气息,这才凑过去,照旧紧紧挨着泠月的腿边。
      林嬷嬷看了一眼,压下诧异,转向凌云田,“你留几个人在这里,把事情调查清楚再回去。我们先带小姐回去。”
      这就改了称呼,想来是刚才在屋里通过什么方式确认了,凌云田心里早已有了猜测,所以并不惊讶,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
      
      林嬷嬷现在恨不得插上翅膀带泠月回去给夫人看看,所以她丝毫没有耽搁,直接领着泠月就走到了停在院门口的华丽马车,凌云田自然会善后,泠家二老动动嘴唇,到底还是没敢上前质问什么。
      
      围观的村民被哄走,但也没走远,都瞧见泠月被请上了那令人称羡的华丽丽马车上。
      一时都炸开了锅,议论纷纷,这泠月是撞了什么大运。吃完干果的蒋如妍眼神闪烁,心中也羡慕不已,她虽然备受万千宠爱,但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啊!
      渺渺躲在角落里,一直很安静,只是被人挤得有些狼狈。
      
      林嬷嬷踩着小板凳上了马车,几位年轻的丫鬟则扶着泠月的手。
      泠月不习惯,都甩开了,然后要把小狐狸也给抱上去。
      为首的大丫鬟说道:“小姐,这畜生不懂礼,恐会脏了车厢,交给我们就好了。”
      泠月自然是不肯交给她的,她抱着小狐狸不动。旁边的林嬷嬷微微皱眉,开口自带一股威严,“小姐,侯府不比乡下,规矩多,您不可胡来,这是为了您好。”
      泠月抬眸看了她一眼,林嬷嬷的神情堪称冷峻。她忽然有些不想跟着他们回去了,林嬷嬷似乎看穿她的心思,又说道:“您的亲人可都盼着您回去,小姐难道不想见见自己的亲生母亲?”
      从小就没有尝过亲情的小可怜泠月开始动摇了,她想了想,然后说道:“那请嬷嬷等我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呀~~~~
    感谢在2019-11-28 21:00:28~2019-11-29 20:59: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愚爱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