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灵玉 ...

  •   破落的小村庄里,几位妇人正蹲在河边洗衣服,一边闲话。
      “听说昨日泠月那丫头捉了只白狐狸回来。”
      “那狐狸可大了,小孩子都能骑上去。”
      “哎,这丫头能干是能干,只可惜,一副泼辣性子,没人会娶她的。”
      
      泠月一贯住在山上,不跟家里人住。因为她娘生了她,就被婆家赶出门了。过了几年,童年的泠月渐渐出落,肤色白皙,一双潋滟桃花眼,腿长腰细,在同村同龄女童眼里尤其扎眼。但是她爷爷奶奶嫌弃她是女儿,话里话外都在嫌弃她,将她当成下人般苛责。
      性格率性的泠月在自己七岁那年,直接搬到了山上,独居了。
      
      她叹了一口气,自己是娘不在爹不疼爷爷奶奶很嫌弃的小可怜,她认了,反正她有上天赐予的金手指,这是一块能养颜生肌的灵玉,碧绿通透的美玉表面偶尔还会沁出水珠,堪比灵泉。用一滴玉水就能滋养菜地,使得青菜迅速长成。而且中暑染风寒都可以用这水珠治疗,所以泠月才有勇气在七岁的时候就独自搬到山上来住,她依靠这块灵玉养活自己没有问题。
      深知这样的好东西会引来觊觎,所以泠月小心收藏,并不外露。平日只要灵玉沁水,她就用一小小的陶瓶装着,积攒起来后就毫不吝惜地喝掉。
      随着岁月累积,喝着灵水长大的泠月越发身强体健,花容月貌。
      跟爷爷奶奶家摆脱关系后,泠月自立门户,天天在山间田野乱窜,活得跟男子般潇洒,她爷爷奶奶骂骂咧咧,骂破了天,也拿她没办法,只当生了个孽畜。
      
      这日泠家却来了几个衣装极华贵的仆妇,老爷子朝门外看去,停在自家枣树下的马车也是顶顶奢华的,帷幔绣着银线,上好的木料制成,散发着达官贵族才能享用的气息。
      老爷子连忙唤了家人,脸上带着巴结的笑,忙着招待,“几位贵人,不知为何事而来?”
      这来的一群人正是镇北侯派出的,为首的是侯夫人身边的嬷嬷,辈分较大,也更懂人情世故,所以这趟出门,主事的是她。
      林嬷嬷先环顾了一下这破落的小宅院,眉毛微微皱起,心想要是夫人嫡亲的女儿这些年就生活在这里,那可真是受了大苦的。于是她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说了目的,“你们这里可是泠家?”
      “正是正是,方圆百里,也就我们一家是姓泠,这姓可稀罕了,不常见。”老爷子那张惯常颐指气使的脸在几位从京都来的贵人面前,顿时变成了哈巴狗脸。
      林嬷嬷淡淡地嗯了一声,又问道:“那你家的孙女儿,现在在哪里?让她出来,我们要见见她,是好事儿。”
      
      老爷子只有个傻儿子,没人愿意嫁给他,虽然说是地主家,却也败得差不多了,这都是在吃老底而已。
      所以他们抢了个孤女给他们家生了娃后,这泠家就再没有什么新生儿了,说到孙女儿,那只有被赶出门自立门户的泠月了。
      她现在在哪里?恐怕在山上追野猪玩吧!
      
      见这乡下老头面露难色,林嬷嬷心里咯噔一下,语气也不自觉地凌厉起来,“今日可是都城里的贵人来寻你孙女,你不让她出来,我可要治你怠慢之罪了。”
      这便是王权之下的贵族特权了,平民是不可以抵抗的。
      老爷子被唬得嘴唇颤了颤,他一辈子都在乡下住着,没见过什么世面,对上流阶层的贵族们有着莫名的畏惧感,再加上他擅自做主,遗弃了家中儿媳,这要追究起来,也是犯法的。唯恐被对方发现自己动用私刑,老爷子连忙掩饰住情绪,干巴巴地笑道:“我这孙女儿常常不着家,天天往山上跑,十天半月都不回来的,这会儿可能也在山上呢。”
      林嬷嬷想起来的路上,她撩开马车纱帘,见过外面连绵起伏的山林,这时节是霜降,满山的金黄落叶,猛兽也大多出来觅食准备过冬,这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独自在山里跑,还十天半月不回家?那可得多遭罪!
      林嬷嬷神色更加不好了,“身为祖父,你怎么可以任由自己孙女儿往山里跑?要是出了事,你可担不起职责!”
      老爷子憋屈,这是他孙女儿,就算出事了,他收尸便好了,要担什么责?
      
      林嬷嬷这会儿也不敢百分百确定当初有互换千金的事情发生,所以她没有再多说什么,招呼从侯府带来的几个护卫,命他们去老爷子指的那片山寻人,叮嘱他们务必要把这泠家的孙女儿带回来。
      这趟“寻女”的差事保密很好,只有林嬷嬷一人知道,底下的下人并不知道实情,所以这会儿见老嬷嬷紧张严肃的模样,几位护卫不明所以,也郑重起来,答应一定完成差事。
      
      这时停在门外的精致马车被打起车帘,一只初雪般的手扶门沿,声音已经传来,“我也一同过去。”
      林嬷嬷皱起眉毛,走到马车前,“飞霜小姐,您就别去凑热闹了。这山野多猛兽,您这小身板可受不住。”
      洛飞霜生得文静柔弱,却也是极有主见的人,她不理会嬷嬷,手提裙摆,直接从马车跳了下来。
      即便是这大动作,由她做来也是稳稳的,透着雅致。她戴着帷帽,将自己面容遮住,声音柔和又坚持,“索性都已经跟到这里了,嬷嬷就不要再拦我了。”
      
      这时节正是松子成熟的时候,很多村子里的少年少女们都喜欢结伴到山上一起捡松子。大人们自然是知道她们小心思的,借着捡松子的机会打情骂俏,互生好感。不过也到了年纪,乡下不大讲究这些,民风开放,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个孩子凑一块儿,总会有个主心骨,在同龄人里面最受欢迎,村西张婶的女儿便是这样的人物。几个少年几乎都围着她转,捡来的松子也都全给她。
      在大家都追捧着长大的环境之下,蒋如妍便带了点矜贵的小性子,旁边的几个女孩子都默认她为带头的,恭维话不断。在大家都认真捡松子的时候,蒋如妍就坐在旁边的岩石上给自己指甲染凤仙花汁。
      其中有个皮肤雪白的女孩子戴着粗糙的面纱,干的活最多,她性子不讨喜,家境又寒酸,所以总是受到排挤和嬉笑。
      蒋如妍抬眸,看着她,“渺渺,听说这山里有个女孩一个人住着,你见过吗?”
      大家都纷纷看向落在最后面的女孩,脸上带着看好戏的神情。
      
      渺渺是村里乞丐的女儿,从出生开始就不受待见,慢慢的也就养成了寡言沉默的性格,知道这些人又要拿自己打趣,所以渺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慢慢地摇摇头。
      这山里住着的女孩子,是地主家抛弃的孙女儿,整个村子谁不知道?只是大家都把神出鬼没的泠月妖魔化了,到处都在说她长得多么多么吓人。
      渺渺抬手,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面纱,她底下的脸,也是村子里爱嚼舌妇人最爱说的,说长得狐媚,该打。
      所以这会儿,她才不会傻乎乎地上套,顺着这些人往下说,都是同命相怜的女孩子罢了。
      
      但其他人明显不这么想,他们难得上山捡松子,都想去见见那个叫泠月的怪女孩。
      
      蒋如妍把剩下的凤仙花汁洒在地上,拍拍手,说道:“我带你们去会会她,我娘说她可好玩了,会抓野兽玩,我们今天就向她讨一两只回去。”
      大家都纷纷应和,只有渺渺没有吱声,仍旧在那默默地捡松子,看样子是不想去。
      蒋如妍就直接点了她的名,“渺渺,你不去?”
      渺渺抬头,就看到对方蛇一般的眼睛阴狠狠地看着自己,她瑟缩了一下,到底还是没忍住,有心为那个跟自己一样可怜的女孩说句公道话,“她打野兽,是为了吃饭,一个女孩子也不容易,我们这么多人,要是都去讨,她今天可能就没饭吃了。要是……要是人家不愿意,我们就算了吧……”
      蒋如妍很不开心地说道:“还要你这么操心?我们去要,这是看得起她,她应该感激涕零才是,怎么会不给?”
      
      渺渺被对方的厚脸皮噎了一下,她人微言轻,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只能唯唯诺诺地跟着他们一同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6 22:59:22~2019-11-27 21:01: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愚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啦啦啦 13瓶;范冰冰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