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抱错了? ...

  •   锦绣纱帐下,少女的青丝铺满枕头,四下安静,正是午睡的时辰,窗头趴着两只猫儿,一黑一白,眯着眼睛,毛绒绒的尾巴随意地甩来甩去。
      一个小丫鬟悄悄地走进来,蹲在床头,轻声唤醒床上睡得正酣的姑娘,“小姐,夫人已在前院等着,要见您。”
      绵软的锦被动了动,然后一截雪白的皓腕从被子底下滑落,少女迷蒙地睁开眼,样子极文静,“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连声音都是低低柔柔的。
      丫鬟越发放轻了自己的声音,“未时了。”
      “我先换一身衣裳。”锦被掀起,少女腰身纤细,动作舒缓,旁边的小丫鬟只能耐下性子,等她梳妆打扮好。
      
      片刻,屏风后绕出一袭淡青缠花绕枝襦裙的少女,挽着披帛,手执绒扇,眉目如画。
      外院的日头已往西偏了几分。丫鬟赶紧在前方带路,“小姐,您每次都这般慢性子,夫人又该说您了。”
      那少女依旧慢悠悠的模样,步姿从容,“统共不会有什么要紧事,即便我赶过去了,母亲也总能挑出错处来。不如随了自己性子。”
      丫鬟也就不敢吭声了。这里是镇北侯府,军功立下的勋贵之家,满门将士,即便是女子也是英勇善战的,个个飒爽利落,却不成想,侯爷和夫人生了个慢吞吞性子的女儿,不喜舞刀弄棒,只爱书画读册,是极其文雅安静的人。
      镇北侯不是书香门第之家,这女儿便显得另类了。侯夫人有意她继承衣钵,却不想这女儿是越养越文静了。
      故而侯夫人也消了这个念头,只是对这个女儿也没有那么喜爱了。
      
      长安朱雀大街,午后的阳光洒照在干净整洁的青石板上。
      此刻府里的厅堂上站满了锦绣罗衣的女人们。
      
      坐在主位的是镇北侯夫人,她看向站在下方的二夫人,开口自带一抹威严,“清骊,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把大家伙儿都唤来了?”
      宋清骊是侯爷二弟的正妻,膝下育有二子一女,她的女儿洛飞雪被视为全府掌上明珠,因为几个姑娘里就属她最像洛家女儿,每年狩猎会上都能在贵女中拔得头筹,很是为自己娘亲长了一波脸。宋清骊在侯府中地位也水涨船高,加之镇北侯夫人身体不好,贪懒懈怠,府中的要务一大半都是宋清骊在掌管。
      这对母女几乎喧宾夺主,成了侯府真正的女主人般。
      
      此刻宋清骊望向院子朝这边走来的袅娜少女,脸上浮现讽刺的笑,“嫂嫂,你看,阿霜总算过来了。真是让我们好等。”
      侯夫人眼皮也没抬一下,“我这个女儿就是般温吞性子,你应该习惯。”
      两人在讲着话,年纪小的洛飞雪却是坐不住了。
      
      她走到门口迎接,看向娇娇弱弱的长姐,眉眼不满,“飞霜姐姐,你又贪睡,来得这么晚。夫人和我娘,等了你大半天!”
      洛飞霜手指拢着绒扇,步子依旧不疾不徐,姿态优雅从容,“从墨蕴居到前院,路上花了点时间,妹妹见谅。”她眉眼含笑,似乎完全不介意对方的疾言厉色。
      洛飞雪最看不惯她这副模样,还要出言训斥几句,背后传来宋清骊的声音,“阿雪,快坐回来,别乱跑。”
      她只得作罢,脚步蹬蹬地跑回去,武将的女儿,连步姿都是铿锵有力的。
      
      而洛飞霜依旧是慢悠悠的,终于踏进了满是人的厅院里,先给各位长辈问安。侯夫人已经受不了她墨迹,招手,“别见礼了,你坐到母亲身边来。”
      洛飞霜依言坐到了她身边,困惑不解地这满屋子的人。
      
      宋清骊已经按捺不住,眼睛闪着戏谑和讽刺的光芒,“大嫂,我将你们都唤来,是因为这几天听到了一桩离奇的事情。”
      洛飞霜坐在自己母亲身旁,行为举止皆是谨慎,此刻看到二婶意有所指地看着自己,轻轻抿唇。
      
      她的唇自带一抹颜色,嫣然润光,此刻轻轻一抿,抿出了一条淡红线条,像染了樱桃汁水上去。洛飞霜有一双修长大腿,肤色雪白,眼眸如杏子般圆大,红唇嫣然,即使特意穿了素色的衣装,也掩不了这抹艳色。
      但侯府更看重武力,这女儿养得太柔弱太娇嫩,实在不讨喜。洛飞霜跟在总是嫌弃自己的母亲身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很少与人谈话,在侯府中的存在感极弱。
      此刻二婶却唤来众人,将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含着得意洋洋的讥讽和看好戏的姿态。
      
      不知道又是怎么了。洛飞霜心里淡淡地想着,不过她穿到这礼节繁重的古代世界,早就习惯了这大宅里总爱作妖的女人们,她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因为大家都偏爱二房,尤其是王室最近选妃,洛飞雪呼声最高,倘若她一朝选为皇子妃,以她的容貌,想在王宫中站稳脚跟,应当是不难的。到时候整个侯府还不是要以这只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女人为尊。
      所以正儿八经的侯爷嫡长女洛飞霜反而变得无关紧要起来,反正她是无望被王氏宗亲挑中了的。
      现在但凡府中有什么好的,总要先紧着能力出众的二小姐,若是出了事,肯定是废柴大小姐不懂事。
      洛飞霜有心辩驳,偏生上头有个不靠谱拎不清的娘,断然是不会出面为她做主。所以她也就越发沉默下去。
      
      今日她如墨缎的长发用淡青色碧簪挽起,颜色很是素淡,将她那张霜雪般的脸衬得越发白皙娇嫩,好像轻轻一碰就要碎掉的瓷娃娃,底下的女子瞧见了,又是羡慕又是嫌弃,实在很矛盾。
      
      宋清骊又继续说道:“嫂子,你当年生阿霜的时候,正好赶上打战,是不是在一个叫鸣村的乡下诞女的?”
      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侯夫人眯起眼睛,她年轻的时候被家族嫌弃她性子鲁莽,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她索性主动参军,希望在军队里找到良人。
      还好当时还只是个参将的侯爷并不嫌弃她的性格,欣赏她的才能,一段时间的并肩作战后,他们就喜结良缘了。
      偏生在打胜战回军的路途上,侯夫人发现自己意外怀孕,竟然已有四个月之久。而回京都的路途遥远,算算预产期,大概只能在半路上生了。
      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侯爷下令驻军在一个叫鸣村的乡下,等自己爱妻诞下孩子再出发。
      
      那鸣村里正好也有个妇人待产在即,她是被抢来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当媳妇的,生下孩子就要被赶走。
      这村子里也就这地主家环境稍好,侯爷就让自己夫人跟这位村妇一起养胎待产。
      那村妇肤色极白,大眼睛,瓜子脸,浑身透着弱柳扶风的柔弱感,很是遭娘家人和夫家人的嫌弃,侯夫人见她与自己遭遇相似,不免心生一点怜惜,将自己的补品分了点给她。
      也是巧,两人竟然在同一天生了。
      
      生的都是女儿,只是那天山上土匪忽然洗劫村落,侯爷带兵匆匆将这些悍匪打退,整个夜晚兵荒马乱,侯夫人刚刚生产完,虚弱得压根不了解情况,只能任凭地主家那几位仆妇将自己搬来搬去,耳畔始终能听到婴儿鸣啼。
      这是一个侯夫人不太想起的夜晚。
      
      她不悦地看向好端端地提起这桩事的宋清骊,“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咱们都是武将世家出来的,不需要像礼部尚书家那样弯弯道道。”
      宋清骊就又看向那低头沉默不语的洛飞霜,“近来有个鸣村的妇人上门,说她们村子里有个女孩儿,好像是我们侯府的女儿。”
      “……”侯夫人想了想,然后淡然道,“你大哥他不敢。”
      侯爷洛铁那是出了名的耙耳朵,怎么可能背着她在外面有私生女。
      宋清骊见她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不得不再进一步挑明,“是鸣村的人。”特意加重了鸣村二字,“听说那姑娘长得与侯爷有几分像,与嫂嫂也有几分像呢。”
      她说着这话,似有若无地瞥了瞥旁边的洛飞霜。
      
      洛飞霜捏紧自己的小手帕,心想要是自己没有听错的话,二婶这是在质疑自己并不是侯府的女儿。当然,她也确实不是这里的人,她的灵魂来自遥远的二十一世纪,只是莫名其妙胎穿到了这架空的王朝,难道这副身子也不是侯府的千金吗?那一晚出生的记忆,洛飞霜自然也是有的,但她乍然穿越变成小婴儿,受到冲击太强,全程闭着眼睛,完全不知道混乱的周遭发生了什么。
      她想了想这宅里的几位姐妹,跟自己长得确实不太相同。
      
      侯夫人也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洛飞霜,那尖俏的下巴,确实不太像自己。倒是眼睛,挺大的,只是洛飞霜是杏眼,而自己是桃花眼,略微狭长。
      侯夫人暗叹一口气,好歹养在自己膝下十几年,所以她下意识地驳斥了宋清骊,“你别乱说,飞霜是我的女儿。她长……哎,不管她长得如何,都是我生的。这种滑稽的话,你以后别再说了。”
      宋清骊道:“将那个鸣村的女孩儿接过来瞧一瞧,不就清楚了。我本来也是不信的,但那婆子说是当年为嫂嫂接生的,她亲眼瞧见过您右肩膀有只小蝴蝶的印记,她说那女孩儿也有呢,跟夫人一模一样!”
      
      侯夫人听说是接生婆子出面说的,心下一惊,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抹把脸,重新开始征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